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八章 至高无上,大道之门


  “宁老,浪一郎每次来,都是在哪一层?”楚阳两眼放光的问道。

  “第四层······你问这个干什么?”宁天涯刚刚回答完毕,就诧异问道。

  “原来是第四层······”楚阳嘿嘿一笑:“每一次,都是从哪个方向进来?在哪个方向闭关?”

  宁天涯翻了翻白眼:“这个我怎么知道?”

  楚阳愕然。

  宁天涯说道:“这便是宝塔山的第五个大秘密,每个人来到宝塔山,超过三四层之后,基本上每一个人走的路都不会重复。也就是说,各自有各自的遇合。

  另外的人很难寻找到其他人走过的路,或许能有一段道路相通,但,却肯定会有最多的一段路,是不同的!”

  “所以这座山,又被一个小圈子里的人称为:人生之路!盖因每个人走的路,都不相同,而宝塔山,就是如此。”

  楚阳心中又是一震。

  人生之路。

  不错。

  人生之路,每一个人的人生之路,都是不同的。或许有那么一段,很多人都会重复,但只要走过了这一段之后,也就全然不同!

  人世间,自古到今,没有任何两个人的人生道路所有遇合完全一样!

  这宝塔山,难道是在昭示着什么?暗示着什么?

  楚阳越想,越是感觉,这座山,其实就是人生!

  很多人都走,每个人走的都是不同的路。

  绝对没有任何重复!

  有些人迷了路,纵然是至尊·也只有在迷路之中死去!

  人生路上·有多少人迷了路?有多少人一辈子都找不到自己所要走的路、自己所应该走的路?

  真是太多太多了。

  想到这里,楚阳有些叹息道:“想必,能到这山上来的,都是高手吧。”

  “当然。”宁天涯说道。

  “那么·这些人进来之后,肯定死在这里的人多,能够平安出去的少吧?”楚阳再问。

  “不然。”宁天涯说道:“死在这里的人,当然不少;但活着出去的人,却更多。”

  “哦?”楚阳问道:“难道有那么多的人,都曾经找到了自己的路?”

  宁天涯脸上露出苦笑:“能在这山上通行无阻,古往今来尚无一人。很多人之所以出去,乃是因为一进来就迷糊了,接着就迷了路。但是他们一边迷糊着·一边迷着路,就这么迷迷糊糊的就又出去了……”

  “进来不知道怎么走,但出去,却也不知道怎么出去的·一切都是浑浑噩噩,身不由主······这样的人,占据了绝大多数。”

  宁天涯苦笑着,说着。

  楚阳也是为之苦笑不已。

  这可倒是真有意思。不过,人世间这样的人还真不少:一辈子浑浑噩噩,找不到自己的路,东边一闯,西边一荡,然后就完全迷糊·爱咋地咋地,认命了……就这么走到了人生尽头······“真正在里面死掉的人,都是有坚定的人生信念的人·都有一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狠劲。所以他们锲而不舍的往上爬,朝着自己的目标前进,但,他们太执着,只顾着前进,却忽略了一切·所以等到他们发现自己真的上不去,想要退下来的时候·已经退不下来。”

  “因为他们没有给自己留退路!”

  “真正能够在这座山上明明白白的上来,又是明明白白的下去的人,古往今来,并不多。而且这些人,都是绝顶聪明人,或者,很知足。”

  “像是夜沉沉,每一次来闭关三年,都是在同一个地方。在吃了第一次的苦头之后,其他的地方他根本就不去。三年之后,原路离开。能在这山上取得成就的人,都是这一类人。”

  宁天涯说道。

  “这不对啊。夜醉可不是这种容易知足的人。但他依然能够来去自如。”楚阳说道。

  宁天涯嗤之以鼻:“四层以下,也算是来去自如?再说,他的目标永远在那一层,找到那把剑;那把剑,就是他人生最高目标。那么低的目标,还迷什么路?”

  宁天涯说完,楚阳突然若有所思,缓缓道:“那么,就有些不合常理。找您所说,夜沉沉、浪一郎这些人,因为不贪婪,所以诶一次都是原路去,原路回,这种人,太容易知足。”

  “既然容易满足,或者说缺少哪些冲击巅峰的志气,那岂不是说,这种人在人生的道路上,永远不可能达到巅峰?”

  宁天涯点点头,赞许的说道:“不错,便是如此。”

  楚阳道:“可是你先前又说,那些目标明确,有恒心有毅力的人,却又一个个的迷了路,饿死了……那亲戚不是说,有野心、有恒心、有目标而且持之以恒的人,最终也没有好下场?”

  宁天涯眼中射出来一道精光,缓缓道:“你对我的话,理解有误!”

  “绝对没错!”楚阳说道:“若是如此,那我们奋斗一生,又有何用?”

  宁天涯沉默了一下,道:“你错了,你对我的话,还不能明白。”

  这一次,他不等楚阳反驳,就说了下去,道:“我刚才说的是……‘他们太执着,只顾着前进,却忽略了一切。所以等到他们发现自己真的上不去,想要退下来的时候,却已经退不下来。,是吧?”

  楚阳想了想,道:“不错,正是如此。就是这句话。”

  宁天涯缓缓起身,道:“你跟我来,我们往上走。”

  楚阳站起身,跟在宁天涯身后,刚刚迈动一步,突然间全身如遭雷击,只觉得身上突然间压上来万亿斤的重量,压得他直接喘不过气,噗地一声坐在地上。

  宁天涯失笑:“我忘了,你现在的修为还承受不了这第八层宝塔山的重压!”伸出手握住楚阳的手,轻轻用力,楚阳便感觉一股温暖的力量进入了自己的身体,随即站起来,已经没有那种恐怖的感觉。

  宁天涯拉着他的手,淡淡道:“宝塔山,九层尖,一步一登天;登天何其难,不难如何做神仙!”

  楚阳苦笑。

  跟在宁天涯身后,往前走去,走出几丈,便见到前方云雾弥漫之处,出现了一条岔路。

  宁天涯脚步轻松,拉着楚阳,径直走上了一条路上去。对其他的岔路,视而不见。

  走进这条路,宁天涯并不回头,一直往前走,又走到了第二个岔路口,然后又是毫不思索的走了进去,一直到走到第三个岔路口的时候,才停了下来。

  “我问你,在我们走过的第一个岔路口,有几条路?”宁天涯问道。

  楚阳心念电闪,道:“七条岔路,我们选择了中间的一条。”

  宁天涯说道:“那另外的六条路,都是什么样子?”

  楚阳瞠目结舌:“没记住。”

  “第二个岔路口,有几条路?”

  “还是七条。额,不,是八条。”

  “与第一个岔路口一样吗?”

  “不一样。”

  “不一样的地方在哪里?哪里不一样?”

  楚阳再次愕然。

  “你回头看。”宁天涯说道。

  楚阳闻言回头,只见在自己身后,依然是一个岔路口,站在这一条条的小道中间,楚阳竟然无法分辨,自己乃是从哪一条路走过来的。

  “你来的时候,走的是哪一条?”宁天涯问道。

  “这个······”楚阳努力的分辨,却觉得记忆模糊,根本想不起来。

  “你若是要回去,只有你自己的话,你走哪条路?”宁天涯再问。

  楚阳额头上冒出了汗珠,一滴滴涔涔落了下来。

  “怎么不说话?你自己回去的路,难道都忘了?”宁天涯说道:“你不是目标很明确么?你不是毅力很坚定吗?你不是很有野心要到巅峰么?怎么,连你自己如何来的,你都不知道么?”

  楚阳浑身大汗淋漓。

  宁天涯的神色骤然间缓和下来:“现在,你明白了么?”

  楚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还是有些迷惑。”

  但这一次,对他的迷惑,宁天涯却给予了一个赞许的笑容,道:“说说你的疑惑。”

  楚阳道:“我说不出来,总而言之,很迷惑,很怅惘,不知道什么感觉。也不知道怎么走,不知道怎么停······”

  “说明你还是没有目标和恒心!”宁天涯叹了口气。

  “走,咱们回去。”

  这一次,宁天涯拉着楚阳的手,闲庭信步一般,似乎随便找了一条路就踏了进去,然后从岔路口出来,再次进入了第二个岔路口。

  到了第三个岔路口的时候,楚阳赫然发现,又回到了刚才两人谈话的地方。

  “坐下吧,还坐在你原来的位置。那里,乃是我闭关修炼的地方,你不会感受到重压。”宁天涯眯着眼微笑着。

  楚阳依言坐下,道:“还请宁老赐教!”

  宁天涯有些揶揄:“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你小子对手我说话这么尊敬!”

  楚阳苦笑。

  因为她真正地感觉到了,自己触摸到了一扇大门,但却不知道怎么打开。而宁天涯,却是已经洞彻了这一切。

  只是凭这一点,宁天涯就值得自己发自内心的尊敬!

  宁天涯也在他面前,盘膝坐下,沉声道:“接下来我要与你说的话,虽然平和浅显,但,希望你用心记住。因为,这便是至高无上的,大道之门!唯有进入门中,才有资格谈什么大道!”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