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一章 楚阳的心


  楚阳静静的站在山下。

  无边的大雪遮蔽了整个天空,苍茫世间,似乎就只剩下了他一个他站在山头,遥望着对面的山头。已经在这里站了一夜。

  他纹丝不动的站在这里,没有人知道,他的心中在想什么。

  对面,就是风雷台。

  九劫剑第五节,就在这里。

  楚阳的前世,也正是饮恨此处。

  在这里,以我心血,崩毁万劫。让时光逆流,一切从头开始。

  但这里,却也是他最惨痛的梦。

  在这里,他遭遇了平生最惨痛的背叛。一生挚友莫天机,就在这里,为了妹妹,伏杀自己。

  那个陷阱,对自己来说,天衣无缝。

  那是楚阳第一次亲身体会到莫天机神盘鬼算的厉害,也是最后一次。

  一直到了重生之后,楚阳才真正明白,莫天机之所以截杀自己,乃是为了他的妹妹,莫轻舞!

  轻舞。

  楚阳站在这漫天白雪之中,似乎又看到了前世那个轻舞。一身红衣,在连天接地的大雪中,翩翩而舞。

  眼神凄迷,面容凄艳。

  “楚阳,今生,我只为你一人而舞。”

  那是轻舞第一次为自己跳舞。

  一舞心已醉。

  今生为君舞,生生为君舞,千折心不变,万死犹不苦。

  一生不轻舞,一舞一生苦。所以我的名字,叫莫轻舞。我不轻舞,但我一舞,就是一生。

  楚阳,若是有来生,若是来生还能够遇见你,希望你好好好好的看我一眼,我比剑好看。

  楚阳痴痴的站着。

  “是,你比剑好看。什么剑能比得上你的好看?就算是九劫剑也比不上!”楚阳喃喃的说道。

  楚阳心里,有一种感觉:前世的轻舞,迟早有一天,会回归!或者说,现在的莫轻舞,迟早有一天,会唤醒属于她前世的记忆。

  从莫轻舞开始做那个怪梦楚阳就一直有那种感觉。

  他在盼着莫轻舞的回归。

  因为,他有太多太多的话,无法跟别人说,就算是跟现在的莫轻舞,也无法说。只有前世的轻舞,才能明白自己才能知道自己才能真正明白,自己这一生挣扎奋战,为的是什么。

  也唯有前世的轻舞,才能够原谅自己。

  唯有前世的轻舞真正地对自己说一声‘我原谅你,。

  楚阳才能放下胸口的大石头,解开自己最后一道心结。今生的轻舞娇俏可爱对自己百依百顺情根深种;楚阳有时候也会想:我已经将前世弥补了。

  但直到他每一次直面自己内心的时候,就会知道,没有!

  没有弥补!

  伤害的,是前世的轻舞。今生,就算是对现在的轻舞做出一万倍的补偿;但前世的伤,依然存在。

  无法磨灭!

  这个结唯有前世的楚阳和前世的轻舞,才能够解的开。

  但楚阳却又害怕,莫轻舞的归来。

  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不再完整,不再是前世的楚阳。今生的自己,虽然苦虽然痛,虽然一直在挣扎,但不可否认的是,今生算得上是少年得志,顺风顺水。

  一路到现在以不到二十岁的年纪,跻身于剑圣九品巅峰。这份成就虽然比起大能者来依然微不足道,但在这九重天大陆,已经是亘古以来头一份!

  自己一直努力自持,但·……少年成名,一直以来的辉煌成就,自己难道就真的没有半点得意?那真是骗鬼的说法。

  而且在情感上,现在也处于一团乱麻。

  最起码,现在九劫空间里还躺着一个乌倩倩。于情于理,于道德于责任,自己都不能抛弃。更何况,在自己的内心,也根本没有想过抛弃,不舍的抛弃。

  下三天,还有一位巾帼帝王,用清白救了自己,默默地为自己孕育了孩子,默默的抚养孩儿长大。

  若是那份情也辜负,自己还算是人吗?

  不管是乌倩倩还是铁补天,都从来没有想过用她们的一份情来拴住自己,也从未想过用所谓的什么良心责任,来制约自己。

  她们都是在默默的付出。甚至从没有要求过什么回报。

  但楚阳自己,一旦知道了这些事,却不能不面对。身为男人,有些责任,是死都要背负的。

  更何况,还有一个紫邪情。

  楚阳苦笑起来。

  紫邪情跟自己,从没有什么情感纠葛,跟她在一起,自己也总是★★待;似乎从没翻过身。但,自己却很享受那种感觉······嗯,当然不是挨揍的感觉,自己也没有受虐的爱好。

  而是跟她在一起,莫名的就感觉有依靠,很安全。这是一种心理上的原因;并不是因为自己弱小,楚阳相信,就算将来有一天,自己的修为超过了紫邪情;这种感觉依然不会改变。

  这,或者是一个男人对于女人的‘母性,的一种心理依赖吧。

  楚阳说不清楚,但这份感觉什么时候变成了牵挂,变成了更加说不清道不明的男女之情,楚阳不知道,相信紫邪情自己也是糊涂的。

  虽然没有明说,没有任何的承诺。

  但,紫邪情临走时候,那一句‘他日云端若相见,请君江南扫落花,;却已经明白的表达出来她的心情。

  若相见。

  紫邪情对将来的相见,正如这三个字:既希望,又不信。

  楚阳心乱如麻。

  如果现在前世的莫轻舞真的归来,自己该怎么跟她说:轻舞,我前世我对不起你,我辜负了你,我想要在今生弥补你,可是我今生不仅爱你,还爱上了别人?

  这句话是何其的无耻啊。

  楚阳现在想一想,都感觉到了自己的无耻乃是何等的罪大恶极!

  虽然说现在三妻四妾乃是平常事;整个大陆都接受这种观点;甚至连乌倩倩、铁补天和莫轻舞,也都认可这种事情。

  但楚阳自己依然觉得心里不是滋味。毕竟,前世虽然辜负了轻舞·但却心中自始至终,彼此只有彼此。

  今生搞成这等局面,弄得都不能放弃,这对于其它人来说或者是皆大欢喜,但对于莫轻舞来说,却是绝对的不公!

  若是前世的轻舞回归,只需一句话·就能让自己彻底的无地自容:楚阳,你说前世对不起我,今生要补偿我,原来你就是这么将你的一颗心割的零零碎碎,给我其中零碎的一块,来补偿我的?

  虽然以前世的轻舞的性格和今生的轻舞的脾气都绝不会说出这句话来·但·就算轻舞不说,难道自己就不想:楚阳,你说今生要弥补前世的遗憾,要补偿你的爱人,但你就是这样弥补的么?

  楚阳黯然长叹。

  一个人的心·真的可以同时全心全意的爱好几个人吗?

  他万分渴切的要来到风雷台;但真到了咫尺之处的时候,却是呆呆的站了一夜。自己都不知道,这一夜之中,自己都想了一些什么。

  总而言之心中的那一团乱麻,不知道如何才能理得清。

  剑灵化作了一团虚幻的影子,现身在苍茫大雪中·陪着楚阳。良久,都没有打搅他。他知道楚阳的心情。

  此时此刻,任何的安慰,都是那样的苍白。

  生死之地,死生之地。

  岂能没有感慨?

  良久之后,楚阳长长的呼出来一口气,才发现·自己的整个下半身,已经埋在了大雪之中。他低头看了看,喃喃的道:“这雪,下的真大,不知道轻舞的心·会不会寒?”

  剑灵沉默着说道:“纵然寒,也能暖。”

  楚阳点点头·轻轻吐气:“但愿,我可以为她暖。”

  点点头,将这一分心思压在心底,道:“走吧。我们去风雷台。”

  剑灵发出来一声不知道是什么意义的笑,飘身跟在楚阳后面。两道影子在山崖上飘飘飞起,向着对面的山头,凌空虚度而去。

  九重天,云海间,风雷台,一线天!

  九重天西北,第一绝地!上可接风雷,出入一线天!

  楚阳终于来到了风雷山。

  久远传说之中,这里,便是风神与雷神决战之地。据说当初两位神祗大战数月,不分胜负。到后来,两人握手言和,但却将整座山打成了两半。

  中间,一道十丈宽,数百丈长的悬崖,两侧,都是笔直的到底!

  这道悬崖,便是九重天西北第一奇景,一线天。

  若是在悬崖之下仰头看,唯有在晴空万里的时候,才能看得到一线天光!中间若有任何阻拦,那就看不到了。

  但,数万年来,这两道笔直的悬崖上,竟然连一棵草也没有长出来。

  悬崖这边,乃是狂风呼啸;悬崖那边,终日雷声隐隐。

  在悬崖的正中间,却有一道笔直的石柱,直直的从最底下升上来,万丈高,却只有三丈粗细,从上到下,圆溜溜的。

  这本是绝不应该出现的事情。

  这样的距离,和长度,不要说是石头,就算是星辰铁所铸,恐怕一阵微风也能吹倒;但这根石柱却是矗立在这里,数十万年岿然不动!

  在石柱最顶端,各自伸出来一片石头,紧密的连接了两侧悬崖的山壁,在这一线天的悬崖上,凭空的架起来一个石台。

  数十丈方圆。

  就像是两个巨人在对峙,要战斗;但却有一个很瘦小的人站在了两人中间,仲出了两只手,将两人分开了。

  这一座石台,平分了两个悬崖,但也导致了,一边风声呼呼,狂飙乱卷;另一边却是没有一丝风声,唯有雷声隐隐,电光闪烁。

  这就是风雷台的来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