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八十 众志成城


  雷光堂弟子的修行要比以往努力勤奋得多,最大的变化就是氛围,修行者敝帚自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了。

  分享?靠,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并不夸张,互相都是竞争对手,谁不想变得更强。

  但在雷光堂却有一种非常好的氛围,这倒不是说人人都是活雷锋,可是确实大气了多,更团结,当每个人都愿意做这样的事儿,整体氛围就会改变。

  热情、努力、团结,这就是现在的雷光堂。

  每一个来到这里的其他分堂的弟子都能感受到这种异样的如同家一样的氛围。

  在弱肉强食的小千世界,这简直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儿。

  “陈师兄,我有一株珍藏的月光红花,有五十年的年份了,据说对硬伤很管用,你看王长★★师姐他们能不能用上?”

  “师兄,我也没什么东西,存了十几块灵石,能不能派上用场。”

  “师兄,我们虽然没太大本事,但有力气,有时间,有什么小事儿,吩咐给我们做吧!”

  陈海广拱手,“诸位师兄师弟,有需要大家的地方,我不会客气的,目前一切尚好,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团结一致,决不能让横山堂那些流氓小看了我们雷光堂!”

  每个弟子都挥舞着自己的拳头,只有最底层的人才明白尊严的可贵,来之不易!

  王猛等人在闭关,堂内的事务都是陈海广和何子渊分担·每天想要做点事儿的弟子络绎不绝,能力可能有大有小,但真的是连自己压箱底的家当都肯拿出来。

  作为雷光堂的一员,陈海广无比的荣耀。

  他也知道,横山堂有多可怕·上次堂战,对方恐怕连一半的力量都没拿出来。

  但是无论对手有多强,他们都会走下去,只要王猛他们不停步,他们就会一直跟下去·可以赌上一切。

  横山堂横山尚武阁·横山堂的精英弟子到齐了,包括像郭荣金这样在外的高手,显然唐威并没有因为对手是雷光堂就掉以轻心,这几乎是调集了对付飞凤堂的全华班。

  “张良那边怎么说。”唐威说道。

  申屠站了起来,“自从周枫为他们赢得了十多天的休息时间·这些人都躲在雷光峰顶修行,以周枫在丹药上的造诣,恐怕这些人至少能恢复到九成。”

  “大师兄,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我以为是要进行上三堂的挑战才回来的,原来只是为了对付雷光堂!”

  一个九尺多的壮汉说道·声音浑厚如雷,★★着上身,颜色如同赤铜,疤痕交错,甚是吓人。

  “钢炼,雷光堂虽然以新弟子为主,但连续战胜百草、······”申屠说道。

  “申屠·老子没兴趣听这些,垃圾就是垃圾,大师兄,我给你面子,来了也懒得再跑了·把最强的留给我!”

  钢炼沉声说道,说完站了起来·“老子去活动活动筋骨,谁跟老子玩两手。”

  众人都没动静,钢炼哈哈一笑,“真没意思。”

  说着自顾自地走了。

  申屠脸色难看,却闷不吭声,一个力修看不过去禁不住说,“大师兄,钢炼太嚣张了,这是堂会,他竟然····`·”

  唐威目光冷峻地扫过,“你有这个实力也可以,横山堂只要实力,申屠继续!”

  “是,大师兄,你们手上的符箓,有这几个人详细的能力介绍,以及弱点。”

  “记住,我们是横山堂,我们的目标是上三堂,我要三比蛋踏平雷光堂,谁要丢了横山堂的脸就别怪我不顾师兄弟的情义!”

  唐威掷地有声。

  横山堂每个弟子都知道,这已经不是输赢这么简单的事儿了,如果横山堂输了,那就会被彻底地钉在圣堂历史的耻辱柱上,成为雷光堂永远的注脚。

  那一年,那一天,雷光堂击败横山堂,创造了圣堂大比的新历史。

  作为横山堂的大师兄,一想到这个唐威就忍不住发毛,所以他才把横山堂真正的高手都招了回来。

  哪怕拼着暴露,也绝对不能让雷光堂在他身上占到半点便宜。

  李修文的炉剑峰。

  “弟子拜见祖师。”一名剑修长老单膝跪地。

  李修文点点头,“道明,辛苦你了,有没有结果。”

  “祖师,您的担心是对的,最近弟子的失踪和历练的失败并不是偶然,而是有人故意为之!”

  李道明沉声说道,最近几年,圣堂弟子在外历练的伤亡率高了三成,开始只是觉得偶然,毕竟外出历练遭遇危险也很正常,三成不算是一个特别大的数量,可是连续几年都这么稳定,而且奇怪的是,死的弟子既不是特别优秀,但也不是差的,相反都是中坚力量。

  而实际上这些年并没有特别的变动。

  深入调查发现,是一些任务被人知道了设伏,弟子们可能完成了任务,但又被某个势力的人半路截击都没回得来。

  魔修和圣修有纷争也是正常的,可是目前的情况,很显然是有某个势力在针对圣堂。

  “知道是谁吗?”

  “现在看,最大的可能是万魔教!”李道明说道,“可惜没有证据,无论那个人是谁,能隐藏在圣堂这么久都非同小可。”

  “此内奸很可能是一名弟子,长老不可能过多插手各分堂弟子的事儿,太显眼了。”

  “如果是弟子的话,范围也太广了。

  “能掌握如此的信息,此人在弟子中的地位也不会低了。”

  李修文和李道明显然都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敌人这招可是够狠的,釜底抽薪。

  “你怎么看?”

  “各分堂的大弟子包括能够参加大比的都有嫌疑,而且此人肯定关系广泛,获取情报很容易,具备这几个条件,范围就小多了。”

  李道明说道,九大分堂虽然不禁止串门,但实际上除了一些特殊的日子,都是各自做各自的事儿。

  谁会这么关心别人的事儿呢?

  半个月的时间,对于修行者来说,说长不长,但说短也真不短,用好的话,更是事半功倍。

  如果只是在雷光堂,哪怕是顶峰的灵气,也没那么快,但在周枫申请下来半个月的休整期之后,明人就让人把传送符箓送了过来。

  其实在时间一定下来之时,众人就想到了那里,只不过人家邀请是一回事,可你主动要又是另一回事了,谁想到明人竟然这么给面子,让众人都有点受宠若惊,送传送符箓的是灵隐四虎里的安道,彼此也满熟悉的了。

  充沛的自然元气对修养是最好的,再配合上周枫的丹术,绝对能在对阵横山堂的时候恢复到巅峰状态。

  但问题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没米了……

  这段时间他们的修行,加上治疗消耗得很大,而雷光堂的底蕴又不够,周枫已经是免费劳工了,但总不能让人家连材料什么的都出吧。

  灵隐堂友情借用传送符箓已经是仁至义尽,总不能让人家顺捎把启动灵石也出了,就算王猛和张小胖的脸皮也开不了口。

  何况借用阵法也是有行规的,要给借用费的,虽然灵隐堂不要,但雷光堂却不能不懂规矩。

  结果一众人就盯着符箓发呆半天,没也就罢了,人家眼巴巴地送来了,结果却用不起,确实有点伤不起啊。

  “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既然用不了就算了,这样犹豫不定,我们才是浪费时间!”

  胡静说道,赵雅让他们使用雷光峰的顶峰已经很好了。

  “胡静说得有道理,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我们有这挣扎的时间还不如抓紧时间体会一下这段时间的收获!”

  周谦也表示赞同。

  三次堂战,对周枫等人都有着翻天覆地的改变,无论是实力还是信心上,他们急需一些时间来消化一下,但前提是必须要平心静气,而这传送符箓确实让他们心动了。

  得到的,得不到的,都无法像这种近在咫尺却无法得到更干扰心态。

  “陈师兄他们去想办法了,要不要再等等?”柳眉说道。

  周谦苦笑摇摇头,“雷光堂的弟子别人不知道,我们还不知道吗,大家已经够帮忙了,这一大笔灵石不是靠凑就行的,其他人也要修行啊。”

  周谦是处在底层的,当年也是靠着贩卖符箓赚点外快,日子过得也很惨,很清楚雷光堂的情况,大家都是一块灵石掰成两半用。

  王猛对此也是无法,就算现在去弄也来不及了。

  这时陈海广和何子渊回来了。

  “师兄,有没有办法?”张小江问道。

  陈海广和何子渊无奈地对视一眼,咬了咬牙,“我们太没用了,和大家东拼西凑,也就换得二十块中品灵石……连零头都不够······”

  陈海广和何子渊一脸的愧疚,作为师兄,在这种关键时候一点忙都帮不上,他们真觉得自己很没用,如果以前那些年月勤奋一点努力一点,怎么也不至于连点灵石都拿不出来。

  望着这二十块中品灵石,周枫和柳眉惊呆了,他们俩可是最清楚雷光堂现状的,竟然……

  周枫忍不住问道,“师兄,这是哪儿来的,竟然这么多。”

  “我们一些师兄弟凑的,都怪我们太没用,就这么点,启动阵法是肯定不够的,你们用吧,总归是有点帮助。”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