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九十四 华丽战绩


  望城,由于地位的提升,已经成了一个各大势力争夺的漩涡,当然大周的豪门是不会直接出手,也没到那份上,但争夺无所不在,你退一步,别人就要进一步,尤其是真元兽这种战略性的东西。

  所以望城的一举一动已经不能用表面的现象来评价,很可能都是有深意的。

  王猛会不会是王家来破局的一个棋子呢?

  也是他最后的价值,若是废物王仁才死在望城,那王家就有理由插手,若是和姜家顺利联姻,王家也有理由进入。

  一箭双雕。

  王猛心里有点感觉,只不过王仁才自己不知道罢了,但是他虽姓王,却对镐京王家的事儿不感兴趣,若说是恩情也是来自于王仁才的。

  接下来的几天,王猛明显感觉到了姜家人的热情,无论王猛是真有本事还是假有本事,姜世清知道,这王猛身上还有能量。

  不说别的,能让罗山和杨奇另眼相看就不一般。

  至少值得姜家认真对待,姜世清也让姜碧瑶表示表示。

  说实在的,姜碧瑶并不是很愿意,这样两面三刀势利眼,她自己都说不过去,只是很多时候身不由己,而实际上,她也很好奇。

  婉儿对于小姐主动要见王猛却非常开心,连忙带姜碧瑶去。

  见到姜碧瑶王猛却丝毫不吃惊,王猛很客气,倒让姜碧瑶准备好的话却无从开口,因为她明显的感觉到了距离感。

  人家对她没兴趣。

  这确实让姜碧瑶有点受挫,也有点不甘心,你有那么拽吗?

  闲聊了一些,王猛笑了笑,“这段时间多谢姜小姐的照顾,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了。”

  姜碧瑶一愣,没想到王猛竟然要走,他哪儿还地方去?

  “王兄。是要回镐京?”

  王猛摇摇头,“我现在是孤家寡人,不过离开镐京忽然觉得生命重新开始一样,想做点自己以前没做过的事儿。不枉人生走一回。”

  王猛的口气充满了洒脱,还带着一种别样的味道,说实在的对姜碧瑶这样的人有很大的杀伤力。

  姜碧瑶这才发现,王猛原来那股子苍白虚弱猥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自信淡然,似乎还有点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感觉。

  但是她自尊让她不能退缩,“看来王兄焕然一新了。可喜可贺,王兄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

  王猛点点头,“这段时间多谢了,呵呵,婉儿也要谢谢你的照顾。”

  一听王猛要走,婉儿的大眼睛立刻红了,但是强忍着。不敢表现出来。

  “照顾少爷是我的荣幸。”

  “哈哈,小丫头,一会儿好好照顾你家小姐就行。”

  似乎没了话题。姜碧瑶的脸色渐渐平静下来,淡淡的说道,“既然如此就不打扰王兄休息了,婉儿,我们走吧。”

  离开王猛的住处,姜碧瑶也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从王猛来的时候,她最大的目标就是这样不动声色的让王猛知难而退,现在目的达到了,却空涝涝的。

  也许因为王猛不是知难而退。而是没兴趣吧。

  姜碧瑶微微摇摇头,不要胡思乱想,这人无恶不作,狗改不了吃屎,哪儿能说变就变,十有**是做戏。想让镐京的人把他接回去。

  若是一次为目的,确实能说动一些人帮他演戏。

  人嘛,尤其是贵族,脑子就是复杂一点,或者说,他们的骄傲让他们绝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

  也算是跟姜碧瑶告别了,王猛也少了一件心事,他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当天就离开了,目前最主要的是,弄一个真元兽。

  来的时候,王猛骑着一匹老马,走的时候,王猛还是一个人骑着一匹老马。

  不同的是,走的时候有一个人悄悄为王猛送行。

  婉儿,一个善良的小丫头。

  太白山脉,这是王猛的猎场,这才是正事,王猛把所有的家当都用上了,不弄个七七八八是不准备出关了。

  王猛的离开没有泛起什么波澜,毕竟像望城这样交易繁荣的城市,每天来来往往的人都很多,谁又会在意谁?

  不巧,还真有有心人。

  不是姜家的人。

  准确的说,还不止一波人。

  昆家和穆赫家族的人,都看着王猛溜溜达达的进了太白山脉,跟踪的人看到王猛进入了危险的深处,也不得不停下脚步,太白山脉太大了,而且到处迷宫,很容易走丢,哪怕是各大家族出手也都是派出强大的队伍。

  而王猛竟然傻乎乎的一个人进去了,真是不知死活。

  又或他本就是想求死?

  闹不清楚,但昆家心情稍微好一点,毕竟一个弱的王猛和一个深不可测的王猛,他们只希望看到前者。

  若是王家要在望城插一手,那本来就很混乱的局面就更复杂了。

  穆赫家。

  穆赫小雨对面坐着一个三十多的修士,两人模样很相像,这就是号称望城年轻一代第一高手的穆赫兰道。

  一个强横的力修,穆赫兰道性格沉稳,已经继承了家族的传承,穆赫家族有这兄妹二人,足以稳定发展家族的实力。

  其中穆赫兰道主内,管理家族,主攻修行,而穆赫小雨则是身在驭灵会,得到驭灵会实力的帮助,加上穆赫家族长久以来积累的关系网,就如昆家的嚣张,也不愿意招惹穆赫家族,准确的说,他们的主子也是这个意思。

  “大哥,这个王猛很有意思,会不会情报有误?”

  以穆赫小雨的眼光觉得这事儿有蹊跷。

  穆赫兰道笑了笑,“既然是小雨说了,怕是有点问题,但据镐京那边可靠的情报,这王仁才确实是个败家子,一无是处。”

  “我在镐京听到的也是如此,而且更不堪,,但听碧瑶说他来望城路上被姜摆了一道误入太渊骨地。没想到竟然能活着走出来,更奇怪的是,他竟然没借机发难要挟。”

  穆赫小雨也是目光灼灼。

  “此人有点古怪,实力跟我们了解的不一样。性格也有变化,虽说浪子回头金不换,可这变化有点大。”

  “大哥的意思是说,此人是假的?”

  “不,此人刚在天香楼大打出手,用的确实是王家的功法,可惜真元无五行。无法发挥出来历练,这个还真假不了。”

  “那……?”

  “不好说,我只能有两个假设,一个是他以前完全是做戏,因为某种原因要离开镐京,第二点就是,他在太渊骨地有了奇遇。”

  两兄妹笑了笑,显然都比较相信前者。遇到什么奇遇也不会有这么大的改变。

  “反正这是镐京的事儿,我们只是负责观望,不易介入过深。而且镐京那边的意思也是生死有命,我们只需要传递一个结果。”

  穆赫兰道摆摆手。

  穆赫小雨眼神中却有点犹豫,这点小波动,穆赫兰道还是发现了,“怎么,对他有点兴趣?”

  穆赫兰道倒没有别的意思,他知道自己妹妹对对方所展现出来的驭灵能力产生了兴趣。

  “嗯,我从没见过有人不依靠法宝和法术,就能直接威压三转真元兽的,在驭灵会也只有有限的人能做到。要么是偶然,要么就是此人有某种天赋,可以王家的实力,又怎么会发现不了,想不通。”

  “小雨,不要想复杂了。与其胡乱猜测,不如看看,只需要在看看。”

  穆赫兰道微微一笑。

  “大哥说的有道理。”

  “不管怎么说,姜家这次是一错再错,做人做事,该认的要认,不大气。”

  穆赫兰道给姜家下了论断。

  穆赫小雨笑了笑,家族事务她不操心,这次回来也没打算立刻邹,难得回来一趟,总要发挥一下自己的力量,为自己的家族壮大声势。

  此时的镐京。

  大周皇宫。

  七公主姬茹鄢号称镐京三大美人,加上公主的身份更是有无数的追求者,本来可以愉快的享受生活,但是自从那个事故发生以后,她就活在自己的愤怒之中。

  那个流氓竟然当众掀她的裙子,对于一位心高气傲的公主,这打击可想而知,但最后父皇竟然还不了了之。

  得知王仁才被赶走的消息,最开心的无疑就姬茹鄢,但是她却没打算就这么放过王仁才。

  有仇不报非女子!

  但姬茹鄢并不寂寞,除了她,还有十公主姬瑾儿,小丫头以前不懂,但渐渐长大了,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对于这个恶棍,她和七姐可是同仇敌忾。

  听着手下的汇报,姬茹鄢完全不信,怎么都不信!

  他有天赋???

  路边的石头都能笑了,去天香楼打架才是他的本性。

  “七姐,他肯定是打着王家的旗号招摇撞骗了,这样的家伙,真应该好好教训教训!”

  姬瑾儿还是小,这种人何止要教训,真应该灭了。

  公主的骑士们都卯足了劲儿,只要公主一个命令,立刻赶往望城把某人轰杀至渣,反正王家也不要他了,没了这个光环,还不是人见人踩。

  但是七公主不解气啊,这样也太便宜他了。

  她要让对方加倍偿还!

  (23号周六晚上七点四十开始,外~外~活动,(251167),美眉歌声,骷髅有可能开嗓,这个,主要看状态,当然还有专属天天向上内幕八卦,欢迎来玩。)

  对自己也就罢了,自己的妹妹当时才多大,这种人,真该杀。

  其实这事儿嘛,倒是冤枉了王仁采,这家伙对小孩子没什么兴趣,就是想★★宫女洗澡结果去错了地方,还没等看到什么就被侍卫发现,未遂也是大罪,何况还是这种事儿,而王仁采也不解释,完全是破罐子破摔。(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