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这下子真玩大了


  四个大字轰然罩下!

  剑灵暴喝一声,九劫剑在手,一招‘斩尽天下不收刀,猛然发出!

  嗤的一声,前面的‘停,字中间部位被轰出来一个大洞,剑灵操控着楚阳的身体便从这洞中一穿而出,急速飞行!

  但这一耽搁,背后的夜惘然已经追到了百丈之内。

  “上穷碧落下黄泉,你休想逃!”夜惘然又是一声大喝。

  前方,再次十一个大字罩下!

  剑灵再次突破,叫道:“夜惘然,你再不回去,你那边的夜家人就被杀光了!”

  夜惘然悲愤的大笑:“就算是被杀光了,你也休想活命!”

  剑灵无语的奔逃:这货疯了!

  两条人影,一前一后,在空中疾驰。

  可以看到的是,后面的夜惘然距离前面的黑衣人影越来越近!

  距离,在一点一点的被缩短!

  穷的身法,诡异的速度转这还是剑灵,若是换做任何一位圣级高手,都恐怕早已经被夜惘然擒获了。剑灵层出不向,无一都是妙绝人寰!

  但,与对方的差距实在是太大,无论如何,却也抛不开对方。

  夜惘然已经气疯了!

  自己竟然被人如此耍弄!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剑灵目标明确:拼命也要赶到萧家的大营里去······别处没有至尊高手,萧家的大营里,一定有!

  剑灵控制着楚阳的身体,在空中一晃,刷的一声出现了三道人影,向着三个方向飞奔。

  夜惘然断喝一声,连发三掌·三条黑影在瞬间就被击成了空间碎片;与剑灵的距离,也因此拉远了十丈。

  “停!”

  “停!”

  “停!”

  “停!”

  “停!”

  夜惘然一连五声断喝,空中灵气翻涌,风云动荡,连续的在剑灵身前出现了五座大山!

  剑灵无奈之下,催动神魂之力,发动九劫剑·硬冲过去。

  高空中·一片奇景。

  只见一座座云雾大山骤然出现,然后一道流光猛地冲进去,将云雾大山撞开一个大洞,急速的穿出去,后面,同样一道黑影闪电一般追过去,一前一后·就像是连在一起的两道黑线。

  两人经过之后,一座座云雾大山就在他们身后崩裂,发出晴天霹雳一样的响声,然后就是阴云密布……

  两人前方·一片晴空,白云飘飘·两人身后,电闪雷鸣。

  形成了奇特的景观。

  越来越近!

  只有八十丈了!

  只有七十丈了!

  只有五十丈了……

  蓦然,剑灵浑身一紧,听到背后夜惘然似乎在深深的一吸,刹那间,空气中竟然猛然间传出一种被吸干的感觉,似乎自己的身后,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

  剑灵厉吼一声,身子一阵摇摆,剑光猛然间绽放成一只展翅欲飞的孔雀·振翼飞起。

  与此同时,背后的夜惘然一拳击出!

  从他出拳的位置,一直延伸到剑灵前方三百丈,突然间就出现了一道漆黑的通道!宽度足足有十丈·高度足足有十丈!

  剑灵恰在此时剑光化作孔雀飞起,整个孔雀身子已经有绝大部分飞了出去·只差一点,就完全飞出了黑洞范围。

  但终于被波及!

  啪的一声,剑光组成的孔雀突然在空中凌乱,散乱。

  重新恢复成一个黑衣人影,往前飞奔。

  剑灵乃是操控着楚阳的身体,这一击,对于楚阳的身体来说,并没有什么大碍,但对于剑灵的神魂,却是一个重大冲击!

  楚阳甚至在撞击的那一刻,清晰地感受到了剑灵的虚弱。

  自从获得九劫剑,剑灵附体一来,楚阳还从未见到过剑灵会在战斗中被人打成如此虚弱!

  剑灵狂吼一声,突然急速的道:“现在距离萧家大营,还有一千七百丈!我现在采用秘法,燃烧神魂,在一瞬间赶到那里,甩脱他,然后我就必须要休息。你接掌身体,见机行事。”

  楚阳道:“好!我会拖住他的!”

  剑灵淡淡一笑,下一刻,他的身上突然冒出炽白的光芒,紧接着就突然加速,以超出刚才十倍以上的速度,刷的一声往前方飞去。

  夜惘然大吃一惊,在他眼中,前方的黑影突然加速,然后用一种自己望尘莫及的速度,眨眼间就消失在前方上空。

  “燃烧神魂?”夜惘然冷哼一声:“难道你以为你燃烧了神魂,就能跑得了?前方,可就是你们萧家的大营了。

  一不做二不休,杀气腾腾的追了上去。

  萧家大营之中,所有人都在目不转睛地看着远方高空中的奇景,已经有见多识广之士猜了出来:“这定然是两位盖世高手在空中搏斗!”

  话音未落,一个黑衣身影突然带着尖锐的破空声音,从高空之中落了下来,刚看到他的时候,还只是一个小小的黑点,但随即就变成了一个人落在了大营里。

  轰的一声,尘烟弥漫而起。

  “什么人?!”所有人齐声大喝,如临大敌。

  但这黑衣人已经急切地叫了起来:“都快快闪开,各自躲避!夜惘然杀过来了!”

  只是这一句话,萧家中人本能的以为:这人难道是自己人?

  随即,就意识到了这件事的严重:夜惘然杀过来了!?

  那可是至尊高手!如何抵挡?

  黑衣人已经一个闪身,进入了一片树丛,随即就消失不见。

  众人还要追问一句,却见高空之中一道人影急速的落下,带着一声狞笑:“萧家的大营?难道你以为你进了大营我就找不到你?”

  突然轰的一声,落在地上!

  强烈的震撼力量,让萧家大营所有帐篷,都在同一时间里离地飞起·飞到了半空之中。还有不少萧家的高手,也被在同一时间震飞起来,在空中变成了空中飞人。

  有十几人距离比较近,顿时身不由主的飞起,在空中哇哇的吐出鲜夜惘然一挥手,衣袖刷的一声在空中卷过,顿时尘烟消失得干干净净·眼睛如同鹰隼·缓缓看过面前所有人,喝道:“出来!”

  八个人排成一排,便如八尊铁塔,沉凝威武,大踏步走出来:“夜前辈。”

  夜惘然怒道:“刚才那装神弄鬼的是谁?给我滚出来!”

  八个人面面相觑,问道:“不知道夜前辈说的是哪一个?”

  夜惘然勃然大怒:“我怎么知道是哪一个?怎么?你们萧家敢做不敢认么?”

  八个人同时一头雾水,其中领头的一人也是圣级八品·平常心高气傲,如今被夜惘然如此训斥,面子上哪里过得去,冷笑道:“晚辈不明白前辈在说什么。”

  夜惘然嘿嘿一笑:“我会让你明白!”

  突然一仲手·隔着十几丈远,就将这人的脖子掐住·拎了过去,喝问道:“现在你明白了没有?”

  “三哥!”

  “三爷!”

  其他的几个人大吃一惊,同时焦急的冲了上去。

  那位‘三爷,却有些硬骨头,被夜惘然掐在手里,依然坚贞不屈,强行提气冷笑道:“怎么,夜前辈难道还敢杀人不成?这里可是东南!”

  这句话彻底的惹恼了夜惘然。

  夜惘然哈哈狂笑:“你们萧家将我引开,难道还能对我的人做了什么好事不成?你们敢杀人,难道我反而就不敢杀了?萧家三爷?嘿嘿嘿……”

  说着,脸上杀气越来越重·就要一把捏死!

  “夜惘然!住手!”随着一声断喝,一个长眉凤目面目威严的锦衣老者便如是从虚空之中突然出现一般,蓦然出现在夜惘然身前,淡淡道:“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夜家号称雷打不动的夜六爷,居然也是如此暴怒了起来?”

  言语之中·居然颇多揶揄之意。而且对夜惘然毫不避讳,并不畏惧!显然乃是与夜惘然同一时代的人物。

  “萧五,这一次的行动,原来是你在暗中主持!”夜惘然眼睛阴狠的看着面前的锦衣老者,缓缓道:“难怪萧家这一次行事,如此阴险毒辣!”

  萧五沉沉道:“你先将三儿放下再说话。究竟出了什么事?竟然让你如此震怒。

  夜惘然呵呵一笑,眼神凶猛的闪动,喝道:“不必多说什么,将刚才那个人交出来吧!”

  萧五一怔:“什么人?”

  夜惘然大怒:“你还给老子装糊涂!”面对同辈中人,夜惘然终于一把撕下了面具,咄咄逼人!

  萧五面罩严霜,回头问道:“刚才可是有什么人进来?在哪里?”

  夜惘然在一边,只是冷笑。看着萧五的神情,宛如看戏。

  一人道:“刚才是有一个黑衣人进来······”

  话还没说完,萧五已经断喝道:“在哪里?让他出来!”

  众人急忙寻找,但此刻那里寻找得到什么?找了一大圈,最后的禀报居然是查无此人。

  夜惘然已经气得浑身发抖了。

  萧五面对夜惘然,沉重的道:“夜兄,这是一个误会!”

  “误会!?”夜惘然气的笑了起来,手中那位‘萧三爷,在手中一晃一晃,厉声笑道:“到了现在这种地步,萧五,你跟我说,这是误会?”

  萧五踏前一步,眼神凝重:“的确是误会!你要相信我。”

  夜惘然悲愤长笑:“萧五,你趁我不在,对我家的人做了什么?这个,该不是误会吧?”

  萧五一怔:“夜兄,此话从何说起?我萧五怎么会是那种卑鄙小人?”

  夜惘然缓缓点头:“没做是吧?”

  萧五怒道:“当然没有!”

  夜惘然缓缓点头,一字字道:“那,你们跟我来。我夜惘然今日也不要这老脸了,来吧!萧五,萧至尊!”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