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萧睿


  听到萧睿那中气十足的话,凌青衍转过头,笑道:“那是你的战利品!”

  看着凌青衍和陈大胖的身影远远地消失,萧睿的目光中,浮现出一丝感激……他只差那么五千多神机点,就可以购买一件下品防御灵宝了,如果将这个袁姓女子身上的水仙宫核心弟子徽章带回去,也就意味着他只差那两千多点。

  萧睿,炎魔殿,算是资质极为普通的一个弟子,内门呆的时间甚至于超过了那阴楠殿的管事阴楠。

  他,是跟阴楠同一个时期的炎魔殿弟子,只是看着昔日的同辈师兄弟一个个或者进入了内门,或者离开了炎魔星域,他依旧只是炎魔殿的内门弟子,直到上一次核心弟子测试,他侥幸步入了核心弟子行列。

  多年的内门弟子生涯,也让他积累了一大部分的神机点,到现只差那么五千神机点就可以购买一件下品防御灵宝。

  下品防御灵宝,就算是炎魔殿现的核心弟子中,也没有几个人拥有,一旦拥有了下品防御灵宝,萧睿有信心核心弟子行列中出头,甚至于超过大半的核心弟子。

  将那水仙宫女弟子的徽章收取,萧睿抱着秦风的尸体,直接离开了这一带。

  而也幸好萧睿离开得早,他刚刚离去不久后,一道高大的青年男子身影出现这里,青年男子看着悬浮星空之中的三具有些熟悉的尸体,眉头一皱,“到底是谁出手,竟然将他们三个都杀死了……他们三人向来形影不离,除非地星境修炼者出手,不然恐怕不足以杀死他们。”

  “难不成,是之前我感应到的那一股灵魂力量?”

  青年男子皱了皱眉头,直接就离开了这一带,对于那三个同门的尸体,丝毫没有去多看一眼。

  胖子跟随着凌青衍,很快来到了一处极为偏僻的所,这里远离银河战场中心区域,甚至于有些荒凉,凌青衍来到这里后,静静地盘腿坐下。

  “胖子,我要突破……你量看看周围,若是有情况提前将我叫醒!我修炼的时候,五识齐闭,对于周围发生的一切都感应不到分毫的,”凌青衍看着胖子,说道。

  胖子闻言,严肃点了点头。

  此时,他才明白过来为何凌青衍之前的反应那么着急,原来是要突破了,不过他也很惊讶,凌青衍突破是不是就代表他要跨入地星境层次了?

  不管是之前凌青衍那神机殿为他出头,还是刚才出手,展现出来的力量都是玄星境巅峰修炼者所有,让胖子理所当然地认为凌青衍是一个玄星境巅峰修炼者。

  玄星境巅峰修炼者进行突破,可不就是突破到地星境层次?

  想到自己即将拥有一个地星境的兄弟,胖子的心里就充满了兴奋,不过也没有忘记凌青衍的吩咐,目光严肃地看向了周围,警惕着。

  萧睿此次劫后余生,再没有心思继续呆银河战场,直接向着落岩星所的方向飞去。

  很快,他就到了落岩星的炎魔殿营地之内。

  此时,感受到体内动『荡』的神道之力,以及那完全恢复的伤势,他还有些震惊,他不知道那个紫袍青年给他服食的所谓凝神丹到底是什么丹『药』,不只是让他体内的神道之力为凝练,甚至于让身上的伤势完全恢复。

  他之前,胸口可是受到了极大的创伤,这伤害甚至于牵扯到了五脏六腑,可是那凝练的神道之力躁动起来遍布全身后,他就发现自己的伤势以一种极为恐怖的速度恢复着。

  现回到炎魔殿落岩星的营地,他的伤势已经完全痊愈,脑海中浮现出那一道紫『色』的身影,他心里明白他服用的那一枚丹『药』,绝对是高等丹『药』。

  “虽然不认识你,但这一次,我萧睿是欠了你天大的人情了。”萧睿的嘴角,『露』出一丝坚定。

  渐渐地,当萧睿的目光落到怀中的秦风尸体时,脸『色』也是微微有些变化,想到这个与自己相交多年的朋友就这么去了,他的心里就极为地伤感了起来。

  银河战场,偶尔有炎魔殿的弟子身死,这落岩星的炎魔殿驻地之中,也有一块广阔的区域,是埋葬炎魔殿弟子的,那里被称为“英雄冢”。

  英雄冢,意思就是里面埋葬着英雄的意思,被埋葬这里的人,都是炎魔殿的英雄!

  此时,这英雄冢所的这片土地寂寥无人,萧睿默默地为秦风找到一处将其埋葬,又为其竖立了一块简洁的石碑,目光炯炯地站那里。

  “秦风,我知道你的愿望,你想到主星域去闯『荡』,想要成为地星境强者……我萧睿这里发誓,你所没有完成的梦想,我会为你一起完成的。”

  萧睿,微微地对着秦风的石碑欠了欠身,踏步离开了这一带。

  还是那一个精致的建筑,只是此时那看守大门的核心弟子,看到萧睿脸『色』不好地靠近,却是好奇地问道:“萧睿,怎么了?秦风呢?”

  萧睿陡然听到“秦风”两字,脸『色』微变,旋即点了点头,直接踏步走进了这眼前的建筑。

  “看这萧睿的表情,难不成秦风死了?”

  看守大门的这个核心弟子,脸『色』微沉,“不过真是奇怪,这萧睿的实力也就和秦风伯仲之间,甚至于还要弱上一些……”

  萧睿走进了建筑之中,跨步走上了二楼。

  “殿主!”

  面对乔澜殿主,萧睿再没有了之前进入银河战场的意气风发,脸『色』极为低沉。

  乔澜也看到萧睿上来,那落寞的神『色』,隐隐间也猜到了一些,脸『色』凝重,“是水仙宫地星境核心弟子出的手?”

  不需要问,乔澜也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那秦风平时可是和萧睿形影不离的,就算是萧睿一个人上来,秦风必然也楼下等待着,可是此时他哪里能感受到秦风的存?

  “不是,是三个玄星境巅峰修炼者联手,”萧睿摇了摇头,道。

  “节哀。”

  乔澜这两年来,也面临了许多核心弟子死去,倒是比较看得开,此时劝慰萧睿道。

  萧睿突然目光一闪,看向乔澜,问道:“殿主,你可认识那陈大胖身边的紫袍青年?”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