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四章 碧空现,战幕开!


  “这股力量要比我强大得太多,我若是贸然接近,会不会被其吞噬?”法尊的修为比夜醉要高出了太多,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机遇,而是危机。

  然后才想到:“若是这股力量被我得到,那么,普天之下,我还怕谁?纵然是舞绝城与宁天涯联手,我又有何惧?甚至那个可怕的人再临,我也有与之周旋的余地!”

  稍倾,黑暗尽退。

  但在法尊的眼中,分明能够看到,一缕隐隐的黑气,正在高空中向着南方飞速前进。

  法尊皱了皱眉,最终还是决定赶上去看看。同时摸了摸怀中的补天玉凝结,心道,纵然是有害,但我这里还有专克黑暗魔气的补天玉在,想要脱身总是不难吧……

  心念一起,飘身而起。

  下一刻,已经散发出独门神念,找到那两个影。

  交代了几句之后,自身便如一团黑雾,“咻”的一声消失得无影无踪……

  战阵已经全面摆开了!

  今日已经是第九天的傍晚!

  莫天机此刻已经恢复了部分神魂,之前勉力演算天机让他的身体变得十分虚弱,而且还多了一件无比烦心的事情。

  这个意外变化让莫天机的状况更加的雪上加霜。

  再吃过一颗不完全版九重丹之后身体恢复了过来,然而即便如此,莫大神棍的眉头仍旧紧锁,再也没有展开过。

  “厉老,今日一战之后,厉家就没有了!”莫天机沉声说道。

  眼下并不是两人单独谈话,而是在厉家大厅,厉家所有高阶至尊面前,莫天机也并没有传音,就是如斯清楚明白地说了出来。

  此时的局势早已明朗,也许、或者、可能之类的宽慰话说再多也无意义,莫天机索性以最直接的方式,说明现状,道破局面。

  厉春波面容沉静,沉声道:“诚然,如今的厉家已几近输光一切,结局已然注定!当初,老夫秉承家父心愿,于几近一无所有的局面下建立厉家,创下这份传承万年的基业,只是做梦也没有想到,厉家在我手里建立,最终,也是在我手中覆灭。”

  “不过事已至此,再多感慨也于事无补,只是我真正没想到,厉家的最终覆灭却是覆灭在自己最亲厚的兄弟手中,个中恩义,难得分明。”厉春波淡淡一笑:“虽然事情总有原因,但走到现今这一步,却也无话可说了。”

  “就当是为厉家这些年来做的孽……做一次偿还,用整个厉家,来一次彻底的偿还。”厉春波呵呵一笑。

  “前辈豁达。”莫天机真心实意的称赞道,随即露出些许苦笑,道:“结局已然不可避免,我们却仍要积极面对。”

  “我会竭尽所能,让来犯之敌,付出最惨重的代价!”

  莫天机淡淡道:“今天晚上,就各就各位吧。生死一战,近在眼前;各位,若还有什么需要说的,需要做的,今晚时之前,一定要全部交代完毕!时一过,再无机会!”

  “我等早已经做好准备!再无牵挂,惟有尽力杀敌而已!”所有人异口同声地大吼一声。

  “杀人杀了不少,敌对的杀了不少,无辜的也杀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咱们也没少做!临死若还能拉几个垫背的一起上路,怎么也够本了!”

  “不错!左右已经是必死之局,那么,还留恋作甚!杀个够本才是正经。”

  莫天机点了点头,心中想到:之前的种种迹象若当真是天魔降世的预兆,那么,这边的战争必须尽快结束才是正经!这一战,九大家族怎么着也得伤筋动骨一番……

  至于以后的后续发展,眼下还真的是没法预测……

  ……

  当天晚上。

  厉春波独自一人卓立山顶,一身九品至尊颠峰神念毫无保留的散发开来,直冲高空!

  随着神念的扩散,空中落雪,竟因他的意念而全数驱除,一股至强的力量就那么悍然搅动了天象!

  在场所有人都可以清晰地看到,漫天风雪再不能侵入厉春波身周,不能侵入的范围渐次扩大,仿佛全★★限一般,到后来,空中云雾也因神念而在整齐的中分而开!向着两边缓缓挪移,就仿佛有两只大手,在缓缓推动云雾,将之分开,露出西北之地数十万年都没有完全展现过的湛湛碧空!

  底下所有的厉家之人,都情不自禁的仰起头,痴痴地看着这片刚刚露出来的星空!

  见证这个以人力驱风雪、拨云雾,见星天的巨大奇迹!

  夜色深邃,星空如海,波澜广阔,似乎蕴含着无数的秘密。

  西北的星空,常年笼罩在风雪之中的西北星空。

  此时,天地为之明透,乾坤为之清朗!

  遮天txt下载毕生,或者只得这么一见而已。

  有人突然泪流满面,哽咽得再不能言。

  厉春波脸色异常沉重,严肃,充满了一种朝圣也似地感动。

  西北,我厉家盘踞于此已愈万年,孙孙却从未见过星空真容。今夜,此时,此刻,既然家族已经走到了存亡尽头,那么,就让我们在从未一见的星空下归于寂灭吧!

  为此,我哪怕是耗尽全身修为,又有何妨?

  远方,一座高山之上。

  萧家初祖萧晨雨背负双手,静静地站立,仰头看着那片异变的天象,天空中云雾异常的涌动,深深的长叹一声。

  突然间明白了厉春波的用意。

  你想要在星空下战死吗?

  好!我成全你,一定成全你!

  他闭上眼睛,突然白衣长袍无风自动,一股同样的九品巅峰至尊气势冲霄而起,瞬间蜿蜒九天,竟是以无穷修为,持续拨动云雾,向着自己这一边无尽的远离。

  在他出手的那一刻,厉春波即时有了觉察,眼神闪烁了一下,但终于没有作出任何回应,只是即刻撤掉了那一个方向的力量,转而全力推动另一方面的云气,继续向着反方向推动!

  星空范围越来越显广阔,到了后来,云雾走势已经渐渐形成惯性,两人虽然已经收手,撤回惊世修为,但半空云雾去依然翻翻滚滚的向着两边退去!

  此日,此夜,西北天际,无风无雪无云无雾!

  碧空湛湛!

  一尘不染!

  被风雪云雾掩盖了数十万年的西北天空,第一次展露出无穷瑰丽的原貌。

  如此星辰如此夜,如此杀戮如此情!

  原本被遮掩的天空,此刻却比他处更加的清澈洁净,星光似乎也闪烁得更加厉害。

  突而有两声长啸,伴随着其主人的不同心绪,冲天而起。

  厉春波孤身卓立绝峰,仰天长啸,啸声如龙,夭矫长空;却带着无尽的思念,无尽的酸涩。

  父亲,您老人家已经失踪了一万年,整整万多年了,却不知道,您还在么?

  您若在,会是在这片星空之中的……哪一处?会否俯瞰大地,注视苍生呢?

  会不会知道,我们的厉家,就在今夜没落?

  这一夜,两位至尊就这般各自站在绝峰,一动不动。纵然修为绝顶,距离不会成为,彼此仍是绝不看向对方,但却又似乎是彼此相陪伴。

  第十天,清晨,决战将临!

  莫天机出现在战场附近最高的某处山峰之上。

  在他身边,竟罕有的缺少了傲邪云芮不通,两大保镖,只有楚乐儿,万人杰,成独影,包不还四人!

  陪同保护却是楚乐儿要求的。

  因为傲邪云芮不通这俩家伙一心要参战,楚乐儿便自告奋勇的充当了保镖任务。

  登临绝顶,面对苍茫大地浩荡长天,楚乐儿忍不住心头大为畅快,心中升起一种莫名触发:难怪许多男人都想要登临绝顶,原来这种感觉真的很好,真的很好。

  我虽然是女,但我也要如今日一般,站在天下之巅!

  “感觉如何?不错吧!”莫天机微笑的问道。

  “很好!真的很好。”楚乐儿俏丽的双眼中闪闪发光。

  “终有一天,我们会站在真正的巅峰之上。”莫天机温文微笑:“这里虽然是巅峰,却只是九重天范围内的颠峰……今日的颠峰,对我们而言,只是起步,如此而已。”

  “我知道你说的是真正颠峰乃是传说中的九重天阙。”楚乐儿笑道:“我也是要上去的!”

  “最重要的,我也是要站在真正的巅峰!”楚乐儿突然清脆的笑起来,大声喊道:“我一定会上去的!一定能上去的!”

  清脆娇嫩的声音远远传了出去,在空中久久回荡不绝。

  附近的几座大山顶上,有数片积雪因而被震落,发出轰鸣的声音。

  整个战场,所有人同时抬头相望,寻觅声音的主人。

  “是乐儿!她怎么到了战场上?她来这干什么?”远方舞绝城顿时有些着急:“这小丫头怎地不听话乱跑?这里是好玩的地方么?”

  楚阳也有些意外:乐儿怎么到了这里?

  舞绝城眉头一皱,终究还是放心不下,道:“我得去警告一番,千万别让这帮混蛋波及了我的徒弟,刀兵无眼,还是事先作好防范才是。”

  楚阳还没来得及说话,舞绝城那边已经白衣飘飘的下了雪峰。

  现在双方如临大敌,一触即发,舞绝城居然下去要警告交战双方?

  这种护犊也真是没治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