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五章 霸王邀请


  楚阳嗯了一声,若有所思,道:“那么,可也真够快的。按说,陈家距离算是远的,没想到居然是第一个赶到了这里。”

  万人杰道:“那是自然;骑马的话,就算是并不吝惜马力,一天一夜,也最多只能有一千三百里……而且是那种千里挑一的宝马良驹才能做得到。但这追风兽,身为八级灵兽,一个白天就能狂奔五千里!而且,经过一晚上休息,第二天就能完全恢复。”

  “原来如此。”楚阳心中思忖着,却是在想着那驯化秘法,这等法门,倒是不错呀。

  剑灵在意念中说道:“的确是不错的法门;我也不知道,陈家什么时候得到了这样的功法。”

  楚阳为之气结,我就是想知道哪里来的,你给来一句你也不知道。

  “不过,原本在天阙,很久之前,有一个驭兽宗,早很多万年就已经灭绝了······”剑灵接下来的话,终于切中了重点:“陈家那位先祖想必是不知道如何得到了一点传承吧……难怪他会耗尽寿元而死。”

  “这话怎么说?”楚阳顿时来了兴致。

  “驭兽宗乃是天阙法门,在天阙,有无穷无尽的大道灵气可供支持;自然不必担心什么,但在九重天,却只能仰仗辛苦修炼来的自身元气。”

  “这些元气,他能够驯化几头为自己当坐骑也就罢了,居然陆陆续续的搞了那么多······他不死,谁死?”剑灵不屑的说道。

  “这么说······这种法门若是在天阙的话就没有限制?”楚阳目光一亮。

  剑灵嗤了一声道:“不然你以为驭兽宗怎么灭的?因为这门法门太过于逆天······你想想看,一个人可以役使成千上万的灵兽······如此实力,形成一个宗派?早晚是心腹大患啊……所以及早灭之。”

  “当然若是说没有限制的话,我都不信…···只不过不知道那法门的奥妙更加没法说了…………”

  剑灵的话,告一段落。

  楚阳陷入了沉思。

  远方尘土飞扬,如同一片黑云一般迅速接近。前一刻还在十数里外,下一刻居然就到了眼前。一大批的黄衣人,轰轰到来!

  一看这招牌一般的颜色,大家顿时就知道,果然是陈家的人。

  楚阳五个人不想惹麻烦,干脆飞身上了道路一边的山坡上。

  楚阳终于看清楚了这追风兽的样子;这种灵兽,长相类似于骡马但比马要矮一些,身子却要长一些,浑身黑毛。

  四条腿又短又粗,蹄掌粗大眼神狰狞。

  在背上有一个宽敞的坐垫,陈家人就坐在上面,追风兽急速行驶,在上面的人却是纹丝不动,完全感受不到任何震动。甚至,有些骑术好的,完全可以在上面睡觉补充体力。

  的确是好东西。

  楚阳心中叹了一声。难怪能够在最短的时间里,赶出来最远的路程,还抢在了其他家族前面!

  眼看着下一刻陈家的人就能够一掠而过。

  但在这时,为首之人突然眼睛一斜,一扬手一声唿哨打着转儿抛上了半空。

  刷的一声,尘土形成一片黄云飞了过去,但这一百多人,却是整齐的停了下来。

  那为首之人在胯下追风兽头上拍了拍,追风兽转了个方向,居然是面对楚阳五个人。

  这人一身黄袍成明黄色,身材瘦削虽然是骑在追风兽身上,却也看得出来,此人身材必然颀长。眼神犀利,如鹰隼;此刻,正目无表情的看着楚阳五个人。

  喝道:“下来!”

  楚阳顿时就有些郁闷。

  怎么回事?我们都把路给你们让开了,甚至我们为了躲避,都躲避到了山坡上,居然还遭受到这样的待遇。

  还讲不讲道理了。

  楚阳忍住气,使了个眼色,示意忍耐,才飘身下去。

  不忍耐还真不行。

  这是一共是一百一十人的骑队,最弱的骑士,都是一品至尊巅峰!至于正在说话的这个为首者,居然是一位八品至尊巅峰!

  看来陈家这一次,乃是出动了秘密力量了。

  想到了这一点,楚阳心中甚至有一种得意:陈家之所以出动秘密力量,那么,定然是以为厉家此次的异动与九劫剑主有关了。

  而这些人,看起来乃是增援西北的陈家人,对付厉家;但实际上,却应该是为了对付九劫剑主而来……

  但不管如何,这些人与厉家对上,那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陈家已经做出来这样的决定……那么,其他家族呢?若是都做出这样的决定……那可就是太好了……

  “不知道前辈有什么事情?”楚阳五人已经经过易容,根本不必担心被人认出来什么‘域外天魔,之类的狗屁倒灶的事情,此刻倒是很坦然。

  黄衣老者两眼开合间,电光闪烁,淡漠的说道:“你们几个,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哪一家的?”

  连续三问,一股子颐指气使的味道,扑面而来。

  似乎他自己便是主宰,面对自己治下的蝼蚁,可以为所欲为!

  魏无颜等四人只觉得胸中一股气猛地冲了上来。

  楚阳挥手止住众人怒气,道:“前辈垂询,晚辈自然一一奉告。”

  说着,便说了名字,当然,都是假名字。

  至于来处,则是从西北而来。

  “你们从西北而来?”黄袍老者两眼半合,漠然问道:“那边如何了?!”

  顿时,两百多道目光都是注射到了五个人脸上。

  楚阳等人同时感觉到如同脸皮上同时中了两百多箭一般,肌肤竟然隐隐生疼。

  “西北大乱!”楚阳苦笑一声:“我们兄弟本是去执行任务·但·根本无法深入,只好原地返回。恐怕随时都有可能爆发大战……万一被殃及池鱼,可就太冤了……”

  “你们是血酬?”黄袍老者眼睛一亮。

  “正是。”

  “不属于任何世家?”

  “是的。”

  黄袍老者眼神阴鸷的看了五人一眼,淡淡道:“五个二品至尊……嗯·五个二品至尊····…小子,你先跟我说说,西北的局势。”

  “西北的局势是这样的……厉家已经疯了······”楚阳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极力的渲染了一番西北的紧张局势。

  “原来情况已经如此恶劣……”黄袍老者喃喃自语。

  “是的,厉家最后用各大家族高手的鲜血划了一道血线,言明:再敢越过血线,杀无赦!”楚阳说道:“目前,正是干戈隐隐,一触即发。若是一旦交战·后果不堪设想!”

  黄袍老者口中‘唔,了一声,眼中闪过一丝不屑;喃喃道:“区区厉家……也敢如此嚣张!”

  “前辈若是再没有别的要事垂询,晚辈们就告辞了。”楚阳说道。既然已经点了火,那就赶紧抽身·以免引火烧身。

  “不忙!”黄袍老者目光一闪,道:“你们五个人,做血酬又有什么前途?难道对未来,就没有什么打算?”

  楚阳心中顿时大叫糟糕,难道这老货竟然要收编我们?微笑道:“我们兄弟五人自由自在惯了,也受不了约束,血酬这一行虽然危险,却也多姿多彩,自由自在。承蒙前辈关心了·晚辈们告辞。”

  黄袍老者两眼舒张,两道冷电激射出来:“谁说······让你们走了?”

  楚阳与魏无颜等人同时愕然。

  “给你们五个人两个选择,第一·加入陈家,成为陈家家臣;第二,死!”黄袍老者声音很平常,似乎说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若非是多事之秋,用人之际,我老人家还真看不上你们五块货色。如今·还不赶快谢谢我老人家的大恩大德?”

  后面顿时有人笑起来:“难得老祖竟然对你们几个人有了兴趣,还不跪地磕头谢恩·还等什么?”

  楚阳等五个人脸上的怒意再也克制不住了。尼玛,就没见过这么不讲理的,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不喜欢受约束,这老小子居然直接来了一个霸王硬上弓!

  “乐儿,现在冷不冷?”舞绝城两手负在身后,行云流水一般走在山道上。在夜家驻地的时候,还是盛夏的样子;但走到这里,两边的树木已经落了叶子,仿佛深秋了。

  数千里路,便是寒暑两重天。

  “还行。”楚乐儿不满的道:“师父,我可是圣级高手了!早已寒暑不侵……你不要老是将我看成小孩子!”

  舞绝城哈哈一笑,道:“在师父面前,你就是个小孩子。嗯,我看你对毒功的领悟,这几天貌似是又深了一层?”

  “是的师父。”楚乐儿有些高兴,却立即转了话题:“师父……还要走多久才能到西北?我大哥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您老人家也不急……”

  “翻过这座山,再走不到两千里,就是西北了!”舞绝城微笑道:“你大哥会没事的······再说了,若是有事的话,等你来也早晚了……所以,不要急。”

  “哼!”楚乐儿不高兴的转过头,喃喃道:“我大哥要是有什么事……整个西北别想有一个活人!还有执法者······甭想有一个人活着!”

  舞绝城老怀大慰,道:“这才像是毒医的弟子!”

  楚乐儿恨恨道:“尤其是那个法尊,我要将他抓住!每天生不如死的折磨他一百次足足折磨他一百年······”

  舞绝城顿时脊梁一寒,咳,这样子折腾法······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