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百三十七 天涯海角都有朋友


  岳冉天淡淡的看了一眼朱谆,我宝器宗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来着,你有本事尽管施展。”

  于昆仑和墨辰表面上镇定,其实心中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这朱谆可是最后一招了,心神顶级高手,这家伙的要求也相当高,为了请他着实费了不少功夫。

  “这朱谆可是心神修为上有数的高手,这神识之灵挡得住吗?”

  季万里不经意的问道。

  岳珊笑了笑,“神识之灵乃上天的灵物,岂是凡人可以收服!”

  朱谆靠近了神识之灵,登时一股红光炸开,但是到了朱谆身边却像是撞向一道无形的屏障。

  朱谆毕竟是大圆满二阶的心神高手,强大无比,这点神识之灵虽然品阶决定,却也不能一瞬间攻克朱谆的防御。

  朱谆的双眸放着黝黑的光芒,如同不断的抵消着神识之灵,缓缓的靠近,神识之灵很强,但输出却是很稳定,但是朱谆的底子可非常的厚,并不是几下就能搞定的。

  岳冉天确实一脸的平静,眼看着朱谆一点点挪动靠近神识之灵却丝毫不担心。

  躲在一旁的季万里对这神识之灵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若是能把这东西为自己所用,该是多么强大的宝物。

  朱谆确实展现了大圆满二阶的强悍力量,尤其是心神之强更是匪夷所思,此人享有盛名,又是散修,是有真本事的。

  朱谆的手缓缓的仲了出去,脸上露出胜利的笑容。

  眼看手就要放上去,朱谆脸色大变,蓦然飞退整个人迅速的倒退直接撞在大殿的铜壁上发出一声剧烈的闷响。

  魅魔狠狠的憋了了一口气,双目爆睁,心神不断在身上扫过,半响才松了口气。

  “于掌教,这神识之灵根本不是人类可以靠近的,要使用神识之灵不但需要强大的心神,还需要某个器物,否则接触者必死无疑。”

  朱谆显然充满了不甘心,万物相克,就像永恒水晶能装下这宝物一样必然有一种东西可以操控,而宝器宗在这方面最擅长,朱谆的心神已经足够了,可惜缺了一项器物,他还真不甘心,修炼心神的修士若得此宝物必然可以功力大进,若能融为一体,就可以稳定顶级高手行列。

  甚至可以挑战那传说中的四大强者。

  朱谆的眼中露出贪婪的神色,岳冉天淡淡一笑“于兄,还有谁想试试?”

  根本不搭理朱谆,不过心中也有些惊讶,这朱谆还真是高手竟然看破了他手中确实有一样宝物,否则还真拿这神识之灵没办法,至于吸收,简直就是做梦,这等宝物根本不是人类的身体可以承受的,龙族都不行。

  墨辰一咬牙,“我来试试!”

  “老魔,让我试试吧。”

  所有人一愣,岳冉天也看到了这个圣修的小子“呵呵,于兄,这位小朋友很有趣啊不知来自何处?”

  “岳宗主,晚辈圣堂王猛,无名小卒。”

  “圣堂?”岳冉天似乎听到过这个名字,却也没有太在意,圣堂……更不在宝器宗的视线之中。

  “王小友,此物妖异不能冒险!”

  于昆仑断然拒绝,若是天命如此就算张白没法过这一关,保王猛就是太阴教的下一步。

  躲在一旁的岳珊狠狠甩了甩拳头,真想出去揍这个穷小子一顿,这里这么多高手,他一个愣头青装什么大头蒜,不要命了!

  不过见于昆仑拒绝暗暗送了口气,季万里倒是有点惋惜,大圆满都要受伤,这王猛上了还不是死路一条,对王猛,季万里始终有一份担心。

  这家伙真是鬼魂一样难缠,怎么七拐八拐就能跟太阴教的关系这么亲密,这丫的是个圣修啊,于昆仑竟然叫他王小友,见鬼!

  对于变数,最好的办法就是抹杀掉,让他变不出花样。

  岳珊关心则乱,还真没在意这个称呼。

  “没事,我觉得我跟这东西有点缘分,若是不行不会强求的。”

  王猛说道。

  众人又是一愣,于昆仑是什么人?

  太阴教掌教,一言九鼎的霸道人物,今天这事儿完全是太阴教杀上门来,即便是岳冉天其实也只有招架的份儿。

  这种人开口了,就是做了决定,而王猛······于昆仑看了看王猛,又看了看墨辰,叹了口气,“小心!”

  王猛笑着点点头,又是一地惊讶。

  岳冉天不得不搜索一下这个似乎听过的王猛,······圣堂?

  想起来了,是有个小门派叫圣堂,出了圣光魔坍体,这人也是圣堂的?

  王猛小心谨慎的靠近神识之灵,看着那一点红光,立刻心生感应。

  这……是神格的残片……

  那一点红光就是神格在穿越法则的时候被法则之力破碎下来的,王猛得到的是本体,而这破碎的力量落入小千界之后吸收了一些元力就成了这样的物体,有的则是直接融入环境变成了乾坤逆转但由于脱离了神格,已经变成了一股力量,而且本质上已经不算逆天了,是一股强大的力量,但由于毕竟来自于神格,品阶之高,依然让小千界的其他事物望其项背。

  神识之灵爆出绚烂的光芒,这是一种对于本体的畏惧!

  岳冉天终于动容,于昆仑和墨辰在对视一眼,露出一丝笑容。

  这块残片吸收了力量,加上岳冉天的调整又很好,成了一个独立的个体,对王猛来说其实是大补之物。

  只不过这可是宝器宗的宝物,若是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吞了,肯定要引起纷争。

  王猛缓缓的靠近神识之灵,永恒水晶开始晃动,似乎看到什么很可怕的东西·想要逃离。

  岳冉天感受到神识之灵的感觉,看向王猛的目光更是充满了惊疑,什么样的怪物才能让神识之灵害怕?

  一旁还没走的朱谆也是面露奇色,竟然有如此天赋的年轻人?

  简直就是修炼心神的最佳苗子啊!

  王猛已经靠近了神识之灵,感受着同源的力量,这还是第一次以一个外人的角度来审视神识残片。

  那一点红芒确实拥有者完美的魅力·难怪岳冉天会视若珍宝,对于修炼心神的修士,这点红芒更是至宝。

  王猛的手放在了永恒水晶之上,神识进入,这是一种相当奇妙-的感觉·既熟悉又陌生,像是一体的,又像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个体。

  神识缓缓包裹住这块独立的残片,没多久源于对本体的畏惧,这残片渐渐的恢复了平静,红光消失。

  永恒水晶恢复了平静,只有中空悬浮着一点晶莹的红芒。

  大殿之中静悄悄的,众人望着永恒水晶落到了王猛手上,躲在一旁岳珊目瞪口呆·这神识之灵只有她和岳冉天才能控制,而且还必须要用器王令控制。

  岳冉天第一个从震惊中清醒过来,他的宝贝竟然要被别人拿走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

  王猛笑了笑,“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岳宗主,神识之灵借用之后一定会完璧归赵的。”

  于昆仑和墨辰大喜,于昆仑是没数的,但是墨辰心中是有点底儿的。

  拥有乾坤龙吟月神像的人,做出什么都不会太让人吃惊了。

  “多谢岳宗主了,那一半九品秘金三天之内送到。”于昆仑说道。

  岳冉天面无表情,心中郁闷的要死,这怎么可能,他实在是搞不清原因·这样危险的东西,这年轻人就怎么能靠近?

  王猛微微摇摇头,“岳宗主·还有一个不情之请,是否能借用一下你们控制永恒水晶的宝器呢?”

  岳冉天冷哼一声,“怎么,要不要把宝器宗送给你!”

  “王老弟,怎么回事?”墨辰问道,他知道王猛不会无的放矢。

  “此物煞气很重·需要一件宝物来控制,具体的我不太清楚·但想来岳宗主肯定有办法。”

  王猛拥有神格,这残片自然不敢怎么样,但对其他人可就不管了,这种高阶的物品除非遇到同阶或者更高的,否则遵循法则,是绝对不会臣服的,第一反应就是攻击,以张白的身体状况,直接使用肯定要完蛋。

  刚刚朱谆也说过,加上王猛如此说,于昆仑可以确定,若是没有那个宝器,就算拿了这神识之灵也没有用。

  “岳兄,好人做到底,我愿意把另外一半九品秘金也奉送!”

  于昆仑知道这时必须要大气一点了。

  岳冉天则是脸色冷漠,太阴教真是得寸进尺,欺人太甚!

  他的器王令岂是可以随便外界的,异想天开!

  眼看岳冉天要发怒,忽然一个人走了出来,“父亲,怎么这么热阄啊。”

  岳珊走了出来,冲着王猛眨眨眼,“好久不见!”

  顿时众人又呆住了,于昆仑和墨辰面面相觑,王猛怎么谁都认识?

  “珊儿,你认识他?”骨子里岳冉天对王猛还是非常好奇的。

  “父亲,他是我的朋友,……而且还欠我钱!”

  “啊,我想起来,你是那个流……”王猛如同发现新大陆一样,竟然是流氓女,难怪乾坤袋里一堆法器,像是不要钱一样,若是宝器宗宗主的女儿,那就另当别论了。

  宝器宗的公主摆地摊?

  “咳咳,真笨,这都认不出债主!”

  岳珊的打扮跟王猛认识的时候有天然之别,何况王猛又是这种粗线条,若不是说道欠钱时的神态还真认不出。

  “你变好看了。”王猛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哼,我本来就这么好看!”岳珊嗔道,但显然被夸奖了很开心。

  岳冉天的表情稍微有点缓和。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