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 九劫窃运(中)


  随着气运之力从天地各个方面而来,越来越是壮大,各位药师面前的莲花,也开始慢慢地开始张开花瓣。

  一片一片的花瓣……就这么缓慢的张开。

  充满了生命的韵律。

  但…···就是人与人不能相比。楚阳的莲花足足有数丈方圆那么大,还没有完全开放。但,其他九个人的莲花,却只有普通的莲花那么大。

  两相比较,如有一比:荧光皓日!

  下一刻。

  意外突然出现。

  在大供奉不可置信的目光之中,夜家的那位药师突然一声闷哼,嘴角流出鲜血,随即,一张脸皮皱巴巴的起来,整个人委顿下来。

  两眼怒张,喉中咯咯作响,只是在瞬息之间,居然已经失去了呼吸!

  他面前的莲花,便也如衰败了一般,花瓣一片一片的凋零落下,一落下,就化作青烟飞去。随即,整朵莲花就完全的颓败了下来。软软的垂下,随即,茎干也软哒哒的垂下来,随即化作一股青烟,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是怎么回事?”大供奉大惊失色,正要上前去查看。

  却发现其他几个大家族的药师也是纷纷出现了同样的症状:闷哼一声,随即一命呜呼,然后莲花消散。

  十位药师参加决赛,在决赛中死了九个…···只剩下楚阳,硕果仅存!

  这还比什么?不是冠军也是冠军了。

  只是,这是怎么回事?

  大供奉目瞪口呆,举手猛捶自己的脑袋,猛揉自己的眼睛:“我一定是看错了,我······我······我疯了……我要疯了······天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啊?!”

  可怜的老头,失魂落魄的看着九位药师死于非命,九朵莲花化作虚无,呆若木鸡!

  良久,才醒过了神一个箭步腾空而起,将这几个人拎了下来,排成一排放在自己面前,面色惨白的匆匆查看。

  “出了什么问题,出了什么问题……”

  随即,他发现几个人的脸皮都是皱巴巴的,跟先前的光滑红润完全不同试着抓了一把,却没有想到,这一抓,居然一下子撕了下来!

  大供奉又吓了一跳,手中抓着一张脸皮,心中砰砰乱跳。

  定睛看去只见抓下脸皮来的这个人的脸上一片血肉模糊···…

  大供奉一怔急忙将其他的几个人脸上都抓了一把,果不其然,所有人都是这样子。

  他连续的检查着……

  终于,大供奉仰起头来,满脸悲愤绝望的破口大骂:“移魂★★!我操你妈的九大家族!我操翻你祖宗十八代!你们这帮狗娘养的东西!竟然用移魂★★在万药大典上弄鬼!我操你们母亲的······”

  一个满头白发满脸皱纹的老头儿,不知道活了多少岁的老药师,如此不顾形态的破口大骂!污言秽语层出不穷,什么恶毒就骂什么……

  这该是多么仇恨的事情……

  一瞬间,大供奉也完全明白了。

  九大家族和这两路执法者;为了能够获得万药大典的第一,得到那块补天玉竟然采用了李代桃僵的办法,用原本参加过万药大典,有了经验的药师前来顶替。

  用移魂★★,获得暂时的药师气运,和资格。

  进入了决赛……

  但,这最后一届万药大典却是与之前不同,直接提取气运于是,在这气运狂潮之中,九位药师的原形毕露,新旧气运对冲,本人处在翻天台上却又下不来······竟然直接被提前开启了移魂★★的后遗症一命呜呼了······想通了这一点,大供奉浑身无力恨不得一头撞死在这里!

  直接连骂的心思也没了。

  你们想要第一,可以。

  你们想要补天玉,可以。

  但,不要拿着关系着整个九重天前途的万药大典开玩笑啊!而且还是最重要的一届!这······这不彻头彻尾的乃是混蛋么······完蛋了……

  大供奉心中只有这三个字!

  气运一分为十,十朵莲花气运合一,才能成为借助第一药师的锐气形成的气运,足够催化翻天大阵,席卷数十万灵药,开启苍天通道,引天地之力灌顶,然后借助天地之力,炼制补天玉!

  如今,一下子死了九个!那还搞个屁啊?

  大供奉心如死灰的抬起头,向上看去。

  下一刻,突然浑身一震,又是目瞪口呆的愣在这里!

  可怜的老头,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浑身一震又一震,震起来没完了……

  因为,楚阳头顶的莲花,竟然再次扩大!

  那原本已经消失的九股气运,竟然如同死灰复燃,重新的化为淡淡的青烟,投入了楚阳的那一朵巨大的莲花之中!

  大长老震惊的几乎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他,他竟然能够以一个人的气运能力,撑起万药大典!

  不由得老泪纵横,跪倒在地,连连祈祷:祈祷苍天保佑,完成这一次大典······楚阳,你可一定要撑下去啊……唯一的希望了。

  遥远的一个山头。

  一身白衣的舞绝城淡淡的笑了笑,轻轻伸出手掌,做了一个简单的手势,手掌合拢,然后再次张开。

  手心里,已经有了一团七彩的气团。

  氤氲飘浮。

  “破吧!”舞绝城淡淡的一笑,手掌再次合拢。

  那团七彩烟雾,突然‘啵,的一声,散开!

  舞绝城淡淡的笑了起来。

  楚阳凝神观察着,感觉着,头顶上的莲花的开放程度。只有最后三瓣便可以完全盛开了……

  心中一阵暗喜。

  看来,自己的愿望即将达成!

  便在这时,突然间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从身体产生,随即,下一刻,就是半身麻痹……

  舞绝城的七种剧毒,终于在这关键时刻发作!

  楚阳一声闷哼。

  大供奉满怀信心和欢喜,忐忑的看着楚阳一个人·心中求神拜仙,不住的祈祷。

  但…···楚阳身子猛地一颤,顿时将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我日啊,难道这一个也是移魂★★假冒的?那······这一次可真是完全完蛋了。

  他紧紧地看着楚阳的脸,心道,只要一出现皱纹,那就证明了这一届万药大典的完全失败……

  然后·他发现,楚阳的脸上没有出现任何皱纹,正要松一口气,就见到楚阳的脸上七彩缤纷的升起来了七种颜色。

  随即,楚阳的身体就有些僵硬起来…···“七阴冥毒!”大供奉眼睛瞪得成了铜铃,一声悲愤欲绝的怒吼:“舞绝城!我草你祖宗晨风和流云!!”

  万万想不到·就只剩下了最后一点点希望了·这个已经消失了数万年的舞绝城居然钻出来捣乱了。

  七阴冥毒。

  普天之下,就只有舞绝城一个人能用!

  大供奉心中一片冰凉。

  但,楚阳头顶的莲花只是停止了继续开放,却没有完全溃散,只是静止在空中。

  随即·就见到楚阳有些艰难的抖索着手,从怀中取出来一个紫晶心的玉瓶,打开瓶口,往嘴里面咕嘟咕嘟的灌了两口。

  随即,“哈”的一声,吐出来一口五颜六色的毒雾。

  脸上的颜色·虽然还有些七阴冥毒的残留,但却是暂时性的恢复了正常。

  大供奉脖子一下子仲的长长的,眼珠子几乎凸了出来。

  他…···喝的什么?居然能够解去……不,是压制七阴冥毒?这么厉害?

  下一刻,只见楚阳‘艰难,的挺直了身子,重新坐得笔直。瞬息过后,那头顶上的巨大莲花·居然又开始长大,慢慢的开放起来……

  大供奉热泪盈眶。

  这一刻,几乎有一种对楚阳焚香膜拜的冲动!

  这是什么样的毅力!这是什么样的精神!这是什么样的忘我的大无畏的精神啊……命在顷刻了,居然还在为了万药大典努力······在大供奉和楚阳都是翘首以待之中,只见那朵巨大的莲花·终于完全盛开!足有十丈方圆!

  照射的整个空间,一片圣洁!

  与此同时·楚阳感觉到,面前的深邃天空之中,似乎多了无数的彩衣仙女,在手捧花篮,载歌载舞,一阵充塞天地的悠悠的颂唱声音似乎在心灵中响起······一股无比宁静的感觉,油然而起。

  莲花中,蓦然分射出十股粗大的气运柱子,不知道要射往何方剑灵的声音响起:“就是现在,截取气运!现在大阵运行到巅峰……只要仙音还在诵唱,你所说出的每一个名字,就会有效的截取气运!”

  楚阳闭着眼睛,心中默默地念到:“顾独行!”

  那其中一股气运柱突然改变了方向······“董无伤!”

  “莫天机!”

  “纪墨!”

  “傲邪云!”

  “罗克敌!”

  “芮不通!”

  “谢丹琼!”

  已经八个名字了,剑灵想着,他会让谁来做剑穗呢?

  就听楚阳念道:“莫轻舞!”

  剑灵急忙阻止:“不行啊;九劫之中,不能出现同姓。”

  只听楚阳继续念……

  “谈昙……”楚阳的声音坚定。

  “谈昙不一定可以啊···…”剑灵慌了。

  “蔚公子。”

  “紫邪情。”

  “孟超然。”

  楚阳不住口的念了下去。

  “多了多了啊······多了!”剑灵急得跳脚:“只有九个名额,你念了多少了啊······你这是要将九大家族完全抽空啊······”

  楚阳置之不理,继续往下念:“楚飞凌,杨若兰,楚乐儿,墨泪儿,乌倩倩,铁补天,呼延傲波,君惜竹,风雨柔,月聆雪,布留情,宁天涯…···”

  这位爷,居然在这有限的仙音颂唱之中,将跟自己有关系的,自己很看好的,很友善的······名字,统统念了一遍!

  剑灵目瞪口呆,僵硬了一般一屁股坐在九劫空间里,浑身冷汗直流!

  你他么的……没见过你这么狠地……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