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 真正的危机,搏命!


  诸葛长长的样子有些可怜,翘首以盼的看着楚阳,他知道,自己的性命,现在就在楚阳一念之间。

  “我三叔现在人在哪里?”楚阳一听诸葛长长说出来‘为女儿买药,这几个字,就知道这个消息绝对真实!

  若不是因为楚阳,诸葛家族根本不会去注意楚飞寒这等在他们眼中的‘小人物,。

  “在诸葛家族地牢中。”诸葛长长急忙回答:“你放心,他没有死!”

  楚阳眼神锐利:“可曾被你们折磨?”

  诸葛长长犹豫了一下,道:“楚兄,你也知道,这个,在刚刚进去的时候,恐怕是免不了的。不过,我们早已经交代下去,无论如何,都不能伤害他的性命!”

  楚阳嘿嘿的冷笑了起来,心中一阵酸痛。

  知道诸葛长长既然这么说,那么,楚飞寒受到的折磨定然不轻。要不然,诸葛长长也不会这么急唠唠地解释。

  眼前似乎浮现出一个削瘦的身影,为了女儿的病,正值壮年,长年累月奔波在穷山恶水云雾飘渺中;发现什么宝贝,就算用不着也赶紧的收起,换成紫晶,自己却一分也不舍得花,攒着,为女儿买药。

  只要听说那里有药,就全速的赶过去。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为了女儿奔波劳累,只是为了还女儿一个健康的身体;就抱着一个渺茫的几乎无法企及的希望,走遍九重天!

  吃了多少苦?

  可有人知道?

  如今,还是为了女儿的药,万里迢迢来到天机城,却因为一个凭空冒出来的侄子的事情,就被诸葛家族抓进了大牢,受尽了折磨?

  一边的楚乐儿终于忍受不住,突然间放声大哭。

  “好!好一个诸葛家族,当真是名副其实的九大家族啊·好光明的手段!好磊落的算计!好!真是好极了。”楚阳冷笑着,一字字道:“这笔账,我记下了!”

  喝道:“诸葛长长!你还不自己的修为封住给我滚过来,难道还要我自己动手?!”

  诸葛长长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知道这条命终于可以保全,这时刻,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去愤怒·去计较对方的的口气?

  急忙将自己的修为结结实实的封住,噗的一声坐在地上,道:“楚兄,我可以帮你,救出你的三叔。”

  楚阳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对于这样的人·实在是半句话也不想多说·一挥手,董无伤便将这货再度封了一遍修为,那根绳子五花大绑,噗地一声扔进了房中。

  房中传出一声诸葛长长的痛呼。

  董无伤的手法,的确是要比一般人要粗鲁的多······“大哥······你要救我爹爹出来……”楚乐儿抹着眼泪·越想越是伤心:“他老人家为了我,不知道受了多少罪,吃了多少苦······”

  楚阳只觉得喉头有些堵塞了,重重的道:“放心!我一定会将三叔救出来的!”

  战事已毕,众人心头也轻松了一些,虽然楚飞寒的事情让众人心头蒙着一层阴云·但总算是最大的危机度过去了,最难得的是,众人没有损伤,就更加的喜出望外。

  孟超然站在门口,捋须微笑莫轻舞早从房中冲了出来,一个劲的埋怨。早知如此轻松,为何不让我出来·居然还给我安排什么任务…···到现在才知道,那任务直接就是不用人去执行的······让她说的墨泪儿和乌倩倩都笑了起来;看着小萝莉鼓着嘴,翻着白眼的样子,均是有些乐不可支。

  便在这时,一人淡淡的叫道:“你就是楚阳?”

  楚阳猛地一回头·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压力迎面而来。

  刚刚从楚阳肩头跳到莫轻舞怀中的风狐,浑身的皮毛都直竖了起来·眼睛有些恐惧的看着前方。

  董无伤的手按上刀柄,芮不通也握住了怀中的短剑!

  只见众人身后,一个黑衣人,整体都罩在一身黑衣里面,只露出两只眼睛。

  眼神沧桑而锐利,看定了众人。

  他就这么负手站在十丈外的雪地里,但在众人的感觉中,却根本没有这样的一个人存在!

  众人心中骇然大惊,这个人,绝对是一个高手!

  而且,纵然是不如风月的层次,也绝对相差不了太多。

  在大战刚刚结束的现在,怎么会突然又出现了这么一个人?

  楚阳瞳孔缩了起来,虽然这个人收敛了浑身的气息,但楚阳依然能够感觉到,这个人的强大和敌意,以及,一种隐隐约约的,杀气!

  此人,是敌人!

  楚阳瞬间做出了判断。

  他踏前一步,双臂微张,将众人都护在了身后,然后再度往前走了两步,警惕的道:“你是何人?”

  同时心中呼唤剑灵,赶紧附体。

  此人的强大,在场众人就算全捆在一起,也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这人眼中露出赞赏,道:“楚阳,果然不错,也难怪你会有如今的威望和势力。作为领头者,你能够立即察觉危险;已经是不易;你能够在察觉危险之后,更将自身护在你的兄弟前面,就更加的令人赞赏了。你这样的人,的确有着让人效忠的本钱。”

  楚阳凝眉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这人负手淡淡的道:“回答不回答,有什么意义么?”

  楚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的确没有意义!”

  这位神秘人眼神中露出春水一般的笑意,但却是沧桑的春水,带着一种枯木逢春那样的味道,淡淡的道:“你放心,也不必如此紧张,今日,我本想只是来看看你,但一看你之后,就决定要杀了你!因为你太出色,留着你,实在是威胁太大!”

  楚阳淡淡的笑了:“要杀我也并不是你想像的那般容易。”

  说话间,剑灵已经附体,九劫剑锵的一声出现在手中,随即楚阳就化作了一道长虹,离地飞起,跨数十丈距离,长射而至!

  此人强大不可敌!

  这是剑灵的警告。

  但楚阳别无选择。

  因为他知道,只要自己稍微一犹豫,那么自己的兄弟就会出手,而出手,只会是送死。

  自己不能退。

  自己一退,兄弟们就会为自己不顾性命的挡住这个人创造让自己逃走的时间。兄弟们还是会死!

  所以楚阳若要走,就只剩下了一条路!

  正面突破,远扬而走!

  只剩下董无伤等人,以此人的身份,说了不杀想必就会不杀,再说,他的主要目标是自己,若是追击自己,董无伤莫轻舞等人就更加的安全了。

  当然,这一切都要建立在自己能够成功逃走的基础上才行!

  剑化长虹!

  神秘黑衣人眼中露出赞赏身子飘飘忽忽的在空中浮了起来。

  一掌横切,砰地一声,横切在九劫剑上,剑灵掌控的楚阳身体猛地一震,噗地一声吐出一口血来。

  那黑衣人眼神一凝:“至尊修为?原来剑中圣君七品,你还是隐瞒了实力!”

  砰的又是一掌,击在剑身。

  他说话用时虽短但相比较于剑灵的用剑速度,还是多用了不少时间;但他说完了之后,再击出一掌,竟然仍旧能够打在这稍纵即逝的剑身上。

  这种情况,快与慢的极端矛盾让所有看到的人难受的如欲吐血。

  楚阳的身体再度震了一下,又吐出一口鲜血身子一折,就要从他身边越过。

  但这个黑衣人的身子轻飘飘的后退,又挡住了他,砰的又是一掌。

  剑灵又是一震:这人,已经初步掌握了空间法则······便在这时,一声怒吼才传来,一道凌厉的黑光,化作了天地间的霹雳,董无伤举着墨刀,狂冲过来!

  这一刻,董无伤不顾一切的激发了自己的所有后生命潜力,发出了自己毕生到现在为止,最强大的一刀!

  他不说话,但却是将自己的心,自己的魂,自己的神,自己的力,自己的意,自己的······所有一切。都融化在这一刀之中!

  “好刀!”

  黑衣人眼中再次露出赞赏。

  与此同时芮不通也闪电一般的冲上来,合身扑向黑衣人。

  红光缭绕,莫轻舞红袖轻舞刀狠狠劈来!

  在她之前,一道白影闪电般激射,直取黑衣人,正是风狐!

  剑光清亮,乌倩倩和墨泪儿一左一右,夹攻而上,很明显,乌倩倩要比墨泪儿的速度要快了许多。

  一道剑光在后,孟超然御剑赶来!

  楚乐儿娇小的身体飞起在空中,生平第一次,主动攻击敌人!

  一时间,八个人与一头灵兽同时发动了攻击。

  黑衣人眼中露出不屑之色,一拳击出!

  打在董无伤墨刀刀锋,啪的一声,墨刀从中折断,董无伤胸骨塌陷,往后吐血飞退。同一时间,左拳打在风狐身上,风狐一声惨叫,从空中跌落。

  手指轻轻弹,几道凌厉的劲风发出,墨泪儿惨哼一声,肩头双腿出现了几个血洞,凌空跌落。

  一脚退出,将莫轻舞连人带刀,踢出了十几丈远。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在同一时间发生,芮不通自后合身扑来;黑衣人冷笑一声,一脚踢去。

  正中芮不通小腹,芮不通哇的一声′五脏碎裂,喷出一口鲜血,却是拼了命的抱住了黑衣人的左腿。

  黑衣人腿上轻轻一震,就要将他抛出去。但芮不通就在这一刻猛地低下头,尖利的牙齿,狠狠的咬进了他的小腿!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