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章 愿君有来生


  楚乐儿摇着舞绝城的手臂,舞绝城黯然叹息。

  他当年号称毒医,不仅毒术高强,医术也是高明之极!在看到魏无颜的第一眼,就知道已经没救了。

  楚乐儿眼圈一红,抽抽噎噎的哭了起来。

  “你若是不想让我杀了他们,我就让他们滚蛋了。”舞绝城对楚阳说道。

  “越快越好!”楚阳点头,转过身,淡淡道:“陈家,陈天星,记住!我叫楚阳!当有一天,我楚阳到陈家的时候,便是陈家灭族之时!”

  陈天星冷哼一声,想要放几句狠话,但嘴唇动了动,终于没有说出来。

  一挥手,喝道:“我们走!”

  就要离开。

  舞绝城一皱眉,喝道:“这么就想走?江湖规矩,半点都忘了吗?”

  陈天星恨的几乎吐血,手起一掌,将自己的小手指头砍了下来,滴溜溜落在地上,浑身一阵颤抖,道:“舞前辈,这样可够了?”

  舞绝城无情摇头:“不够!”

  陈天星深吸一口气,再次砍下两根手指头:“前辈?可觉得·……说得过去?”

  舞绝城皱眉:“第三次还不让我满意,我亲自动手!”

  陈天星大吼一声,竖掌如刀,咔嚓一声将自己的左肩膀砍了下来,血淋淋的扔在地上,浑身一阵阵的抽搐,脸色煞白,一字字道:“现在想必前辈会满意了。”

  舞绝城脸色一寒:“态度给我放尊敬些!老夫是为了把你给楚阳留着,要不然你觉得这些够让我满意的?跪下!磕头!然后滚!”

  陈天星喉咙里呼哧呼哧的喘起来粗气。

  身后众人也是一脸怒色。

  杀人不过头点地舞绝城也太过分了一些。陈天星身为陈家七祖,已经三次断指断臂,居然还要磕头求饶才肯放过?

  舞绝城眼皮一翻,森然道:“不磕头统统死!”

  陈天星大叫一声,喷出一口鲜血,翻身跪倒:“舞前辈,天星拜别!”

  自己等人绝不能死在这里,若是连回去都回不去,将来人家找上门去,家族全无准备,真是灭顶之灾……

  “滚!”舞绝城冷漠的吐出一个字。

  陈天星身子颤抖,有吐出几口鲜血竟然站不起来,身子一颤,晕了过去。

  陈家其他人将陈天星背起,一个个默不作声急速的退了出去。

  自始至终,楚阳没有抬头。

  万人杰三人恨得眼眶几乎出血的看着陈家众人离去,牙根咬的咯咯作响。

  “乐儿,拿出你的月华天宝!配合楚阳的补天玉,为他收拢魂魄!”舞绝城说道。

  在舞绝城的指挥下,楚阳全力配合,碎着月华天宝与补天玉一点点的融合,在魏无颜身边,慢慢的聚拢起一片洁白的光辉。

  形成了一个大圈子将他的身体包裹在里面。

  随即,一点点零星的虚影碎片,从魏无颜的身体中升起在上方这光圈里面,慢慢的,形成了一个人体的形状。

  虚影碎片越聚越多,慢慢的,变成了魏无颜的相貌。

  楚乐儿眼中的泪水不住的流出来。

  良久,碎片不再冒出。魏无颜的虚影身体也全部恢复了。只见他睁开眼睛,似乎是看到了楚阳等人虚幻的脸上,居然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

  “魏兄······”楚阳深深地吸气:“你…···你的心愿,完成了……”

  虚影中的魏无颜连连点头,目光迫切。

  无颜剑本已随着他的攻击变成碎片,但此刻,魏无颜的虚影手上,赫然也抓着一把剑。无颜剑!

  楚阳心酸至极!

  就在昨夜!

  就是在昨夜!与魏无颜的谈话,还清晰地在耳!

  魏无颜说:我不会主动寻死了!

  其实我也不舍得你们!

  我很舍不得他们娘儿俩,但现在,我有兄弟,也舍不得。

  我虽然不会主动寻死,但,若是在战斗中身死······依然请求你,满足我的愿望,赐予我,天瓣兰!

  一想起这些,楚阳心如刀绞。

  魏无颜心如死灰,早就萌生了死志。我们好不容易才劝得他不再主动寻死,好不容易才为他重新树立了人生的目标,也让他有了新的牵挂······却在这时候,身死!

  人生的捉弄,真真是让人无语至极!哭笑不得,又是无力的无奈!

  若是怎的要死,何必等到他又有了希望和寄托的时候?

  这样对他来说,对于兄弟们来说,岂不是太残忍?太残忍了?!!

  魏无颜的虚影的眼睛中,散发着迫切。

  楚阳无力的闭上了眼睛!

  舞绝城叹息一声,双手用力,那九品至尊巅峰的修为极限发挥了出来,慢慢的形成了一个气场……

  缓缓的挤压!

  魏无颜的虚影,刹那间就被挤压到了他自己的身体之上,却不得其门而入。

  舞绝城嘿的一声,全力一压!

  魏无颜的虚影进入了他自己的身还魂,当然不可能,但……却能营造一种临死之前的那种现象!

  “快!”舞绝城满脸通红,显然已经尽了全力。

  就在这时,魏无颜的身体一震,嘴角又流出鲜血。两眼似睁未睁…···楚阳出手如电,一片天瓣兰就在这一刻,刷的一声到了魏无颜的嘴角。

  随即,天瓣兰立即立即化作了七彩流光,消失。

  舞绝城咳嗽一声,缓缓收功。脸色,显得更加疲乏了起来。

  已经被打碎了魂魄,死的不能再死的人要用外力生生再将魂魄压进死亡的身体······这样的极限运功纵然是舞绝城,也坚持不了多久。

  随着舞绝城收功,魏无颜的身体上缓缓升起来刚才的虚影,此刻明显可以看到,魏无颜满脸欢喜,在他的头上,顶着一片十色的花瓣。

  他的眼神感激的看着楚阳,留恋的在众兄弟脸上掠过,露出一丝微笑。

  嘴唇似乎动了动。

  他说不出声音,但楚阳却依然能够从他的唇形上看出来,魏无颜说了什么。

  “娥儿,小展……我来了…···”

  那时他亡妻和孩儿的名字!

  这一刻魏无颜脸色黯然,带着期望,也带着忐忑。

  楚阳只觉得眼眶发热,大声道:“魏兄你并非无颜见你的妻儿了!你只是受了蒙蔽!错不在你自身!”

  “而且,大仇已经得报!”

  “你可以光鲜的去寻找他们!照顾他们!告诉他们!这个好消息“你懂吗?”

  虚影的魏无颜脸上露出一阵放松,向着楚阳点了点头。

  “魏兄!祝你一家团聚!”楚阳重重抱拳:“若有来生,你我再做兄弟!”

  万人杰、成独影、包不还三人同时抱拳行礼:“魏兄,祝你一家团聚!若有来生,咱们再做兄弟!”

  楚乐儿声音哽咽:“魏大哥,祝你和嫂子侄儿早日团聚······”

  虚影中,魏无颜双手合起,抱拳向着众人深深地弯下腰来,随即站起,向着舞绝城深深一礼。

  舞绝城含笑挥手。

  魏无颜身子飘起脸上带着留恋,向着楚阳等人挥手致意。

  随即,越升越高,逐渐的消失在天地之间。

  茫茫天地,似乎有一声淡淡的叹息悄然而散······恰如魏无颜心中的怅惘……

  楚阳深深的叹息。

  楚乐儿哭倒在楚阳怀中,眼睛都肿了:“大哥你说魏大哥,他能与他的妻子儿子团聚吗?”

  “能的一定能的!”楚阳抚着楚乐儿的秀发,轻声的说道。

  似乎是在安慰楚乐儿,但,楚阳何尝不是在安慰自己······真的希望……你能找到!

  真的希望……你们能有来生!

  若有······我希望你们的来生,幸福到无以复加······送走了魏无颜,大家都有些沉默了下来。

  万人杰和成独影包不还在奋力的挖掘墓穴,要将魏无颜的尸体入土为安。

  他们并没有动用修为,只是用两只手和长剑,以最原始的方式在挖。

  似乎,魏无颜一刻没有入土,他就还在自己的身边,还活生生的是自己的兄弟······虽然明知道不可能,但三人依然执着的这么干。

  让自己的兄弟存在的这种感觉,多停留一刻。

  也是好的。

  楚阳怔怔的抬头,看着苍天云彩。

  这一刻,他有些无比的愤恨!愤恨命运,愤恨苍天!

  若要他一定死,何必给他希望给他牵挂?

  既然给了希望给了牵挂,为何却又在他刚刚有了活下去的牵挂和寄托的时候,残忍的让他死?

  舞绝城在楚阳身边站立:“怎么?”

  楚阳吸了一口气,淡淡道:“没有什么,只是现在,觉得什么所谓的天意,所谓的命运,实在是操蛋的很!”

  舞绝城学着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深有同感道:“是啊,的确是操蛋的很……当年……”

  他说了‘当年,两个字,突然又闭了嘴。

  楚阳知道,他触景生情,又想起了当年的兄弟,当年的九劫兄弟!楚阳没有转头看,却依然能感觉到,舞绝城的嘴唇在哆嗦。

  楚阳能够感觉到,舞绝城心中那近乎凌迟一般的血淋淋的痛苦……

  良久,连楚阳都想不到的是,舞绝城终于把这句话说完整了,虽然他强行抑制,让自己保持平静,但他的声音颤抖的,却连楚乐儿都能听得出来:“······当年······我也有这样的兄弟…···我也有!”

  他仰起头,闭上眼,轻声道:“他们……有来生吗?”

  这句话很轻,似乎在问楚阳,似乎在问天,似乎在问自己···…

  声音余韵随风飘散在天地间……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