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 我若离去,后会有期


  “请大人留诸葛糊涂一命!”那边,舞绝城挣扎的叫道:“这件事,我弄不明白,我死不瞑目!”

  舞绝城可说是悲催至极!

  被法尊千方百计的诳出来,接着就和宁天涯干了一架,然后又被诳到了这里,主持大阵。说是什么大阵的核心,结果却是在这里被抽取本命元魂!

  这让舞绝城几乎★★的心都有了。

  自己就这么傻么?

  先是被那一位九劫剑主利用到死,而且还是心甘情愿。然后又被这位法尊利用到死,又是心甘情愿……

  舞绝城悲愤至极!

  法尊这一下偷袭,打的结实之极!双掌凝聚全部修为,狠狠打实,那是唯恐舞绝城不死,会向他报复。

  现在的舞绝城,丹田被打爆,经脉被撕碎,脊柱被打碎,肋骨也断了十几根,连胯骨,也被震得粉碎。随便换做另一人,恐怕就算是宁天涯,在这样的情况下也会立即死于非命!但舞绝城竟然没死,只是在地上起不来。

  若是能起来,恐怕舞绝城早已经扑了过去!

  强绝一世的舞绝城,在这场屠道大战之中,晨风神功未出,流云剑法没用,杀手锏剑罡还没有来得及释放一次,就被打成了残疾!

  而且还是窝里反。

  这件事,实在是不得不让人长声一叹:天意弄人,竟然一至如斯!

  “你要问?嗯?”紫邪情一脚将诸葛糊涂踢了过去:“看在你祖宗的面子上,要问就快些!”

  舞绝城努力的抬起头,忍着身体几乎要超过千刀万剐的痛苦,问道:“诸葛糊涂,你······你给我讲讲,这大阵!”

  诸葛糊涂倒也硬气,道:“你被法尊骗了,我何尝不是被法尊给骗了?还当了替死鬼?”

  舞绝城直直的看着他:“大阵!”

  诸葛糊涂道:“天机星云裂天大阵,向来就是需要一位八品以上至尊的本命元魂来主持一旦大阵完成,结束的时候,这位九品至尊的本命元魂,就会彻底消散。本人,也会一命呜呼!这便是我们诸葛家族明明拥有这座大阵,却很少使用的原因。八品至尊,毕竟谁也不舍得就那么浪费。”

  诸葛糊涂淡淡道:“至于这一次乃是法尊大人说过,舞大人要为屠道献身!呵呵……我们自然不会说什么。”

  舞绝城瞪圆了眼睛:“为……屠道……献身?”

  突然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锥心泣血的叫道:“法尊!我操你母亲……”眼皮一翻,就晕了过去。

  舞绝城自幼家教甚严,一般很少说脏话,但这一次却是被气的直接口不择言了。

  “你们自裁吧!”紫邪情看了夜帝等人一眼曼声说道。

  夜帝等人面如死灰,这位紫大人,果然还是不肯放过自己等人!

  “慢。”布留情道:“紫大人且慢,我认为,倒不如将这些人留着的好。今日之战他们全军覆没,没人传递消息回去取,家族余孽,难免会另起风波。”

  舞绝城淡淡道:“还能起什么风波?那边全宰了好了。”天空中的雷声已经越来越是近了。紫邪情抬头看了看,道:“我和布留情这就要走了,来不及跟他们多罗嗦了风雨柔,月聆雪,你们两个带着舞绝城回去吧。将舞绝城交给楚阳治疗一下,毕竟是我故人之后,能不要死,还是不要让他死。你们多多保重!”

  说着,干净利落的手起一掌拍在诸葛糊涂头上,一脚连连踢出,夜帝,萧瑟,叶轻愁凌风云四个人刹那间就被踢的身体粉碎。

  布留情和风月来不及说什么,却见天边一片紫云悠悠而来速度快疾。在漫天大雪之中,距离千里万里,竟然清晰可见。

  紫邪情一声长啸,不等紫云来到,断喝一声:“保重!告辞!”突然纵身而起,白衣的窈窕身影咻的一声就到了百丈高空,悠悠吟道:“他日云端如相见,请君江南扫落花!”

  两手一张,喝道:“开!”

  嗤的一声,天幕被撕开,紫邪情一闪身进入,隐隐听到不断的撕裂的声音,随即就听到九霄云上一声娇呼:“我去了!”

  就无影无踪!

  风月三人与舞绝城都是惊吓的目瞪口呆!

  这一刻,舞绝城只想狠狠的向着自己的脑袋上拍上几记板砖!

  妈的,到底得多么抽风才能来参加这位大道强者的屠道之战啊?这哪里是什么普通的大道强者?分明是已经到了撕裂虚空天地任遨游境界的巅峰大道强者!

  自己的胆子还真是够大的!

  天边的紫云带着隐隐雷声已经到了头顶。布留情似有所觉,微微一笑,从怀中取出一枚戒指,道:“这是我为小徒轻舞准备的一点小东西,二弟,麻烦你回去的时候交给`她吧。”

  月聆雪怔怔的接过戒指,道:“大哥,你,保重!”

  布留情怀念的目光在这片大地上转了转,摇头轻笑:“不想去,却又想去,真想不去,却又不得不去。哈哈······”

  “我在上面,先为你们探探路;等你们来的时候,也好有个照应。见到老宁,告诉他,争夺了一万四千年的天下第一,其实我早知道,我不如他。不过,这一次却是我胜了一筹,哈哈……我在上面等他来找我算账!”

  布留情还未说完,一道紫光已经从云端落下来,一个浑厚的声音在紫云上喝道:“是谁,破碎了虚空?是谁,打开了大道?”

  布留情仰头大声道:“是我!”

  那声音冷漠的说道:“是你,既然打开了大道之门,还不随我前去!”

  一道紫光,从云端垂落,刷的一声;落在布留情身前,竟然变成了一架紫色的云梯,一直扶摇而上,不知其高,不知其远。

  布留情一拱手·飘身上了云梯。

  月聆雪和风雨柔同时大叫:“大哥!保重!”

  话音未落,咻的一声,那道紫色天梯突然消失,连带着,带着布留情也消失了。

  随即,那道紫云还在空中盘旋了一会,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久久不肯离去。

  风月等人都知道·这是在寻找紫邪情。但,紫邪情却早已经走了,他纵然神通广大,又能到哪里去寻找去?

  寻找了半天未果,那一道紫云终于悠悠离去。

  布留情呆在紫云上,却觉得自己已经隔绝了天地·有心往下一看·却又什么都看不到了,触目所及,惟有一片紫色。不由的长叹一声,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那九重天外,又是一个什么世界…···月聆雪和风雨柔双手抱拳肃立·目送布留情离去,两人都是突然叹了一口气。

  “布大哥孤身前去,真不知……是福是祸。”风雨柔眼圈有些发红:“这么多年,也没有这么一位大哥真心照应,如今,刚刚有了·就又走了。”

  月聆雪慨然道:“不错,原本一直以为布大哥冷漠寡情,但,一旦结交才会发现,布大哥,是如此一位重情重义的好汉子!”

  “回去吧。”风雨柔怔怔的站了一会,低声说道。

  两人都是身负必死的重伤·但,紫邪情一来到,就为两人服用了不完全版九重丹,九重丹在丹田中运转,与身体内的鸿蒙紫气一下子融为一体·现在已经勉强能够行动。

  当然,若是想现在就投入战斗·那还需要一段长久的时间。九品巅峰至尊的生命根基和本源的损失,可不是一颗不完全版九重丹就能够弥补的…···两人来到舞绝城身边,只见舞绝城双目紧闭,眼中有泪水滚滚落下。

  “舞大人,若还能撑得住,在下背你回去了。”月聆雪歉然道:“此处偏僻,唯有等下山之后,才能找到马车代步。还请舞大人忍耐一下。”

  舞绝城脊椎粉碎,胯骨粉碎;根本不能移动;月聆雪要背着他回去,单单是这一路,也足够舞绝城死去活来百十次。

  舞绝城咬着牙道:“那便麻烦贤伉俪了!请谅解,舞某人现在还不能死,不找法尊报此仇,我死不瞑目!”

  月聆雪理解的点点头,舞绝城的憋屈,他们完全能够感同身受。因为,这一万多年里,自己夫妻二人,就是这么被骗过来的······月凌雪又调息了一会,感觉自己恢复了几分力气,才将地上的死尸身上剥了几件衣服,就用一副,做了一个软兜,尽量的不要让舞绝城的背脊伤到,才小心意义的将他抬了上去。

  两人的心思很简单:既然舞绝城现在与法尊有大仇,那么,将来就是一路人。有这么一个助力……也是不错的。

  两人用力虽然轻柔,但,舞绝城受的伤实在是重到了无以复加,骨骼的碎裂更是到了齑粉的底部,一挪动,仍然是闷哼了一声,晕了过去又醒过来接着又晕过去……

  只是挪动到软兜上,已经死去活来了七八次。

  一旦醒来,就开始喃喃不绝咬牙切齿的骂法尊。污言秽语,听得风雨柔满脸通红。

  但却知道,他现在委实是所有的生命之火,就靠着这深沉的仇恨撑着了,万一住口不骂了,恐怕接着也就死过去了······两人小心翼翼的抬起,缓缓走下山去。

  三位九品巅峰以上的强者赶路,如今,速度慢的比起普通人,还大有不如…···此刻,天机城之中,已经是打得天翻地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