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洪钧大怒


  第二十章洪钧大怒

  “来,喝!”

  等烤肉上来过后,酒也到了的时候,连秋枫直接给自己三人上了满满的三大碗酒,脸上笑容不断。

  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即便手上沾了诸多油渍,但是三人却也是极为痛快。

  一边两人,早已相识,完全没有拘束。

  另外一人,性格也极为爽朗,很快,这酒肉入腹之后,是完全放开。

  男人之间,只要一起喝上酒了,那也就放开了,闫云帆看着凌青衍,钦佩道:“凌兄弟,虽然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你的师尊,可是提起你师尊蔢神的时候,就算是我那师尊和院主师叔,都是满脸钦佩,称赞他为三宫院如今有希望步入虚星境层次的修炼者。你能被他收为弟子,肯定也是非凡之辈……我闫云帆,服你。”

  “闫师兄说笑了,”凌青衍看到闫云帆酒过三巡,似乎完全放开了,顿时一笑,“那三个神符院弟子的围攻下,闫师兄你还能奔逃万里,这等手段,我就做不到……”

  两人,互相谦虚。

  “好了,你们两个,要谦虚到什么时候,来,喝酒。”

  连秋枫旁边,继续道。

  三人,继续吃喝起来。

  “师姐,这里竟然有个酒楼,”就凌青衍等人都喝得差不多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声轻快的声音。

  随着酒楼之内的人抬头看过去,顿时现此时酒楼外面,正缓步走入四个年轻女子,四个年轻女子以一个长披肩的女子为,缓步走进了酒楼之内。

  这四个年轻女子,不仅仅是容颜绝色,那气质是恍若可以让整个破旧的酒楼蓬荜生辉。

  如此有容貌,有气质的女子,凌青衍的心一动,隐隐间猜出了这眼前四女的身份。

  “四位师姐!”

  之前招待凌青衍等人的那个青年修炼者,此时又到了这四个年轻女子的身前。

  “给我们上点吃的。”

  为的那个女子,开口说道。

  女子开口,极为轻灵,甚至于让人感觉如沐春风。

  “师姐,我们这里只有烤肉,”青年修炼者看着女子,道。

  这女子偏头看了看周围,点了点头,“烤肉也行,给我们师姐妹都上一份……对了,也顺带给我们上一些比较清淡的酒水。”

  “好嘞。”

  青年修炼者点头。

  女子带着身后的三女,很快也找到一个位置坐下。

  说来也巧,她们四人也是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和凌青衍这一桌距离倒是很近。

  “她们,应该是冰神宫的弟子,”四女进来之后,凌青衍这一桌平静了许多,突然,闫云帆看向凌青衍和连秋枫,低声道。

  “嗯。”

  闫云帆的话,连秋枫赞同点头,“也只有冰神宫的弟子,才有如此气质而来……这四个女子,浑身上下透露出一丝冰寒之气,似乎只要是靠近他们的修炼者就会被这股冰寒之气影响,之前你们也看到了,那个青年修炼者可是被冻得脸色白,离开的时候还舒了口气。”

  “冰神宫弟子……”

  凌青衍的目光,突然闪烁起来,也不知道他想些什么。

  “咦……”

  突然之间,那冰神宫四个女弟子所的座位上,其一个一袭白衣,头扎起的女子有些惊讶地看向凌青衍三人那一桌。

  “师妹,怎么了?”

  那为的女子,眉头一动,也看了过去,问道。

  前者的脸上,显然透露出一丝惊讶,旋即她摇了摇头,“应该是我看错了,没什么。”

  “我们出来也有好长一段时间了,这里吃顿饭就回去,”为的女子,继续说道。

  “嗯。”

  另外三女,都是点了点头。

  不过,之前那看向凌青衍等人所的那一桌惊异出声的女子,此时脸上依旧夹杂着一丝疑惑。

  “像……太像了……”

  女子的心里,充满了惊讶。

  “那个紫袍青年男子,应该也是某个宗门这一次来到神剑宫的弟子……他的实力,是宙星境初阶,和我相当!当初,那一片遥远的星域,我所见过一次面的梦师妹的夫君,似乎和他很是相像,若不是当初见到的那个男子只是玄星境层次修炼者,或许我还真的认错人了!”

  “一个玄星境层次修炼者,甚至于我与他相见的时间甚至于不超过数年,无论如何他也不可能突破到如此程……就算是梦师妹,有我们冰神宫的资源,如今也不过天星境初阶。”

  女子想到后来,脸色逐渐地平淡了下来。

  凌青衍自然不会想到,如今旁边一桌四个冰神宫女弟子,竟然有一个当年曾经救过他一命的女子。

  这个女子,当初就是带走她妻子的人。

  只是时隔这么多年,没想到这个女子,也已经步入了宙星境层次……孙煃,难不成这事情,我们就这么算了?”

  天际边,三道身影快速掠过,直接进入了神剑宫驻地以东的范围区域内,很快落入了一连串位于平原之上的建筑群内。

  此时此刻,一个青年男子脸色铁青地看着旁边另外一人,道。

  “那你还想如何?”

  被称为孙煃的青年男子眉头微微一皱,“我们根本就不是那三人联合的对手……就算想去报仇,那也是自取其辱。”

  “我们把洪师兄叫上,我就不相信,洪师兄,他们敢放肆!”

  那脸色铁青的青年男子,开口说道。

  “李泰,你疯了!”

  孙煃听到这青年男子的话,脸色微变道:“这次的事情,说实话也是你李泰先招惹别人……我们人多,随便你怎么样都可以,可是现那另外两人,显然也是别的势力的子弟,你还想让洪师兄出手?”

  “孙煃,我的事情,你少管……”

  李泰的眉头,微微一掀,冷声道。

  孙煃见李泰如此,顿时脸色微变,不过终究是右手一挥,独自远远地离开。

  “俞林,你怎么说?”

  李泰看向另外一个青年男子,眉头一动问道。

  这被称为俞林的青年男子,脸色也不是很好,不知道是因为孙煃的离去,还是因为之前遭遇的一切,此时听到李泰的话,他顿时迟疑道:“这口气,我也咽不下去……不过李泰,你确实可以让洪师兄出手?”

  洪师兄,乃是这一次神符院出来的十人之,实力可以排第二的神符院杰出弟子,比起他们可要强多了。

  “当然,不然我也不会对那孙煃说出那样的话……走,你随我一起去见洪师兄!”

  李泰目光闪烁,心里却是舒了口气。

  一座幽静的府邸之内,李泰和俞林跨步走入其,很快来到了靠西的一处院落之外。

  “洪师兄!”

  李泰此时的脸上,浑然没有了之前的暴戾之色,取而代之的是恭敬。

  俞林跟身旁,也是毕恭毕敬。

  “进来!”

  只见瞬间功夫,院落之内就传递出一道隆隆的声音。

  李泰和俞林推门而入,直接进入了院落之内,面对那坐院落之静静地翻阅着手典籍的年男子,李泰的脸色微沉,道:“洪师兄,这一次,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啊……有人,都欺负到我们神符院头上来了!”

  “嗯?”

  听到李泰的话,这年男子眉头微微一皱,将手典籍直接合上,“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洪师兄!”

  李泰看着眼前的年男子,道:“我之前和俞林,还有那孙煃外面游览神剑宫驻地的风采,可就这时候,我们遇到了三个人,那是天魔宫的闫云帆和另外两人,其一人似乎还是神剑宫的弟子,那闫云帆和我们起了口角,直接联合另外两人攻击我们,我们不是对手,所以也只能狼狈而逃……”

  “那闫云帆三人,实力确实比我们强,我们这也认了,可是他们还说神符院这次来的弟子都是废物,特别是那个叫洪钧和谭辞的……”

  李泰说到这里,一脸忐忑地看着眼前的年男子。

  旁边的俞林,此时是听得毛骨悚然,他传音给李泰,“李泰,你这不是信口开河,歪曲事实吗?明明是我们先……”

  “俞林,你若想要看那闫云帆三人吃亏,好安静点。”

  李泰传音说到,语气有些重。

  俞林想到之前生的那一切,顿时默不作声了。

  “哗啦啦~~”

  院落之内,原本平静无比,可是随着李泰那一句话传出来后,一股凛然的气势却是开始年男子的身上鼓动,年男子的声音也逐渐响起,“他们说,我洪钧是废物?”

  “洪师兄,莫生气,就当他们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就是。”

  李泰看到年男子洪钧脸色大变,顿时劝道。

  “哈哈!哈哈哈哈……”

  洪钧却是没有理会李泰,自顾自大笑了起来,“我洪钧,万年前踏入宙星境层次,如今是宙星境后阶……竟然有人,说我是废物?我倒是要看看,那说我是废物的人,到底是何等三头臂!”

  “李泰,你们带路,我倒是要看看,谁那么猖狂!”

  洪钧的声音极为清冷,看着李泰说道……q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