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有兄弟,才幸福!


  这条巨龙足有十来丈长,周身线条柔和,却自然而然的带着一股雍容华贵威武霸气。

  众人一看到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一阵的心灵震撼。几乎连呼吸也不敢呼吸!那是一种天然的龙威!

  众人沉默了一会,才发现,这条龙一动不动,眼中虽然有神光四射,但,却绝对不是个活物。

  四周,有几个古色古香的架子,上面笼罩着一层白雾。擦拭之后才发现,这几个架子,竟然是紫晶所制!

  上面,有着一本一本的兽皮秘籍,有刀剑拳脚······基本是你只要能够想到的兵器,这里全部都有!

  然后就是单独的一个架子,上面有一本紫晶的大书,一颗精光闪耀的珠子。在这片乳白色的灵气之中,这颗珠子就像星辰一般,九万年来,依然不改其色。

  《神龙秘典》!

  非龙族血脉,不可修习!

  在紫晶架子上,刻着这么一行字。

  正对面的石壁上,刻着几行大字。

  “神龙一族,源自苍穹东方,其时久远,不可考证也。今,九重天崩碎,以龙祖之力,创下此地!后世子孙,莫等闲。存苍穹源力于此,龙珠一枚。苍穹神精九块,秘典无数。神功不成,莫离此地。”

  “传承血脉子孙需谨记,若有朝一日能遨游苍穹,可去东方一游,完我龙族数十万年之憾。”

  很简单,也很明白的几句话,半文半白,也显示出这位留字的神龙大人文化水平,恐怕也就仅限于只是过得去。

  傲邪云只觉得心神动摇,忍不住往前走去,就想将那部《神龙秘典》拿在手里。

  在他的手掌刚刚接触到神龙秘典的时候,突然间旁边的那颗珠子光华大放,然后便冉冉的飞了起来·腾起在半空。

  随即就绕着傲邪云飞了一圈,似乎在确认着什么,终于化为一道流光,钻进了傲邪云正在流血的胸口伤口之中,消失不见。

  傲邪云只觉得头脑之中陡然间一阵眩晕,迷迷糊糊中,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似乎接触到了什么,但一切却是虚无飘渺的不可捉摸。

  良久之后,才清醒过来,只见五位兄弟都在身前,关切的看着自己。

  傲邪云心中一暖:“我没事儿,这是一颗龙珠。与我的血脉融合了。”

  “原来如此。”莫天机放心的一笑:“邪云·那可真是要恭喜你了!看来·你是真的要化身为龙了······”

  傲邪云笑着点头。

  纪墨突然插口,忧心忡忡的道:“那怎么办?我说老傲,傲邪云,你要是真的化身为龙,这个·身体当然要变大,相对应的,那啥,也要变大……还真没人受得了你……这九重天,到哪里给你找一头雌龙去?”

  一听这话,众人刹那间同时石化当场!哭笑不得。

  当真不明白这货的脑袋咋长的·他每次看待问题,总是能够想到令人啼笑皆非的这一面。

  傲邪云扭曲着脸道:“这个就不劳你操心了!”突然大怒道:“纪墨,你管的事情也忒多了些吧!”

  莫天机恨铁不成钢又无奈的看着纪墨:“你这个笨蛋,他只是有龙族血脉,又不是直接就是一条龙……平常还是这个样子,怎么会不行?”

  纪墨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道:“我只是看到了这头龙,有些感慨。按照这个比例,傲邪云要是真的那啥了之后,那啥就最少得有这么粗……”

  说着,仲出手来比划了一下·圈出一个人小腿粗的那么一个空间。

  随即就摇了摇头,道:“不对·最少也得像罗克敌的脑袋那么粗……”

  “我★★大爷的!”罗克敌顿时大怒的扑了上来,两人顿时扭打成一团。

  其他人都无奈的看着这俩活宝,实在是不知道说啥才好。

  “回去之后,老子就将你以前的风流韵事,都告诉傲波!”罗克敌气呼呼的黑着脸:“纪墨,你给我等着的。”

  “大爷······您是我亲大爷……”纪墨惨叫起来,赶着上去赔不是,哭丧着脸:“您看我这小胳膊细腿的,那大姐一巴掌就能把我抡飞……我已经水深火热了,您就别再落井下石了······”

  说这居然猥琐的笑了笑:“不过幸亏我有先见之明,找老大拿了药,现在也很威猛哈哈哈哈……”

  众人摇头叹息,对这位活宝毫无办法····`·莫天机刚才听到纪墨说这头巨龙,就留了心,走了上去查看,傲邪云也凑了过去,虽然纪墨说的根本就是无稽之谈,但傲邪云还是偷偷的向着巨龙胯下瞄了一眼,然后猛地张大了嘴,低下头看看自己裤裆,连连摇头。

  莫天机隐秘的抽了抽嘴角,低声道:“自惭形秽了?”

  傲邪云满脸通红,怒道:“天机你也跟着起哄······我真是···…我真是……”

  这段时间里,几兄弟天天在一起,说起话来已经是百无禁忌。

  傲邪云苦笑一声,转变话题:“传说中,这里应该还有一位九劫剑主的藏宝。怎么却没有见?”

  莫天机摇摇头:“这应该是谣传。这地方存在于天地毁灭的时候,那时候,连第一位九劫剑主都还没有出现,这里如何还会有九劫剑主的藏宝?”

  傲邪云哈哈一笑:“是我有些贪婪了。”

  莫天机也是哈哈一笑,凑近了这头巨龙,伸出手指,敲了敲龙身,道:“这东西,不像是一头真龙,不过这材质,也真是奇怪,竟然似乎有些温暖……”

  两人绕着这头龙转悠,终于在另一边发现了字迹:“苍穹源力,天地本源。先服神精,再收源力。神功不成,莫离此地!”

  两人倒抽了一口气,这头庞大的巨龙,居然乃是一整块苍穹源力!而且,看这话中的意思,不吸收完毕,还不能出去!

  这得吸收到什么时候?就算六个人一起拼命·恐怕也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吸收了的,最少······一年的时间都不一定,若是慢了,十年八年,也是他。

  在这行字下面,整整齐齐的九块星辰一般闪亮的东西,就在下方排列着。莫天机伸手拿起来一块·却觉得触手温暖绵软,同时就觉得肚子里冒出来一股渴望,非常迫切的要将这东西吃下去一般······还没有来得及抗拒,这块东西已经飞进了莫天机的口中,入口即化,化为一道暖流·进入他的经脉。

  与此同时·其他的八块苍穹神精,有五块也都从龙身上飞起,分别进入了傲邪云、顾独行、谢丹琼、纪墨、罗克敌的口中!

  随即,整个空间的乳白色的白雾就突然浓郁了起来,只见从龙口中慢慢的喷出来乳白色的灵气·充斥了整个空间。

  “原来这精纯的天地灵气,都是这条龙,不,这块苍穹源力发出来的……只要这些苍穹神精一从这里取出来,源力就会加速挥发····…好精巧的设计!”莫天机惊叹一声。

  顾独行上前,有些深沉的说道:“这可是难得的宝物·也是罕世难逢的福缘······只可惜,老大和无伤不通他们都不在这里,否则,兄弟九人一起吸收,一起练功,该有多好。”

  提起楚阳,众人都无言的沉默了下来。

  心情顿时都是变的很沉重;到现在·一直没有楚阳的半点消息···…

  良久,莫天机深吸了一口气,道:“大家不要担心了,现在想什么都没用。眼下只有先做好自己的事!楚阳若是没有死,他一定会与我们会和的!”

  一直嬉笑的纪墨·此刻却沉默着,突兀的问了一句:“可是那时候的天兵阁·还是天兵阁吗?”

  这句话出来,气氛顿时沉重下来。

  莫天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庄重的举起手:“我发誓,那时候的天兵阁,还是天兵阁!”

  他有些苦笑的放下手,淡淡道:“我知道你一直有这份担心,可是……我曾经答应过楚阳,我要陪他,琼霄舞风云,傲世九重天!一起潇洒人间世,一起骄傲一起狂!”

  他沉重的道:“现在楚阳不在,可是我们还在!天兵阁还在!所以我替他尽一份力。若楚阳还活着,终有一日,我们会并肩站到九重天阙!若是楚阳死了,那么,天兵阁会立即解散。”

  “不要以为我这段时间是在驾驭你们,事实上,我无能为力。这个世上除了楚阳,已经没有任何人能够驾驭你们了。”

  纪墨神色缓和下来,揉了揉鼻子,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对不起。”

  莫天机拍拍他的肩膀,理解的笑道:“我能明白你,你看重兄弟,乃是好事。

  怎会怪你?”

  他淡淡的道:“以前,我只想一个人潇洒自在,掌控天下于手掌之间,挥手风云动,才是我平生之志。但现在想来,那样虽风光,却寂寞。”

  “直到我遇到了你们,我才明白。”

  莫天机温暖的笑了笑,眼中发出真挚的光彩,缓缓道:“有兄弟,才幸福!”

  “有兄弟,才幸福!”其他五人默默地念着这一句话,眼中都发出了光。

  不一起经历事情,不一起经历生死,不一起甘苦,一起患难,一起打拼,永远都不会明白,这六个字之中,蕴含着什么样的感情!和感悟!

  因为有兄弟,这颗心不再孤独不再飘零。不会永远用不信任的眼光去看人,不会觉得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心中自有安乐。

  因为我知道,纵然举世与我为敌,我不寂寞!

  莫天机沉默了许久,才道:“等我们吸收了这些出去,这天地之间,想必能够奈何我们的也不多了……有一件事,可以告诉你们了。”

  顾独行皱皱眉,问道:“什么事?”

  莫天机声音凝重的道:“在此的全是自家兄弟,万万不要走漏了风声。”

  五人面面相觑,不知道他要说什么,但却一起点头。

  莫天机眼中发出精光,一字字的道:“我之所以坚定的认为,楚阳并没有死;乃是因为······楚阳很有可能,就是这一次应劫而出的……九、劫、剑、主!”

  <本章多加四百字。很多人不喜欢我阐述兄弟,只好在额外赠送的字数里多写一点。

  而,莫天机这一次的感悟,或者说也正是我这几天的感悟吧。

  我并不孤独,因为我有你们!

  我也绝不是孤军奋战,因为我有你们陪着我。

  这天,大家给了我太多的温暖和感动!

  正如莫天机所言:有兄弟,才幸福!

  所以我才会在章节末尾写一些自己的事情,包括丑事事喜事……。因为,我希望与你们分享我所有的,喜怒哀乐。

  我希望你们因我而笑;哪怕是我的事。能换取你的笑容,我就很高兴。因为我终究带给你,一点欢乐。

  很多人不喜欢我写那个,但我忍不住,呵呵······我曾说过,你看我一本书,包括我章节后面的废话你都看完之后,我会让你觉得,我就在你面前,是真实的。

  我在乎你们!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