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 第八十八章 黄公子黄霞柳


  楚飞烟这几天一直在血酬堂外游弋,等待几大灵药的消息。一片黄衣人群中,身穿翠绿衣衫精灵一般的楚乐儿正在代替楚飞烟招待客居中一人,却是一个黄衣少年,在他的胸口部位,居然绣着有一条金光灿然的金龙。但这家伙身形虽然坐着,却也看得出来,乃是又瘦又长,就像一条竹竿,而且是一条得了黄疸病的竹竿。

  楚阳敢打赌,将这家伙完全★★了之后,要是能杀出五斤肉,自己就认输。

  这少年头发居然也是黄色的,中间还带着些绿色,也不知道是什么体质,居然能将头发搞成这么颜色,黄绿色的枯草形状。楚阳心中恍然大悟:秋天了。

  这家伙两个眼窝深陷下去,眼眶青青黑黑的,颧骨高耸,两颊深陷下去,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酒色过度的痨病鬼。

  就这一副尊容,若是在晚上出现,绝对会吓倒一片:活脱脱就是一个刚从坟墓里爬出来的骷髅啊。

  此刻,这骷髅一般的家伙正一脸的矜持,自以为有风度的侧着头,如同干枯了的竹枝一般的手指,居然以一副悠闲优雅的姿势敲着桌面,脸上一副‘我很英俊、我很潇洒、我很优雅、我很有风度,这样的表情。

  在他身后的八个人,都是两手抱胸抬头仰脸看天,动作整齐一致。

  “这些人是谁?”楚阳一步走了进来,沉下脸来:“干什么的?!”

  楚乐儿急忙凑过来·低声道:“大哥·他们是黄家的人。”

  “黄家的人?”楚阳嗯了一声:“原来是黄家的人,额,黄家……是哪一家?”

  楚乐儿绝倒。

  这黄家······可是整片东南仅次于萧家的大家族,大哥居然不知道?

  此时,那个黄衣少年依然大咧咧的坐在椅子上,转过身来,上下打量了楚阳一眼·鼻孔里嗤了一声·居然伸出手指头扣了抠鼻孔,然后长长的指甲一弹,‘嗒,的一声,一团鼻屎被弹在了地上,居然堆出一脸矜持的假笑:“这位想必就是……楚神医吧?在下姓黄!”

  “我知道你姓黄·我问你来有什么事。”楚阳皱起了眉头,歪着头看了看这位黄公子,又看了看地上那一团鼻屎,脸色阴郁了起来。

  那位黄公子见楚阳居然对自己不够礼貌,脸色一变;随即似乎想起了什么,又忍了下去·翘起了二郎腿说道:“本公子来找楚神医,当然是来看病的。若是要泡妞,本公子也不会来这里哈哈······”

  说着,居然自己以为自己说的很幽默,居然眯着眼睛哈哈大笑两声。

  “看不了。”楚阳一摆手:“我现在心情不好,啥病也不会看了,黄公子另请高明吧。”

  “心情不好·为什么?”黄公子诧异地问道。

  “看到这东西,我心情恶劣至极!什么医术什么用药全忘了。”楚阳抬着头,连看也不看的用脚尖指着地上那一团鼻屎,厌恶的道:“我是一个有洁癖的人!”

  黄公子一怔,眯着眼睛打量了楚阳半天·才小心翼翼的说道:“你不知道我是谁?”

  没等楚阳说话,黄公子就大笑起来·乐不可支:“你竟然不知道我是谁?哈哈哈······原来这东南,还有不认识我的人。”

  楚阳皱起眉头,一屁股在柜台上坐了下来:实在是没凳子了。

  看着这位自鸣得意的黄公子,楚阳淡淡的问道:“您是执法者的法尊?”

  黄公子一怔,慌忙摇头:“不是。”这个可不能认。

  楚阳问道:“那,您是药谷的谷主?”

  黄公子又一怔,道:“不是!”这个还是不能认。

  楚阳再问道:“那您是天下第一血酬魏无颜?”

  黄公子怒道:“更不是!”我擦,我要是认了,魏无颜不把我扒了皮?那可是连九大世家都敢招惹的货色。

  楚阳:“那您可是九大主宰世.家之中哪一位世家的家主?”

  黄公子颓然道:“不是。”

  楚阳哼哈一声:“那我为啥要知道你是谁?你不是姓黄么?我咋没听说过九重天九大主宰世家里面,有姓黄的?”

  黄公子愤然道:“我们黄家虽然不是什么九大世家,但也不比那九家次多少。起码比你楚家强。”

  楚阳诧异地道:“现在说的是你们黄家,你扯上我们楚家做什么?你若非要比较的话,你为什么不与平民百姓比呢?那样岂不是更加有成就感和自豪感?”

  黄公子勃然大怒:“你啥意思?!”

  楚阳无精打采的摆摆手:“我的意思就是······送客!您那,哪里凉快哪呆着去吧。

  本神医上山专抓老虎——不刺猴(不伺候)。”

  黄公子从椅子上站起来,愤怒的冲到楚阳坐着的柜台前面,两只枯瘦的手紧紧地抓住柜台,大吼大叫:“**!你敢看不起我黄霞柳!你居然看不起我黄霞柳!”

  楚阳满脸黑线,黄霞柳······这真是······好名字!真不知道给他取名字的是哪一位大能…···一边的楚乐儿本来在担心,这一刻居然忍俊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黄家的八位高手人人都是一脸黑线,抬头看着房顶,哎,真的没办法,少爷这个名字实在是·……太……那啥了啊。

  “我不管你是黄下流还是黄上流!”楚神医道:“也不管你是什么病,反正我就是治不了,请速速离去。

  他顿了顿,道:“你体内阴火焚心,肾水涸竭,已经不超过一两年的寿命了,还是赶紧回家准备棺材吧!”

  这句话出来,黄霞柳身后那白须老者顿时一下子睁大了眼睛看着楚阳,一脸的惊喜:这年轻人,竟然一眼就看出了病根?甚至没诊脉!

  黄霞柳顿时傻了眼,瞪着眼睛道:“**!这天下间居然还有这样的泼皮货,简直比我家老爷子还滚刀肉…···”

  他还没说完,他身后那须发皆白的老者已经猛的咳嗽一声,打断了他,走到楚阳面前,满脸堆笑:“楚神医……这个,我家少年年轻气盛,还请您不要计较···不过少爷的病也有好几年了,走遍了天下,就连药谷也…···无能为力,还请楚神医……大施援手,帮我家少爷看一看,我们黄家,绝对不会忘记楚神医的恩德!”

  作为大家族的黄家,何曾对人如此的低声下气过?

  但眼前这一位却明摆着就是一个软硬不吃的滚刀肉。而且是一位身怀绝技的滚刀肉。

  黄家有求于人,再加上家族就这一根独苗,又得了如此怪病……这可是关系到香火延续的事情,好不容易看到一线希望,找到一位盖世神医,若是还将人得罪了···…恐怕回去之后家主是绝对不会怪罪少爷得罪了人,但自己却是肯定惨了……

  楚阳抬起头,看着这位须发皆白的老者,眼看此人最少也是君级修为,但为了这少年却如此低下身段来求人,心中一动,道:“那你们在一边站着,让你们公子到我面前来。”

  白须老者大喜:“多谢楚神医。”转过身在黄霞柳耳朵边叮嘱了几句。将他推过来,剩下七人同时站起,规规矩矩。

  楚阳让他们站着,现在这时刻,谁敢坐着?万一因为自己坐着触怒了神医,不给少爷治疗了···…这罪名谁担得起?

  黄霞柳站在楚阳面前,不敢再嚣张,伸出一只手让楚阳把脉,却还是带着不满,唠唠叨叨、喋喋不休的说道:“这个······楚神医啊……你说话可要注意,本少爷是黄霞柳,有个外号叫做‘浊世佳公子,!名字,霞柳,晚霞的霞,柳树的柳,乃是无边的绚烂晚霞之中,一株亭亭玉立的柳树,不是卑鄙无耻下流的那个下流,更加不是什么黄上流……你大大的听错了我的名字……”

  他正说着,楚阳已经抬起头,惊讶得看着他:“你居然是这样的毛病,你是不能人事?无法敦伦?也就是说…···你不举?”

  黄霞柳顿时面红耳赤,咆哮一声:“草!你能不能小点儿声!这三种,你说一种就足以说明问题,可你居然重复的说三种!你你你……”

  但黄霞柳身后的白须老者却是眼睛一亮,颤着白胡子道:“对哦对……”

  黄霞柳嚎啕大哭:“莫要这样说……我是个男人······我也要脸啊。”

  楚阳眉头紧皱,抓着他的手,道:“你们这位少爷······看起来体内阴盛阳衰,虚火上升,经脉不通,肾力透支,若是让其他的大夫们看一看,恐怕就是明显的是纵欲过度……”

  黄霞柳勃然大怒,喝道:“胡说八道!你们这些庸医,本少爷还是处男!”

  楚阳翻翻眼皮,用白眼珠子看着他:“你吼什么?给我老老实实坐好!我说你不是处男了么?”

  黄霞柳怒道:“你说我是纵欲过度!既然纵欲过度,还是处男么楚阳一瞪眼,晴天霹雳一般大喝一声:“坐好!***!你再喊一声,老子不给你看了!”

  楚阳气势汹汹,黄霞柳顿时焉了下来:“算你狠!”

  “你们都过来!本神医问问病情!”楚阳神医瞪着眼,一拍桌子。

  黄家的几位护卫高手面面相觑,都走了过来。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