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 第六百四十七章 跪!


  看着谈昙带着谢丹凤绝尘而去,楚阳也终于放下了心事。

  谈昙的复苏,在向着好的一面发展。

  这是他乐于见到的。

  至于现在的天兰城,兰家人已经是销声匿迹,彻底的成了无主之物。

  楚阳在想着,这里,是否可以占据的问题。

  看了看莫天机,莫天机也在沉思。显然,两人想的是同样的问题。

  “这事儿……天机你看,若是在这里成立……自己的力量?”楚阳试探着问道。

  “的确是一块大蛋糕。”莫天机沉吟着说道:“只可惜,以我们现在的力量,还不能吞下去。虽然放弃未免可惜,但……我们别无选择。”

  楚阳也是叹了口气。

  这一节,他也想到了,但面对一个根据地这样大的诱惑的时候;楚阳还是小小的起了些贪念。

  根据地要建立,但根据地绝对不能是楚家!

  楚家,那是自己的家;楚阳只希望是一个单纯的家,不希望那里变成战场。

  “不过在这里若是建立一股秘密力量,也是可以的。”莫天机道:“兰家万年压迫下来,这广大区域,不服不忿者众,这股力量,是可以引导的。不过……要以什么样的名义来引导这股力量……是个问题。”

  楚阳点点头:“这个,我就不管了,你去搞定。”

  莫天机嘴角抽了抽,就知道是这种结果:一旦讨论什么事情,只要是自己参与了讨论,楚阳最后铁定的就会丢出来一句话:你去搞定!

  三人一路漫步走了出去,一边走,一边想着事情。

  走出兰家废墟。走到大街上的时候。突然震惊了一下。

  只见大街两边的房屋,大多数都已经不成形状,每一间房屋。都是从地基就开始,裂开了大大的口子,已经是危房。

  还有不少。已经倒塌。

  这里乃是天兰城中心大街,这里的建筑也是最坚固的,但在这狂猛的冲击之下,就算是最坚固的房屋,保存最完好的房屋,都已经明显的不能住人。

  大街上,挤满了惶恐不安的人群,在这样的天灾**面前,人们似乎又恢复了数百万年前的未进化状态:只有在人最多的地方。才能得到安全感。

  但……人最多的地方,恰恰也是惶恐和不安传播的最快、而且在这种时候也是最容易躁动、最危险的地方!

  看着楚阳三人走出来,所有人的目光都带着谄媚讨好还有不安。不少人。都吓得浑身发起抖来。

  似乎眼前这三人乃是杀人魔王,随随便便就能★★一样。

  三人默不作声。走过大街,往前走去;越走,破败的房屋越来越多。

  莫天机的脸色,变得越来越是平静得吓人。似乎要凝结了一般。

  楚阳知道,莫天机每次出现这样的脸色,就表示他心中才是真正的不平静。

  眼前的万户萧疏,让莫天机心中的压力是很大的。虽然他表面上经常说不择手段,有时候也的确是不择手段……但,每次看到自己造成的破坏性后果的时候,莫天机的心中,是绝对不会如同他口上说的那么强硬的。

  前方传来凄厉的哭声,还有哀告。

  三人加快脚步走去。

  只见在一个冒着热气的馒头摊子前面,有一个妇人正倒在地上,不断地哀求着,在她的身边,有一个胖大的男人,正在拼命地从她手中抢着什么。

  楚阳注目看去,却是一个白白的馒头,此刻也已经沾满了灰尘。“求求你,给我这个馒头吧……”妇人的口中在汨汨的流着鲜血,浑身都是血污,崩溃一般的喊叫:“求您……给我吧,我的囡囡一天多没有吃东西了……房子突然塌了,她爹她哥哥都被砸死了……砸死了……我就这一个孩子了……我的孩子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求求你……”

  楚阳停住脚步,才看到那妇人头上一片血污,右手臂不自然的扭曲着;但她的左手却是死死地抓着馒头,在她怀里,还抱着一个小女孩,用她已经残碎的右臂死死的环抱,小女孩只有三四岁,额头上一片青肿,无力地耷拉着脑袋,似乎晕眩了……

  那个庞大的男人拼命地去抢:“可是我一大家子也在等着吃,也在等着吃啊……这等天灾**,就蒸了一锅馒头还被接着抢光了……我们怎么活……”

  “求求你……就让我的囡囡吃一口……吃一口行不……我不吃……”妇人苦苦哀求:“李掌柜,囡囡他爹也曾与你是兄弟啊,咱们两家向来交好的……去年你爹身故,还是囡囡他爹帮忙料理啊……求求你……李掌柜,就给我这个馒头吧……可怜我们四口之家,一夜之间祸从天降……就只剩下囡囡这唯一的骨血……”

  那位胖大的李掌柜只是不允,死命的抢夺:“你说的那些不过是过去了……现在就这一个馒头了,其他的都被抢光了……你快还给我!”

  突然一把抓住妇人的手腕,用力的去掰她的手指,妇人凄厉的叫喊着,求告着,鲜血不断从口中喷出来。

  馒头易碎,两人都不敢用力在馒头上,若是一下子抓碎了,旁边可还有一大群饥肠辘辘的人群在虎视眈眈。

  所谓的礼义廉耻忠孝节义,在生与死面前,竟然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

  妇人一声惨叫,手指头被那李掌柜生生掰折,馒头也到了李掌柜手中。

  妇人神色一阵绝望,突然扑在地上砰砰磕头:“李掌柜,李掌柜,求求你……就给我囡囡一小口……一点点也行啊……”

  李掌柜满脸的残忍,还有些内疚,倒退着往后走:“不,不不……”

  突然啪的一声,这位李掌柜肩上落上一只手,莫天机一步上前。将他手中的馒头抢了过来。“滚!”李掌柜还待叫嚷,被莫天机一个耳光拍在脸上,空中飞人一般的摔了出去。半空中就是满嘴的牙齿喷了出来。

  莫天机捏着手中站满了鲜血灰尘的馒头,神色复杂之极,他上前一步。轻轻俯下身子,将馒头送到了那妇人面前。

  那妇人还在疯狂磕头,砰砰有声,不断哀告;突然发现面前多了一个馒头,竟然呆了一下。

  然后才狂喜的将馒头接了过去,就往怀中已经昏迷的女儿嘴边送,或许是馒头的香味让小小人儿恢复了过来,小女孩缓缓睁开眼睛,哭道:“妈妈……我饿……”

  “饿……妈这里有馒头。快吃一口,吃一口……”妇人使劲的将馒头向着女儿面前送,但馒头却是距离女儿的嘴越来越远。

  妇人口中的鲜血喷泉一般流出来。目中神色已经涣散开来。口中还在焦急的道:“吃……吃馒头……吃了不饿……”

  楚阳心中一酸,突然感觉眼圈有些湿湿的。

  以他的医术。自然看得出来,这妇人早已经受了致命重伤,她的肩骨几乎碎了,肋骨也断了好几根,有几根断茬已经插进了肺里,心脏中……

  恐怕就是房子倒塌的时候,当时就本该死了。

  但她却硬撑着抱着女儿逃出来,早就该死掉的人,居然硬撑着抱着女儿到了现在,为了给女儿争取一点生机,居然用这样的身体,与一个胖大的男人争夺一个馒头争夺了那么久……

  怪不得她的口中流出的鲜血一直带着血沫。

  楚阳真的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力量支撑着她,将本该消散了一天的灵魂撑住,撑到了现在。

  或许,若是莫天机不出手帮她夺回馒头,她还会撑着,央告,求告,一直到流尽了……那本就破碎的心脏的血吧?

  但莫天机出手夺回了馒头,却让她突然完成了心愿。

  小女娃撕心裂肺的哭着,夫人的手却在慢慢的在空中落下。

  她涣散的眼神,缓缓转动,看着莫天机,眼中露出心碎的、绝望的哀求之色。

  莫天机只觉得心里被狠狠的一撞,忍不住就是心中激烈的震动,跳动起来。

  对着这位可怜的母亲,莫天机突然两腿慢慢弯曲,然后……他就……跪了下去!

  一位至尊高手,神盘鬼算,掌握天机的人;包括楚阳在内,任何人,也未曾改变过他的行事手法,任何人,也没有动摇过他的心。

  他眼中向来只有目标,没有怜悯。纵然有,也被立即抹去。

  他一向信奉,成大事者不能有妇人之仁!他只要成功……哪怕是践踏着千万尸骨!

  但现在,他动摇了。

  他就这么卑微的跪在了这位普通的、濒死的妇人面前。

  在众人眼中,一位白衣如雪的青年高贵公子,就在满地尘埃遍地废墟之中,跪在了一个普通母亲面前!

  刹那间,突然集体无声!

  莫天机直挺挺的跪着,然后他就伸出了双手,做出一个怀抱的动作。

  那妇人涣散的眼神一亮,突然拼命一般的将手中的馒头和怀中的女儿往莫天机手里送来。她的身体,已经有些僵硬,但她的脸上,此刻全是感恩,全是哀求……

  莫天机双手接住那女孩儿小小的身体,坚定却温柔。

  那位妇人两眼定定的看着自己女儿,看着莫天机,手指头轻轻动作了一下,似乎在感受一下女儿已经不在手中,已经安全了……

  然后她就狂喜起来,她喉咙里发出‘嗬嗬’的声音,感激的看着莫天机,突然一头扑在地上,重重的磕了一个头。

  然后她的身体就保持着这样的姿势突然僵硬。

  她放心了,这个年轻人,抱着女儿的手是这么温柔,他肯定能照顾好女儿的。

  所以她再也撑不下去。

  莫天机木然的抱着小女孩,直挺挺的跪着,脸上表情目中神色,不知道是什么滋味,阳光斜斜的照过来,将他的身影拉得长长的……

  …………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