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芳心碎!


  只听乌倩倩说道:“先生刚才也说过,医者父母心,怎地此刻却又推脱了起来?”

  只听见楚阳那混蛋用一种心中无限情愿爽得要命却又期期艾艾的声音,勉为其难一般的说道:“罢了,既然姑娘都如此说了,那我再推脱,就太说不过去了,仙子请,请★★★……呃,我的意思是说,咱们去看看仙子的伤口。”

  随即,就听见桌椅声音,两人应该是都站了起来。

  “先生这边请。”乌倩倩的声音。

  “嘿嘿啊······姑娘先请·……”楚阳的声音已经透着无比的淫贱的期待了。

  随即,里面就没有了声音。

  显然,那两人去看伤去了。

  楼下也陷入了一片寂静!众人如同一群被天雷劈傻了的鸭子,呆呆怔怔。

  死活都没有想到,乌仙子最终还是邀请楚阳进入了她的香闺。

  “禽兽啊!”半晌之后,楼下传来了一阵愤怒的、悲愤的、心碎的怒吼:“楚阳!你真是个禽兽啊!……”

  大家那里有一个是傻子?

  根本没有任何不解。

  乌仙子为何就当着这么大庭广众的面,做出来如此的事情?难道她丝毫不顾自己的女儿清誉?清白名声?

  非也!

  乌仙子或者并不是很在乎,但却绝不是这么轻贱自己的人!

  如今做出来这种事,只能表明一件事:她对自己等人这段时间来的纠缠,已经烦了!而楚阳的出现,却提供了一个极佳的挡箭牌!

  进入香闺之后,会不会真的脱了衣服治伤?

  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不可能!

  但…···只要想起今天这件事,自己等人就再也没有勇气在乌倩倩面前出现:人家都不惜自毁名节也要摆脱你们的纠缠······可见这份厌恶已经到了什么地步!

  何必再去纠缠?

  实在是把人家姑娘逼急了啊······正因为是聪明人,所以大家都想得很透彻。这一刻,众人心中涌起的,都是对乌倩倩的理解;但同时升起来的,还有对楚阳这个当了挡箭牌的家伙的愤恨……还有些同情。

  不知道这家伙在进入乌仙子香闺之后·发现自己只是一个挡箭牌……想必心中的感觉很奇怪吧?

  禽兽!活该你受到这种待遇。

  众人一边意淫着楚阳即将在乌仙子那里受到的出乎他意料的待遇,精神胜利着,一个个垂头丧气的散去了…···楼上。

  楚阳与乌倩倩走进内室,乌倩倩扑哧的笑了起来。

  楚阳无奈地叹了口气:“乌师姐,我这可是被你害苦喽,这下子,等我走出去·遍地是情敌啊。可我明明是无辜的。”

  乌倩倩哼了一声,道:“你很无辜吗?”

  楚阳揉着鼻子,咳咳不已。

  “不逼你了。”乌倩倩款款坐了下来,取下了面纱,妙-眸凝注在楚阳脸上,深深地看了几眼·脸上涌起一阵红晕·道:“你是不是那天晚上就认出我来了?”

  楚阳嘿嘿一笑:“除了乌师姐,这般年纪的女人之中,我还真没见过对我如此相信的女子。”

  乌倩倩顿时醒悟:“不错,那颗药。”

  她自嘲的笑了笑:“我不该吃的那么痛快的,导致让你认出了我。”乌倩倩叹了口气。

  这声叹气·更多的是自怜。因为她自己也知道,若是在重新再经历一次,恐怕自己依然会毫不犹豫的服下那颗药。

  因为,那是自己心爱的人、最信任的人送给自己的。那时候,就算是再聪明的女人,心中也不会有任何防备。

  楚阳呵呵笑道:“乌师姐·你不在下三天好好的当你的皇后,却要费尽周折来到这上三天,应该是来找我的吧?”

  乌倩倩脸上顿时一片通红!

  不过,我是来找你的!不管我做什么,我的最终目的都是帮你。但……你以前一直回避这个问题,今天怎地却如此泰然地提了出来?

  乌倩倩心中砰砰的跳了起来,似乎一颗芳心就要从口中跳了出来·想要说话,却感觉说不出,头脑一阵晕眩,几乎晕倒。

  她想到了一个可能:难道……楚阳他,要接受我了么?这是在对我表白么?

  乌倩倩心中跳如擂鼓·但她却勇敢地抬起了头,看着楚阳。

  眼中柔情四溢。

  这是她今生第一次·以这样的目光大胆的,正面的看着自己深爱的男人。

  楚阳不知道,这一次抬头凝视,代表着什么。

  代表着乌倩倩无尽的坚持,心底最深的期望,和,浓浓的期盼。

  少女情怀,如梦如诗。

  那一个少女不想与自己倾心相爱的人终生相守?若得意中人,白首不相离。

  乌倩倩岂能不想?只不过,以前她一直克制着自己;将这份爱深深的埋进心里;不敢说出来。但不代表她心中就没有这样的希望!

  如今,楚阳主动挑明话题。

  乌倩倩也终于勇敢了一回。她长久以来的掩饰,在这一刻荡然无存。这一刻,她不想再克制;只等楚阳说出来,她就会以飞一般的速度,投进这个魂牵梦萦的怀抱!

  她敢爱敢恨!

  她不想与一般女子那样矫揉造作。

  她热切的看着楚阳。

  楚阳微笑道:“其实,我现在才想通。”

  乌倩倩脸上一片通红,轻声的,却是坚决的看着楚阳,柔柔的道:“你想通了什么?”

  这一刻,她的眼波,已经一片迷蒙,脑海中,充满了不真实。

  他到现在才想通!

  才想通!

  想通!

  乌倩倩只觉得心中幸福的酸涩,几乎欲流泪。

  “那天我一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应该想到的,只不过,我一时间思想没有拐过这个弯。”楚阳抬头看着乌倩倩:“乌师姐,你莫要怪我。”

  “我······我怎么会怪你?”乌倩倩颤声道:“我从来都不会怪你!”

  楚阳放心的笑了笑,道:“若我所料不错,乌师姐这一次来找我,为的是补天兄吧?”

  “为的是补天兄?”乌倩倩只觉得头脑中又是一晕忍不住喃喃的反问了一句,一时间,只觉得很茫然,完全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

  “是铁补天要你来找我的?”楚阳和煦的看着她:“其实我早该想到的。”

  乌倩倩有些迷乱了起来,同时觉得心中隐隐的······似乎在疼痛,勉强控制着自己的声音问道:“你早该想到什么?”

  心道,难道他知道了铁补天是女儿身?知道了铁补天为他生了一个儿子?

  “当然,倩倩姐终归是皇后的身份,若不是为了这种重要的事情,岂能轻易的离开铁云,离开下三天?”楚阳呵呵一笑。

  “…···”乌倩倩怔怔的看着楚阳,突然间满口苦涩。

  皇后身份!

  “所以定然是铁补天要求你来的而……能让铁补天如此着急或者如此慎重其事的,应该是后嗣问题吧?”楚阳淡淡的道:“据我所知,铁云帝国,皇室嫡系血脉,目前只有铁补天一个人所以他要你来找我?”

  乌倩倩一颗心慢慢的沉了下去,从幸福的云端,一直落下,沉进了无尽深渊。

  这一刻,她感到自己手足冰凉,连一颗心似乎也在万年玄冰之中,被冻得僵了。

  “你到底······想到了什么?”乌倩倩放在桌上的双手,不自觉的紧紧的攥了起来。用尽了全身的力量。

  她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心中只有一丝微弱的,绝望的希望。

  “乌师姐,请恕我直言。”楚阳沉吟了一会,终于决定开诚布公:“我观乌师姐现在还是冰清玉洁的女儿之躯······而乌师姐与铁补天成婚却已经有一段时间·……敢问乌师姐,铁补天是否······有隐疾?”

  “隐疾······”乌倩倩的手慢慢地松开,无力的松开,只觉得浑身一阵冷,一阵热两眼都有些发直。

  “不错。”楚阳说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更何况一国帝王家的传承。在我想来也唯有这个原因,才能让一位新婚燕尔的一代帝王,派出自己的皇后,前来寻找于我……因为除了你,没有人知道我到底去了哪里。”

  “你猜的······真是太对了。她的确有隐疾。”乌倩倩轻声的笑了起来。

  她的笑容,是那样的悲凉,无助,绝望,心碎!

  原来我想错了……

  这个念头升起来的时候,乌倩倩几乎无地自容,心情激烈的几乎要横剑自刎!你莫要给我希望,让我自己苦苦的爱下去,也就罢了。

  可是刚才,你让我的希望全部的燃起!

  却又瞬间的熄灭!

  何其残酷!

  虽然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你是因为完全的想拧了,可是····…这对我来说,何其残酷!

  “乌师姐无需如此难过。”楚阳见到她的表情,安慰道:“这也不是什么大病,乌师姐既然找到了我,我一定会帮忙的,保证药到病除!”他温暖的笑了笑:“再怎么说,铁补天也是我的好兄弟,他的事,我岂能不管。”

  乌倩倩木然的缓缓点头,道:“是的,很感谢你!她······真的有……隐疾,而且,她的病,除了你,除了你当面为她治疗,这世上……再也没有任何人能治……”

  说这句话的时候,乌倩倩似乎在梦游,用尽了全部的力气,才让自己的声音保持一份淡然的平静。

  但她的心,已经片片碎裂。

  我明白了,在你心里,我已经是有夫之妇!

  皇后!

  想起这两个字,乌倩倩突然间情绪奇怪的很,既想嚎啕大哭,又要放声大笑。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