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风雨柔


  萧震顿时觉得不好,立即回身。

  但迎面一片黑呼呼的东西已经夹杂着锐利的风声,劈面而来,萧震手掌一挽,将那东西接在手里。他一眼就看出来,这是萧落雨的尸人已死,若是自己再将他尸身击碎,那可就是太过分。

  但夜惘然已经狂啸着,化身为一阵黑色的狂风,疯狂的进入了萧家人群,砰砰两声,两位萧家君级高手已经飞上半空,就在半空中四分五裂!

  萧震身子一旋,已经站在夜惘然对面,一拳冲了出去!

  这一拳,厚重如山岳!

  便如是苍天大地同时在这一刻凝固,四周空间,也在这一拳之中凝滞不动,空气不再流通!

  “夜惘然!你非要所有人都死绝么?”萧震大吼一声。

  夜惘然狂啸,尖锐的狂啸起来,突然间整个夜空天色大变!

  “平生莫见夜惘然,一见惘然魂魄残!”夜惘然长啸声中,风云色变,他铿锵的声音充满了杀机,带着无限的决绝与疯狂:“那就让他们一起死吧!”

  随着他的声音,整片大地突然开始塌陷,崩裂!一条条烟柱直挺挺地飞起百丈,直冲云霄,地面上,一条条裂缝狰狞的裂开。

  “竟然是夜家的天翻地覆!疯了!”萧震身形展动,喝道:“快退!”

  随即一声大喝:“夜惘然,接我一招山河聚!”

  他猛地往地上一踏,轰的一声·一股股劲气冲了出去·将已经龟裂而开的大地竟然在瞬间聚拢,聚集在他的脚下,整个人身体突然随着地面的凝聚而高了起来,两手一张,往中间合拢!

  呼的一声,空中同时出现了两个巨大的手掌,分左右·向着夜惘然狂拍而来!

  夜惘然疯狂笑声若夜枭:“桀桀桀·来得好!看我风云破!”

  两手一合,一分,一道漆黑色的劲气猛地甩出。

  两道劲气猛然碰撞在一起,两人中间的大地突然间裂开了一道宽有三四十丈、深不见底的无底深渊!

  “萧五!我夜惘然想杀人,你是挡不住的!”与此同时·夜惘然怪笑声中大鸟一般急速的飞出去,身子闪了几闪,已经接二连三的响起了萧家人的惨叫。

  萧震悲愤至极,喝道:“那咱们就比一比,谁杀得快!看我萧家人先死绝,还是夜家人先死绝!”

  身子便在这一刻化作了长虹·激射入萧家的残兵败将人群里,两手一分,大开杀戒!

  惨叫声此起彼伏!

  这片阴暗的黑松林,在这一刻,竟然成了两位至尊的杀伐场所!

  这种情景,或者无论是夜家,还是萧家·都是在此之前绝对料不到的!

  只不过两个呼吸,两人已经杀了不少人,此刻正在树林中来回穿梭,搜寻漏网之鱼。你杀我的,我救不了·我只有杀你的!

  两个人的修为旗鼓相当,彼此都有自知之明。

  眼看这些可怜的夜家高手与萧家高手就要死亡殆尽。

  蓦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住手!”

  这个声音很是清脆,甚至有些柔软,只听这声音,就已经感受到了几分温柔。

  却是一个女子的声音。

  这声音并不大。

  但无论是狂怒之中的夜惘然,还是暴怒之中的萧震,都是如同触电一般停下了身子。

  夜惘然的五根手指,已经拍在了一位萧家圣级的脑袋上,但还未来得及发力,这一声出来喝止之后,他竟然将即将涌出掌心的元气又收了回去,就这么停着不动。

  萧震的一只手,也已经抓住了夜无天,三根手指捏住了他咽喉,正要下杀手,听到了这声音,却突然就这么停住。

  空气之中,一片静寂。

  甚至,这充满了血色腥味的空气中,居然蓦然多出来了几分祥和与温柔。

  那轻柔的声音道:“你们两个人,都疯了?”

  夜惘然与萧震同时做出来一个动作:一个飞身到了空阔地带,恭恭敬敬的肃立,立即运功,将沾在自己身上的血肉与杀气戾气立即散去。

  然后两人才弯下腰,开口道:“是风尊者么?”

  一声低沉的叹气,在两人的面前,突然间出现了一位白衣胜雪,身材纤弱,绝色天香的女子。

  这个女子似乎只是有二十几岁,秀发如云,身材高挑,窈窕如柳,眉目如画。

  她只是往这里一站,这个战场就似乎突然间变了,变成了充满了温柔怜悯,似乎在这初秋时节,春风突然间降临了大地。

  从天到地,浩浩荡荡,全是令人心醉的温柔。

  她就这样静静的站在那里,但夜惘然与萧震却是大气也不敢喘一口。刚才还是两位直欲杀戮天下的盖世杀神,此刻却突然间变得比小绵羊还要听话。

  只听见幽幽一声叹气,那女子黛眉微蹙,低柔的道:“这是何苦来由?”

  两人低着头,一句话也不敢说了。

  甚至,在面对这白衣女子的时候,连精神探测,气机牵引,神魂弥漫也不敢了。

  “你们抬起头来。”白衣女子轻轻地说道。

  “是。”两人同时答应,依然是弓着身子,抬起了头这才发现,在那白衣女子身边,竟然还有另外的一个女子。同样的秀发如云,同样的国色天香,风华绝代。

  只是,这女子脸上带着几分稚气,眼眸中,却是一片冷静与沉静,隐隐然,还带有几分大权在握,睥睨苍生的味道。

  这另外的女子,却是一身黑衣。脸上神色,一片冰冷。

  就像是一块拒绝融化的冰·任何男人若想要靠上去·都只会被冻“难得你们还认得我,我是风雨柔。”白衣女子眼神如同点漆,静静地看着两人,她的声音依然温柔,低低细细。

  “风尊者威名冠绝天下,小的们焉敢不知。”夜惘然和萧震的脸上同时沁出了冷汗。

  “嗯······你们还愿意听我的话么?”风雨柔修长的眉毛微微的皱了一下,道:“我已经不在执法者了。”

  “风尊者的话·无论何时·我们都认认真真,贯彻到底!”两人齐声回答。

  “嗯,那,你们不要打了。”风雨柔轻声道:“死这么多人,挺难受……各自回家去吧。”她对萧震说道:“你回去告诉萧瑟一声。”

  萧震恭敬地道:“是。”

  风雨柔看向夜惘然·轻声道:“你告诉夜帝。”

  夜惘然低着头,恭恭敬敬:“是。”

  “嗯······还有件事情,要用一下你们两人的口往外传一传。”风雨柔揉了揉额头,竟然微微地笑了笑,将身边的黑衣女子拉过来,让她站在自己身边·轻声道:“这是我新收的弟子,姓乌,乌云的乌。”

  两人浑身一震,同时大声道:“恭喜风尊者,贺喜风尊者,终于有了理想的衣钵传人!可喜可贺!天下江湖若知此事,定当九重天同庆!”

  接着转向黑衣女子:“恭喜乌姑娘·贺喜乌姑娘;今日得遇名师,明朝威震天下领袖群伦,指日可待!”

  黑衣女子沉静的施了一礼,得体的道:“多谢二位恭贺。”

  就后退一步,站在风雨柔身后侧一步之处。

  风雨柔满意的笑了笑·静悄悄的道:“听说这边不太平,我特意过来看看·顺便,也看看东南的山水。

  他,本想也过来的,只不过在那边遇见了两个人,那两个人我不喜欢,所以就先走了一步。”

  她说到‘他,的时候,居然还像是未婚少女说到情郎一般,有些不自在,白玉般的脸上,也多少泛起了一些红晕。

  “原来月尊者也要来···…”萧震和夜惘然同时浑身一震,额头冒汗,浑身发软。

  心中早已经在开始感激漫天神佛。

  幸亏今日来的是妻子,不是丈夫。若是月聆雪到来,见到两人残杀无辜…···估计自己两人这一辈子也就真的走到头了······醉月聆雪弱,依风听雨柔。

  这充满了诗情画意的两句诗,谁曾想到乃是代表了两个多么可怕的人物!

  “倩倩资质不错,我们两人都很喜欢。”风雨柔说到新收的弟子,一脸欢喜,道:“所以,聆雪也不再收弟子,也就是说,倩倩乃是我们两个共同的衣钵传人。”

  夜惘然与萧震浑身一震,忘形的抬起头来,张口结舌!

  再看着这黑衣少女的目光,居然已经有些高山仰止!竟然隐隐已经有些敬畏!

  这个少女是什么来路?竟然被月聆雪和风雨柔同时收做弟子!

  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你们两个回去的时候,告诉你们两家大人,以后行走江湖,若是遇到我徒弟,须得照顾一二。若是有人不开眼被我徒弟杀了,那么我们会很生气。”风雨柔认真的道。

  别人被他徒弟杀了,她居然会很生气!这是啥说法?

  但夜惘然与萧震却是觉得理所当然,点头如啄米:“是,是!”

  “顺便告诉你们家族一些好色之徒,不要动我徒弟的歪脑筋。我的弟子长得太漂亮,我很担心。”风雨柔有些忧虑的道:“哪一个家族出现这么一个,就准备让萧瑟或者夜帝来谢罪好了。或者,我们俩一起上门问候问候贵家族。”

  两人浑身冷汗突突的冒了出来。

  这事儿可是第一要紧的事情!现在两人已经在这里呆不住了。

  这事情可真是不得不防啊!

  哪个家族没有一个半个的好色之徒啊······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