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萧家萧玉成


  寒潇然在完成仪式之后,与楚雄成家主亲切交谈,随后,更警诫了几大家族一番,这才匆匆而去。

  一来一去,迅如疾风惊雷。让众人都是感觉如在梦中!

  有这种感觉的,甚至包括楚家所有的人。

  这对于楚家来说,简直是天大的好事!甚至,将楚飞龙父子之死引起的悲伤气氛,也给最大限度的吹散了。

  原本楚家盘踞平沙岭,最大的财路,也不过是与另外两家争夺萧家的商路而已,至于执法堂的买卖,楚家连想都不敢想过。

  那固然是一块大蛋糕,但,楚家却没有能力吃得下,再说,执法者乃是出了名的难说话,一旦有一点儿闪失,楚家就算全家赔上,也不够执法者一怒。

  但是现在,这样天大的好事不仅送上门来,反而极尽优待,不仅白送给你财路,而且不要你担责任……

  那里有这等好事?

  廖家和鲍家也彻底震惊了:如此说来,就算归顺楚家,也不是什么坏事啊,因为······很显然的楚家有通天的关系啊······背靠大树好乘凉啊!现在楚家刚开始发展,没多少可用人手,只需大家努力一些,发展起来之后,难道自己这些人还能被亏待了不成?

  前程似锦啊!

  楚家立即忙碌起来。

  楚雄成老爷子借这个机会,立即开始整合三大家族,楚飞凌楚飞烟两大统领立即走马上任选拔人手三大家族和在一起,所有皇座五品之上高手尽数抽了出来组成商队保镖团。

  每一家出三位君级高手,楚家四位,合共十位君级高手乃是压阵随时准备保镖上路,开始买卖。

  原本打算中另外两大世家的抵制并没有发生,反而颇为合作。一切顺顺利利,廖家成为楚家第二堂口鲍家乃是第三堂口。楚家自然就成了总部……

  到得下午执法拍卖堂秦宝善已经传来消息:有任务前来。

  楚飞凌楚飞烟立即上路,开始了楚家的强大之旅······而楚家的丧事,也草草的办理了一下,虽然局面不失隆重,但毕竟不算什么大场面。因为楚老爷子还在世,有老人在世,楚飞龙父子最多算是一个夭折······并不是什么大丧事。这却是九重天的习俗如一切事情都是紧锣密鼓的进行,一切从简,从快。楚神医看了一会听了一会,终于发现就算自己没有在这里貌似也没啥。

  自己在这里其实就是大年三十五更夜里打了一只兔子:有你也过年,没你也过年。

  于是楚神医就要溜之乎也。

  趁着所有人都不注意,楚阳悄悄开动脚步。只走了几步,就被一双小手抓住了:“带我也回去。”

  正是楚乐儿。

  小姑娘累坏了。

  因为楚乐儿这小丫头也非要跟着来,而且还累的走不动路,楚阳只好背着这个小萝莉走路……

  可怜啊······楚神医心中感叹:本座就算是在执法堂,也有专门的马车坐坐但在自己家里,居然根本没有这等待遇······刚出了楚家大门,就见到几个黑衣人站在门前,在他身后,有六个人人人都是目光不善的看着楚阳。

  楚阳眉头一皱,这七个人正是萧家平沙岭分堂的人。当先一人,正是萧家临时派来主持的,刚才还在里面呢,怎么会突然间到了这里?看情形,导向是专门来堵着自己的一般。

  “你就是楚阳?紫晶回春堂的主人?”当先那人双目阴沉,鹰钩鼻子,有些不屑的打量着楚阳,轻飘飘的问道。

  “各位萧家客人难道有什么见教?”楚阳背着楚乐儿,并没有放下她,嘴皮子一撇,同样轻飘飘的回敬。

  你对我无礼,我对你岂能恭敬?萧家?又如何!萧玉龙不就被本公子整残了?

  “萧玉龙······就是中了你的计策?不仅身遭惨死,还赔了你一大笔紫晶?”那鹰钩鼻子沉沉的问道。

  “那是执法者的判罚,跟我没关系。”楚阳一开口就推得干干净净。

  鹰钩鼻子冷哼一声,脸上罩上一层寒霜:“你以为······执法者为你撑腰,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楚阳冷笑道:“您说的不错,若是全天下执法者都为我撑腰,那我还真的无所畏惧!”

  鹰钩鼻子顿时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

  重重的一哼,道:“本座萧玉成!”

  楚阳有气无力地道:“久仰……”

  “萧玉龙,便是我的堂弟。”萧玉成鹰隼般的眼睛看着楚阳,沉沉说道:“他死的不仅不明不白,而且太冤······”

  楚阳叹了口气,道:“死人都这么说····`·”

  萧玉成嘿嘿冷笑,压低了声音:“楚大公子,你也很快就会这么说了。敢讹诈我萧家,胆子不小哇。”

  楚阳不耐烦的道:“你今日敢杀我么?”

  萧玉龙怒道:“难道我不敢?”

  楚阳叹了口气,背着楚乐儿走了过去,伸手一推,毫不客气的将萧玉成拨到一边,从他身边堂皇走过,口中骂骂咧咧的嘀咕道:“世上总有这么一群人,傻逼似的脑残;明明不敢非要说敢,只是在嘴上逞威风,这号人,老子可是见得多了……要杀就杀就是,废话个头啊!亏了本公子还以为来了一个有点骨头的,没有想到却是浪费了半天口水……”

  “刚才总执法在这里,没见这货这么牛逼啊;刚才沙心亮等执法者在这里,这家伙也没敢放屁呀……现在却堵住我了······真他娘会找人欺负!明日老子就抓个老鼠去骂他个天翻地覆······不就是欺软怕硬么,谁不会咋滴……”

  骂骂咧咧的背着楚乐儿一路走远。

  萧玉成被他气得一口气几乎喘不上来怒瞪如铃的双眼看着楚阳背着楚乐儿走远良久才呼哧呼哧的喘起气来。

  其他六人,也是一脸紫涨。

  “楚阳,等你落在我手里,我会让你为今天的话付出千万倍的代价!”萧玉成呼呼的喘着气:“你不要以为,巴结上了执法者就会高枕无忧了!”

  他以为楚阳没有修为,肯定听不到,但却没有想到这番话每一个字楚阳都是清清楚楚的听在了耳朵里面。

  前面,传来小萝莉一声清脆的笑:“楚阳哥哥,你这番话真流氓,不过我喜欢嘻嘻……”

  萧玉成的脸扭曲了……

  只听见楚阳隐约的说道:“乐儿,你要记住对于这种有心无胆的人,怎么骂都没事的……骂他亲娘都没事······”

  “嗯嗯······大哥好厉害,我记住了……那人被你骂了,一句也不敢吭,不过大哥还是最好不要骂他娘……那样不好······”

  “嗯,乐儿是好姑娘心软,我喜欢嘎嘎······嗯,以后我也不骂他娘……”

  “嗯,大哥真好,你骂他爹就好了…···”

  兄妹两人的声音远了。

  萧家七个人,愣愣的站立,人人一身杀气脸庞扭曲,七窍生烟……

  楚阳根本没打算好好说话,他很明白:既然萧家专门派了萧玉龙的堂兄来这里主持,那么,是一个什么意思就是可想而知用膝盖都能猜出来,既然无论如何都避免不了也化解不了我干嘛要忍气吞声?

  所以他趁着萧玉成在楚家大门口,又是寒潇然刚刚撑腰过,料定了萧玉成不敢下手,狠狠地骂了一顿……

  就算最终还是要打要杀,今日这一顿骂,本公子还是多赚了一个心情愉快…···小丫头身体很轻,但楚阎王没有用玄功修为,只是用肉体的力量背着走,到了后来也如同背着一座小山,等楚阳回到紫晶回春堂的时候,也已经有些两条腿抬不起来了。

  终于来到紫晶回春堂,却见黄霞柳公子正在暴跳如雷的抗拒喝药,见楚神医不在,黄公子终于开始搞幺蛾子,楚阳正在心气不顺,勃然大怒,一声大喝:“不喝就滚!你哪里来的这么多臭毛病!”

  黄公子如同听见九天雷震一般浑身一颤,脸色一白,乖乖的自己将药喝了下去。

  现在黄公子见到楚阳,就像是见到了恶魔的化身,说不出的恐然后苦着脸咧着嘴自觉地跑到门外墙角:斜着鼻子斜着嘴,嘴角微微张开…···只见一条晶亮的口水从嘴角顺流而下······滴滴答滴滴答……

  却是从嘴里面生理反应流出来的苦水。

  这种苦水,不管是吃了太酸的还是太苦的,都会导致流出来的,黄公子不能呕吐,但发现这样居然可以稍稍减轻一些心中的那种难受的感觉,所以每次喝药之后,都会靠在墙角,摆出这一副智障脑残加上傻逼的架势自己去流口水……

  黄公子喝药已经喝了三天了。

  这三天里,黄公子感觉自己已经过了三年。不,是三十年!

  每天六碗黄黄的药汤喝下去,黄霞柳感觉自己就饱了。没有喝饱,也被恶心饱了:跟大便似的……

  这还是人过的日子么?

  第四天,黄家的人就回来了。

  楚阳还是低估了黄家对于这一根独苗的看重。

  不仅带回来了楚阳所谓的‘第二疗程,所需要的全部‘药物,,而且,也带回来了极为详尽的资料。非但如此,黄家家主也亲自前来,而且是带着黄霞柳的母亲,还有黄家主的四个小妾······以及黄霞柳公子的两个老婆……

  而且还有大批的高手护卫!

  这等浩大阵容,让楚神医目瞪口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