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九章 当年事


  “我是魏无颜!”魏无颜眼中射出刻骨的仇恨:“我曾经是洪无量的徒弟,但现在已经不是。”他仰起头:“我非是向你讨饶,乃是囡为洪无量卑鄙无耻,肮脏下流!我与他有不共戴天之仇!”

  浪一郎嘿嘿冷笑:“一千年……你居然才发现他卑鄙下流?”

  说完他一挥手,十个人整齐的从上面飘落。

  魏无颜等人都没有动,也没有逃。

  自己四人,不过是至尊一品。而且都已经是筋疲力尽,眼下,不要说是战斗,就连站起身来,都很勉强。

  而对方都是至尊一品之上的高手!其中还有几位,更加是二品三品的人物。至于为首的这位浪一郎,更加是深不可测!

  在这种情况下相遇,那真是一丝一毫逃生的希望也没有。

  浪一郎身子如同行云流水一般从雪地上滑过来,站在魏无颜身前,上下打量了他一下,点了点头,眼中带着深刻的疲倦与孤独,用一种疲乏的声音说道:“魏无颜,想必……你是知道我的。”

  魏无颜冷冷道:“浪首座赫赫神威,后生小子,怎能不知。”

  浪一郎笑了起来,但他虽然在笑,脸上神情依然是那么悲凉萧瑟,他萧索的说道:“我是说,我与洪无量之间的事情。”

  魏无颜沉默了起来。

  这件事情,他当然知道;而且洪无量曾经不止一次的说过。

  但,自从洪无量的所作所为导致他在魏无颜心中的形象崩塌之后·魏无颜现在真的无法判定,这两个人之间,孰是孰非?

  浪一郎长叹一声,淡淡的道:“我自从发现了你·便一路布置,迫使你一次次改变路线,让你来到这西北荒原…···这里,是不是感觉很熟悉?”

  魏无颜沉默了一下·说道:“不错,的确很熟悉。”

  浪一郎微微颔首:“嗯,你就是在这里长大的。自然会感觉熟悉……”

  魏无颜沉默;脸上有莫名的怅惘。

  是的,自己是从这里长大的,自己的家,自己的根,就在这里。

  只是为了躲避强仇,才跟随洪无量数万里逃命······离开了这里。

  万人杰三人恍然大悟。

  为何在这西北地区,如此恶劣的环境里·魏无颜居然能够如鱼得水的一次一次的摆脱追兵。原来如此!

  西北,乃是魏无颜的故乡。

  但,不止是魏无颜脸上怅然,连面前的浪一狼脸上·居然也是同样的怅惘神色。

  “不止是你······我的故乡,也在这里。”浪一郎低沉的道:“洪无量的故乡,也在这里······我深爱的人……她的故乡,也在这里!”

  “都在这里!”

  浪一郎的声音变得很空洞,很虚无,似乎在向灵魂说话一般·喃喃道:“所以我不惜布下天罗地网,出动整个执法堂所有力量,发动九大家族围追堵截·也要将你逼到这里来。”

  “因为我要在故乡,了却平生恩怨!”

  “原来如此。”魏无颜冷静的说道:“所以你才下了命令,不能伤害我们的性命·一定要抓活的?”

  浪一郎疲倦的的笑了笑,摇了摇头:“以你们的微末实力,你以为真能硬打硬冲逃到这里?”

  魏无颜冷笑起来:“纵然我们不能,可你这种作为,却也太过于戏耍我们!”

  浪一郎皱皱眉,道:“对此·我非常抱歉。”

  他顿了顿,道:“但是·……这是我……将近两千年的心愿。所以……纵然艰难·我也要做。纵然对不住天下人,我也要做。”

  魏无颜不说话了。

  他明白浪一朗的意思:纵然对不起天下人,也要做!更何况,是仅仅你们四个?

  浪一郎浑身上下,带有一种从灵魂到身体的那种疲倦,这种疲倦,就像是一个沙漠之中数天不吃不喝耗尽了体力的旅人那般,让人一看到,就顿时也有一种感同身受……

  似乎自己也疲倦了起来。对这人生……疲倦了。

  再也没意思了。

  “楚阳是不是域外天魔……我不管。”浪一郎双手一直背在身后,拢在袖子里,道:“你们四个人,我也不想杀。”

  “但当年的事,只有你魏无颜一个见证者!”

  他说完,转转头,道:“还请三位,找个地方歇息歇息。”随即目光一闪,道:“要以礼相待!不可无礼!”

  早有一位至尊上前,砰地一声,将山壁打了一个大洞,然后几个人带着万人杰三人进去,坐着休息。果然没有难为他们。

  山洞外,大雪纷飞之中,只有浪一郎和魏无颜两人。

  “你要合作一些,因为你若不合作,你那赤胆忠心的三位兄弟,就会因你而死!”浪一郎很平淡的说道。

  “你!”魏无颜怒喝一声。

  “我只说一遍。”浪一郎声音萧瑟。

  魏无颜颓然垂下头来:“你要我怎么合作?”

  浪一郎抓住了魏无颜的最大痛脚;若是只有魏无颜一人,他早已生无可恋,说不定现在就已经拼命了。

  但,万人杰三人的性命握在浪一郎手中,魏无颜却不敢轻举妄动;甚至,连多咳嗽一声都不敢。

  万人杰三人珍惜自己,陪着自己出生入死,魏无颜同样可以做到,为他们不惜一切!

  包括做任何事情。

  “跟我来。”浪一郎负手在风雪中漫步行走,一步步走上山崖。

  魏无颜亦步亦趋,踩着浪一郎的脚印前进。

  突然间魏无颜心中有一种奇妙的感觉:踩着他的脚印前进·……若是这么说的话,自己的命运与浪一郎相比,又差到了哪里?

  两人的命运,岂不是一样?

  都是因为洪无量家破人亡孤独终生!

  想到这里,魏无颜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一千七百年前在这片山崖上,有一株梅花。每次大雪纷飞,梅花便也随之开放,雪白的梅花在雪白的大雪中,就像融成了一体。谁也不知道梅花何时开的,也不知道梅花何时谢的;来去无踪。”

  浪一郎疲倦的声音说道:“如今,连那梅花树,也没了。”

  他站在高处,举目四望,然后缓缓的坐了下来,拍拍身边雪地:“魏无颜,坐下吧。耐心些听我讲一个故事。”

  魏无颜默不作声,就在他身前坐了下来。

  “这个故事,我压在心里,一千多年……我从未向任何人诉说过!今天恩怨了结之时却要让这段故事,大白于天下;最少,能有一个与故事相关的人,作为见证!”

  浪一郎淡淡的笑了笑。

  魏无颜深深吸了一口气,自从浪一郎出现,他就从浪一郎的声音之中,听出来一股孤独寂寞和哀伤。

  以及一种……彻骨的辛酸!

  似乎这个人的心中,隐藏着无数的辛酸血泪。

  但心中却有些奇怪:浪一郎一直在说,今天恩怨了结;但洪无量还不知道在哪里藏着,今天如何能将恩怨完全了解?你只给我说一个故事,难道就能将恩怨一起了结了吗?

  浪一郎苦笑着道:“在一千七百年前,就是这片山坡,往东五十里,就有一个小村落;那个村落,叫做洪家村;而我家,是洪家村唯一的外姓。”

  “某一日洪家村突遭大变,全村人死于非命就只有两个少年逃了出来,从此相依为命。他们历经千辛万苦,闯出西北,矢志报仇。两个人对天盟誓,结为兄弟,一生一世,生死相依!永不背叛!”

  “终于,兄弟两人各有各的遇合,终于分开;再见面,已经是三十年之后;两人都得拜名师,练就一身功夫。”

  魏无颜知道,浪一郎说的便是他自己和洪无量,但这个故事,分明与洪无量的故事有很大出入。

  “两人见面,当然是喜不自胜;从此结伴闯荡江湖。一开始,两人凡是有什么收入,都是放在一起,两人均分;但那时候洪无量修为稍高,赚得多,我赚的少;洪无量逐渐的有些不舒服······在我主动提出来之后,洪无量拿大头。”

  “终于在有一天,兄弟两人遇见一股劫匪,在打劫一个车队,洪无量并不打算干预;但我那时候却想起了灭族之恨,于是······我就冲了上去;车队的人都已经死光了,只剩下一个少女,因为长的貌美,劫匪并未杀之,而是想要劫回山去。”

  “我救了那个少女······杀了那些劫匪。不过,我们两人带着一个弱女子,如何赶路?但若是任她自生自灭,她父母双亡家人全死,如何活得下去?”

  “但一直对此事不热心的洪无量,见到这女子容颜之后却变得热心起来,提出我们两人教授这女子功夫;短时间内提升实力,只要有了功夫底子,就不再是累赘。对于这个决定,我和那女子,都是十分赞同。”

  “时间就这么过去,虽然洪无量一直刻意表现强势,但那女子对我的依赖却是越来越强;而我也……半年之后,终于,我与这名女子,私下里定了终身,交换了信物!两人约定,等报了大仇,就遁迹山林,隐居世外,再不出来。平平静静厮守,安安稳稳过日子。”

  “当时,我们两人都感到幸福和满足,似乎,这天地,也变得可爱了起来。”

  浪一郎说到这里,本应是郎才女貌才子佳人的故事,但他的声音,却突然变得阴森愤恨起来。

  一股阴森森的气息,让魏无颜也为之毛骨悚然。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