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百九十五 没长角的鬼!


  黑色的血液飞溅,其他的鬼怪顿了一下,紧跟着发狂的杀向索明。

  面对这种凄厉和疯狂,索明的目光中没有一丝的恐惧,反而更沉稳。

  那一天,仙境一样的地方突然变色,所处的东西都是魔像,地上也不断的钻出魔像,身为唯一的体修,索明顶在前面,源源不断,不知疲倦,悍不畏死,极限后的极限,只是他不能倒下。

  他可以死,也不怕死,但是死对他来说只是一种逃避,他的命不是自己的,是圣堂的,是王猛的,只要他还有存在的价值,就绝对不能倒下。

  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快没了,已经不受控制了,可是魔像的数量丝毫没有少,所有人都陷入了包围,魔像的天罗地网。

  只剩下三个人还能站着了,一个是他,一个是王猛,还有维持着阵法的胡静,其他人都倒了,魔像的冲击又来了。

  胡静要照顾其他人,老大是主力,要消灭这些魔像,而他是唯一的防守者。

  那一波又一波的攻击,魔像冰冷如铁的攻击砸在身上,一下又一下,灵魂赌已经麻木,身体早就想要崩溃。

  极限已经过了,只是他不能死,也许他的意志都已经被摧垮了,但是他还要站着,他还要挡在门口。

  那个门口,数万的魔像堆在外面,索明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因为在门里面的人,高于他的生命,高于他的一切,他必须守住!

  直到魔像大军退却那一刻。

  王猛去破坏魔像大军的进攻阵法,但是一去就是一天。

  这一天,对其他人来说都是噩梦,马甜儿因为治疗都已经透支,圣像已经完全用不出来。

  魔像的攻击又来了,永远不知疲倦,这个时候。死,真的是一种解脱,或许是幸福。

  放弃,对,是放弃,只要放弃,什么都可以不用管了。

  但索明不行,他的双手牢牢的抓住门。任由魔像一锤又一锤的攻击。咬碎牙齿往肚子里咽,这不算什么。

  当魔像退却的时候,索明还站在那里。扳都扳不下来,像是跟门长在了一起一样。

  那是噩梦。

  眼前这种狡猾的鬼怪算什么?

  轰……

  修士们见识到了什么叫做比鬼怪还鬼怪的打法,也见识了真正彪悍的体修。

  一直以来。禁法锤的光芒完全掩盖了索明,圣堂以圣像闻名,体修技法上冯进大放光彩,索明在这方面完全被无视了。

  鬼怪怕了,因为它们遇到了怪物,浑身的肌肉时而像钢铁,时而有想泥潭。

  王猛总算是赶回来了,索明浑身已经没有一块是完好的了,整整三天三夜的治疗。索明才闯过了鬼门关。

  那就是魔像大阵突然爆发时,圣堂差点遭遇全面的危机。

  虽然活下来,但索明还是养了半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是至理名言。

  体修修的是至刚至阳的防御,但刚易折,一旦遇到超越防御的攻击。丝毫没有还手之力。

  但索明异变了。

  鬼怪那锋利的爪子切在索明身上,要么像钢铁,要么就是棉花一样,一下子被夹住,刚柔并济!

  一锤一个。

  邹凯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立刻催动鬼门,希望在释放点什么。他现在的水平还比较低,不然可以释放出更强大的鬼怪,本以为对付这些人就够了,九个不够,就来九十个!

  元力涌入鬼门,一个又一个的鬼怪出现了,活着准备逃窜的那个立刻又有了底气,斗法台出现了三十多只鬼怪。

  但是索明还是面无表情,这种面无表情在其他修士看来,当真是从心底产生一种佩服。

  怎么就能这么镇定,这还是人吗!

  一个正常的修士面对这种场面,心里总是打鼓的,可是看索明的眼神,完全就是看一堆木桩。

  鬼怪呼啸着一拥而上,瞬间把索明埋在了下面。

  听着鬼怪堆里很有节奏的爆响,很慢,大概两三秒才一下。

  轰……轰……轰……

  不紧不慢,却敲在每个人的心底,充满了强大的压迫力。

  邹凯张着嘴,他的元力也就能催动这么多了,不会还干不掉吧?

  宗主可是评价过,这玩意在年轻一代,除非遇到特别逆天的家伙,都可以战胜的啊,而且还克制各种法器。

  轰……

  很快邹凯就知道轰鸣声是什么了,每一下都有一只鬼怪被砸成肉酱。

  索明根本不怕攻击,随便你怎么打!

  不能用法术的大圆满也是大圆满,哪怕资质比较差的大圆满也是大圆满,可是却被索明捶掉,修士们只看到了禁法锤,却忽略了他的本身。

  不是这种强悍的**,岂会有那样的霸道,这才是真正的不死之身,超越了死亡。

  轰……

  瞬间剩下的五只鬼怪退了出去,发出凄厉的叫声,不是威慑,是恐惧,似乎眼前这面无表情的人类修士才是鬼怪一样。

  似乎达成了某种协议,五只古怪一溜烟的钻进了鬼门,……不见了。

  邹凯吐血的心都有了,这也行,有这么玩的吗?

  他可是货真价实召唤出来的啊,竟然就这么丢下主人跑了,有没有天良啊!

  望着拎着禁法锤步步逼近的索明,那面无表情的样子当真看的邹凯心中哇凉哇凉的,尼玛,这才是鬼啊,就差头上长只角了。

  “我认输!”

  邹凯在索明出手之前,非常爽快的举起了双手。

  邹凯连忙走了下去,等他的鬼门弟子,立刻围了上来,“师兄,怎么能认输,用你的阵法,他的禁法锤也不一定破得了啊!”

  外面都是看热闹的,这帮家伙哪里知道索明的可怕,那沉稳和平静的里面藏着是恶鬼,他要在继续下去。肯定要被一锤子锤死。

  “这家伙根本不是人类,没法打,没法打啊。”邹凯摇摇头,此时也顾不得面子了,他有大好前途,可没必要断送在这种事儿上。

  圣堂再下一城。

  战斗到了这里,所有人都已经见识到了圣堂的恐怖之处了,走到这里。已经跟运气没什么关系了。

  圣堂又一名弟子进入净土。

  不知不觉中已经四人了。在有一人就可以占据半壁江山。

  而第七场圣堂张小山对阵风神教沈振海。

  沈振海,来自名门风神教,星盟第七位。绝对是风云人物,走到哪里都是让其他人羡慕仰望的,在此之前。若把张小江这种货色和他放在一起评论,那就是一种侮辱。

  可是在沈振海来到斗法台的时候却发现,所有人都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这种眼神他以前从未看到过,但却经常用这种眼神望着别人。

  那是一种“运气真差”的意思。

  他的运气差吗?

  因为碰上了张小江?

  不,随便换一个,只要他是圣堂弟子,结果都一样。

  圣堂众还是整齐的站在那里,从彼岸之战第一轮开始他们就是这种姿态这种表情,只是那个时候还没人在意他们。

  可是到了今天。到了现在,彼岸之战的最后一轮。

  修士们终于发现哪里不对劲了,因为这才是真正的强者的感觉。

  胸有江山!

  沈振海很不愿意承认,但他没法反驳,因为他也被前面的战斗给震慑住了。

  心中甚至有点清醒没有碰到紫龙,没有碰到力山,更没有碰到王猛。

  按理说。这简直就是保送去净土,但现在他真要谨慎了。

  因为他面对的是圣堂弟子。

  不过就算如此,他依然有绝对的胜算,尤其是面对一个弓修,真实之眼碰上他真的是倒霉啊。

  张小江登场了。到了这关键一战,张小胖脸上还是那种不太正经的笑容。大概他是圣堂众最放荡不羁的一个了。

  对于张小江所有人都信心十足,拥有命器爆裂弓加上真实之眼,在配上土遁术,说实在,谁碰上这种人都要头痛,而且张小江又是圣堂里面最不好面子的,滑溜的很,激将法之类的都不好用。

  对面的沈振海背着长剑,傲然屹立,名门风范丝毫不少,他同样很优秀。

  “圣堂张小江。”

  同样的名字,此时却带了荣耀。

  “风神教沈振海。”

  此时张小江的人气已经占据了优势。

  面对这种很罕见的情况,沈振海还是比较的淡然,没有急躁,斗法台之外,一群风神教弟子也对自己的师兄有着足够的信心,很淡然的面对这种局面,眼神中还带着一种可怜,只不过这是给对手的。

  张小江的运气真差,竟然碰上了沈师兄,想不输都难。

  这跟实力无关,这是完克!

  战斗开始了,沈振海发动了攻击,跟弓修作战剑修就要发挥近身攻击的优势,哪怕是个擅长近战的弓修。

  沈振海并不是普通人,他是走到了正赛最后一轮的风神教高手,当你付出了百倍努力的时候,人家付出的也是百倍努力。

  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

  沈振海的剑法当真有风神教的风范,飘逸中透着杀机,相当的犀利,步法也控制的非常得当,显然是专门对付弓修的。

  张小江的攻击同样很猛,只是却也无法攻破对方的防御,不是两人不厉害,而是双方都很厉害。

  张小胖还是那样子的上窜下跳,利用土遁术转了转去,抽冷子就射上一箭,倒是让沈振海没办法,剑气的投射度就相当有限了。

  (快要各路的期末考试了,预祝一切顺利,胜利大解放就在眼前,哈哈,求月票,摆动摆动,感谢)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