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 第七十三章 开胃小菜


  一听这句话,楚腾虎顿时退后了一步,心道,就算要到了紫晶,恐怕也要挨一顿揍。爹爹他老人家刚把四叔打了一顿,他正有气没处发呢……这事儿,还是让腾蛟去做的好。

  楚腾蛟毕竟小一岁,心眼没那么多,再加上又被贪婪充满了心中,兴致勃勃道:“我跟四叔去拿。”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了内院——

  突然,噗的一声响,只听到楚飞烟喝道:“看到紫晶了没有?”

  紧着着就是噼里啪啦,伴随着楚飞烟的怒喝:“你看到了没有?看到了没有?”

  楚腾蛟的哭声传了出来。

  众人过去一看,只见楚腾蛟一张脸已经红肿,浑身泥污的趴在地上,痛哭失声。楚飞烟已经无影无踪……

  楚腾虎双目喷火,急忙冲了进去:“腾蛟,腾蛟······你没事吧…

  “四叔不给紫晶……还打我……”

  外面,楚阳冷冷一笑:打你?四叔实在是心太软了······他实在应该打死你…···当天晚上,楚飞凌与杨若兰亲自前来医馆,把儿子接了回去。

  杨若兰亲自下厨,为儿子做了一桌子好吃的,看着楚阳狼吞虎咽,美眸中满是担心。楚飞凌看的眼馋,数次伸筷子,都被打了回去。

  “阳阳,你没事吧?”见楚阳神色如常,笑眯眯的若无其事,杨若兰担心地问道。

  “啊?有什么事?”楚阳眨眨眼·继续与一桌子好菜作斗争。

  “我是说······今天的事情,你……有没有什么想法?”杨若兰道:“要不然,咱们娘儿俩不在楚家了,咱们回杨家去。”楚飞凌顿时一急。

  “娘您说的是这事儿啊……”楚阳抹了抹嘴,微笑道:“这事儿……我心里有数。娘您可能不了解您儿子的手段·放心看着就好了。”

  “手段?”杨若兰感觉心情轻松了一些,道:“你有啥手段。”

  “您儿子我,可不是一个吃亏的人啊。”楚阳挤挤眼:“这些您不知道,不过,我的结拜大哥是知道滴……”

  “结拜大哥?”杨若兰怔了一下·顿时醒悟过来·虽然现在正是在极度的郁闷之中,却也忍不住就想狂笑起来。

  楚飞凌面红耳赤,怒骂道:“小兔崽子!我看你是皮痒······”

  原本僵硬的气氛,顿时活泛起来。夫妻二人因为儿子的事闹的别扭,也化解了不少。

  楚阳这才笑了起来·拉住杨若兰的手,道:“娘,您放心,您儿子就是玩弄阴谋的祖宗。他们玩不过我的;至于离开······我们不能。楚家现在内忧外患,固然有太多人都很不怎么样。但······我们宁可打碎了重建楚家,也不能走······我们走·才是让人称心如意了。”

  楚飞凌脸色一白:“将楚家打碎了重建?”

  楚阳嘴角含着安稳的微笑,缓缓点头。

  楚飞凌夫妻一时无语。

  就连现在愤激如杨若兰,也从未想过,将整个楚家打碎!但楚阳却是明明白白的说出来了这句话。

  楚阳一边笑着,一边心中思量。楚飞龙,的确是不能小觑,自己千方百计的抹平自己与沙心亮等人的联系·只为了做一个陷阱,楚飞龙还是谨慎的没有踏进去。

  而且,放弃了使用武力来对付自己的打算,改为别走蹊径。

  而他走的这一条路,正是目前对自己来说·最困扰的一件事,也是对付自己·最有效的手段:利用家族的力量,用整个家族来压你!

  不管他从其他任何一个方面攻击,楚阳都能够用最强硬的手段,势如破竹的杀出去。但他用的这一招,却让楚阳只能够徐徐图之,无法过激。

  只要自己一个过激手段,或者就是令楚家分崩离析,或者就是让楚家彻底衰落,还有另外一个可能就是:自己重新被逐出家族!

  楚飞龙或者可以不在意,但楚阳不能不在意。在外面无根浮萍的过了十八年,好不容易有了家,亲手毁掉岂不可惜?

  “只是就这样······你就以为打中我的七寸了么?”楚阳嘴角噙着春风般的微笑,心中却是冷笑不绝:“咱们慢慢的玩,本少爷······会陪你们玩得尽兴的。明日,先给你们来一道开胃小菜,至于正经大餐……等我酝酿酝酿再说……”

  深沉暗夜中,楚阳让剑灵附身,几乎一闪之下,就消失在自己房中,无声无息。

  外面,楚飞龙派来的几位监视小院的高手,根本什么也没看到,至于安排在楚飞凌小院之中的内奸,更是无所察觉——以楚阳的细腻与剑灵的修为,若是海贝这些人监视到了,那可就真的······赶紧买块豆腐撞死算了。

  没过多久,执法堂之中,就传出来沙心亮一声愤怒的咆哮!

  这一声咆哮之中,蕴藏着多少的愤怒,多少的气恼,多少的几乎要★★的★★,实在是难以形容。

  执法堂门口站岗的几位执法者,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寒颤:又咋了啊?

  他们却不知道,楚阳只是诉诉苦,就获得了这般待遇:“····…老哥,小弟没法了啊,被这般欺凌,若是……小弟也只有远走他乡,避开这个是非之地了······”

  这句话让沙心亮彻底的急了:其他药都已经全了,就剩下路上的两位灵药了,只要一到,自己和秦宝善就没事了;而且总执法大人也在往这里赶来······一桩天大的功劳正等着自己两人······若是这时候楚阳反而被楚氏家族内部给排挤走了······那岂不一切全都泡了汤??总执法大人被欺骗之后的惩罚还在其次,关键是···…自己的老命啊要保不住了啊。

  这一刻,沙心亮对楚飞龙的恨意,简直是倾尽三江五湖水,也无法清洗!若是楚飞龙此刻在他面前,沙心亮绝对能够一口活吞了他!

  “那个······如此如此,如此……”楚阳皱着眉,点着桌子……

  沙心亮连连点头,神情认真凝重。

  第二日,楚神医很早就去‘上班,了盘踞在‘首席医师,椅子上便开始作威作福起来。

  一只脚砰地一声放在左面那位老大夫桌子上,对这个三角眼医师喝道:“去,给我沏茶来。”

  “你!”那老头一瞪眼,气得满脸通红。

  “老子是首席医师!”楚阳邪邪的看着他:“怎么,不想赚紫晶了?告诉你们你们伺候不好我,老子心情不爽!老子心情只要不爽,紫晶?那算什么玩意儿?老子一概不认识!”

  老头儿顿时目瞪口呆。

  谁见过如此流氓口吻的大少爷?

  一边,大掌柜楚腾虎急忙道:“葛老,你身为医师,为何不听首席医师的话?须知长幼有序尊卑有别!”

  说着递了个眼色过去。

  现在还要靠着楚阳来赚紫晶呢,暂时可不能得罪了他。只要你们俩争气点,将他的本事学到了手,对付一个没有修为在身的废材,还不是手到擒来?

  葛老虽然明白这个道理,但犹自被气得一双手如同鸡爪子一般抖动。

  在楚家行医半生了,谁敢如此呼喝他?更不要说是给人沏茶这真是生平第一遭······只好颤巍巍的起身,去沏了一杯茶来,重重的往桌上一放,道:“大少,请喝茶。”

  楚阳斜了一眼一拍桌子,顿时勃然大怒:“混账!你将少爷我当成了什么人了?这时你们喝的茶只是喂猪的,本少爷身份何等尊贵?你居然给我也沏这种茶?你这条老狗是不是不想干了?!”

  葛老顿时气得直翻白眼,颤巍巍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一根手指头哆哆嗦嗦指着楚阳,两个眼珠子几乎要凸出来:“你······你······”

  “咋地?”楚阳一瞪眼:“你这条老狗还不服?你别看你这么一大把年纪了以为我就不舍得骂你?你他娘也不是我儿子啊!瞧瞧你这样子,啊!?还有点规矩么?在我们楚家当了一辈子的狗,怎么地,今日居然想咬主人了?真真是大了你的狗胆!”

  葛老哆哆嗦嗦的退后两步,手捂胸口,颤声道:“气死老夫了,气死老夫了……”

  “气死你了?你咋还不死?”楚阳凑过去,捏住他下巴抬起来,邪笑:“别以为你有两位少主子保着你,告诉你,天王老子保着你,你只要学不会老子赚紫晶的手段,你就永远只是一条哈巴狗!明白不?老狗!”

  楚腾虎脸色紫涨,从柜台后站起身来,道:“大哥,何必呢?跟一个下人生气……”

  楚阳哈哈道:“说的不错,一个卑贱的下人而已!”

  葛老顿时颤抖的更厉害了,嘴唇都发了青,哆嗦的几乎站不住。楚阳的谩骂,他明知道是在找茬,倒也还忍得住。倒是楚腾虎这一句‘下人,让老头儿有些接受不了。

  虽然明知道是权宜的说法,却也是心口难受。

  正在这时,楚阳一仲手,将桌子上的茶杯砰地一声打落地上,热热的茶水,有一大半溅在了葛老头腿上,顿时湿了一片。

  楚阳自言自语道:“本少爷就这脾气!受不了就滚蛋······丫的,到哪里吃闲饭的都这么多,屁本事没有,都他妈快进棺材的人了,不仅骗吃骗喝,居然还要跟着十七八岁的学本事······我真是草死他二叔了,脸皮咋就这么厚,敢情这一辈子就活一张脸了,而且还是全活在了驴屁股上……难怪他娘的骚性!

  汗,感谢大家的祝福;不过请大家就不要破费了,其实有一段时间了,只不过我秘而不宣,反正这段时间也没影响更新不是?呵呵……大家能订阅,我已经很感激了;普通人能够有几个理解自己,支持自己的已经很好很出色,可是我,有接近三万位订阅读者,你们,对我的认可是我最大的骄傲。

  由衷的感激大家,嗯,老婆的婚纱孩子的奶粉学费,老人的赡养孝敬,都是来自大家一分一分的订阅!谢谢你们······你们是我的兄弟姐妹,也是我的衣食父母!

  我出去玩去了,这几天不会断更的,统一早晨更新;祝大家生活愉快,幸福!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