第六部 第三百零三章 圣级战,一战惊天!


  圣级之战,与王级皇级君级不同!

  就算是君级之战,也休想能将这一片山河破坏掉什么,因为这毕竟是经过至尊战斗的战场!

  但圣级之战,却能够将这里破坏的面目全非!

  所以,蔚公子在战斗还没开始的时候,就率先升了上去,飞上长空挑战!将战场,限定在了空中!

  谁落下来,谁就输!

  看到蔚公子霸气十足的飞上长空,几位执法者眼中都是露出了一丝欣赏之色。

  武者,无所顾忌。要杀就杀,要战就战!

  但蔚公子,却选择了难度较高的空中作战。为了,不破坏这里的至尊遗迹!

  这是出于对强者的尊敬!

  也是对自己武道之路的尊敬!

  心中有尊敬,才有前途;若是一个人对自己将要攀登的目标,都没有尊敬,那么,他也就丝毫不尊重自己!

  连自己都不尊重的人,又怎么能够让自己获得最高成就?

  楚阳心中也在默默地想着这一段话,若有所悟。

  然后,楚阳突然发现了一个事实,自己并没有注意到,完全忽略了的事实:自从来到这里,剑灵就陷入了沉寂!

  自始至终,一句话也没有说过!

  楚阳心中一突,试着召唤了一下。

  剑灵似乎从漫长的睡眠中刚刚睡醒,用一种气若游丝一般的有气无力的口气,说道:“剑主大人……一切都看你的了。

  然后就再次陷入了沉寂!

  楚阳心中一震,一股忧虑之意,冲上了心头。

  便在此时,石长风一声叱咤,拔剑出鞘,迎风一展,整个人流星一般跟在蔚公子身后,冲上高空!

  所有人同时抬头。

  高空上·两个青衣人相隔七丈,身形稳稳地站立,与站在平地上一样。

  石长风身材颀长,长须在胸前飘荡,右手持剑,左手负在身后,眼神犀利·剑光冷寒。青袍飘飘,一派高手风范。

  蔚公子双手负在身后,两手空空,脸色平静而傲然,眼睛看着石长风,目光如同古井·平静无波。

  “蔚公子·你空手与我一战?”石长风皱眉问道。心中有些欢喜:若是你托大,竟然空手交战,那么你小子今天就完了!

  “本公子从来不轻视任何敌人!”蔚公子淡淡的一笑:“哪怕在我面前为敌的,是一只王八,本公子也不会掉以轻心的。”

  石长风眼睛忍不住被气的往外一鼓·好容易才吸了一口气,咬牙道:“那你还等什么?”

  蔚公子轻轻一笑,缓缓摇头,清雅道:“既然你如此迫不及待的想死,本公子就成全于你也罢!”

  说着,他的两只手便从背后拿了出来。

  手指白皙·空空荡荡。

  但下一刻,蔚公子右手划了一个半圆,斜斜往外抓了出去。

  “锵!”

  他竟然一下子从虚空之中,抓出来一柄寒光闪闪的长剑,剑身如秋水横波,剑长三尺三,寒光四射!

  剑身一横·蔚公子目光深注:“伙计,今天有些对你不住···…对方就只是一个弱小的垃圾,却要让你亲自出手,万分的抱歉。”

  石长风已经几乎气破了肚皮。

  长剑一闪,就冲了过来。

  蔚公子一声长笑·身子斜斜飞起,紧接着从半空中身子一折·瞬间变成了头下脚上,剑光如穹庐,泼洒而下!

  石长风大叫:“来得好!”

  长剑上迎!

  到了圣级这种地步,手中是否拿着神兵利器,已经不重要!

  元功所致,草木皆成利剑!

  闪电雷轰一般,两把剑在空中相遇。

  轰!

  两柄细细薄薄的长剑碰触在一起,竟然发出的声音就像是两座山在空中激烈的相撞一般,发出黄钟大吕一般的巨响!

  整个天地似乎暗了一暗。

  劲气四射,地面上积雪噗噗噗的飞扬而起数十丈,弥漫了苍穹!竟然在这一击之下,从晴空万里,又变成了雪漫长空!

  漫空雪花飞扬之中,两道人影,已几乎看不到的速度,闪电一般再次接近,一柄剑如闪电,一柄剑若霹雳!

  两道剑光闪电在空中交织成一个十字花的形状,还在闪现,还在耀人眼目,但交战的两人已经半云半雾的飞腾上去,然后又斜斜一路交战出去了数百丈之外!

  一道一道的剑光,一朵一朵的剑花不断从空中出现,但出现的那一刻,交战的两人却已经必然不在那里!

  地面上雪堆轰隆隆的不断跳跃而起,散作漫天的雪雾,几乎伸手不见五指!这种声势,比之山崩造成的雪崩,竟然还要激烈!

  砰!

  一声大响!

  两人的左手在空中对了一记,两人同时一声闷哼,各自飞退!

  顿时狂猛的劲气四散射出,平滑如镜的亡命湖,被这劲风激荡,突然间掀起滔天的波浪,银亮的浪花哗的一声冲上半空!

  就像一条巨龙从亡命湖中破水而出,破空而出!带着无匹威势,在空中行云布雨!

  空中,蔚公子一声长啸,两只脚迈开,竟然在虚空之中快速奔跑,几步过去,就赶到了亡命湖上空,双手一招,一片奇异的绿色氤氲突然爆满长空!

  飞起来的水流便如能听懂人话,能够接受指挥一般,自发的向着蔚公子手掌中汇聚而来。

  下一刻,水流在空中立即凝形,变成了一柄十丈宽,五丈厚,五十丈长的一柄巨大的剑!剑尖上,寒光森然,便如要切开苍穹,斩断大地!

  蔚公子低叱一声:“去!”

  双臂一振,这柄巨大无朋的长剑,就带着尖锐的呼啸向着石长风攻击而去!这不是劈,不是砍,不是刺,而是干脆的‘轰了过去,!

  石长风须髯飞起,一声冷喝,突然身子往后飞退,一边退·一边持剑的右手一阵不断地疯狂的挥舞,长空中剑气纵横,闪亮的剑气纵横交错,密密麻麻的在空中出现。

  然后竟然在空中,所有的剑气都未曾消失,所有剑气,形成了一柄硕大的剑!

  然后石长风停止后退·长剑如同挽着万钧重物,极为缓慢的往前推去,开声吐气,一声暴喝:“灭!”

  剑光组成的巨大长剑,锵的发出一声剑吟,嗖的飞了出去!

  越飞越快!

  与蔚公子的水浪巨剑凌空狠狠碰撞在一起!

  这直接就是两颗星球在这里相撞一般!

  “不好!”下面的白须执法者双手急速的一张·雄浑的元气·将自己身处的冰雪高台罩住。

  九大世家众位高手,也各自手忙脚乱的护住自己。

  紧接着,这场巨大风暴就轰然落了下来。

  顿时乱石崩云,惊涛拍岸,卷起千堆千丈雪!雪花腾起数千丈′竟然形成了硕大无朋的蘑菇云的形状!

  楚阳等人本是昂着头观战,一见这等情况,楚阳急中生智,厉喝一声:“所有人运功,手拉手,顶住!”

  众人纷纷招办·刚刚拉起手,那风暴就已经罩头落下!

  轰的一声,众人同时被卷了起来,狠狠抛出四十丈!每个人都是浑身在刹那间湿透。

  对面的田不悔更惨,惊叫一声,已经绣球一般的飞了起来,远远的变成了一个小黑点·扑通一声落进了亡命湖。

  众人狼狈的爬起来,却见空中一片迷茫,伸手不见五指。

  只听见自己耳朵里不断传来‘嗖嗖嗖,‘砰砰砰,‘轰轰轰,的动静。

  很显然,两人依然在高空交战之中!

  良久,冰雪缓缓落下·视线稍微清晰了一些。众人第一时间就是仰头看去。

  只见半空中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了数十位蔚公子,数十位石长风·各自持剑,一对一对的交战在一起。

  楚阳凝神举目,顿时心中一松。

  蔚公子的身法无论如何变化,都是牢牢地站在亡命湖的上空·而石长风,只能面对着蔚公子攻击!

  也就是面对着亡命湖!

  这一个背对,一个面对,却是大有学问的!

  蔚公子一声笑,淡淡地道:“上三天石家高手,果然不同凡响石长风冷哼一声,道:“暗竹的蔚座,也的确是不可轻估。”

  蔚公子呵呵的笑了起来。

  他的笑声很轻柔,也很写意。就像一阵柔和的清风,吹过了竹林,虽然发出簌簌的响声,但这声音却让人心中觉得安宁静逸。

  随即,蔚公子低低的道:“不过,石家怎么能跟我比?”

  他的身影一掠,突然间在空中横行,一路飞了一遍,将自己变幻而出的残影竟然尽数收了起来一般,空中又是只有他一人。

  然后他的白皙的脸上涌起一阵淡淡的潮红,喝道:“真正的攻击来了!”

  双掌一拍,拍的一声清脆的响声!

  便如是突然捏破了空间一般的那种错觉,空中同时出现七道黑色的空洞。

  紧接着,亡命湖的湖水猛然从各个方向升腾而起,共是七股湖水,带着暖洋洋的热气,腾空飞起八十丈,变成了七柄巨剑!

  同时出击!

  空中传来一声惨叫!

  楚阳定睛一看,不由哭笑不得。

  只见这七柄巨剑中间的一柄剑,剑尖竟然是一个人!

  田不悔!

  他刚才落进了亡命湖的中央,正要游泳爬上来,却被蔚公子似有心似无意的当成水,卷了起来!

  当成了兵器。

  此刻,只见田公子双手紧紧的贴在腰间,双腿紧紧地并的笔直,脖子死命的梗着,整个人如同离弦之箭,笔直笔直的,以追风破云之势,以超越了闪电的速度,带着无尽的水流组成的巨剑!向着石长风……田不悔刚刚认的义父……攻击而去!

  楚阳估计,田不悔公子这一生,恐怕从未以自己的力量发挥出如此高速……

  “我操!空中飞人啊!田不悔当真了得!”纪墨一声惊叫。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