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一十二 符战


  “是啊,干脆把净土的位置让出来给圣堂算了!”

  “我看这一战之后,十有**会这样!”

  “你们几个蠢货懂什么,这才不过是十六强的斗法,高手都还没法力呢,圣堂看似凶猛但已经是纸老虎,我预言后面一轮会全数淘汰!”

  “滚你的,你是哪儿跟葱啊,人模狗样的穿得还挺不错。”

  “你怎么骂人啊,低贱!”

  “哥几个,扁他!”

  各种的热闹之中,胧月和恒宇的战斗开始了。

  胧月作为最出名的修士之一,其实本人却没有什么太大的动作,时不时有的活动也都跟季万里在一起,基本上都被季万里的风头所掩盖,只是到了彼岸之战,没谁能依靠谁,或者遮挡谁,有本事就要亮出来。

  斗法一开始,恒宇就让所有人吃了一惊,准确的说是让在场所有的符修都吃了一惊。

  符修的各类法术几乎都是熬字诀、拖字诀,除非实力绝对占优,或者修成秘法,否则是众多修士中攻击力最弱的,但是恒宇则是让所有人开了眼界。

  什么叫做符修!

  同样一道符箓攻击,恒宇的符箓忽然晃动了一下,像闪电一样炸了出去,直接命中胧月打的胧月浑身战栗了一下。

  闪电符!

  符箓轰出之后,竟然做出二次爆发的超迅速攻击,还带着麻痹的效果,简直是无法想象!

  随后就是爆裂火符,但这可不是传统意义的爆裂火符,火符炸开之后还会连环爆炸,每个爆裂火符都是一套组合。

  寒冰符,轰出之后会带有强烈的冰冻效果。这点胡静看的最有心得了。但恒宇的寒冰符却不是仅仅是五行之水的简单控制,他的寒冰符已经轰出之后,会产生一个相当范围的冰冻阵。

  一串眼花缭乱的符箓攻击。直接把胧月公主给打蒙了,完全没有还手之力。

  不怕不识货!

  这一出手,恒宇就全面控制了场面。在元力上,作为万箓教的大弟子,恒宇的水平和胧月不相上下,对于这些天才,修行元力只是个时间问题,但这种技法却不是别人能追赶的。

  万箓教教主雷正元嘴角绽放着自豪的笑容,他一直在等,等自己弟子上场,不是说重视传统的门派就没有变化就没有进步。他们只是固守着符修的根本,在这个基础上增强力量。

  对于有实力的人,当然渴望这样公平且能展现实力的舞台。而不屑于平时的那种无聊的争斗。

  一切用实力说话。

  任何符修在恒宇面前都是浮云。胧月的符箓也在还击,但不得不说。相比于恒宇,她的攻击显得有点苍白。

  传统的符箓,无论你用的多精湛,在这种符箓天才面前,实在是存在着太多的破绽。

  轻松的闪避破解,压制的胧月一点脾气都没有。

  组合符箓的运用,更是打的胧月只有防御的份儿,狼狈不堪。

  圣光宗可是高举星盟第五,却被打成这样,确实丢脸丢大发了,让那些向往圣光宗的修士一下子心头坠落。

  这次彼岸之战,排名可能不是最高,但这些单一的修行门派确实展现出相当高的水平。

  活不在多,精湛才好!

  恒宇虽然面对佳人却也没有手下留情,何况他心里有数,对方的圣像还没出动,现在就说胜利,显然是言之过早,必须要给对方一点压迫。

  巨大的优势下,恒宇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去施展,双手如同蝴蝶一样闪动着,一道道银色的符箓像是带着翅膀一样飞了出去。

  不是很快,纷纷乱乱,包围了胧月。

  每一个银色的蝴蝶一样的符箓都是一个闪电符,看似纷乱之中,其实带着井然有序的节奏。

  ——蝴蝶电舞阵。

  单个符箓只是骚扰,符修最强的无疑是阵法攻击。

  蓦然无秩序的银色符箓停滞了下来,这是闪电符的特点,下一刻可就是爆裂攻击,漫天的电光把胧月围了个结结实实,这要全部命中不伤恐怕也无法还手了。

  可是闪避并不是符修的特点,最关键的是,闪电符是第一次出现,除了闪避根本不知道该怎么防御。

  最关键的是,这种闪电符就不知道该怎么闪。

  大概也只有体修才能应变吧。

  王猛看了看胡静,胡静微微摇摇头,换成是她,一样的头痛,没有办法破解。

  在这次彼岸之战确实见识到了很多能人,天下之大,真不能小觑了。

  王猛能看得出胡静眼中的佩服,能让胡静如此赞许,这恒宇在符修上的造诣当真不凡了。

  其实不光是胡静这么看,其他的符修也是一样,自从恒宇符箓一出,胧月只有招架的份儿了,甚至无法反击,看来胧月公主也是找个合适的台阶施展圣像了。

  有些人的天赋和能力就是摆在那里的,一出手就可以让人望尘莫及退避三舍。

  确实,就算是名动天下的胧月也只能放弃,但……她放弃的只是符箓,并不代表圣光宗得意高徒就这么放弃战斗。

  嗡……

  一道音波炸开,有若实质的元力波纹横扫而出,闪电蝴蝶还没未形成阵法就全部炸开。

  胧月的手中多了一把古琴,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恒宇兄,且听一曲胧月的高山流水惊明月!”

  咚……

  纤纤玉指轻轻一波,立刻元力震荡波横扫而出。

  优雅从容之中,手掌天下!

  恒宇不敢小觑,手捏法诀,方圆一张之内防御阵轰天而起。

  恒宇的防御阵显然是非同凡响的,一个符修首先要做的是防御,其次才是进攻。

  这是正宗的五行防御阵。

  圣堂众有些吃惊,因为他们是第一次见到王猛之外的人还有五行体,也只有五行体才能控制的这么到位。

  王猛看得出众人的想法。微微摇摇头。“他的五行主的是火、水、木,但其他两样平衡的很好。”

  胡静点点头,“能把五行之力调整到这种平衡。确实是罕见的天才,恐怕符箓的技法可当天下第一。”

  胧月虽然未使用圣像却也用处了压箱底的功夫,直接放弃了用符箓跟桓宇对抗。能让胧月这样心高气傲的对手这样爽快,桓宇的符箓实力可想而知。

  波……

  玉手轻轻一拨,却瞬间“海浪滔天!”

  轰~~~~

  是真的!

  这是上古琴音,在体修、符修、剑修、弓修占据主流的千年的修真界,上古修士的古法出现了!

  在数千年前,人类修士百家争鸣,绽放无限,但最终因为传承的困难,渐渐消失。那是人类修士历史上的一次**,然后就进入缓慢的恢复当中,四大修行方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到了现在随着四大修行方式的稳定。也会不断有妙诀的奇才开始尝试新的方式。包括琴音,但都是画虎不成反类犬。

  但胧月也是徒有其表吗?

  第一波冲撞就给了桓宇一个下马威。

  他对自己的五行符阵非常有信心。他是恢复了符修中最强的防御阵法,跟一般单一的防御阵法完全不同。

  但是这第一波交手就体会到了音波攻击的强横。

  胧月则沉静的像是湖水一样,纤纤玉指开始连续的弹动,就看一道道有若实质的音波轰了出去!

  一切攻击源自元力,真正强大的攻击要高于元力,对于高手来说,若只是单纯的使用元力,那攻击力微乎其微,可是元力一旦配合技法发出就能产生超乎想象的攻击力。

  这就是人类修士强大的根源。

  这是来自于人类修士全省时期的恐怖琴音。

  在外面的修士听来,这是动听的琴音,畅快淋漓,在场的修士不乏喜欢欢唱的,只是没想到琴音也可以做出这么恐怖的攻击。

  随着胧月的弹奏,那琴也散发出绚烂的白光,衬托着胧月如同仙子一般。

  谈的沉静如水,但琴音却要雄霸天下。

  局面立转,饶是桓宇复活了五行符阵,并擅长各类是符箓攻击,可是在琴音的干扰下,所有的符箓都走样了,闪电符轰出去哪儿有刚才的闪电龙威,完全就是泥鳅,窜出几米就掉了下来。

  而强大的五行符阵更是只有防御的份儿。

  面对琴音,什么法术都是徒劳的。

  沧海微微一笑,望着极道仙尊说道:“我记得千年前曾有一位天纵奇才的魔帝正是使用的琴音,看来今朝的胧月也有不亚于他的风范。”

  极道仙尊面无表情,“区区琴音,如何能跟魔帝相提并论,不过确实难能可贵了。”

  “此乐甚妙。”图牧说道,颇为赞许,龙族见多识广,谁也不知道图牧的真实年龄,也许这位传说中的人物见过也不一定。

  在芸芸众生中,龙族享有最悠长的生命,让人类修士羡慕不已。

  在他们看来是一种美妙的艺术,但对于其他修士确实一种震慑了。

  很显然胧月的琴音不但拥有强大的无差别全范围攻击力,还能干扰法术的施展,让桓宇空有一身的本事,却无从施展。

  忽然琴音在**的时候停了下来,此时的恒宇已经被压的喘不过气了。

  胧月抬起头微微一笑,“**部分要来了,桓宇兄请做好准备。”

  谁也没想到,眼看桓宇要撑不住了,胧月竟然错过了这么好的一蹴而就的机会,这等于给万箓教高手机会啊。

  桓宇点点头,虽然局面不利,但他依然的沉稳,更不能错过这唯一的机会。

  他的符箓,他的世界,还有万箓教众多师兄弟的期待,他不能就这么溃败了。

  (月末,求月票,谢谢。)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