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章 不灭之灵


  “停停停!”楚阳急忙制止。

  “怎么了?”小家伙摇头尾巴晃,正得意。

  “什么意思?我怎么没听明白?”楚阳皱着眉头:“第一句我懂,不过,这凤歌笑孔丘···…是什么意思?凤歌······是什么歌?孔丘……是什么?满是孔的山丘?还有……这黄鹤楼······在哪里?”

  小家伙崩溃了,瞪着眼睛看着楚阳,一脸的无语:“这样的千古名句……我跟你真是无话可说……”

  楚阳摸了摸鼻子,心道:难道是我出了丑?

  只好转了话题,道:“那你第二个条件是什么?”

  “第二个条件,就是对我尽可能的宽松些。”小家伙撅着嘴:“别大事小事的都管着,还有,我应该有自己的房间了······你满足我这两点,我就帮你!”

  楚阳愕然:“帮我?”

  “帮你追老婆!”小家伙很内行的说道:“有我帮你,绝对的是事半功倍!你信不?”

  “我信!”楚阳重重点头。

  父子二人四目相对,都是点了点头,然后,小家伙伸出小手,楚阳伸出大手,两人像模像样的握握手∶协议达成!

  便在这时,宫女已经做好了燕窝粥,端了过来,后面跟着几个人,端着十几个小菜,各等小吃食。

  “面对你,我唯有吃饭堵住自己的嘴。”小家伙低不可闻的嘀咕一句,便开始大吃。

  楚阳坐在椅子上,两手撑着下巴,看着自己的儿子,兀自在想着那几句话,嗯,有一点无可置疑:那恐怕是一首诗······吃了一半,铁补天匆匆归来,一眼看到儿子正在据案大嚼·楚阳这个当爹的居然就在一边看着。

  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我说你将就算没养过孩子,也应该看到过吧?这么点孩子,自己吃饭,呛着怎么办?噎着怎么办?你不会喂?”

  一听这句话,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同时反起了白眼。

  喂?楚阳心中咆哮一句:他么的让这小王八蛋来喂我好了,还我喂他?开什么玩笑。

  干渴了一声,挖空心思的找理由·道:“倒不是;而是······我们要从小锻炼他的自立能力!要不然,将来会吃大亏······越早锻炼越好。现在看起来,对这么大小的小孩子来说,是有些残酷,但,对他的长远未来·却是最大好事!”

  铁补天气咻咻的正要说话·却听见旁边一声兴奋地叫声:“哇!”

  铁补天转头看去,只见小家伙粉嘟嘟的脸上满是菜汁,一脸天真的兴奋的道:“母后,这位叔叔说得好对哦;自己吃饭,果然比别人喂得香也·真好吃哇。”

  一脸的天真无邪,一脸的童稚可爱。

  楚阳呕了一声,转过脸去。

  “乖,小阳阳,真的很好吃么?”铁补天慈爱的说道。

  “是的呀是的呀······”小家伙点头如捣蒜,那样子真是可爱极了。

  铁补天放心的舒口气·对楚阳递过去一个歉意的眼神,意思是:果然有理,我错怪了你。没想到你养孩子也是行家······楚阳道貌岸然的照单全收,露出一个胸有成竹的笑意。实则心中一阵苦笑,暗骂一声:小王八蛋!

  铁补天端起了茶杯喝水,一边慈爱的看着儿子吃饭。

  下一刻,小家伙一句话·让铁补天一口水呛在了喉咙里。

  “母后,这位叔叔好好哦,我们要他当我的爹爹好不好?”

  铁补天呛得几乎喘不上气来了。

  这句话真是突如其来,让他当我爹爹好不好?

  铁补天转头,疑问的看着楚阳。

  楚阳一脸崩溃·摊摊手,表示自己什么都没有做。

  铁补天皱紧了眉毛·喃喃道:“难道是父子天性?”

  “噗!”楚阳正在喝茶,一口喷了出来。

  “噗!”正在喝燕窝粥的小家伙一偏头,一口燕窝粥准准的喷在了楚阳脸上。

  下午,铁补天自然要继续处理公事,所以照料小家伙的任务就依然落在了当仁不让的楚阳头上。

  “你陪他玩一会,嗯,若是有兴趣,就给他讲讲故事。”铁补天欲言又止,知道自己的儿子既然有这么一个九劫剑剑主的老爹,恐怕这一生的道路,还是避免不了惊涛骇浪。

  就让楚阳讲几个故事给这小家伙听听,或者是亲身经历也好。

  早一点增加一些阅历。

  楚阳连连点头,赶紧的送走女王陛下,转过身来,父子二人大眼瞪小眼。

  楚阳立即屏退了宫女太监,才想起来一件事:自从自己来到这里,就居然没见到两个影子。那两个人干什么去了?

  先压下这个疑问,楚阎王看着自己的儿子,怎么看怎么怪异。

  “我想,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楚阳将脸凑在这张粉嫩的小脸前面,很郑重的说道:“不要拿什么真灵不灭的理由来糊弄我;这世上,每一天死的人,都数十万计;你老爹我亲手杀的人,恐怕也在七八万了……这要是死了之后再这么回来,相信没有人能够接受得了。”

  铁杨眨巴眨巴小眼睛,道:“我就知道你肯定有疑问。不过,我当然要告诉你。”

  “人死去了,便会轮回转世,经过轮回六道之后,或者转生为草木,或者转生为树叶,或者转生为牲畜;这些,都没有什么真灵!轮回道路,本就是毁灭灵魂,消除记忆,只留一点灵魂印记转世······那当然是什么都不记得的。

  “若是人人都能够如此转世,那么,整个世界,恐怕早已乱了套。”

  “唯有修为到了一定的地步之后,才能用全部修为转化为灵魂力量,护持着自己,穿越轮回通道,转生为人,带着记忆。”

  “但这种情况,就算是整个天地之间,能够有这种修为的,绝对不超过六个人!”小家伙道。

  “这六人是谁?那你是六个人之中的哪一个?”楚阳问道。难道自己这个儿子·还是某位大能者转世?

  “这六人的名字,说了你也不知道,而我,绝不属于六个人之中的任何一个。”小家伙想了很久,才道:“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不灭之灵?”

  “不灭之灵?”楚阳皱皱眉头:“没有听过。”

  “你没听过,解释起来就比较麻烦……”小家伙眨着眼说道:“可以这么说······在天地初开的时候·鸿蒙初始;孕育了一批大能者,之后才有了人类的繁衍生息……”

  “而这片空间中,所有能够孕育出这些初始人类的;便是一个独特的空间,叫做,天道空间。在天道空间中,充满了一种奇特的生命气息·就是这些生命气息·被吸收之后,才有了人类。这些气息,就叫做天道本源!”

  “数万亿天道本源粒子之中,才能够诞生一个不灭之灵!每一个不灭之灵身上,都有着完整的天道轨迹!”

  “当然·不灭之灵诞生之后,还有可能被修炼者吸入自己身体里面,成为组成修为的一部分。而只要是能够吸收到不灭之灵的,每一个,到后来都能够成长为一个翻天覆地的强大人物!”

  “后来,天道巨变;天道空间突然关闭。”

  “不灭之灵就被封印在了空间里。”

  “不知道过了多少年·不断地有不灭之灵消失,因为不灭之灵虽然身躯微小到自己都看不到,却已经有了自己的灵智。长久的寂寞,也会崩溃。”

  “我就是天道空间最后一粒不灭之灵!”小家伙指着自己的鼻子。

  说到这里,楚阳已经瞠目结舌。

  万万想不到天地之间,竟然会有这么奇妙的事情发生;而这样奇妙的事情,居然就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便在某一个时刻·我在吸收了所有的中途崩溃的不灭之灵之后,发现自己能够感召外界一些强大的修炼者的召唤······那是大能者在吞吐天地的时候,发出的波动。”

  “于是我就试着向哪个方向穿透;也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年,我突然成功的突破出来,接着·就很高兴的奔赴召唤者。”

  “然后我却发现,这位召唤者·竟然是将吸取而来的天地灵气,用来淬炼一把剑。于是我就被封印在了这柄剑里,随着剑的主人纵横天下……”

  “剑的主人在一代又一代的变更,却始终没有人发现我的存在;我在那个奇怪的地方,根本没有时间的观念,反正,出不来。”

  “经历了一个又一个的朝代变迁;最后这柄剑,被束之高阁;而且,被当做至高无上的象征,供了起来。然后就发生了战争;这把剑被盗出去,无数人为了争夺大打出手!那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足够强大,能够挣脱······所以我就在一次战斗中猛地一挣,这把剑断了。”

  “然后我就自由了。自由的我,第一个想法,就是要做人!因为做人,有着无穷无尽的乐趣。所以我要做人,再也不要做一个肉眼都看不到的东西。”

  “所以,我继续在人间游荡了不少年之后,学了一些我能够学到的东西,自认为足够,就义无返顾的进入了轮回通道······”

  “然后我再出现的时候,就到了这里……”小家伙看着自己的老爹,说道:“这一生,是我第一次转生成人。”

  “…···”楚阳目瞪口呆,有些脑袋瓜子不够用,道:“但,你却第一次见面就告诉我实情···…这还是让我心中疑惑。”

  “原因很简单,因为你身上有天道轨迹的存在!”小家伙很兴奋的两眼发光:“这才是真正的原因!”

  楚阳心中一震,想到了九劫剑!

  九劫剑,岂不就是充满了天道轨迹的存在!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