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 第二十八章 财神爷上门了


  矮胖子一声厉喝,随即就冲了上去。

  秦宝善长剑如秋水,猛然幻化成一座剑山,当头罩下!

  他竟然完全没有作势,出手就是声势浩大的绝杀!

  只听当当几声响,矮胖子长笑如雷,竟然在一片剑光之中疯狂突进,长剑劈下来,他就用手往上一挡!肉掌与剑锋相交,竟然发出金铁交鸣的声音!

  连续数百下撞击,秦宝善已经退出十几步。

  矮胖子一声笑,说道:“不跟你玩了,快去准备紫晶吧!”一掌当胸而进。秦宝山竭力闪避,长剑疯狂如雨如瀑。

  但对方的一只手掌却如同鬼魅一般飘忽了进来,当胸一掌,结结实实!

  “砰!”

  秦宝善口中猛地喷出鲜血,身子往后急退。

  对方如影随形的跟着冲上,秦宝善只觉得对方的两根手指在自己咽喉上温柔地抚摸了一下,亡魂皆冒时,对方已经一根手指点在了他的肩窝里,哈哈笑道:“留点念想!”

  秦宝善踉跄出去,身子打着旋转,狠狠扑倒在地,又在地上连续翻滚了几下,才灰头土脸的爬起身来,只觉得胸前一阵剧痛,一边的肩膀已经失去了知觉。

  “阁下果然好功夫!”秦宝善一手抚肩,咬牙说道。

  “你不服?”矮胖子斜着眼看着他。

  “哼!”秦宝善一声冷哼,道:“去取三百块紫晶来!”

  那圆脸中年人知道事不可为,而且秦宝善已经付出了代价·此刻若是不识时务·那可就真的是尸横遍野。

  应了一声,奔了进去。

  不多时,立即出来,捧着一个白晶盒子,脸色扭曲,万分的舍不得!

  矮胖子哈哈大笑,伸手一招·那白晶盒子咻的一声竟然自动飞到他手里·笑道:“山高水长,后会有期!”

  拔身而起,在夜空里一闪,消失得无影无踪。

  看其方向,乃是去了北方!

  北方数百里·便是一片山林。越过这片山林,便不是平沙岭的底盘,成了沉沙谷。

  众位执法者灰头土脸,呆若木鸡。

  秦宝善一声闷哼。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大哥,你没事吧?”

  秦宝善冷哼一声,道:“事……没什么大事。他在我胸前那一掌·分明也是留了情,吐了一口血,就没事了。不过,他最后那一指,却封住了我的左肩左臂左手。”

  “啊?”众人齐声惊呼。

  “这人乃是个圣级高手!”秦宝善抬起右手中的剑,剑身平展。

  众人一看,均是大吃一惊!

  剑刃上·竟然布满了一个个的缺口!一眼看上去,竟然非常均匀,给人一种错觉:这不是一把剑,而是一张锯!

  而且是双面锯!

  这可是不可多得的好剑,又是在君级六品实力的秦宝善手中全力施为·对方只是用一双肉掌,竟然就将这把剑崩了数百缺口!

  十三人同时嘶嘶的抽冷气。

  “若是我们一拥而上围攻……此刻地下躺着的·就是我们十四个人了!”秦宝善目光冷漠,环绕一圈。

  众人浑身一颤:“全亏了大哥!大哥,您受苦了。”

  “立即将此事通报分部。”秦宝善点点头:“而且,此人分明是不想与我们完全闹翻······所以才处处留情,但不管他留情还是不留情,执法者的尊严,他毕竟已经冒犯过了!”

  “大哥你是说······此人其实是……”众人问道。

  “是的,此人是非常顾忌执法者的,但既然这么顾忌,却依然来抢夺紫晶,那就是说,他是真的需要!”秦宝善道:“矮胖子,圣级修为,缺少紫晶······这样的三条线索在手,这个人的身份,也就不是什么秘密了。”

  “赶紧通报!”

  秦宝善最后一句话说出来,就自己抚着肩膀往里走去。因为在这一刻,他突然感觉自己的肩膀,竟然是越来越疼,越来越是难以忍受起来······矮胖子如同流星消失。

  然后楚御座就回到了自己的紫晶回春堂。

  楚四爷已经等得望眼欲穿,一见楚阳回来,就恼怒的道:“你干什么去了?怎地这么晚?”

  楚阳嘿嘿一笑:“四叔稍安勿躁。小侄只是看着外面热闹得很,出去溜达了溜达。”

  楚飞烟险些被他气出病来:出去溜达了溜达?这种时候,你出去溜达个屁?

  突然想起一事:“你功力恢复了?”

  “没。”楚阳脸色一苦。这几天里,他总算是能够动用一些元气,但距离恢复,却还差得很远。

  更何况,就算他恢复了,恐怕也是不会承认的。

  “没恢复你溜达个屁!”楚飞烟吓出来一身冷汗,暴跳如雷:“你可知道你这一句话把老子的三魂七魄吓走了一多半!”

  “四叔,我们可是有言在先,在这里,我说了算,你是我的助手,凡事,由我来做主!”楚阳慢条斯理的道:“换句话说,你就是我这医馆的一个伙计……你见过伙计这么跟老板说话的么?”

  “我让你伙计!”不提这事儿还好,一提这事儿,楚飞烟顿时恼羞成怒。飞身扑上来,就是一顿狂揍。

  你身边有别人我当然顾忌几分,现在就咱俩在这里,你居然还威胁老子?不趁此时出气更待何时?

  楚阳也是自作孽不可活,现在什么修为都没有,爹娘还不在身边,这顿哑巴亏是吃的结结实实。

  楚阳痛叫连连。

  不过楚飞烟也始终没问出来,楚阳这次出去是干什么去了。

  过了一会楚飞烟心满意足的停住手看看楚大老板的屁股已经变成了四个那么大,不禁浑身舒爽。心道,妈的,以后光我们俩人的时候,这小子还不是我爱怎么虐就怎么虐?

  这主意实在是太好了……

  楚大老板愤愤的爬起身,黑着脸走到自己房间里睡觉去了,半夜里只有楚四爷夜枭一般的畅快笑声在回荡……

  第二日。

  整个平沙岭完全的乱了套。

  无数的铁骑呼啦啦过来呼拉拉过去,这一刻是楚家的,下一刻是鲍家的,再下刻是廖家的。三大家族来回的跑,寻找着一切可疑的线索。

  过了不多时萧家的人也赶到了,几乎将整个平沙岭翻了过来。

  执法者的堂口中,也再一次的发出了一个崭新的血酬悬赏令:悬赏一个矮胖子。悬赏令在血酬连个字之下高高悬挂。

  楚大老板根本没生意,也跑去看热闹。只见那悬赏令画的真是不错,惟妙惟肖,看来昨夜那十四个人之中居然还有丹青高手?

  楚御座心中寻思,要是有机会,倒要请这家伙画几幅★★图看看如何……这可不是玩,而是自己这个紫晶回春堂必需之物······卖★★的么,★★图也是工具啊……

  从清晨开始,五津镇所有医馆,刹那间人满为患!而且前来的全是一些横行霸道的人物。将一干闲杂人等直接清场给大爷们看病。

  这些受伤者都在昨夜第一时间里抬回了家族,但家族显然对这种伤势无能为力,这才又抬了出来,去寻医。

  各大家族都没有敢直接将大夫请回去的:大家都有人受伤,凭啥你请回去了?你是何居心?——那样会惹大麻烦的。

  唯独楚大老板的都紫晶回春堂依然是冷冷清清连一个病人也没有来。

  楚四爷愤愤不平:“他妈的,这么多病人这么多受伤的,居然没有一个到咱们这里来的……真气人!”

  对昨夜的事,楚飞烟百思不得其解。他当然怀疑自己侄子,但楚阳却表现的十分清白:初来咋到,功力未复…···再说,就算恢复了,楚阳的实力也做不到啊?

  所以楚四爷一头雾水,几乎憋出病来。

  楚大老板老神在在的躺在躺椅上,眯着眼睛说道:“四叔······稍安勿躁,本老板掐指一算,就知道……他们迟早会来滴。”

  楚飞烟懒得理他。还是每隔一会儿就出去看看,依然没有任何人前来。

  眼看着日已正中,楚大老板这里,依然是还没有开张,依然是‘处,大老板。不由得抓耳挠腮,焦急不已:“他娘的,咱们家也有受伤的啊,居然自己人都不来照顾自己人生意······”

  楚阳翻了个白眼,侧身躺过去,留给他一个后脑勺。心中喃喃骂道:你就是个棒槌……自己人来了咋收钱?

  那岂不就成了义务劳动?

  而且还是给楚飞龙下力气……本少爷那里有这等闲工夫······一直到下午,依然还没有人来。

  不过事情进展的很快:楚阳下的毒手,岂是这些平沙岭的大夫能解的?既然不能解,这些皇座王座门疼的几乎要活活的啃自己的肉的地步,哪里还能饶了这些‘庸医,?

  啥时间随从人员就将这些医馆砸得干干净净。

  唯有几家有后台的得以幸免,其他的,基本都破产大吉。

  眼看着天快黑了,楚大老板与伙计楚飞烟搬出来一张小桌子,摆着几个小菜一壶酒,爷儿俩你一口我一口,惬意无比。

  马蹄声骤起,一队人马拉着马车,一路从马车里传出悠扬的惨叫声,从这里经过。看样子是没希望治好,要拉回家去了。

  楚飞烟眼睛很尖,道:“是鲍家的人,看样子也他娘倒霉了。领头的那个骑马的,就是鲍家大管事鲍平安,看他那样子,活像死了娘一般,真解气。”

  楚四爷正在幸灾乐祸,却见那鲍平安一转头向这边看来。随即就策马前来,一拱手,皮笑肉不笑:“呀,这不是楚四爷么?”

  楚阳精神一震:财神爷上门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