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九劫天欲沉,剑中为帝君!


  另外四人眼神也森寒的看在楚飞龙脸上,室内一股杀机澎湃激烈,多年的手足兄弟,就这么惨不忍睹的死在自己面前。四个人心中的恨意与愤怒已经不可遏制!

  这个时候,他们需要发泄!需要报复!

  很显然,只要确定了楚飞龙的‘内奸,身份,夜无波一声令下,楚飞龙就算是有一万条命,也休想从这间房中活着走出去!

  楚飞龙脸上冷汗涔涔落下,感觉着杀机越来越是浓郁凌厉,似乎下一刻自己的人头就会离家出走。情急之下,疾声大呼道:“十三爷……这其中有误会!您想想,这二十年来,我对十三爷忠心耿耿,何曾做过什么令十三爷失望的事情?就算我真的是奸细,也没必要非要等到二十年后在这敏感时期发动吧?”

  夜无波阴冷的道:“隐忍多年,所谋必大。”

  但口气已经稍微和缓。

  楚飞龙焦急道:“再说·……那楚阳只是一个流落在外的杂种,又是在下三天,他有什么本事能够修炼到剑中帝君?十三爷,能够重创马老三并置他于死地的,可不是一般剑帝能够做到的啊。这剑中帝君……最少也应该是接近君级的八九品剑帝才有可能·`····”

  他喘了一口气,忍着心中砰砰的恐慌,道:“就算这小畜生乃是在夜家这般大家族之中,也不可能在十八岁的年龄,就修炼到了剑中帝君啊……十三爷,您可千万千万要明鉴啊!”

  夜无波这次才是真的沉吟起来。

  是的就算自己的大侄儿九重天公认的第一天才,夜家第一大公子夜残梦,在家族全力支持,突破一品剑帝的时候,也已经是二十二岁!

  那时候这个消息还曾经震动了九大世家!

  一个在下三天长大的弃儿,居然会在十八岁的时候,就能修炼到能够正面搏杀君级三品修为的马老三的剑帝的地步?

  这件事夜无波自己也是不相信的。

  但马老三拼了命送回来的消息,难道是骗人的?其他几个人看着楚飞龙的眼光,依然是一片怀疑,一片锋锐杀机。

  “这件事,我需要一个交代!”夜无波阴寒的眼神看着楚飞龙:“我要见一见这个楚阳!”

  楚飞龙连声答应这才抹去头上冷汗,只感觉浑身衣服,就在这一瞬间已经尽数被冷汗湿透。

  然后才愁了起来:楚阳那小畜生,我怎么命令得动?更不要说是让他来见夜无波了···夜无波鬼火一般的眼睛低垂,看着剑身上那一抹猩红,那是马老三的命!跟随自己多年忠心耿耿的手下的命!就这么葬送在这里!

  楚飞龙,难道你就没有半点嫌疑?!

  在这整个东南地区,除了萧家人和执法者,又有什么人能够让马老三连逃命都做不到?而萧家人与执法者,对于夜家也是不敢轻易动手的。纵然要动手,也是要对付夜家的最主要最核心的人物,杀死区区一个马老三算得什么事?找着打草惊蛇自找麻烦么?

  若不是你侄儿,马老三怎么会死?若不是他下手,那就必定是别人下的手!

  你一个刚回来的侄子,难道身边随时都会跟着君级高阶高手?这不是开玩笑的事情么?这种事在夜家也是不可能的!

  那么,就唯一有一个解释:楚阳早有防备!

  为何早有防备?

  楚飞龙!你岂能脱得了干系?!

  只要自己能见到楚阳一切就将真相大白!

  见楚飞龙面有难色,夜无波又阴森森的加了一句:“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三天之内,你要将楚阳带到我的面前!若是三天之后的现在,我见不到楚阳,那么,你楚飞龙,就在第二天的晚上安排好后事吧!”

  夜无波鬼火一般的眸子闪烁着,室内的气氛,一片僵硬冷窒。

  楚飞龙浑身冷汗再度涔涔而出,躬身道:“是!十三爷请放心,就算是拼了我这条命,我也会将楚阳那个小杂种带到您的面前!”

  夜无波哼了一声,手腕一翻,长剑无声无息的入鞘,阴冷的眼神淡淡的斜了楚飞龙一眼。

  良久,夜无波轻轻起身,来到马老三尸体旁边,伸出手,轻轻拂过马老三已经冰冷的脸庞,轻声道:“老三,十三爷是会为你报仇的!你要相信我!只要找出凶手,不管他是谁,也不会管他为我曾经做过什么事……我都会,让、他、死!”

  随后三个字,他一字一顿地说出来,杀机凛然。

  随着他的手抚过,马老三圆睁不闭的双眼突然安详地合上····…

  一侧,楚飞龙心中一寒,一阵颤栗!

  “带上马老三的尸体,我们走!”夜无波走到门口,身子定住,背着身子,缓缓道:“楚飞龙,三天后,这个时辰,我就在这里,等着杀你!或者杀楚阳!”

  然后他的身影一闪,诡异的消失不见。

  其余四人也鱼贯而出,山羊胡子老者沉默的抱起马老三的尸体,一声不吭的走了出去。每个人,都没看一眼楚飞龙。

  连之前夜家派给楚飞龙的那位君级高手护卫,居然也一起走了出去,并不回头。

  楚飞龙浑身僵硬的站在房中,只觉头脑一片混沌。

  夜无波······还是对自己怀疑,而且,疑心很重!他······竟然对自己已经动了杀机。那最后一句话,分明就是说的自己!

  这么多年的辛辛苦苦,难道就只换得如此一个下场?

  楚飞龙这一刻,心中突然无限的怨毒起来!

  夜十三,难道·我楚飞龙在你眼中‘就只是这么一个可有可无的小角色么?为了一个区区马老三,只是你的一个跟班,你就起意要杀我?而且,是如此冤枉的杀我?!

  楚阳!都怪你,你这个小畜生,自从你到来之后,围绕我楚飞龙的·便是无尽的麻烦!无尽的危机!我不杀你·就连在楚家也无法立足!我不杀你,更加不能取信夜十三!

  楚阳!我不杀你,誓不为人!

  楚阳一路往回走,九劫空间之中的剑灵却已经有些激动了起来。

  因为剑灵直到现在才想起来,楚阳这一次冲破的瓶颈·乃是剑帝!

  “你为什么会是剑帝呢?你为什么能够突破到剑帝呢?”剑灵百思不得其解。在目睹了楚阳与马老三的战斗之后,剑灵确认无疑,虽然说之前楚阳突破的时候也有剑气纵横,但楚阳一直主要用的兵器就是剑,剑灵也没有多想。

  但这一次战斗之前,那种令万剑臣服的气势·却是实实在在!

  剑灵纳闷之极。

  “我为什么就不能突破到剑帝呢?”相对于剑灵的诧异,楚阳也是纳闷之极。

  剑灵叫道:“在九劫剑主的升级过程中,是不可能出现剑帝的呀!只能成为皇级,武皇!从来没有任何一位九劫剑主,会成为剑帝!”

  “那有什么关系?”楚阳大惑不解:“别人不可以,不代表我不可以啊。或者他们另有别的修为也未可知啊。”

  剑灵决然摇头:“绝对不可能!你这绝对是不正常的。”

  楚阳:“为什么?剑帝这个阶位,不就是为了尊敬九劫剑才有的么?为何九劫剑主却不能成为剑帝?”

  剑灵道:“当年创建九劫剑的主人严格规定·因九劫剑,而有剑帝!但,剑中之帝,却并不是九劫剑主,而是九劫剑!所以·天下人用剑者,只要努力修炼都有可能达到这个阶位·唯独九劫剑主不行!”

  楚阳瞠目:“这算什么道理!”

  剑灵道:“当初大人曾经留下一段话,警示此事,说道:‘九劫天欲沉,剑中为帝君,号令天下剑,一力决风云。剑主不可得,主剑莫离分;为则逆天道,祸福自招心。

  ,这里面的意思,就是说,九劫剑主若是成为剑帝,那么,就会与九劫剑这剑中帝君成为冲突,而且是悖逆了天道!所以······历代以来的九劫剑主,从无一人是剑帝。”

  楚阳哈哈一笑:“我便是成为剑帝,又何如?自我出道以来,什么事情不是逆天而行?就再逆一次天道,又如何?”

  剑灵瞠目以对,对这货的看得开无言以对。

  楚阳道:“再说······最后一句是‘祸福自招心,。这里面并不是只有祸,还有福。别人不能,为何我就不能?这简直是荒谬!是祸,我扛着;是福,我受着!既然已经成为剑帝,难道还能自废修为不成?”

  哈哈一笑,竟然就将这件事抛到脑后,大踏步走了回去。

  剑灵在九劫空间里沉默了许久,终于喃喃道:“这家伙自从成为九劫剑主以来,那一次的遭遇与其他的剑主相同了?或者,我是在自找烦恼?……”

  终于不出声了。

  楚阳回到紫晶回春堂的时候,已经是朝阳初升,万丈霞光,随着他的身影,进入了紫晶回春堂的大门。

  令他奇怪的是,楚乐儿这位伙计向来是坐在门口等自己的,这一次居然没有。

  进去一看,原来是里面居然坐满了人。而这些人自己一个也不认识,但却看得出来,其中高手不少。

  这些人都是身穿黄袍,足足有九个人,一眼看进去,一片黄花花的。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