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最大收获


  第二天清晨,楚阳去找乌倩倩的时候,兀自觉得自己的屁股裂成了八瓣那样的疼痛。

  这次紫邪情不知为啥,下手格外的狠。

  楚阳用了不完全版九重丹,居然也只治好了大部分,虽然不影响任何行动,但一走路,屁股肌肉就开始★★。

  楚阳乃是一路呲牙咧嘴的来到了甲秀楼。

  乌倩倩看到他的时候,吓了一跳:“怎么了?受伤了?”

  “伤得很严重……”楚阳皱着鼻子。

  “伤到了哪里?我看看。”乌倩倩着急的走了过来。

  “在屁股上······”楚阳苦咧咧的道:“被打肿了······”

  乌倩倩顿时怔住,霎时面红过耳,啐了他一口,道:“臭流氓!”

  “冤枉!这是真的啊···…”楚阳冤屈之极。

  “哼!信你才有了鬼。”乌倩倩嗤之以鼻。

  自古以来高手交战,哪有别处不打只把屁股打肿了的?乌倩倩理所当然的认为楚阳是在调戏自己。

  “哎,那······说正事好了。”楚阳无奈的道。

  “哼!”乌倩倩又哼了一声。

  “你准备的怎么样了?”楚阳拉着乌倩倩来到桌子前面,拿起毛笔,沾了沾水,在桌上写字。字迹过去之后,顿时干了,只能乌倩倩看到。

  乌倩倩拿过毛笔:“准备好了。”

  楚阳继续写:“你师父知道了么?你没告诉她吧?”

  “没。我师父嫉恶如仇,眼中容不得沙子,若是他知道,此刻恐怕早已经杀了过去。”

  “好。我这里有一包药,你到明日晚上服下去,只要不动用元力修为,那么,就跟中了他给我那包药的效果是一样的;届时,万一你师父若是赶不及·那么你就最忌运转修为,就能即刻恢复。”

  “好。”

  “明天事情会很大,你要有准备。”

  “我明白。”

  两人写完。

  楚阳哈哈一笑:“想不到乌仙子的底子这么好,这么短的时间里,竟然已经好到了这样的地步,看来我的诊疗方案要结束了,恭喜乌仙子。”

  乌倩倩温柔一笑·道:“还是多亏了神医的妙手回春。

  楚阳谦虚道:“哪里哪里,是乌仙子底子真好!这样吧,乌仙子……”楚阳沉吟了一下,道:“乌仙子现在的伤势已经到了即将全部好转,但却还没有好转,这样的情况下·最是敏感。”

  “这样吧·今日你服用了这服药,然后我今天回去,立即配置另一副药,明天下午给乌仙子送过来,到时候乌仙子只要服了下去·楚某敢用人格担保,乌仙子的伤,即刻便会全部痊愈,而且,绝对不会有任何的后遗症留下来。”

  楚阳信誓旦旦的道。

  “下午?”乌倩倩不解的道:“楚神医这段时间里,一直都是上午过来的·为何明日却突然改在了下午?”

  这句话说出来,乌倩倩虽然感觉不到。但楚阳能够感觉到,有一股一直天衣无缝的潜伏的神念,突然间轻微的波动了一下。

  楚阳神态自若的说道:“乌仙子有所不知,原本我以为,乌仙子的伤最低也要再有三天才可以痊愈,但却没有想到·乌仙子的资质这么好,底子这么深厚,到时我还没有开始准备那些药······”

  “乌仙子想必知道,很多药,若是提前准备下来·就会造成药力流失。而临时配药,却是需要时间的。我现在即刻回去准备·也需要在今夜通宵温养,滋润药物,然后用秘法采取药物精华,泡在特制的药水中,要到一定程度,才可以从药水中取出来,配置成药物,给乌仙子服用。那时候,明日下午天黑之前都不一定能送的过来的。”

  “原来如此。”乌倩倩惭愧而感激的说道:“神医为了倩倩,真是付出了良多。”

  楚阳认真的道:“只要乌仙子能够痊愈,哪怕让在下再累上十倍,那也是心甘情愿啊。”

  乌倩倩不再说话,只是深深地凝视着他,道:“有劳神医了。”

  楚阳洒然一笑:“仙子现在就休息吧,养好了精神,等明天晚上,一切的伤痛都将远去。”

  “多谢先生。”乌倩倩躬身。

  “告辞。”

  “我送先生。”

  两人一前一后走下甲秀楼,楚阳长身一揖,乌倩倩恭谨还礼,目送楚阳离去。

  一如往常。

  看不出有半点异样。

  甲秀楼中,那一股潜伏的神念似乎是放了心,悄悄地退走····…

  楚阳回去的时候,紫邪情正在院子里,缓缓的舒展身体,做出一个个匪夷所思的动作。

  楚阳纵然是屁股还是痛得要命,却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紫邪情现在练的动作,正视自己每一天早晨都会练一遍的‘乾坤无极道,。想不到,自己天天练,居然被紫邪情一个不漏的都学了去了。

  (咳咳,大家谁还记得楚阳的乾坤无极道这套功夫?)

  这一套动作,楚阳自己做起来虽然已经是行云流水一般的快捷洒脱;但毕竟是个男人,如今这套功夫在紫邪情的身上展现,随着那纤浓合度的娇躯做出一个个的奇怪的动作,姿势竟然美极楚阳到的时候,正是紫邪情两脚钉在地上,挺直着腰,慢慢的往后仰身,将自己的头从胯下露出,然后两只手从前面抱住自己的下巴,轻轻一扳。

  顿时一个身子离地飞起,在空中保持着这样的圆形样子,滴溜溜的转圈。

  她的一头秀发,也在轻盈地飞扬。

  楚阳看着她特意仰起来之后,那更加挺秀的酥胸,不由得咕嘟一声咽了一口唾沫。

  妖精!

  本公子倒要看看,这个妖精到底有多妖孽!楚阳心中给了自己一个理由,就心安理得的看了下去。

  良久,紫邪情收功而起,擦了擦额头上的香汗,就走过来。

  这套功夫最奇特的地方就是:练这套功夫的时候,不能动用修为元力只能用最原始的肉体的力量。

  所以紫邪情练了一会,居然也是香汗淋漓。

  “如何?”楚阳笑着问道。

  “很不错。”紫邪情沉思了一下,赞不绝口的道:“这套功法真是强大无比,虽然不能锻★★力提高修为,但对于大道痕迹,却是有隐隐的暗合……”

  “嗯?不对。”紫邪情说了一半,突然改口:“这套动作·……应该是充满了生命的痕迹没一个动作,都能够感受到生命的律动那种生机勃勃的力量······唯有在一定程度之后,领悟了生命的意义,才开始凭借着这一套动作,琢磨到大道的痕迹。”

  “厉害!”楚阳情不自禁的夸了一句。

  他真想不到,就凭着紫邪情自己只是看自己练了几遍居然就领略到了这套功法的真正厉害之处。

  “这套功法,对我来说,用处尤其巨大!”紫邪情淡淡的说道。

  说着,看着楚阳。

  “我会一招一式的解释给你听,然后给你口诀。”楚阳呵呵一笑。

  “好!”紫邪情爽快的答应笑道:“或许你并不明白我说的什么意思,但我却可以肯定,你这套动作,将是我这一次来到九重天大陆,最大的收获!”

  “不胜荣幸!”楚阳哈哈一笑。

  随即,就将这套动作给紫邪情仔细的、详细的说了一遍一边说,一边拉开架势,做了一遍示范。

  紫邪情目不转睛地看着,牢牢地记在心里。

  “明天早晨,咱们一起做。你跟在我后面。”楚阳笑道。他最喜欢的,就是紫邪情这样的脾气。

  毫不矫揉造作。

  与一般人相比,紫邪情虽然身为盖世强者但却多了一份一般人所不能具有的真诚。和真实。

  “好!”紫邪情自然知道,不会这么快就领略到所有神髓。她更肯定:这套动作,虽然看起来只是一般,但对于自己来说,却胜于任何的功法。

  因为这套功法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只是在模仿。

  并非就是根据人类的身体打造出的这套动作!

  “你准备的如何了?”紫邪情问道。

  “全部准备好了!”楚阳认真的回答。

  “好。”紫邪情叫了一声好转眸一笑,道:“我现在才发现……单纯用暴力来解决一些问题,虽然也很过瘾······但真的不如背后阴人来的过瘾。那种暗爽的感觉,实在是难以形容。”

  楚阳深沉的笑了:“所以这世上,很多人才那么喜欢玩弄阴谋,有的固然是为了目的,但有些人,何尝不是为了这一种特殊的成就和快感。”

  紫邪情深以为然。

  腊月初九!

  这一天终于到了。

  下午,楚阳从兰香园走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黑了。

  拐了两个弯,就看到了兰唱歌。只见他向着自己打了个手势,扔过来一个疑问的眼神。手势的意思是:风月已经被请去喝酒了······眼神的意思是: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楚阳打了一个‘放心!,的手势,微笑着走了过去。

  兰唱歌顿时大喜,情不自禁的脸上就露出了一股★★的笑容,哇哈哈哈,美人儿就要到手了……

  兰唱歌几乎是‘雀跃着,回去了。

  楚阳眼中余光看着兰唱歌飞奔而去,眼中露出一丝的鄙夷。

  随后,举步走去。

  来到甲秀楼的时候,乌倩倩早已经等候多时,有些歉然的说道:“辛苦神医了。都这么晚了,一定很累吧?”

  楚阳呵呵一笑,摆出一副‘分明很疲惫却又强装着不疲惫却又让人一眼就看得出来很疲惫,···…这样的表情:“不辛苦,为了仙子,再辛苦也是应该的。仙子,药已经熬好了,就趁热喝了吧,有利于药力发散。”

  乌倩倩柔柔的点点头,端起桌上的一碗药汤,举到嘴边。

  两人眼神对在一起,均是隐秘的互相使了一个颜色。

  然后,乌倩倩就是将药汤一饮而尽!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