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七章 女人须珍重


  楚阳突然间感觉自己有些无地自容。

  铁补天说的,那是一句话都没有说错,反问的这几句,更令自己无言以对。

  喜欢她么?爱她么?只是责任吗?有男女之情吗?

  铁补天的嘴唇在哆嗦:“我喜欢你,楚阳;我也爱你!我喜欢你喜欢到了几乎没有自我,每一晚上,你都在我的梦中出现······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也愿意你对我做任何事!但是······我不希望被你当成你的责任,你懂么?更不愿意成为你任何的牵累,你懂么?更绝不愿意被你当成发泄欲望的工具!你懂么?”

  “我想要做一个完整的女人!就算你不喜欢我,可我的爱,还是完整的!只是不希望你来随意的践踏。”

  楚阳脸色苍白。

  “我就说这么多。”铁补夫吐了口气,歉意的道:“对不起,楚阳;我本不该这样对你说话。我更不希望我喜欢的男人为了我难受。”

  她顿了顿,道:“我说完了。楚阳,我喜欢你爱你是真的;但你不喜欢我不爱我,也是真的;言尽于此。若是你还想对我做点什么,我也不会反抗你;若是你执意要我,我会给你。会竭尽我所能的,让你高兴。但这是因为我喜欢你,不是因为你喜欢我。”

  她闭上了眼睛,道:“楚阳,你若是想要做什么,那么,还等什么呢?”

  楚阳踉跄后退,颤声道:“你莫要逼我。”

  铁补天闭着眼睛挺立,眼角两行泪簌簌流下。

  “我承认,我以前没有见过你,我知道了你的事情之后,对你歉疚;纵然这其中有爱,也是因为歉疚;我这样对你,也是正如你所说,我们已经有了一个共同的孩子我认为没什么。但却没有顾忌到,这样会深深地伤害你。”

  “今天的事情,是我过分了!”楚阳沉重道:“我向你道歉。”

  “我以前没有爱过你,对你也没有男女之情,这一点我承认!我现在对你,也只是有男人的欲望和征服心理,我也承认!”

  随着楚阳的诉说铁补天绝望的闭着眼睛,心寒如冰。

  “但是······”楚阳抬起头,目光清澈地看着她:“不管你如何说,我们之间已经不可分割,这也是事实。你是我的女人,不可更改;我们有共同的孩子不容否认。”

  “补天我会努力的让我自己喜欢你,任何一点;让我自己爱上你!”楚阳缓步上前,轻轻将铁补天抱在怀中,轻声道:“我会让你做一个幸福的女人;也会让你觉得,你对我的心并不会白费。而到时候,你自然会分辨出,我对你是真心,还是假意;到底是出自我自己的内心,还是因为孩子和责任。”

  “做不到那一点,我不会碰你、一根头发。所以请你给我一点时间。”楚阳轻轻拥着她,在她耳边说道:“我楚阳,也并不是好人,但…···让我做一个彻头彻尾的流氓,你信么?”

  铁补天含泪微笑了起来,轻声道:“我信。”

  她抬起头,睁开眼睛看着楚阳:“你不流氓吗?”

  楚阳微笑起来:“在我爱上你的时候,你会发现,我的流氓是你无法承受的。”

  铁补天顿时脸色通红了起来,又羞又臊的低下了头。

  两人的交谈很严肃,但到了最后两句话两人却是不约而同的采取了放松的谈话方式,统一而默契的让彼此之间的紧张气氛缓和了下来。

  两人都是聪明人绝不会让彼此之间搞到无法弥补的地步。正如楚阳所说,已经发生的事情,绝对不会改变;孩子的存在,更加是让两人密不可分。

  既然如此,何不一起面对,一起努力,来改变这个局面呢?

  “只是,很抱歉。”楚阳的声音很痛苦:“我的心里,不是只有你一个。还有别人;所以……”

  铁补天轻轻的笑了笑,道:“该抱歉的,是我吧?你的心中,自始至终只有一个。只是这件事情你既然知道了,你却不可能抛弃。所以你要强迫你自己,将你的心分出来?”

  楚阳深深吸了一口气,点点头:“可以这么说。”

  “我之前不想让你知道,就是因为这个。”铁补天微笑,温柔道:“若是能够一直瞒下去,那就是最好不过,你不知,也不会有什么猪狗不如,更不会有什么良心亏欠,所以你的心境依然圆满。”

  “但你既然知道了,我也不会要求你抛下我们;那样对你,也是一种残忍。”铁补天淡淡的微笑:“我的身份,也不能为你做好一个妻子。”

  她故意的叹了口气:“再说……你这位花花大少,还没看上我呢。”

  楚阳禁不住摇头苦笑。

  他在这一刻,真正地发现了铁补天的好处:这个女子,平常杀伐决断,掌控天下,君临世间。但对自己,却是极为的体贴,根本将自己的一切心情都了如指掌,说出来的每一句话,都在避免让自己为难。

  楚阳叹了口气,感叹道:“补天,你若不是皇帝……该有多好!”

  铁补天眼底深处一阵明亮,她清清楚楚的接收到了楚阳这句话之中的怜惜,喃喃道:“楚阳,你已经有些喜欢我了呢。”

  楚阳呵呵一笑,两人分了开来。楚阳真诚的看着铁补天,轻声道:“今天的事,希望你能原谅。”

  铁补天抬起头,看着楚阳,脸上有些红,但却是平静的轻轻道:“你知道么,你有一个最大的好处,那就是你除非是不做错事,但一旦是你自己真的错了,你从来不会否认,也不会推诿。更不会辩解,我很喜欢。”

  顿了顿,她郑重道:“我原谅你!”

  楚阳松了口气,柔声道:“谢谢。你知道,我们需要重新开始,我不希望在你心中,留下任何的……不好的印象。”

  铁补天眼波流转微笑道:“而我们女人,一生中喜欢的人却只有一个。若不珍惜,强行让自己留下心结……那岂不是很愚蠢么?”

  她轻轻的一笑:“作为女人,需珍惜自己;须珍重拥有。”

  她轻声道:“人生很短。”

  楚阳呵呵一笑,又发现了这个聪慧的女子一个优点:豁达!

  楚阳突然想起一件事:“对了,你怎么知道我是九劫剑主?”

  铁补天有些调皮的笑了笑:“你留给我的九重丹,我已经服用了。”

  她有些惆怅的叹了口气:“只可惜……世上虽然有九劫剑主但毕竟时间还是错开了一年;若是父皇……能够多撑过一段时间······”

  楚阳也是沉重点头;铁补天这句话是说的不错的。铁世成身亡的时候,自己还没有得到九大奇药任何一种,只需再有半年多一点的时间,就能够得到了。但他终究不能再捱过那半年。尤其是现在,楚阳更是有些嗟叹。

  铁补天是女儿身,更是自己的女人;若是铁世成能够活着···…那么自己一家团聚和和美美的回去上三天,该是何等美好?

  下三天的一切乱摊子,都交给那位老丈人处理就是。

  但是现在……却是说什么都晚了。

  “于是你就知道了那是九重丹?确定了我九劫剑主的身份?”楚阳目光一闪。

  “不是。是孩子出生的时候,我师父确定了九重丹;不过·……”铁补天淡淡的一笑:“既然知道你是九劫剑主,我怎么会将这个消息泄露出去?所以你的身份,目前来说,只有我一人知道。而谁是送给我九重丹的人,我也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说起过。”

  楚阳一怔:“你师父?”

  铁补天微笑:“我师父叫兰梅仙。”她顿了顿,轻声慢悠悠的说道:“是上三天兰家的人。”

  楚阳“呃”了一声,顿时就有些呆。然后就是一身的冷汗。

  想不到真心的想不到。铁补天的师父,竟然是兰梅仙!而自己,当初还留下了九重丹。若不是铁补天思维慎密,恐怕······自己的身份此刻已经宣扬的九重天皆知了。

  想到兰梅仙最后在自己剑下生死不知,楚阳就有些心虚起来:“她不知道吧?”

  “我是这么不知轻重的人吗?”铁补天白了他一眼。

  随即铁补天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一张俏脸通红了起来。

  “你脸红什么?”楚阳奇道。

  “嗯,那个······好像好像你的母亲,就是我的师姐。”铁补天有些吞吞吐吐的道。

  “啊!?”楚阳真正大吃了一惊。

  他以前从没有想过这件事;也一直以为杨若兰乃是家学渊源;而且杨若兰在他面前也从未显露过修为,真的不知道自己母亲的师父是谁。

  没想到,居然是兰梅仙!

  楚阳有些头晕:跟自己关系最近的两个人,都是兰梅仙的徒弟;而兰梅仙最后影响生死的一剑……就是自己所创?

  呃……这件事情貌似是有些麻烦啊。

  “这么说,我不是还得叫你小师姑?”楚阳睁大了眼睛。

  铁补天脸上一红撅起嘴道:“你要叫师姑,也由得你。”

  楚阳感叹一声:“怪不得古人云:要想学得会,得跟师姑睡……”

  下一刻,楚御座就被一阵恼羞成怒的粉拳埋没了,随即小肚子上就挨了一脚,呲牙咧嘴的摔了出去……

  这个女人,真不愧是当皇帝的,暴力啊·`····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