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一章 那件事奇怪之极


  依然是日夜兼程,依然是关山度若飞!

  这一路去的景色,与楚阳上一次出东南,没什么两样,但心境,却是已经天翻地覆。

  上一次,乃是怀着对未来的位置惶恐和忐忑,这一次看,却是踌躇满志!

  万药大典之后,天下间,谁不知楚阳?

  天下第一药师!楚阳!

  九大家族,谁不知楚阳?九劫剑主之外,排名第一的潜力敌人!

  一路上,楚阳三人一路谈笑,一路回忆。

  “就是在这里,我和乐儿,遇到了魏无颜。”楚阳笑着,笑容里有说不出的那种回忆与挂念。

  “在这里,魏无颜与万人杰等三人大战。”

  “这里,我结识万人杰。”

  “这里,我救了魏无颜,也得到了人面彩虹蜘蛛的内丹毒馕……”

  “这里,与萧家大战。”

  “这里,第一次见到月聆雪,那一手冰封三千里······”

  “从这里,进入了黑血丛林。”

  再次横穿黑血丛林,楚阳的心是酸涩的。怀中的玉牌,似乎在发出灼热的气息,温暖着他,却也提醒着他:他日云端若相见,请君江南扫落花。

  这一路很平静,平静的让三人都有些不适应。自从从平沙岭出来,一路横穿东南,数千里路,越过黑血丛林,竟然什么事情都没有遇到!

  连一头大一些的灵兽也没见到;担任直接就如是游山玩水一般过来的,忍不住都觉得有些无趣。

  “就在前面,三大家族围剿魏无颜和他的师父洪无量,而我和乐儿还有紫大姐,就在这里,遇到了……”

  说到这里,楚阳突然停住了声音。

  因为,他发现了一件事情。

  自己一路而来,基本上野狼成群的出没·记忆中到了这里,应该是有一个最大的野狼群的,当时兰家七公子就是被自己喂了狼。但……现在狼群呢?

  这里,居然连一头狼都没了?

  楚阳惊疑不定的四处打量着。

  芮不通问道:“怎么了?”

  楚阳淡淡道:“没怎么,我在想,一路上我们遇到了那么多的狼群,为什么在这里·竟然没有狼群?”

  芮不通打量了一下四周,道:“说的也是,此处山高林密,的确是适合狼群出没,但,却没有·哈哈·不会是被人杀光了吧?”

  “你说的不错。”一个阴沉的声音说道:“狼群,是被人杀光了,而且,就是被我杀光的。

  三人一怔,只见面前一阵氤氲·出现了一个青衣老人。这个青衣老人脸色白皙,身躯瘦长,一双眼睛中,闪着明暗不动的光芒,看着三三人都是心中一凛,这人的修为高深之极·三人根本没有感觉到,他居然就这么神出鬼没的出现了……由此可知,绝对是一位至尊,而且是高阶至尊!

  青袍老人目光在三人脸上一转,然后,他的目光就凝注在楚阳脸“小娃娃,刚才你说·你曾经在此地见到过三大家族围剿魏无颜和他的师父洪无量?”青衣老人负手问道。

  楚阳心中一个咯噔。

  想起来一件事:双魂联系,万里同心!

  难道这个老头儿,就是在兰若云身上使用秘术的那个人?

  楚阳眼珠一转,心中就有了主意。

  “是的。”楚阳不卑不亢的说道:“当时从这里走,正巧见到大战·晚辈不敢现身,就偷偷的观察了一下。不过·也只是看了一眼,唯恐招惹麻烦,就立即离去了。”

  青袍老者沉吟了一下,居然没有继续追问,而是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顾独行。”楚阳坦然道:“敢问前辈是?”

  “顾独行······”青衣老者不似笑的笑了笑,道:“顾独行···…年纪轻轻,圣级修为······我怎么没听说过上三天有这么一位少年英雄……”

  “那是你孤陋寡闻!”芮不通嚷道:“我顾二哥在中三天可是三大风云人物之一,怎么就籍籍无名了?”

  青袍老者眼皮翻了翻,淡淡道:“原来是中三天的才俊。”

  楚阳道:“不敢,舍弟言语粗鲁,还请前辈恕罪。”

  青袍老者洒然道:“我若是连这种事也要生气,那还真是气不完了。”转头问楚阳:“顾独行,中三天有个顾家?你在什么时候上来的上三天?”

  楚阳眼睛也不眨一下的道:“晚辈的顾氏家族在中三天也算是名门望族;呵呵……在一年前,跟随执法者上来的上三天。”

  青袍老者沉吟了一下,道:“那,你是执法者的人?”

  “晚辈还没有这样的资格,不过,晚辈的恩师,乃是执法者。”楚阳很是谨慎的回答。

  “敢问令师是?”青袍老者问道。

  楚阳现出踌躇之色,道:“这个……”

  青袍老者冷笑起来:“你上一次,也并不仅仅是从这里走吧?而是肩负使命?”

  楚阳一惊,顿时退了三步:“前辈这话,晚辈有些不明其意。”

  青袍老者嘿嘿一笑:“浪一郎请动三大家族前来围剿洪无量,但自己却不出一人······嘿嘿······你,就是那个人?”

  楚阳脸色变了:“前辈这话,请恕晚辈听不懂得。”

  他行了一礼:“晚辈告辞。”

  但三人身形刚刚闪动,青袍老者就又是身形一晃,道:“顾独行,你是浪一郎的弟子!”

  楚阳惊道:“晚辈不懂,晚辈还有要事,以后再拜会前辈。”

  青袍人皮笑肉不动:“你嘴再是严实,也已经无用!”

  楚阳的脸色青青白白,道:“晚辈不知前辈此言何意。”

  青衣人冷笑:“浪一郎恐怕三大家族阳奉阴违,于是,就派人前来查看,这派的人,自然是自己的得意弟子最为可靠;所以,你绝不是只看了一眼就走了,而是一直看到了头尾。”

  楚阳默然不语·脸上神色有些惶急。

  “我只为你,兰若云,兰七少,是怎么死的?”青袍老者死死地盯着他,道:“我只要问你这一件事!你如实回答,便可离去!否则,就算是浪一郎自身就在这里·我说一声别动,他也是绝对不敢动一动的!”

  楚阳急忙道:“可是晚辈并没有见过····`·”

  那青衣老者不等他说完,突然截口一声暴喝:“兰若云就是你杀的!”这一声断喝,却是用上了无与伦比的精神力!

  楚阳大惊失色,慌忙道:“前辈,兰七少的死·跟我可是半点关系也没有……他是……啊?!”

  青袍老者阴森森的笑起来:“你果然看到了!”

  随即负手踏上一步:“说·不说,便死!”

  楚阳脸上神色变幻,显然心中在挣扎着,道:“晚辈可以说,但……我有两个要求。”

  青袍老者淡然道:“你说。”

  他心中已经是焦躁无比;六千多岁了·才在一次意外之中有了独生儿子,但,却又死了,自己顺着精神怨念找过来,没想到却是找到了一群狼的身上,将狼群全部杀光之后·便在四处寻找,但却是什么痕迹都没有……

  如今,总算遇到了曙光。

  “第一个条件,晚辈说出来之后,前辈不能为难我们。”楚阳道。

  “好说。你只需如实说出来,我怎么会为难你?”青衣老者颔首。

  “第二个条件,前辈须不得泄露是在下说的。”楚阳沉重道:“对方家大业大·晚辈绝不敢招惹这样的敌人。”

  “好。”

  楚阳松了口气,道:“前辈说得不错,我的师父,就是······浪执法。而上次前来,也的确是查看一下……那个·进度。”

  青衣老人脸上露出一种‘果然不出我所料,的表情:“继续说。”

  “到了这里之后,大战一场·洪无量与徒弟重伤逃走;然后……当时是从兰七少把守的关隘逃了出去。”楚阳道:“另外两人都极为不满。”

  “不会吧?”青袍老者皱起眉头:“以当时兰家来的人,可是单独一家就要比洪无量高出好几倍的武力……重伤之下,竟然能从兰家突破?”

  “是······因为······兰七少当时咳咳……见到了一位美女······”楚阳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的确是国色天香…···”

  对自己那位私生子的脾性,青袍老者显然比谁都清楚,点了点头:“荒郊夜地,哪里来的极品美女?”

  楚阳道:“这······晚辈真心不知……不过,听说诸葛家族的诸葛文少爷……最近新纳了一房小妾……”

  这两件事,貌似是风马牛不相及。但,青袍老者眼中杀机一闪,道:“继续说。”

  楚阳道:“当时,另外两家公子指责兰公子玩忽职守,但兰公子并不服气;而且,率先出手,诸葛少爷似乎受了重伤······”

  青袍老者心中思忖:以兰若云的性格,这种事情不是不可能会,而是大大的有可能……

  “然后,诸葛家族那位少爷尽力的制止了冲突,并向兰七少道歉……”楚阳皱着眉头,道:“本来事情到这一刻就停止,当时我距离的较远······见到三家人结伴上路,要离开这里,就要回去复命·……但,眼睁睁的突然发现,原本并肩走在一起的三家人,夜家人和诸葛家人突然联手发动攻击,向兰家动手……”

  “这件事真是奇怪之极!”楚阳皱着眉头说道:“我一直到现在还没有想通……”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