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 第七百六十四章 轻舞的心【第二更!】


  莫轻舞轻轻呢喃着,低声细细地说道:“楚阳,你这个负心郎!”

  然后就用双手抱住了楚阳的脖子,秀目微微闭合,花瓣般的嘴唇覆在楚阳的嘴唇上,深深的吻了上去。

  一滴眼泪,从她眼中滴落在楚阳脸上。

  楚阳呆愣愣的坐着,感受着柔软的红唇落在自己脸上,那种带着泪水的咸涩的滋味,让他感到心中酸涩的幸福着,满足着,又怜惜着,心痛着……

  莫轻舞流着泪,深情的吻着楚阳,几乎想要将自己的身体也整个的揉进去,一边拼命的亲吻着楚阳,一边心酸的哭泣。

  眼泪不住的滴落下来。

  楚阳喉咙里一声低吼,一用力,将莫轻舞抱在怀中,狠狠地亲了下去。

  那娇嫩的红唇,在他唇舌下颤抖,翻转,莫轻舞毫不闪避,只是拼命的迎合着,奉献着……口中喃喃道:“楚阳……楚阳……你你……你这冤家、你这负心人……你……唔……”

  却是被堵住了嘴唇,说不出话来了。

  楚阳很疯狂的亲吻着,但两人心中都没有半点**。

  两人都明白,这是前世今生汇聚的狂喜与补偿。

  所有话都说开了的那种如释重负。

  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感,两人都是百感交集,狂喜与酸涩,失而复得的梦幻心理,那种唯恐自己在梦中的不真实感……

  让他们都需要借助这一次的狂吻,来发泄出来,来确定什么。

  这一吻,无关于**,却有关于心。

  良久良久,莫轻舞已经憋得满脸通红的时候,才终于挣脱了楚阳的嘴巴。怔怔的看了他一会,突然眼圈一红,低声呜咽起来。

  楚阳抱着她,轻轻拍着她的背脊,以示安慰。

  莫轻舞先是低声的哽咽,然后慢慢的变成哭泣,她用手捂住自己的嘴,泪眼迷离的看着楚阳。无声的痛哭起来。

  楚阳深深地呼气。吸气,这一刻,他的心里酸酸的,一时间,似乎有千言万语要说,但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喉头似乎被堵住了那样的难受。

  只觉得自己的喉咙里,似乎有无数的浓痰吐不出来那种感觉,直憋得将要窒息一样的难受。胸膛似乎要爆炸那样的憋闷。直欲仰天长啸。

  良久良久,莫轻舞才渐渐的平息了一下心情,不再哭泣。却仍是伏在楚阳怀中不起,似乎就这么静静地抱着他,已经是自己平生之愿。

  满足了!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楚阳哑声问道;他并没有大吼大叫,也没有竭斯底里,但现在想要努力的控制自己的声音如同平常那般清朗。居然做不到。

  “我……我不知道……”莫轻舞轻声说道:“我一直在做这个梦……我心中越来越是害怕……越来越是清晰……直到,直到九重天开启,突然间连贯了起来,让我明白了什么……”

  突然低声道:“现在想来,有很多事情无法解释……”

  楚阳紧张道:“你想起了什么?”

  “下三天,我们第一次相见……”莫轻舞道:“我们世家女子,家教森严,虽然当时是你救了我们,但还没有到刚刚接触就那么熟稔亲切的地步……”

  “但就在那时候的前半年吧,突然间睡梦中猛地受了一下震动,然后似乎有一个人的脸在我梦中出现,但随即就忘记了……然后在下三天见到你,就莫名的觉得亲切……”

  莫轻舞道:“如今想来,当时梦中的那张脸,就是你的脸。所以才……”

  莫轻舞一脸的迷惘,但楚阳却已经明白。

  九劫剑!

  那个时候的半年之前,正是自己在天外楼获得第一截九劫剑的时候。

  自己获得了九劫剑剑尖,而莫轻舞开始在梦中出现了自己的面容。才导致了当初自己与莫轻舞第一次相见,莫轻舞虽然并不认识自己,却对自己并没有很大的戒心。

  “然后一次又一次……梦中的人影越来越清晰……那时候我只知道,是因为这世上只有你对我好的缘故,但现在想来,却不寻常。”

  莫轻舞道:“因为每一次,都是在一次睡梦中的震动中出现,然后越来越清晰……”

  “直到九重天通道开启……”莫轻舞道:“而你也明白说过,那时候,你得到了第六节九劫剑。到那时,已经很明显……我就在奇怪。”

  “做梦并不值得奇怪,但长期做一个梦,就很奇怪了,而且,按照一般来说,梦境都不会是真实的,所以,梦里纵然会什么技能,醒来也会忘掉;但这个梦里,我会的东西,醒来之后,我都会做!以前从来没有做过,现在突然就会了……”

  “这岂不是很离奇?”

  莫轻舞美目凄迷:“楚阳,这段时间里我一直跟着你,有时候偶尔也会做饭,烧烤……难道,你就吃不出一些熟悉的味道么?虽然我极力掩饰,但只要与你在一起,我就不由自主的收拾一切东西,铺床叠被,整理家务……难道你就没有感觉到有一点点如同见过一般的熟悉么?”

  楚阳恍然大悟。

  最近这段时间里,自己一直感觉到哪里不对劲,为了这种感觉,自己还曾经不安了好几天去追寻查找缘由。

  哪想到原来源头就在自己身边……

  “我真是粗心透了……亏我还曾经自诩自己乃是智者……”楚阳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头:“若是早就发现,我哪里会犹豫这么久……痛苦这么久……”

  楚阳仰天长叹。

  莫轻舞柔顺的笑了笑,道:“我一直在怀疑那个梦是真的,若不是真的,我怎么会轻而易举的就学会梦里的那些我从来没做过的事情?”

  她丰润的嘴唇动了动,道:“包括杀人……”

  “那时候我感觉自己就像是变成了两个人,一个是天真烂漫的小女孩,一个却又是……历尽沧桑伤痕累累的女人……我很怕,但我又不敢说……”

  “一直到白杨谷,你得到了第七节九劫剑,我才明白,我的梦,是跟着你的剑走的!”

  “因为那时候,我突然明白了一切,知道了所有的都是真的!”莫轻舞咬着银牙,恨恨的道:“我好恨!”

  “我前生一辈子最恨的,就是你的剑!一直都恨!你一天到晚抱着你的剑,所有的感情,所有的专注,都给了一把冷冰冰的铁块!对我不屑一顾……”莫轻舞鼓着腮,道:“我前世临死,还想着与你的剑一较高低,没想到重新活过,记忆居然还是跟着它走!”

  莫轻舞现在的样子很奇怪。

  一副少女的萝莉样子,鼓着香腮气鼓鼓的说话,但神情语气,却是一个千娇百媚的成熟女郎。这种截然不同的两股风情,同时在她身上统一;让这个小姑娘摇身一变,便如能够千变万化一般的迷人。

  楚阳在大饱眼福的同时,也只能苦笑。对于这个问题,他真的不知道如何回答才好。

  “那时候我就知道了。”莫轻舞低低细细的说道。

  楚阳喉头干涩之极,使劲的咳嗽了两声,吞咽了一口唾沫,道:“那……你为何不说?”

  “因为我还没想好。”莫轻舞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没想好我该怎么办……我很害怕。”

  楚阳干涩的道:“害怕?”

  “我害怕,你会不会再一次的离开我?我害怕……再次失去你……我甚至想,就这么带着你的所有的好离去,有生日子里,所能够记得的,都是你的体贴和呵护,而绝对不会有半点的伤害……”

  楚阳吃了一惊,使劲抱住了她,道:“不行!不行!”

  “到后来我还是不舍得……”莫轻舞叹了口气,道:“我舍不得……突然就升起来一种奇怪的心思,就像是前世一样……那样的心情。”

  “我就跟着你,就是跟着你,哪怕再被你伤害,再被抛弃一次,哪怕你依然不将我放心上,哪怕你依然要用我的情意来练剑……”莫轻舞低着头,轻声道:“我也不悔!”

  “不会的!不会的!”楚阳紧紧地抱着她,连声道:“轻舞,你一定要相信我,我再也不会做那么混账王八蛋的事情,做了一次,就痛苦了两辈子,如今我终于有了弥补的机会,我是一定一定不会伤害你的。”

  莫轻舞低着头不言不语,香肩微微颤抖,似乎在沉思。

  但楚阳不知道,莫轻舞此刻的嘴角,正慢慢的勾勒出一副心醉的微笑。

  这个聪慧的女子,在这里还是用了心机,但这份心机,却是显得如此的纯情和信任。为了毕生的幸福,她,终于迈出了两辈子最关键的一步。

  “你不相信我么?”楚阳紧张道:“我可以发誓……”

  楚阳还没有说完,莫轻舞已经柔柔转头,用自己的嘴唇堵住了他的话,良久,才道:“誓言都是用来违背的……我不要你发誓,我只相信你。”

  楚阳松了口气。

  “从你获得第七节九劫剑,我的记忆也完全恢复,然后这一路上,我也始终在你怀中,一直跟着你,观察你……那么久的亏欠,我要弥补过来,我也要看看,你究竟对我如何……”

  “我也一直在想,要如何才能折腾你,出我一口恶气,惩罚你这负心人……”莫轻舞叹了口气:“但一直到现在,我还是不舍得……”

  …………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