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 第七百四十八章 两败俱伤


  法尊眼神阴鸷,露出一个绝对不带任何笑意的笑容:“不一样?你和我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不过都是一缕残魂!不过都有过那样的际遇,都有过那些兄弟,都跟随过九劫剑主!都在这世上孤独,都在这人间漂流,有什么不一样?”

  舞绝城嘲讽的笑了:“你有什么资格跟我一样?我数万年到现在,我始终记着我的兄弟,你还记着几个?当初我活着出来唯一的念头就是恨!我恨!我恨我祖宗,为何就给了我一份那种东西……为何不多给我?让我将其他的兄弟都救出来?”

  “我数万年心不变!纵然苍天天谴,也不变!也不离!我等那个公道!等我死的时候,我会带着那个公道,带着那个说法去找我的兄弟,告诉他们,我拿到了公道!”

  “你呢?”

  “你用兄弟的灵魂来支撑你自己的生命!你用兄弟的灵魂力量,来提升你自己的修为!你完全为了一己之私,完全为了野心活在世上!两万年了!你真正为自己的兄弟做过什么?你为你自己又做过什么?你为你自己的家族,又做过什么?”

  “你只为你自己活着!”

  “连后代子孙你都不顾!你还算是人?当年兄弟你居然否认,你还算是人?”

  舞绝城一声大喝,法尊猛退一步,突然昂起头:“我又如何?不管如何,我楼文龙现在与你平分秋色,甚至。你已经不是我的对手!”

  “你楼文龙?混账!直到如今,你要用你的兄弟的名字,来替你顶着漫天恶名!”舞绝城越说越怒,须髯戟张,突然间大吼一声:“第五惆怅!你以为我真猜不出你这个***混账的真正身份么?!”

  “你这千刀万剐的杂碎!丧尽天良的混账!卑鄙无耻的小人!龌龊肮脏的恶贼!”

  “**你妈的!我去你妈的!”舞绝城骂道:“我呸你妈的!”

  舞绝城越说越是狂怒,到最后干脆破口大骂,风度全无;但。舞绝城自己却感到了绝对的畅快!

  世上有些人该杀,有些人该骂!而眼前这位法尊,无疑就是这两方面都是登峰造极了!

  法尊的脸色慢慢的变得阴沉。越来越是阴鸷,越来越是压抑,一字字道:“舞绝城。以你的身份地位,说出如此泼妇骂街的话,你就不觉得耻辱!辱及别人先人,你不觉得下流?”

  “老夫不觉得耻辱!老夫还未骂够!”舞绝城又是连续一番大骂,痛快淋漓,骂到最后,舞绝城仰天长笑:“本来你不值得我骂你,你也不配让我骂你,但老夫发现,没有任何顾忌的骂你一顿。实在是很爽!”

  他大吼一声:“**你祖宗!爽!老子很爽!”

  法尊的脸已经气得扯扁了,厉声叫道:“舞绝城,我敬你是前辈,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能骂,难道老夫就不会骂人了么?”

  舞绝城哈哈大笑:“你骂!你用什么理由骂老子?老子骂你。理由随手都是!但你骂我?你用什么骂?”

  他仰天长啸:“我舞绝城这一生,对不起过谁?!”

  “我舞绝城这一生,背叛过谁?”

  “我舞绝城这一生,问心无愧!我不是好人,但我光明磊落!我有兄弟!我有良心!”

  “你有么?你有么?你有么?”

  舞绝城连问三句,问一句。前进一步,再问一句,又进一步!

  法尊不由自主的缓缓后退,随着舞绝城进一步,他就退一步,连退三步!

  突然勃然大怒,身子一挺,刚要说话,就见舞绝城哈哈大笑:“挺直了腰板?第五惆怅,你这辈子,你还挺得直么?”

  第五惆怅一字字道:“我挺不挺得直……你,看不到了!”

  舞绝城哼了一声,淡淡道:“所以我说你卑鄙无耻!你现在已经是万毒不侵之躯;我的毒,对你无用!而你的魔气,却可以侵蚀我的身体!”

  “亏你刚才还说再给你三个月时间就能杀我……到了这种地步,你还对我用心机!”舞绝城侧了侧头,看着自己肩上那漆黑的掌印,道:“我只是很奇怪,你从何处学得的魔功?”

  第五惆怅瞳孔缩了缩,道:“此乃是法尊秘传,法天象地神功之青天气!舞绝城,你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舞绝城嘿嘿冷笑:“老子吃的盐比你吃的米还多,青天气?真以为老子没见过?当年几届法尊,哪一个没有与我交过手!第五惆怅,可不可以像个男人一些?”

  第五惆怅缓缓道:“你看不到了,你也不会知道了!”

  舞绝城呵呵大笑,从怀中取出一截通红的东西,连看也不看,就塞进了嘴里,嚼了几下,就咽了下去,随即又取出别的六种颜色的东西,神色自若的放入口中大嚼。

  “人间七毒!?”法尊脸色一变。

  “七毒压魔气,正是以毒攻毒!”舞绝城嘲笑道:“莫忘记,老夫是毒医!”

  “只可惜七毒只能暂时压制!”第五惆怅冷笑:“你难逃一死!”

  舞绝城冷笑:“我就算死,也比你舒服!我突然很替你那八个兄弟庆幸,那八个人运气真好,死在了一起,把你摘出来了;若是那样的英雄与你这样的杂碎死在一起,那才是侮辱啊……”

  舞绝城大笑声中,法尊怒吼一声,欺身而上。

  舞绝城长笑不绝,悍然迎上!

  两人这一次交战,与刚才又不同。

  刚才起码还规避闪躲,但现在,却是完完全全的硬碰硬!

  你不避,我也不闪!

  两人都打出了真火。

  舞绝城哈哈大笑,这一次。换做他说话多,而法尊则成了一言不发的闷葫芦。

  “你不配!”

  “你不配!”

  “你什么都不配!”

  “你就是一个垃圾!”

  “叛徒!”

  “你怎么有脸提当年的兄弟!”

  “若是你爹知道你这样,想必也会将你在刚生下来的时候就掐死!”

  “若是你娘知道……”

  舞绝城的嘴巴越来越毒,眼神越来越快意,说到后来,已经是哈哈大笑:“痛快!真他娘痛快!”

  法尊忍无可忍,一声厉吼。突然间周身魔气升腾!整个人,似乎也虚化了,形成了一大片的黑气。冲向舞绝城!

  舞绝城长笑不绝,眼神一厉,挥手迎了上去!

  砰砰砰!

  连续三声撞击。同时响起!

  舞绝城一掌拍在法尊左胸,一脚踢在他小腹,而法尊那黑气弥漫的大手,也狠狠拍在他的胸膛!

  咔嚓一声,法尊的肋骨断裂,小腹受震,一口血箭喷出来,这一口血,却是黑血!

  他被舞绝城一掌打伤了天魔气泉!

  同一时间里,舞绝城的胸膛上也是咔嚓一声响。两根肋骨同时折断,随即被他用元力强行裹住。两声闷哼出自两人口中,两人再一次同时飞退。

  这一次的伤势,对于两人来说,都是重伤!

  而且舞绝城。已经是连续第二次中了魔气!而且是在胸口!

  飞退中,法尊眼中阴险的光芒一闪,喝道:“宰了他!”

  突然间,正在飞退的舞绝城突然涌上一股不好的感觉,两侧白雪中,有凌厉的杀气狂涌。两道人影突然闪现,一刀一剑,刀劈舞绝城左肩,剑刺舞绝城肋下!

  现在正是舞绝城被震飞,身不由己的时刻,这一刀一剑,刁钻之极,各自分开了距离和先后,但舞绝城要想躲开刀,就避不开剑!

  反之,亦然!

  而且,这两个人的修为,都到了九品中级至尊的程度!

  舞绝城哈哈大笑:“果然是卑鄙!”

  突然一声大喝,白衣猛地震碎!一片片布条飞出去,其势之疾,绝不下于神兵利器,随即,舞绝城身子一转,头一歪,一缩肩膀,避开了大刀,用自己的腰,迎上了长剑。

  啪的一声脆响,舞绝城腰间一块奇怪的玉突然碎裂,舞绝城脸上露出一丝心痛,扭身而退。

  剑光如毒蛇,刺碎那块玉之后本能的一转,一挑,舞绝城从肋下到肩膀,划开了一条深深的血口子,几乎将他的身体划成了两半。

  舞绝城长啸一声:“今夜老夫幸不死;来日舞绝执法城!”

  身子一闪,一旋,长空一溜鲜血滴滴洒落的时候,舞绝城已经到了五百丈外;两个影子同时感觉面前似乎有一股晨风刮过,有一片白云飘流,已经消失了舞绝城的影子。

  剑尖上,鲜血犹在滴,兀自冒着热气。

  但舞绝城在风雪中闪了闪,就不见了。

  晨风身法!

  流云遁法!

  两人同时叫了起来。

  不远处,法尊左手轻轻抚着自己小腹,有些失望和怨毒的看着舞绝城远去的方向,眼中充满了不甘。

  “是晨风至尊的玉牌!”一个影子将舞绝城碎裂的玉佩抓了起来,拼在一起,上面,隐隐有五个字随着人的眼光注视,猛地浮了出来:宇内起晨风!

  “难怪能阻挡九品至尊的剑……”另一个影子手持宝剑,有些不甘的说道。

  “无妨。”法尊深深吸了两口气,又喷出一小口黑血:“他今日,连续中了我两次消髓气,又中了一剑,内外交加,还有震荡内伤……最迟一年内,是恢复不了的,而且,消髓气,就算是毒医,也没有办法,只能暂时压制……一年内,舞绝城是没有任何威胁了!”

  “是。”两个人同时躬身答应。

  “但我自己也伤的不轻,需要找个地方疗伤。”法尊眉头紧皱:“我需要闭关三个月才能恢复……这段时间里,家族那边,就交给你们两个了。”

  …………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