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二十二 断天涯


  王猛屏住元力,并不招惹这些麻烦,没有术修在身边,被密密麻麻的蝠妖缠住,不死也要毁容。

  走着走着,王猛脸上露出异样的神色,这地窟并没有变大,四周却变得火红,墙壁上还有一些红色晶体,四周感受到的是一股火之元力,而刚才感受到的土之元力只有稍许减退,再看洞窟的顶壁,竟然正洋溢着木之元力,一两种相克在自然界也不能算太奇怪,自从神格被封印之后,消失的神识似乎又回来了,强度远不能及,但感觉却是对的。

  洞★★岔路无数,王猛完全是顺着元力的强度,竟然在远处的前方感受到了水之力,而且透着浓重的寒意,过了一会儿竟然出现了光亮。

  一股股的寒风吹着洞口,等王猛走出来,眼前是一片完全不知道的世界。

  冰天雪地,入眼是一片白,大雪纷飞,完全是一个雪的世界。

  看来是无意中闯进了一个秘境之中,前世见过不少类似的秘境,这还不算太夸张的,让王猛惊讶的是,在这冰天雪地之下,竟然浮着一层金之元力。

  这一路过来,竟然金木水火土是齐全的,而且互补抵触。

  王猛似乎感觉到了点什么,手一挥,一股元力扫除,一个雪堆炸开,上面刻着四个古字——魂海雪渊。

  看这石碑也相当有年岁了,上面的阵法元力都已经消散得差不多了。

  说不定是某位修行者,甚至修行门派隐世的地方·不过王猛对这个并不感兴趣,他感兴趣的是,为什么五行元力在这里显得这么和谐。

  圣修,顺天而行,要窥天之奥义·天道就在身边。

  王猛一动不动地琢磨着,就地盘膝一坐,任由大雪落在他的身上,刚开始雪片一靠近就会自动融化,渐渐的雪片渐渐堆积起来·没多久大雪就把王猛盖住了。

  王猛的身后是一座巨大的冰山·所在的洞口正是冰山脚下的一个小窟窿。

  在这个茫茫白雪的世界,王猛像是一个小黑点,很快就被同化。

  金阙诀、水澜功、火焰诀、木春诀、土坤功,依照顺序在王猛的体内流转,隐隐有一种觉悟·可是就差那么一点,却如同鸿沟一样挡住了王猛,金克木,木可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王猛尝试过各种次序,试图让五行相克降到最低,可是感受到了这一路中,五行元力之间的共存,王猛有点体悟,其实他曾指点过胡静·水火可融,五行相克是复杂,但如果直窥其本质是一样的。

  王猛像是陷入了沉睡之中,脑海中,五个光球互相追逐·有的时候互相补给,有的时候互相吞噬·乱成一团,渐渐的形成了金木水火土的顺序,但是依然毫无共融的意思。

  光球拉长,像是一条五彩的贪吃蛇,拼命地追咬着自己的尾巴,不停地转圈,转圈……

  怕什么呢?

  如果咬到会如何?

  忽然之间,“贪吃蛇”停止了转动,头部自然而然地咬住了尾部,一瞬间,那五彩的颜色光芒大作,元力在王猛的体内不断的激荡。

  金木水火土五种元力,在这一刻竟然神奇的融为一体,渐渐的化成一道白光,在王猛的身体里扩散开来。

  轰…···一个数米高的雪堆炸开,漫天飞雪,王猛腾空而起,悬浮空中,这对圣修天道的体悟,让他直接突破了十五层的瓶颈。

  压抑了许久的王猛也禁不住仰天长啸,抒发心中的畅快。

  原来五行体是这么回事,难怪妄天以短短两百年之力就能成为大千世界第一人,五行体本身就是逆天的存在,如果不是巧借断天涯,本身也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绝对是十死无生。

  元力渐渐的扩散开,感应着天地之间元力的共荣,暴风雪之中冰元力和风元力的肆虐,是那么的清晰。

  也难怪妄天对天道理解如此透彻,五行体一旦突破,所见所闻,乃至五感,跟一般人都不同,体悟当然多。

  忽然头顶上传来一阵轰雷,……

  雪崩……

  得意忘形了,王猛顾不上得瑟一头钻进山腹之中,只听外面轰鸣声不断,只是王猛现在的心情可是无比之好,最关键的是,他终于可以用御剑术了。

  金阙诀、水澜功、火焰诀、木春诀、土坤功融为一体,变成了王猛独有的小乘五行诀。

  原来互相拆台互相抵触的功法,此时其乐融融,这种五项相克正好是把五种元力拴在一起的锁链。

  王猛的心情无比之好,逆着元力的指引,朝着出口奔去,他也不知道在这里究竟过了多少天,也是时候回去了。

  轰…···爆开,顿时随时乱飞,黑暗中一道道泛着幽光的东西朝着王猛攻击过来。

  地面窜出一只巨型洞穴蛛妖,那身体有五六米宽,那一道道幽光正是它的蛛丝。

  额头上多了一只眼睛,这个王猛能从前世的记忆中找到,这种品种,一直延仲到中千世界,大千世界,算是小千世界的土著品种。

  三眼吞地邪蛛王!

  这吞地邪蛛王身上有浓重的土之元力,显然在这个没有天敌的环境中过的相当滋润。

  蛛丝弹射到洞窟上,立刻炸开,随时乱飞,邪蛛王并不靠法术攻击,而是强横的肉体,而且它的外壳先天的可以抵御法术。

  可以在石壁上如履平地,速度极快,在黑暗中捕捉猎物更是特王猛不断地躲闪着,这怪物速度极快,万一被那蛛丝缠住,绝对是死路一条。

  最可怕的是,一道道蛛丝并不走直线,有的还是弧线,在黑暗中,王猛靠的不是眼睛,而是感觉。

  石壁上的邪蛛王猛然发力,如同魅影一样射向王猛,同时所有的爪子全部张开,这就是邪蛛王近乎必杀的攻击——缚妖镰斩!

  无论是大是小的猎物,只要★★住,立刻成为三眼吞地邪蛛王的食物,与此同时,第三只眼光芒大作,完全的锁定猎物。

  黑暗之中,王猛的脸上露出笑容,断刃浮空,“圣堂技之浮光掠影!”

  一道道剑气四射而出,面对三眼吞地邪蛛王的攻击,王猛的身形显得很飘洒……

  这邪蛛王确实浑身坚若钢铁,但它有个罕见的要害,那就是关节,无比僵硬的爪子,关节却非常的脆。

  王猛从吞地邪蛛王的身下掠过,而邪蛛王却失去了控制,直挺挺的飞向了对面的墙壁。

  半空中,身体和爪子分家,如同一个磨盘一样印在了墙壁上。

  轰…···邪蛛王如同巨型剪刀一样嘴直接插入了石壁。

  一落地的王猛,反手一甩,念动剑诀,断刃化成一道白光直接钻进了邪蛛王的身体。

  死死地钉在石壁上,挣扎了一会儿才停止了晃动。

  王猛找回断刃,胸口中涌起一股豪情,这就是五行之力,难以想象的威力。

  这三眼邪蛛王的防御力堪比三十层以上的体修,却被轻易破开防御,初次尝试五行之力,效果非同凡响,也难怪当年的妄天那么霸气,完全不把其他半神放在眼里。

  妄天出道晚,刚刚命格小圆满的时候,就已经名动天下,不但剑法超绝,在丹修、器修、制符方面也展现了无与伦比能力,似乎无所不能,锋芒毕露!

  最肆无忌惮的是,命格大圆满的高手都敢挑衅,而且曾成功地从圣修半神手中逃脱,起初以为是对方不愿意得罪魔神教,现在看,这妄天还真是凭自己本事。

  得五行之力,才算真正的可以借天之力。

  摸着断刃,王猛不由的想起不语剑,这是前世带来的浓重的执念,可是王猛最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他自己对剑也很执着,毕竟很帅气,也很有感觉,可是……

  王猛身体一震,他想到了妄天,想到了那完美无缺蕴含法则之力的岁月无情剑!

  刹那间,王猛有一种大彻大悟,他弄错了一件事儿,一直以来他总把妄天的成功和强大归咎于魔神教的强大,这是来自小千世界的莫山对大千世界的妄天的成见,妄天是真正的天才,他炼丹、炼器等等并不是为了炫耀,更不是魔神教的造势,而是五行体,就是需要全面,只有掌握了世界的所有,才能悟出真正包含万象的一击。

  天若有情天亦老,万千大道是沧桑。

  王猛笑了,这一刻,前世的那份不甘和执念也消失了。

  岁月无情吗?

  万千大道,绝不止一条!

  王猛看着手中的断刃,禁不住失笑,对不语剑的执念,竟然延续到了对剑的选择,真是可笑。

  他给雷霆留了一个“舍”,原来真正不舍的是自己。

  舍,不是抛弃,是存,是化成灵魂的一部分。

  “你应该有个名字,就叫断天涯吧。”

  王猛微微一笑,收起来断剑,从断天涯结束,就从断天涯开始。

  手中的断刃,泛着幽光,消失在乾坤袋中。

  王猛正准备把邪蛛王的丝囊弄出来,这东西还是有点用处的,却忽然发现周围的气氛有点不对,昏暗中多了一排排灯笼一样的眼睛,最关键的是还有一股压抑的气氛。

  。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