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无耻淫贼!


  楚阳这分明就是在警告自己:摆平这件事!否则……你们夜家就等着风月二位尊者来找你们的麻烦吧!

  夜弑风顿时心中如同吃了屎一般难受!

  想到这里,心里不住口的骂夜空和夜云:你说你们抓住楚阳杀了也就得了,怎地却还打伤了乌仙子?

  打伤了乌仙子倒也罢了,怎么还给楚阳留下了把柄?这些可倒好,被这小子揪住了小辫子了……

  再说······若是被风月尊者知道,这事情可怎么得了?这俩人真是死有余辜啊!

  一念到此,夜弑风心中旖念全无!

  急忙正气凛然的道:“愿赌服输!这一点事先说的明白!谁若是无理取闹,便是跟我夜弑风过不去!跟我夜弑风过不去,就是跟我夜家过不去!”

  夜弑风的突然改★★度,让众人都是纳闷不已。

  兰唱歌愕然道:“夜兄,你这是……”心中不解到了极点:擦你大爷的夜弑风,刚才不是你给我传音,然后我才出头的么?

  分明是你要收拾这小子,我帮你的忙而已。怎么现在突然间你却又改变了主意?居然变得一身正气起来了?

  这咋回事?

  夜弑风威严地看着他,淡淡道:“兰兄,难道你不想给我这个面子?”

  兰唱歌怒道:“什么?刚才分明是…···”

  夜弑风不等他说完,截口打断了他,道:“不错,刚才分明是楚兄赢了!既然赢了,我们就要愿赌服输!人无信不立,兰兄,你想赖账不成?”

  兰唱歌一口气憋在了胸口:“什么叫做我想赖账,分明····.”

  “不错,你既然不想赖账,那就干脆一些!愿赌服输!”夜弑风再次打断了他:“兰家家大业大的也不是输不起吧?”

  兰唱歌几乎憋出来内伤,几乎要吐血的看着夜弑风,一时间居然悲愤至极。突然间心中想到:难道是夜弑风故意陷害于我,以此来交好楚阳?这样一来,通过楚阳告诉乌仙子,然后再通过乌仙子告诉风月至尊?

  让风月至尊对我们兰家产生敌意?

  嗯,这句话甚有道理。要知道夜家与我兰家现在在这里的图谋是一样的……夜弑风耍这样的手段,还真是大有可能。

  不得不说,兰唱歌不愧是兰家年轻一辈的杰出人物,思路就是敏捷,刹那间的思想就转到了这里。想的无比的周到。

  想到这里,兰唱歌压下火气微笑道:“不错不错愿赌服输,本公子才不会像是某人一样,分明要想结交朋友,却非得踩着老朋友的肩膀那么样的上去,呵呵······跟这样的人结交无论任何人,都得小心一些才是。”

  夜弑风一听这句话,顿时就知道他误会了。

  但夜弑风此刻那里还想得到这一方面?转头向楚阳笑道:“楚兄,可以收取赌注了。呵呵······还请楚兄,在见到乌仙子的时候,为在下……美言几句;如何?”

  楚阳含蓄的一笑:“那是自然。”

  兰唱歌在一边说道:“楚兄如今第一次参赌就获得胜利,在下再加三百块紫晶,为楚兄庆贺!呵呵,还希望楚兄在乌仙子面前,也为在下美言几句。”

  这句话一出来,夜弑风和楚阳都有些愕然。

  夜弑风说的‘美言几句,,乃是让楚阳不要多说话;但兰唱歌说的美言几句……却又是美言什么?

  楚阳呵呵一笑,老实敦厚的说道:“恩呢,我一定尽心尽力……美言几句。”

  两人齐声道谢!

  夜弑风还是不放心,凑上来说道:“楚兄,若是肯······呵呵待到楚兄出来,在下还有厚报!”

  楚阳郑重的道:“夜兄请放心!你我肝胆相照,乃是好朋友!应该知道我楚阳的为人,我从来不会在外人面前乱说什么,只会赞美。”

  夜弑风心中翻江倒海的咒骂:我去你大爷的肝胆相照······嘴上却是感激的道:“是的,是的,楚兄的人品,我是信得过的。”

  楚阳颔首微笑。

  旁边,夜弑雨眼中光芒闪了一闪;一侧,微笑着的叶梦色的眼中目光闪了闪。人群最外围,诸葛文的目光也是深思的闪了闪。

  这时,赌注已经准备妥当,紫莹莹灿烂烂的好大一堆紫晶!

  “貌似不好携带……”夜弑风殷勤道:“楚兄,要不我令人为你收起来,等会为你送过去如何?”

  楚阳淡淡笑道:“不必,我有办法。”走到紫晶堆旁边,一挥手,堆积如山的紫晶就顿时消失了!

  储物设备!

  天星木!

  众位公子每一个都是识货的人,见到这一幕,顿时都是倒抽了一口冷气,一双双眼睛顿时探照灯一般的亮了起来。

  这货手上居然有这等好东西!

  顿时有几个人心中就打起来小九九,这…···可是好东西啊。

  楚阳微笑着,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现,却是在不动声色之间将众人的反应都收进了自己眼中。

  好东西……自然是好东西。不过,好东西······嘿嘿嘿啊啊。

  楚阳打了个招呼,两袖紫晶风,施施然就进入了甲秀楼。

  只留下众位公子羡慕嫉妒恨的看着他消失在楼门口,面面相觑。

  良久才转回头,夜弑风跟兰唱歌的眼睛对在了一起。

  “哼!”兰唱歌脖子一扭。

  “嘿。”夜弑风嘿了一声。

  便在这时,就听见甲秀楼里面沉默了一会之后,传出来说话的声音:“楚神医如此年轻,有劳了。”

  “那里,乌仙子才真是年轻漂亮,在下一见到,顿时就神魂颠倒;得知仙子有恙,在下真是茶饭不思了。”

  众位公子听得一起咬牙,齐声低低怒骂:“无耻之徒!你茶饭不思也没见你瘦多少!”

  里面的声音继续传出来。

  “楚神医有心了,倩倩愧不敢当。”

  “哪里哪里,姑娘天仙一般的人儿,完全当得起。姑娘是不知道·我对姑娘您,可是倾慕已久,只是自惭形秽,哎,如今能为姑娘看病,真是三生有幸!”

  众位公子只觉得一口气冲上来,又是同时一声骂:“这淫贼!”

  里面的声音:“姑娘受了伤·不知道伤在哪里?”楚阳关切道。

  “这个······楚神医,这个,呵呵……看不出来么?我乃是伤在了……背上······”乌倩倩有些窘困的声音。

  “背上?待本神医看看。”楚阳有些急切的声音。

  “这个,不妥吧?”乌倩倩羞涩的声音。

  “姑娘这是哪里的话,医者父母心!”楚阳正气凛然的声音……

  无耻啊!无耻啊!无耻啊!

  楼下诸位公子一个个跺脚怒骂,两眼通红。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将这无耻之徒乱刀分尸!

  这混蛋·分明是想占乌仙子的便宜啊。亏他居然还说的这么正气凛然!我真是想要呸他一脸狗屎……乌仙子,您可要千万把持住,不要被这小子占了便宜去了啊……

  众位公子心中祈祷着。

  “这不妥吧,楚神医,还是把把脉·开几服药就好了。”乌倩倩的声音在婉拒。众公子松了一口气。

  “姑娘这是哪里的话!”只听楚阳怫然不悦,道:“这内伤外伤,各有其奥妙-,岂能是把脉能把出来的?”

  这小子竟然一口咬定要看!众位公子哥儿咬碎了牙齿,这混账!乌仙子乃是何等圣洁的人儿,难道要脱了衣服让你这无耻混账看脊梁不成?

  “可是······倩倩伤的地方·很是有些★★······”乌倩倩的声音在迟疑,楼下众人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仙子不必担心,就将我当做那种白发白须的老医师,不就行了?这可是耽误不得啊。”楚阳恳切的劝着。下面众人一起跺脚大骂:白发白须的老头儿?操你大爷!你分明就是个小年轻!

  色狼!恶棍!淫贼!流氓!无耻之极!龌龊至极啊!

  “嗯,也好······只不过`·····在这里不方便。”乌倩倩迟疑着。

  “那,咱们可以去姑娘的卧室,姑娘脱了衣服·在下好好的为姑娘诊治……”楚阳正气凛然的声音道:“请姑娘放心,除了伤口,别处我哪里都不看!我楚阳以人格担保!”

  听到这里,楼下众位公子已经如同天雷轰顶了。

  人,无耻到这地步·还真是少见……

  你***都无耻成这样儿了,还有个屁的人格?居然还以人格来担保?

  “那······”乌倩倩迟疑着;众公子一起对苍天祈祷:莫要答应莫要答应莫要答应……

  “那就麻烦楚神医了····…”乌倩倩略带些娇羞的声音·将众位公子心头的希望迎头浇了一盆冰凉的冷水!

  兰唱歌忍不住大叫起来:“乌仙子!您…···你你你······”

  另外一个公子哥儿更是伤心欲绝,引吭大叫:“乌仙子啊···…不能啊……这小子不安好心啊。

  您要看清楚他的狼子野心啊啊啊。”

  声音居然似乎要哭了。

  只听楚阳内疚的声音道:“想不到楚某救人无数,今日居然在这里受到这么多质疑,姑娘若不放心,在下告退就是。”

  乌倩倩的声音道:“看病而已,神医不必放在心上。请跟我来。”

  楚阳踌躇的声音:“这……这不好吧?”

  楚阳的声音里,带着无穷无尽的假惺惺的意味。听到这句话,楼下的众位公子一个个眼中喷火,恨不得立即冲上去就将这混蛋砸成稀烂!

  得了便宜卖乖,这是纯粹的典型啊。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