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分赃!


  沙心亮目光冰冷,道:“萧玉龙,这些话,是不是你说的,有没有错一个字?”他一声暴喝,他的眼中就突然又射出了那种炽热的精光!

  牢牢的锁定了萧玉龙的双眼。

  萧玉龙的神经本来就已经近乎崩溃,此刻又是修为被封住,哪里能够抵挡这种摄魂勾魄的神功?顿时瞬间就被制住。

  然后便开始竹筒倒豆子,将这事情自己复述了一遍,众人听着,看着供状对照,竟然几乎就是一字不差。

  与萧玉龙一起被捉来的三个人同时长叹,知道这下子彻底的完了。连翻供的机会也没有,而且,萧氏家族,也会有大麻烦!

  事先谁会想得到,只是对付一个刚刚到上三天的小子,一个平沙岭的小小医馆,居然会惹出如此裂开了大天的麻烦?

  然后,沙心亮每人一份供状,签字画押。事已至此,抵赖也是无用;再说,沙心亮还有那种能够控制人的心神的神功在身,迷倒了你,照样能办。虽然那功夫不可能完全驱策一个人做高难度的动作,但签个字按个手印,还是轻而易举。

  手中拿着这一摞厚厚的供状,沙心亮目光如同寒冰:“将这几人押下去,打入死囚牢,分开关押。每一天,都让他们舒服舒服。居然想要断老子的生路,岂能轻饶了他们!至于原来那六个,就随便折腾吧,死活都方便!”

  他重重的一哼,道:“铁案如山·此事·我倒要看看,萧家要给我什么样的交代!我们执法者的人,是萧家可以随意杀害的么?公然对抗执法,难道就是萧家一向的手段与家规么?”

  四个人眼前一黑,同时晕了过去。

  看着这四个可怜虫被押下去,沙心亮挥手摒退左右,只留下那十位“重伤垂死”的执法者与楚阳。然后等人员退走之后·轻声说道:“起来吧。”

  十个人同时翻身爬起。

  沙心亮道:“以后你们的赔偿到了之后·各自将家眷好好安置。若是有谁想要做暗卫执法的,也可以现在提出要求,本座给你们搞一个不治身亡的案底,加入暗卫执法。”

  十个人同时大喜。

  忙活了半天,沙心亮终于忙完·才有时间跟楚阳说话:“小兄弟,如何?”

  “高!实在是高!高山的高!”楚阳赞不绝口的竖起了大拇指:“老哥哥的手段真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手段干净利落,杀伐决断,小弟看的叹为观止。”

  沙心亮嘿嘿一笑。

  楚阳斟酌着道:“不过·……这样貌似搞得有些过了,恐怕老哥会得罪了萧家……”

  沙心亮叹了口气·道:“小兄弟,你不明白我们执法者······或者可以说,我们执法者之中,好人并不多,贪财好色之徒,也比比皆是!贪赃枉法,也并不稀奇。但那都是要看情况的。”

  “就算我们执法者再坏·但毕竟穿上这身衣服,履行这个职责。心中自然而然,就有责任!而且,各个片区,每年都有考评·以此,来决定成绩·决定晋升。考评的就是片区的平稳安定!就算不为了平民利益,为了自己升迁,也要维持最起码表面上的稳定!”

  “所以在此之前,一般有什么事,抹了也就抹了。”

  沙心亮苦笑一声:“但这一次,萧玉龙却是做的太过分,再加上矮胖子那件事一出,老哥我这个片区,今年已经无望!既然已经无望,那我还顾忌什么?倒不如直接拿萧家来立威!这样或者还能挽回一些上面的影响。所以,得罪了萧家……也没什么大不了。执法者若是从不得罪人,就会被取缔资格了……”

  楚阳点点头,沉思道:“原来如此。”

  沙心亮道:“这件事我会连同案宗,送交片区总执法大人过目!由总执法大人负责跟萧家交涉。总而言之,执法者的威名,不容轻辱,执法者的鲜血,不能白流。”

  楚阳道:“那若是萧家来要人,却又该如何?”

  沙心亮淡淡的一笑,道:“小兄弟,你心性憨厚,老实,涉世不深。老哥哥要给你一个忠告。”

  楚阳恭敬的道:“老哥哥请讲,小弟洗耳恭听。”

  沙心亮背负双手,悠然道:“打蛇,一定要打死!若是你得罪了人,千万不要想着去道歉,不妨再往死里得罪一次!得罪到底!你若想着修好、去道歉,那么,死的就是你!”

  “在普通人之间,或者会有原谅,化干戈为玉帛的事情发生,但在武者之间……绝无可能!”

  楚阳想了一会,终于感激道:“老哥哥金玉良言,小弟必然铭记在心。

  沙心亮淡淡一笑,低声道:“不瞒小兄弟,萧玉龙这些人,我是断然也不会容他们活到可以出去的时刻的。所以,萧家,是要不出去活人的!”

  他眯了眯眼,道:“他若是真的出去了,小兄弟你就危险了!”接着呵呵一笑:“你危险了,我们就危险了······”

  两人相视而笑。

  楚阳道:“我还是感觉,这件事就如同一个圈套,总执法大人会不会……因此而怪罪你?”

  沙心亮呵呵一笑:“小兄弟,整个天地,就是一个大的圈套,而我们,就都在这个大圈套里活着。此事虽然是一个圈套,不过,萧玉龙若是不派人来,圈套又有何用?”

  “他既然来了,又打伤了人,那么,圈套,也就再也不是全套!而是事实!是铁证如山!”

  他嘿嘿冷笑:“平沙岭这么多家族,为何圈套就套不住别人呢?”

  楚阳放下心来·道:“老哥说的是。”

  这时·前去萧家分舵的人,也已经回来。搬进来两个大箱子,箱子打开,里面紫气冲霄,竟然全是紫晶!

  “统领大人,这时一万三千块紫晶,属下等已经清点完毕!”那位执法者单膝点地·禀报道。

  沙心亮淡淡的道:“你下去吧。自去功法堂领取奖励。”

  那位执法者谢了一声·起身而去。

  沙心亮转过身,笑呵呵的道:“小兄弟,这些,可都是给你的赔偿哦。一会儿我用我的马车,给你送回去。哈哈·小兄弟年纪轻轻,已经是平沙岭有数的富豪了。”

  楚阳脸色一正,严肃的道:“沙老哥,这些紫晶,我不能收。”

  沙心亮大奇:“这是为何?”

  楚阳微笑:“沙老哥心中也清楚,我的损失·哪里有这么多?我若是拿了这些紫晶,恐怕心中不安。”

  他不等沙心亮开口,就道:“这样,这些紫晶,沙老哥与秦老哥你们两人平分掉吧。”他真诚的笑道:“先前我不是说过了,借助这次机会,只要老哥哥出手·小弟就负责将两位老哥哥买药的紫晶搞回来,这才斗胆报了那么多的损失……如今,这笔紫晶,我如何能要?”

  沙心亮怫然不悦,道:“小兄弟你这是在打老哥哥的脸啊。”

  说着·秦宝善也走了出来,劝说楚阳·但楚阳只是摇头不允,死活都不要。到后来,沙心亮与秦宝善几乎动怒,楚阳依然坚持不要。

  两人在欣赏的同时,不由得也是有些无奈。

  他们两个是真心的想让楚阳收下,进一步确定双方关系,给自己买好保命符。但楚阳却也是真心的想让他们两人收下,为自己以后计划的顺利打好基础。

  一时间竟然僵持住了。

  到后来,三人都在叹气。

  楚阳无奈,只好说道:“既然如此,小弟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两人同时追问。

  “这是一万三千块紫晶,小弟取一千。剩下的,两位老哥哥平分。”楚阳折中道:“若是这个提议两位老哥哥还不答应,那小弟只好掉头就走。”

  沙心亮与秦宝善摇头叹息:“小兄弟真是······”

  没奈何,到后来两人终于还是每人收下了五千紫晶,剩下的三千,都给了楚阳。沙心亮说道:“小兄弟若是还要推辞,那老夫就将这一万三千紫晶统统砸碎了,大家都不用要了······”

  于是,楚阳这位‘苦主,,从执法堂出来的时候,就又多了三千紫晶!

  于是,楚大老板做了五天生意,三天半旷班,赚了······将近五千紫晶!…···皆大欢喜!

  而且这一次回去,沙心亮与秦宝善比上一次更加热情。

  乃是沙心亮与秦宝善亲自陪同,坐着沙心亮的专用马车,三人一边聊天,一边将楚阳送会紫晶回春堂。

  将楚阳送下车,两人根本没露面,原路返回了。

  紫晶回春堂门前,已经满是人。杨家人,楚家人,几乎在这里开了会,此外,不远处,还有各大家族的人在偷偷摸摸的来探听消息。

  经过这么长时间,自然人人都知道了事情的发源地就是在这里。

  见到楚阳竟然是被沙心亮的马车送回来,几乎人人都是瞪圆了眼珠子。

  “怎么回事?”杨爆第一个冲上来,抓住了外孙的衣襟。

  “那有什么事?”楚阳随即释然:“事情都解决了,而且,执法者大人明察是非,公正严明。给了恶徒以惩罚,并且,见我受了惊吓,特意的送我回来······其实就是这么回事,呵呵呵,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就这么轻描淡写的…···众人面面相觑。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