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傲世腾,掠长空;九万载,始化龙!


  龙鳞咋现!

  傲邪云浑身肌肉鼓凸,从他的脚踝部位,先出现了密密麻麻的龙鳞,然后顺着两条腿往上蔓延,速度极快,不多时,已经到了胸口。

  还在继续往上攀延。

  脖子,脸上······头上,慢慢的,浑身已经是金光灿灿!

  额头部位,两个凸起正在慢慢的高出来,就像两个龙角,正在破皮而出!

  傲邪云憋足了一口气,纵声长啸,吐气开声,悠悠不绝。

  便在这时,他猛地一瞪眼,喝道:“就是现在!”

  锵的一声响,已经是七品剑帝的顾独行黑龙剑夭矫而出,剑光一闪,就到了傲邪云的胸口。

  傲邪云胸口上,一片龙鳞就在这一刻突然消失,露出心口!

  顾独行毫不迟疑,剑光一闪,就刺进了他的胸口,一旋!闪电般收剑,退后。

  傲邪云仰天狂叫一声,心口喷出一道血柱,正好落进了密地那巨龙雕像的大口之中。

  下一刻,这足足有十几人高的巨龙雕像突然间浑身冒出来炽热的红光,将整个密地照耀得成了一片通红的颜色!

  “傲世腾,掠长空;九万载,始化龙!”

  一阵呢喃一般的吟唱响起,密地紧密不透风的山壁上,慢慢的往两边分开。

  露出来一个圆圆的洞口。红光照耀着,深幽幽的见不到底。

  顾独行身子前掠,大喝道:“进去!”

  一把抱住傲邪云的腰,闪电一般的冲进了洞口!

  莫天机紧随在后,谢丹琼随即进入,纪墨与谢丹琼几乎是同时进入,罗克敌落在最后进入,但这时刻,洞口已经开始封闭。

  罗二少嗷呜一声,身子都进去了却被夹住了半边屁股!

  “我勒个草!”罗克敌欲哭无泪的一挣,狠狠地将自己的屁股蛋子撕下来了一块肉,才摆脱了。只疼的呲牙咧嘴,却是半点也不敢放松速度。

  屁股后面鲜血一路淋漓,罗二少如飞而奔。

  “本少爷太悲催了······人家形容巧合才是关门挤住鸟,本公子却是真真正正的挤住了屁股····…”罗二少皱着脸,快要哭了出来:“这形象……妈的就像是犯了痔疮还在逃命,偏偏今天为了表现风度吸引姑娘眼球还是穿的白衣服……我的伟光正的形象,全毁了······”

  山壁已经封闭,洞口里面变成了一片片乳白色的氤氲光芒。

  六个人全速飞奔,一路走,身后的通道一路封闭了过来轰隆隆的响声不绝于耳当真是半点也不敢停留。尤其是落在最后的罗二少,感觉自己的屁股随时都会被再次夹住,一路上连回头也不敢。

  一直奔出来不知道多远,地势开始一路往下,也不知道多深足足半个时辰之后,才到了一个比较宽阔的地方,后面的通道封闭也不再继续,众人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看现在这样子,应该是被封在了一个满是密封深入地底的山腹里面。

  罗克敌刷的一声止住脚步,丝丝的吸着冷气现在才有时间处理一下屁股上的伤口。

  纪墨听见滴滴答答,回头一看,不由怪叫一声:“我靠!罗姑娘,你……你那个来了?肿么木有防护准备?”

  现在如此紧张的气氛里,纪墨这句话一出来,众人随着回头一看,也顿时全部笑喷。连冷面的顾独行也露出一丝笑意。

  有纪墨这个家伙跟着实在是随时随地都少不了笑料。

  罗克敌一边扭曲着脸,一边狠狠道:“滚!”

  反正这里也没有女人,罗二少直接就是三下五除二,脱得精光,自己弄实在不方便,就撅起屁股对纪墨道:“来,给我屁股上上药。”

  纪墨干呕一声,捂着鼻子过去,拿出金疮药:“你***可别这时候放屁……我可凑上来了……”

  顿时笑声大作。

  罗克敌疼的头上冒汗,也忍不住笑得浑身抽搐。

  众人转头看去,只见这个洞窟约有数十丈方圆,四周石壁都是光滑滑的,恐怕就算是壁虎在这上面也停不住。

  在正对面的方向,有三天通道,依然是黑黝黝的。

  众人都愣了:怎么竟然会有三条通道?

  纷纷看向傲邪云,傲邪云也是茫然不知所以,摊摊手,耸耸肩,表示莫宰羊。

  便在此刻,整个大地似乎突然震颤了起来,一阵嗡嗡的声音从底下传出来,似乎下面有亿万人在极为遥远的地方,做着祷告一般。

  声音越来越近,逐渐的排山倒海一般到来。

  “九劫成,苍天红;飞龙腾,霸长空!”

  还是一个呢喃的声音,在不知疲倦的反复说着这句话,反复地地下一阵颤动,慢慢的龟裂,一个龙头雕像,慢慢的从地底升起,龙嘴大张。

  然后,静寂下来,矗立在傲邪云身前。

  “又来?”傲邪云眨眨眼:“我有多少血可以放出去······”

  莫天机道:“也没法了·……今天看来就只有放你的血了。”

  纪墨一边给罗克敌屁股上药,一边道:“可惜罗姑娘的血不能用,否则的话,你该省下多少……看这一路淅淅沥沥的,量真大。”

  罗克敌撅着屁股,不断咒骂。

  傲邪云怒道:“能用那也是屁股的血,能一样么?太脏了!”

  众人大笑,罗克敌终于呲牙咧嘴的站起身来,大怒道:“你们都欺负我!我都受伤了也没人安慰……”

  纪墨顺手在罗克敌刚包扎好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罗克敌痛叫着跳起来的同时,纪墨已经开口:“其实你该庆幸你是个男的,要是你是女的,天天跟咱们这些人在一起,你丫早怀孕了······”

  “滚!”众人一起张口怒吼,莫天机也不例外。

  傲邪云一边笑,一边又鼓起了体内的修为血脉,顾独行又是一剑毫不留情出去;一道血箭,再次冲进龙口。

  中间和左边的洞口亮了一下就缓缓封闭,只留下右面的一道。

  “这就是血脉的力量么?”莫天机沉思着。

  只见人影一闪,罗克敌已经冲在了最前面,嗖的一声就钻了进去。

  “这次我要在前面!”

  罗二少兴高采烈的道:“看谁被夹屁股!”

  转头一看,只见另外五个人,都微笑着慢慢的走进来,纪墨鄙夷的道:“傻逼这个洞口是不封闭的。”

  罗克敌瞠目结舌,顿足捶胸。

  这一次相对的比较稳定;六人鱼贯的走了进去。

  莫天机道:“独行,你别扶着傲邪云,让他自己在前面走进去,我们跟在他后面就可以。”

  顾独行答应了一声。

  傲邪云失血过多,已经有些迷糊不过在喝了几口水之后精神也振奋了起来。

  “邪云,你不要盖住你的胸口的伤口,敞开他,让你的★★味散发出去。”莫天机沉稳的吩咐。

  “好。”傲邪云并没有说别的,敞着伤口就往里面走去。

  “罗克敌!你还是走在最后。”莫天机再次发令。

  他之前从来没有来过这种地方但却凭着自己的直觉,和‘血脉,这两个字,想到了很多。

  罗克敌迷惘的走回来,道:“为什么?”

  谢丹琼瞪了他一眼,低声道:“这里全凭着血脉之力催动,你身上受了伤你若是走在前面,你的★★味就会掩盖傲邪云的血脉味道!笨,连这点你都想不到?”

  罗克敌大吃一惊:“对不起,我没想到。”

  “我这也是揣测,不一定是准的。”莫天机道:“但以后,遇到这种复杂诡异的事情,一定要听指挥!否则…···走错一步兄弟们一起完蛋!”

  莫天机有些警告的看了看其他几个人。

  兄弟几人纷纷点头。

  他这是借助这件事情,给几个兄弟再一次的加强心理暗示;进一步的确保安全。因为,莫天机知道;上三天,有太多诡异的地方和强大的敌人,在中三天不做好万全的准备,将来有一天冲上去恐怕只能是送死而已。

  而傲邪云这一次开启龙族宝藏,更让莫天机确定了:自己和几个兄弟们,一定一定可以冲上上三天的!

  血脉复苏,都不是没有理由的。

  既然有,那就有大用!而且,那呢喃的声音,也准确的说出了:九万载,始化龙。尤其是其中的九万载这三个字,让莫天机感觉到,有些‘注定,一般的味道。

  莫天机对于‘注定,这两个字,心中感觉到有种的不舒服,似乎一切都不在自己的掌控中一般。不由心中想道:若是楚阳现在在这里,他会怎么做?他会怎么想?

  众人鱼贯而入,走出数百丈,莫天机也终于放下心来。

  他一边走,一边不着痕迹的在沿途的石壁上,抹下一种特殊的香味的香料。虽然明知道这种九万年才出现的血脉复苏不至于有风险,但莫天机还是本能的就开始未雨绸缪。

  前面越走越是宽阔,乳白色的雾气,也是越来越浓稠。在这种乳白色的灵气中呼吸,让然感觉到浑身上下,都是舒爽之极,似乎每一次呼吸,体内的修为都在进步……

  前面有一个弯道,隐隐透出红色的光芒。

  众人加快脚步,走了过去。在拐过弯道的那一刹那,六兄弟都是禁不住目瞪口呆!

  只见就在自己等人眼前,竟然是一大片乳白色的空间,足足有数百丈方圆!在这地下,有这么一大块空间,简直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在这空间中央,有一条通体黄金颜色的巨龙,沉默的趴伏在这里。一双眼睛,发出血红色的光芒,正向众人看来!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