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边缘之地


  天龙星域,一处极为偏僻的星球中。

  一个独目青年男子,手中握着一枚湛蓝色的水晶球,他的脸上透露出炙热,“哈哈!没想到,没想到这东西竟然流传到了这个星空之中,父亲!你有救了!有救了!”

  独目青年所在,是一处偏僻的山谷之内,此时此刻,只见独目青年突然动作了起来,他手中的水晶球一闪,一道道蓝色的光华在水晶球上延伸,完全灌注在旁边不知道沉睡了多久的青年男子身上。

  豁然间,这沉睡中的青年男子身上,多了一层厚厚的蓝色光华。

  独目青年那字,双手继续动作,一道道玄奥的手印打出,这手印看起来似乎蕴含着某一种玄奥的奥义,每一次挥动,那沉睡过去的青年男子身上,似乎就多了几分生气。

  渐渐地,随着那水晶球逐渐地黯淡,沉睡过去的青年男子周身的蓝芒,也被他完全吸收进入了体内。

  独目青年男子眉头一动,最后一个手印打完,终究是舒了口气,它目光闪烁,看着沉睡过去的青年男子道:“现在,就等父亲醒来了……父亲若是醒来,他的实力将远超之前,有这一枚上个星空号称元力源泉的灵珠的帮助,父亲的实力将远超以往!”

  “我现在消耗太多,若想要快速恢复,唯有前往那星空边缘之地,只有那里的规则力量,才能让我进一步恢复!”

  独目青年目光一动,竟然直接化作了一只独目妖兽,沉沉睡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昏睡过去的青年人,终于是动了。他先是手微微一动,旋即缓缓地睁开了双眼,“唔,我现在在哪里,我之前似乎被那紫袍青年的攻击杀死了……他竟然破掉了魅的幻阵!”

  “嗯?”

  当青年人适应了周围的环境睁开眼睛,一眼就看到了旁边的独目妖兽,他的脸上露出惊诧。“是魅!我难道没死?这怎么可能,我明明感应到,我的身体被洞穿,灵魂也被完全震散了……到底怎么回事?”

  青年人正是苏起,苏起开始观察起身边妖兽的情况,渐渐地发现它似是陷入了沉睡当中。顿时也没再打扰。

  不过。当苏起静下来,却是发现自己体内的力量,以及自己的灵魂竟然发生了极大的蜕变,苏起的眉头一掀,一手深处,那虚空之中一阵晃荡,却没有被震碎。苏起惊骇不已,“什么时候,我有如此强的力量掌控力了?”

  苏起还在惊骇,灵魂之力已经延伸了出去,此时此刻,这个星球的大半几乎都被他收在眼里,苏起的心里震动不已,“我的灵魂之力。似乎也提升了几个层次,这到底怎么回事?”

  “我本来应该已经死了。可却突然活过来,而且实力似乎大增!”

  苏起有些难以接受。自己身上现在的情况。

  ………

  凌青衍夫妇,一路北行,最后终于来到了那极北之地的边缘区域。

  这里,是无垠星空的边缘之地,凌青衍夫妇踏空而行,小心翼翼地靠近,凌青衍赫然发现,此刻前方一眼看去,是灰茫茫的一大片空间,那灰茫茫的空间之内,似乎也孕育着极为奇妙的东西。

  “青哥,你说我们能在这茫茫的边缘之地,找到我们冰神宫的先祖吗?”梦青璃看向凌青衍,问道。

  “不知道,看运气吧,”凌青衍闻言,眉头一动,这才说道。

  他和妻子这一次来这边缘之地,原本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寻访冰神宫的先祖,阻止那冰神宫的两大太上长老,继续进行那惨无人道的试验,而之前遇到师尊皇极天之后,他们有多了一个目的,那就是前往皇极天指引的那一方外世界,寻觅那‘融灵液’!

  “我的前程,都在那融灵液上……”凌青衍的心里,也是不由地唏嘘,这种感觉并不好受,他根本没想到,画笔一道会和《皇极炼丹术》的感悟起冲突!

  若是知道,当初他必然不会去碰那画笔一道!

  不过话说回来,若是当初没有修行画笔一道,他在那一段时间的进步也不会那么大,这倒也算是有得有失了。

  这无垠星空的边缘之地,就是苍茫的一大片灰色星空,甚至于其它东西极难看到,凌青衍和妻子走在其中,感觉心跳都都加快了几分,毕竟据师尊皇极天所言,这里可是存在着诸多规则之力的。

  “哗啦啦”

  突然,远处传来一道声音,凌青衍连抬头看去,顿时看到远处,正有三道气流流动而来,呼啸掠向他们夫妇二人,这三道气流的速度极快。

  “这就是规则之力?”凌青衍的瞳孔,此时不由地一缩。

  三道规则之力,直接向着凌青衍夫妇袭来,在其中隐隐荡散着它的气息,察觉到这气息,凌青衍夫妇这才舒了口气,这只是三道空间规则之力而已,顿时凌青衍双手一动,周身出现了三柄黑色长剑,这沌灭神道之力凝聚的长剑呼啸而出,转眼间就将那三道空间规则之力崩碎!

  规则之力,直接消失在虚空之中。

  “那就是规则之力……”梦青璃此时,也是有些惊讶。

  “这里,应该就是师尊之前所说的,边缘之地外围了,偶尔可以看到一些最低等的规则之力,”凌青衍开口说道:“璃儿,进去里面之后,尽量小心一些……师尊说过,这里不只是规则之力可怕,一些修炼者也很可怕!”

  “嗯。”

  梦青璃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哈哈!老祖我很久没见过外来者了,今日竟然来了两个外来者,两个小娃娃,你们就这样的实力,也敢过这边缘之地闯荡?”

  就在凌青衍夫妇准备继续深入的时候,耳边却传来了一声爽朗豪迈的声音。

  转眼间,凌青衍看了过去,发现这是一个浑身火红色长袍的虬髯老者,老者脸上的虬髯也是遍布赤红,让凌青衍惊骇的是这老者的修为,他竟然丝毫都看不透,顿时,对这老者,凌青衍的心里也升起了一丝忌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