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星夜茶中九重天


  楚阳迷迷瞪瞪的出了甲秀楼,对这件事还是百思不得其解。

  拐了一个弯,就向着兰香园走去。

  此刻不过刚过了清晨,还远不到中午,太阳斜斜的挂在天际,阳光照射而来,却也已经抵消不了冷意。

  一边想着这件事,一边在奇怪。

  怎么刚才下面还那么多人再闹,这么一会儿工夫,人都跑光了?难道自己和乌倩倩说的那番话,演的那场戏,就这么管用。

  一路前行,不长时间,就已经快要到了兰香园。

  拐过一个弯,突然发现前面有那么几个人在看着自己笑。

  楚阳愣了愣,只见这几个人身穿蓝衣,神完气足,既没有蒙着脸,也没有掩饰行踪,居然就这么大咧咧的拦在了路中间。

  兰家的人!

  兰唱歌在一边靠着一颗树,懒洋洋额倚着,见到楚阳过来,眼睛一亮,背脊一挺,就走了过来。

  “楚兄,呵呵……幸会。

  ”兰唱歌看着楚阳,眼神中有一丝冷意,笑着说道:“楚兄和乌仙子想必相谈甚欢?”

  楚阳羞涩的笑了笑:“兰兄说笑了,哎,此事真是一言难尽。”

  兰唱歌露出一个‘果然不出我所料,的表情,似乎松了一口气,这才一把拉住楚阳的手,心领神会的笑了起来,凑近来道:“楚兄,今日前来,乃是想要向楚兄请教一件事情,还请楚兄不吝赐教。”

  楚阳愕然道:“什么事?”

  兰唱歌亲热的拉着楚阳,道:“来来来,这边说,这边有个茶馆,今日我做东,请楚兄喝茶,呵呵,你我一见如故楚兄千万莫要推辞,请,请请请。”

  楚阳现在乃是艺高人胆大,也不怕兰唱歌搞什么花样,再说,他也很好奇兰唱歌找自己到底有什么事?

  于是顺水推舟的应承下来;四五个人拐了个弯,就进了茶馆找了一个僻静雅座坐了下来。

  兰唱歌一挥手,随行的四位高手就散了出去,四个方向的把守住了。

  兰唱歌亲自抓起店家刚送来的茶杯,另一手抓起一壶热水,为楚阳殷勤斟茶,声音和善举止雍容脸色温和。

  与刚才在甲秀楼之前的表现,判若两人。

  这九大家族的年轻子弟,果然一个个都是城府深沉。表面上看,一个个都在胡闹,都是纨绔不堪但,一旦离开了公众视线,却是一个个都是渊渟岳峙,卓然不群。

  楚阳心中暗暗思忖,只不知,这个样子的真实性多一些?还是那个样子的真实性多一些?或者说……这些人每一个还没有真正的表现本来面目?

  “多谢敢问兰少,找在下到底询问何事?早些说出来,在下心中也好有个数。”楚阳拿着茶杯,才发现这茶杯竟然是通体透明。

  每一个茶杯,居然都是一整块白晶雕成,从外面,就可以看到这茶叶的起起伏伏飘起落下。

  “楚兄稍安勿躁,请尝尝这茶,这可是天机城之中的特色,据说这茶叶乃是月隐之夜,沐浴天星以天道之法,引星光灿烂焙制而成!来到天机城,岂能不饮星夜茶?请。”

  “来到此茶楼的客人,每人每天,只有一杯茶。自己侵泡,自己调整,自己喝自己的口味,自己感悟自己的意境。”兰唱歌殷勤的奉茶:“听说喝到这种茶的人,每个人的感受都是不同的······呵呵·……奇妙-得很。”

  “哦?还有这等事?但不知兰兄你,感悟为何?”楚阳端起茶杯,轻轻吹着漂浮的茶叶,淡淡的说道。

  你找我有事,却不是我找你有事,你不急,我更不急。

  耗呗。

  时间老子有的是,足有上万年陪你耗······“楚兄啊,这茶,也如人生啊。你看,这茶杯之中的茶叶,虽然是漂浮不定,但却每一根都是在努力的往上飘,虽然各自都是独立的,但茶杯口,却也就只有这么大小,这么多的茶叶,不可能全部浮到最上层,虽然仅仅是一线之隔,但毕竟有上有下,有高有低。这其中的碾压,竞争,却也是相当激烈的。”

  兰唱歌呵呵一笑,指着茶杯之中的茶叶,条理分明的说了起来。

  楚阳侧着头,道:“哦?”

  兰唱歌深沉的一笑,道:“别人看茶,看到的是茶叶,但在我眼中看到的,却是人生,却是江湖!”

  楚阳凝目在杯中茶叶,道:“不错,这其中,的确是存在竞争;但……这个竟争,却是被动的;若是没有开水注入,这杯茶,就只是一些干枯的树叶而已。”

  “楚兄此言不错;但越是如此,更显得有趣。我们每个人,就如同这些干枯的茶叶,本来静静地呆在某一个地方,与世无争;但·……不管是因为什么理由,或者强迫也好,或者自愿也罢,终归会投身到这开水之中来。去进行一番身不由己的,却是高下立判、你死我活的斗争!

  “所以在我眼中看来,这杯开水便是九重天这里面的茶叶便是众生。”兰唱歌露出一个怅然的表情:“比如你,比如我。”

  楚阳凝眉深思:“兰兄此言,或说有理。不过,这种斗争虽然无奈,却也正因为这种斗争,分出了高下的同时,也让这些干枯的树叶,发出了隐藏在身体之中的潜力,那就是茶香。所以,虽然被热水浸泡,苦不堪言,但也有此绽放了本应有的碧绿,本应有的馥郁芳香。纵然苦,也比没有任何知觉的躺在罐子里,做干枯的树叶为好。”

  楚阳笑了笑:“更比那些挂在枝头直到老去飘落在地上化作泥土的同根同源的茶叶,要好得多了。”

  兰唱歌抚掌大笑:“楚兄此言真是深得我心!”

  “只不过······这杯水,却不是九重天,我们,也不是茶叶。!”楚阳话锋一转:“九重天能人辈出,终有人会跳出九重天的桎梏,遨游宇宙!但这水杯之中的茶叶,却永生永世,都不会跳出这个杯子!而且,一旦芳香散尽,这些茶叶就会成为没有滋味的树叶,沉在水底。”

  楚阳抬头一笑:“就像一个人走完了一生,虽然光辉过,灿烂过,芳香过,馥郁过,但他到头来,毕竟还是成了一具尸体。”

  “或者有例外,有一些茶叶始终漂在水面,也被喝茶的人一口喝进了肚子里,无影无踪。”楚阳淡淡的一笑,道:“兰兄以为然否?”

  兰唱歌眼中阴鸷的光芒闪了闪,道:“楚阳也未曾见到过外面的世界吧?焉知那些跳脱了九重天桎梏的那些人,就不是跳到了别人的肚子里。”

  楚阳摇头失笑:“兰兄这话,说的太有道理。”

  心中暗暗下了评价。

  这个兰唱歌,有几分心机,也有几分明悟,可说是个人才,可是,其思想有些残酷悲观,这样的人,其实已经认命。自认自己就算跳出去,也是死路一条······所以,其终生成就,绝不会太高。

  而且心胸有些狭窄,看不得别人有出头之日。

  这一点,从一句话可以看出来:‘焉知那些跳脱了九重天桎梏的那些人,就不是跳到了别人的肚子里。,楚阳想说:可惜你连跳到别人肚子里的本事和资格都没有···…

  但想了想,终究还是咽了下去。

  现在局势复杂,实在没必要为了一杯茶得罪什么人······尤其是这种心胸狭窄的人!

  兰唱歌端起自己面前的茶杯,摇晃了一下,只见飘在水面的茶叶,纷纷缓缓向着杯底飘落。

  他温文的笑了笑,道:“楚兄你看,这岂不就是折叠九重天的那时候?那位大能将九重天这个茶杯晃了晃,于是就有这么多无能的人死了。”

  他将茶杯放在桌上不动,等水面平稳,楚阳发现,在兰唱歌的茶水上,漂浮着九片茶叶,各据一方。

  其占据地利形势,居然与现在的九大家族差不多。

  “就只剩下了九片······像不像九大家族?”兰唱歌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楚阳哈哈一笑,心中皱眉。

  这个兰唱歌,比起第五轻柔那等心胸,真是差距是天上地下。只是这一个比喻,就看得出来有些轻浮。

  而且这是第一次见面,你就在九大家族之外的某人面前,说起这样的话,做这样的比喻……

  “这九片茶叶,也在暗中较劲。”兰唱歌眼中闪着兴奋的光,看着茶叶:“就比谁先沉下去……”

  楚阳点头微笑。

  “这中间这一片最大,就好像夜家。”兰唱歌用食指指了指中间那片茶叶:“虽然大,却也是有些老,有些腐朽。这一片虽然占据了最好的地方,却也是众矢之的。其他各片茶叶,都想着向中间靠拢。”

  “若是这时候有外力晃一晃,这片茶叶就会掉下去。”兰唱歌呵呵笑着:“楚兄,夜弑风队似乎有些不大友好?楚兄可知道,这晃一晃的权力,目前正握在你的手里?”

  楚阳一皱眉,真心有些不解的说道:“晃一晃的权力在我手里?”

  “不错,这夜弑风先是传言与我,让我与你为难;然后在楚兄说出乌仙子的伤势之后,就立即前倨后恭,改变了态度。这其中的蹊跷,楚兄定然是知道的。”

  兰唱歌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敢问楚兄。乌仙子的伤,是否是夜家的人下的手?而且,夜家的人下了手,必然是行踪隐秘,所以乌仙子还不知道真凶是谁?但,楚兄却知道?”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