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 第六百四十四章 魔王怒,至尊陨


  却说宁天涯那一日一路疾行,出得了通道,看到了阳光,顿时松了一口气。

  随即就很是奇怪:我怎么会突然松一口气?

  貌似是一直提着这一口气?

  为什么?

  然后他就突然想起来,自己在通道之中遇到的那个长得奇形怪状的年轻人。

  宁天涯清楚的记得,当时自己虽然有提防,但自己却也没将那家伙放在心上。只不过是个有神经病一般的人物而已……

  但,此刻一旦松下心神,却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个人。

  那个人的面貌,在自己心中却突然更加的清晰起来。

  难道我一直提着气,就是在防备他?

  难道……这个人竟然会给我如此危险的感觉?

  宁天涯在阳光下不由沉思起来;仰起头天空烈阳闪烁,照耀在他脸上,感到了丝丝暖意。

  但这丝丝暖意,却让宁天涯心中猛地震动了一下,似乎想起来了什么。

  但宁天涯急忙仔细地去想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什么都没想起来,摇了摇头,喃喃道:“此人绝对不凡……等我再次回到上三天,定然要好好的查一查看看。”

  “目前,还是赶紧去往下三天吧。免得那小家伙急了眼。”

  展开脚程,如飞而去。

  来到下三天,不过是不到一上午时间,就到了铁云城。

  目前对于下三天来说,宁天涯的到来,不客气的说,那就是神仙!而且是属于神王性质的那一种。

  到处转了一圈,除了发现皇宫里有两股比较强大的气息之外,没有任何发现。

  宁天涯就稍微放了些心。随便找个客栈住了下来。

  他的神识。足以笼罩整个下三天,当然不会担心有什么遗漏。

  去不去皇宫,也是一样的。纵然隔着好远。也如同目见一般。

  但在这一天,宁天涯正在喝茶,突然感觉到皇宫方向传来一阵隐晦的波动。这种波动很奇异。纵然是以宁天涯的见识,也从未见到过。

  不由大奇!

  皇宫里……难道还能有一位盖世奇人不成?居然在这世上还有我不明白的功法波动?而且这股波动,还能够引动天地最精纯的元气变化?

  顿时好奇心起,无声无息的飘了出去,下一刻,一个挪移,已经到了皇宫上空,细细搜寻一番,终于有所发现。

  原来是来自御花园的方向。

  不着痕迹的飘过去。附在一棵花树上。往下看去。

  只见在御花园中,曲径通幽处,有一个小小的清澈的水池。水池里面。乃是一株奇怪的小树,一层一层的枝叶。就像是一层层的……塔?

  不错,这整个一棵小树,就是一个宝塔的形状,枝叶一层又一层,密密麻麻却层次分明。

  在水池边上,正有一个粉妆玉琢的小孩儿,穿着开裆裤,步履蹒跚的玩得不亦乐乎。

  让宁天涯奇怪的是,虽然是皇宫之中,但看着小孩子穿着,应该是皇子,或者就是楚阳所说的那个儿子吧?

  但周围怎么没有宫女照看?

  只有这么一个小不点儿自己在玩耍?难道就不怕发生意外?

  宁天涯神念一扫,最近的宫女貌似也在十几丈之外,这点距离,对于成人来说,可说足够了,但对于这么一个小孩子来说,却是明显的不够。

  下一刻,宁天涯突然惊讶的瞪圆了眼睛,情不自禁的吸了一口气。

  因为,这个一岁多的小家伙做了一个动作。

  只见小家伙鬼鬼祟祟的伸头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人之后,就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两个粉嘟嘟的小腿儿分开,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开裆裤那开裆的地方。

  居然还伸手拨弄了一下裤裆里的小螺蛳,接着抬起头,一脸忧愁的叹了口气。

  宁天涯顿时就凌乱了。

  这是干啥?

  小小年纪,居然一脸的大人样子,居然还叹气?

  看着小**叹气?叹什么气?

  只听小家伙喃喃自语:“如今,我也是皇太子……可是这……这么点儿,我的后宫三千佳丽啊……”

  如同一道天雷劈在了宁天涯头上!

  宁大至尊险些就从树上摔了下来,一口气顿时就岔了。只差一点点,就要走火入魔……

  我听到了什么?后宫三千佳丽?我滴个妈妈啊……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早熟了么?

  还穿着开裆裤,已经开始幻想后宫三千佳丽了……真他么的不愧是楚阳的儿子……

  宁天涯嘴歪眼斜。

  下一刻,只见那小家伙拨弄了一会,就站了起来,步履蹒跚摇摇晃晃的往前走,看这架势,居然要走进水池。

  宁天涯挠挠头:这小不点儿,莫不是要跳水?

  正想着,只停噗通一声,小家伙果然跳了下去。水花四溅!

  宁天涯急忙屏住呼吸,将身子藏得更加隐蔽了一下,心道小家伙掉下去了,宫女们一定会立即前来。

  但等了片刻,居然没人前来,只有一个太监远远地望这边看了一眼,就又转过头去。

  宁天涯只感觉脑袋不够用:这还是皇宫?这还是太子?哪有这样的诡异奇怪的皇宫?

  太子爷落水都不管不问?

  睁眼看去,只见水中的小家伙正在鼓捣什么,貌似什么事儿也没有:看来,这种事乃是司空见惯了?

  但接下来的事情,却让宁天涯也顿时的震惊莫名,而且也跟着陷入了一个其妙的境界之中……

  只见那小家伙从岸边拿过来一个奇怪的东西,往上面洒着什么……

  随即,就把这东西搭在了这棵小树主干上。

  水池里的水,突然间滚动了起来。

  下一刻,便是一种令宁天涯也为之瞠目结舌的变化……

  宁天涯敢保证,他今天看到的事情。绝对是以前任何人都没有见过的。这样的情况。甚至包括九重天阙之上的至高无上掌权者……也未必能够见到过!

  而此刻的上三天,一战正是如火如荼!

  在九重天最古老的记载中,记录了这样的一件事。

  日月星三光合并。天下无敌!

  传说在十万年前,整个大陆的某个阶段,不是人族做主。而是三星圣族。当时三星圣族的魔王练成了三星**,竟然可以做到硬抗天罚,拒绝进入九重天阙!

  而这位魔王打服了九重天当时所有的九品至尊。只要他一出手,九品至尊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若是用出三星**,更加是可以秒杀九品至尊!

  三星魔王,被公认九重天无敌!

  直到天翻地覆之后,三星魔王突然销声匿迹,之后九万年一直到现在,没有人敢称无敌于天下!

  纵然是宁天涯。也只能说是:第一高手!而不敢称,无敌!

  如今,在日月星三光同时照耀。金阳腾银月耀闪星魂的叫出来之后。兰不悔心中才猛地灵光一闪,冒出来了这个答案!

  刹那间就是魂飞魄散!

  “怎么可能?三星魔王怎么可能重现世间?”兰不悔崩溃的大叫道:“已经十万年了!已经十万年了啊……”

  一片黑雾笼罩中。谈昙额头上的星星标志一闪一闪,一会儿是太阳光照射,一会儿是弯月清冷,一会儿又是星光灿烂,越来越亮。

  他的眼神,从原本的玩世不恭,逐渐的变成了黑黝黝的深潭,深不见底。一股股杀气充盈在黑雾里,逐渐的弥漫了整个天空。

  一声如同从地狱之中传出来的冰冷笑声,突然怪异的响起。

  声音还是原来那个声音,但现在这声音之中的阴森之气,却似乎是鬼门关开,万鬼齐出!

  “怎么不可能?本王十万年未出,如今大陆,居然小丑横行!如尔等之辈,居然也敢妄称无敌,与本王叫阵!”谈昙的声音很淡漠的说着,黑雾一阵氤氲鼓动。

  “果然是魔王再世!”兰不悔面无人色,突然抽身猛地后退:闪电般往后遁逃。

  三光合并,天下无敌!

  十万年前的魔王再世,就算兰不悔有万般自信,也绝对不会狂妄到认为自己就是对手!

  在这样的情况下,唯有退走。

  九劫秘密,自己已经知道,此时一走,只要能逃脱,反而是进可攻退可守。

  “想逃?哈哈哈……”谈昙哈哈大笑,突然纵声长啸:“三光并,日月星;杀气出,屠万城!九品至尊若蝼蚁,屠尽天下我为雄!”

  漫天黑雾之中,谈昙猛地在空中一个大跨步,带着如山黑云扑了下去,喝道:“死来!”

  一掌拍出!

  一道三色斑斓的光芒突然间从他掌心发出,向着兰不悔背心。

  这道三色光芒发出的片刻,连空中的阳光似乎也是暗淡了一下!

  兰不悔厉吼一声,逃遁中翻身抵挡,啪的一声,三色光芒击中他的手掌,兰不悔狂叫!他的身上,突然也发出了奇怪的光!

  “既如此!便同归于尽吧!”兰不悔纵声长啸,声音凄厉。一个翻身,向着谈昙冲来。谈昙冷笑,森然道:“同归于尽?就凭你?还不配!”

  “三光合一!”谈昙两手一合,一分,三道光芒,同时从他手心里冲出来!

  这一刻,突然间方圆百里,一片萧瑟!

  所有植物,竟然在谈昙三光合一的刹那间,瞬间凋零!

  三道光芒,狂飙一般冲向了兰不悔的身体,无视他拼命地掌力,竟然就这么直接的冲进了他的胸口!

  …………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