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和我比算学?


  “此人是谁?”城星公主问道。

  她手下的一个门客说道:“这人我到是认识,闻说星月公主最近请了人进公主府,便是那酒中仙古超,想来便是此人。”

  城星公主看向古超:“你就是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的酒中仙古超。”

  她啧啧的称赞着:“年纪如此之轻,便如此大才,真是令本宫佩服。”

  “不若到我府上来当门客,保证比起在这里当门客的待遇要好上两倍。”城星公主一来便开出了两倍的价钱挖人。

  古超听了之后,不由的冷笑了一声,开什么玩笑,自己真去了她的手下,那才是真完蛋了。门客虽然可以在各处任职,这家不做那家做。但是在两方敌对之时,投向另外一家,那人品就值得怀疑了。

  当今之世,人品值得怀疑的,这名声一旦传出去,谁敢重要?

  这对于自己未来的前途,大大不利。

  真答应了,自己就真是蠢货,贪小利而忘大利。

  再说,古超真的看星月公主很顺眼,星月公主虽然每次都装得自己高高在上,但实际上还是一个有些天真的小姑娘。而这个城星公主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是如此,感觉此人的心性应当不算太大,有些刻bó。

  既然打算投注在星月公主的身上,便不能三心二意,鼠尾两端。

  古超摇头拒绝了城星公主的拉拢。

  城星公主见得古超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她的拉拢,心中微怒,只是表面不表现出来,还是微微一笑,颇有些风情。

  徐暄看向古超:“你行不行啊?”

  星月公主和孔杏儿也有些怀疑。

  古超淡淡的说道:“行不行吗?这十道题目应当用不了半柱香时间便可以解出来吧。”

  “胡吹大气,不知羞耻。”贾无言当下冷喝一声:“此十题乃是我毕生所学中抽冇出的十题,若是三天内能解出都算你本事,便是我自己也无法在三柱香内解出,只怕当今天下也唯有我师傅鬼算子,方能在三柱香内解出,你居然说半柱香,真是不知羞耻之极。”

  何止是贾无言,其它所有人都感觉古超在胡吹大气。

  虽然学算学的人少,但是都知道算学这门学科,难学难精。

  古超看到这么多置疑的目光,叹了口气:“拿纸和笔来。”

  纸与笔马上就拿来了。

  “给我墨磨。”古超懒洋洋的说道,有时候该偷懒就要偷懒,可以找人磨墨又何必自己磨墨,而且过会儿自己要开始计算,要不停的写,还真必须有一个人在一旁磨墨。孔杏儿和徐暄一个是儒家,一个是纵横家,自然不肯给古超磨墨,而星月公主的丫环彩云,却隐隐的感觉到这是立大功的时候了。彩云本来也不相信古超能半柱香的时间内解决这十题,但是看到古超的眼神,姿式,和要写那首古超赠星月公冇主诗时的神情是一样的,他给出这样的神情,看来有相当的把握。彩云可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丫环,想要立功,所以她站起身来:“我来磨墨吧。”

  真是一个精明的丫环。

  在这个头,丫环职业当中的人精都不少。

  不可小视啊。

  古超感慨完了之后,开始算题。

  他们说自己无法在半柱香的时间内算完,古超偏要在半柱香的时间算完。

  这样的题目半柱香算不完,才是怪事一桩。

  若连这样的自信也没有,那还真不用混了。

  先第一道题,“一日,学生问夫子年岁几何,夫子答曰:吾若尔时,尔方三岁;尔若吾时,吾已三十有九。问,学生年岁几何,夫子年岁几何?”

  古超直接上x和y,先设夫子的年岁是x,再设学生的年纪是y,x-y=y-3,而接着x-y=39-x,于是乎,这就是一道二元一次方程题,解起来也超简单,x等于二十七岁,y等于十五岁,古超刷刷的就把这道题的答案写下去,夫子年纪是二十七岁,学生的年纪是十五岁。

  古超这么刷刷的就算出了一道题,居然这么快。徐暄和孔杏子两人立即去对了对,反代入了这道题当中,结果发现这道题,古超还真解决了。不过她们完全无★★解古超用的文字,什么x什么y,对于她们来说和鬼画符差不多,还有各式各样的符号,通通的鬼画符。

  而贾无言面色微微一变,他同样看不懂古超的鬼画符,但是古超的答案是对的,这应当是凑巧吧,可能是他做过类似的题目,所以贾无言现在还算镇定。

  古超算完了一道题后,开始算第二题。

  第二题是这样的:“九百九十九文钱,时令梨果买一千。一十一文梨九个,七枚果子四文钱,梨果多少价几何?”

  同样假设梨数为x,果数为y,然后一个简单的二元一次方程,11/9x+4/7y=999,x+y=1000,最后求得x为803,y为197。

  刷刷,第二道题的答案出来了,梨的价为八零三文,果子的价为一九七文。

  第二题古超又是在鬼画符,徐暄和孔杏子拿着这答案往原题当中一核对,又是对的,心中不由的更讶。而贾无言也渐渐的发现不对,面色微变。

  第三题不用做,这个孔杏儿记得答案,得出了答案。

  直接第四题,说夫子不知井深,以绳测井,绳折三测,井外余绳三尺;绳折四测,井外余绳一尺,问井深及绳长?

  古超想都不用想,直接飞速的几个其它人完全看不懂的鬼画符,算出了答案,井深五尺,绳长二十四尺。

  又对了!徐暄和孔杏儿两人复算之后,真的震动了。而贾无言的面色大变,在心中喃喃的说道,怎么可能。

  第五题了,今有出门望九堤,堤有九木,木有九枝,枝有九巢,巢有九禽,禽有九毛,毛有九叉,问各几何?

  这道题其实也是相当的简单,就是九乘九再乘九再乘九这样的不停的乘下去,这样的乘法虽然稍稍的消耗了些时间,但是也很快的计算出来,结果是四百七十八万两千九百六十九。

  第五题做出来之后,徐暄和孔杏儿又要去复算,但是这道题的复算,已经远远的超过了她们的水平,连有了答案复算都做不到,她们绞尽脑汁也算不出来。而贾无言也不由的差点吐出血来,怎么可能,这道题相当的难,九乘于九一直乘下去,贾无言自己算了很多次都出现错误,还是鬼算子师傅给自己把最后准确的答案算出来了。贾无言本来认为,这道题对方是不可能算得出来的,结果古超这么容易的算出来了。

  “你是怎么算出这道题的?”贾无言失声问道。

  “这道题很难吗?”古超不由的奇怪的看向贾无言一眼:“很容易算啊,随便算算就出来了。”

  贾无言几乎要一口老血喷吐出来,这道题其实不难,但计算量稍大,偏偏贾无言每次算都会出错,结果古超一副这很简单的轻描淡写的样子。

  而气氛不知不觉的,在向着星月公主这边转着。

  城星公主亦是发现势态不妙。

  同时,星月公主微微一笑,回复了未来监国长公主的优雅,她心中对古超的好感更是盛了一些。古超真是才华惊冇人,又是会写诗,又会刀势,又会算学。

  彩云心中暗笑,看来这一次自己立功了。

  只是,众人奇的是,古超明明这般的年轻,他这样的年纪,便是把精力全部放在算学当中,也学不了这么多东西。更何况他又练功,又做诗,什么都会,难不成在这个世界上,真有生而知之的大能者?

  徐暄和孔杏儿都对此有些不解。

  ……

  古超可不知道她们的不解,也压根不会在意她们的不解。

  第六题,竹原高一丈,末折着地,去本三尺,竹还高几何?

  这题的白话意思是,一根竹子有一丈长,从中间折断使末端着地,此时末端距离竹子根部有三尺,请问竹子还有多高?其实就是一个直角三角,勾股定理,初中的数学货色。

  古超做起来相当的简单,随手列了一个二次方程式,最后得出了高四尺五五。

  而古超做出了这道题,贾无言的面色更难看,这道题可是秘招,他鬼算子一门的秘招,想不到这一招也被破了。

  第七题,今有物不知其数,三三数之剩二,五五数之剩三,七七数之剩二,问物几何?

  这道题其实也很简单,就是一个剩余定理,简单到爆,古超相当随意的写出了最后的答案,压根连想都没有想,答案是二十三。

  而贾无言的面色越来越红了。

  第八道题,相当的简单,古超旋即便解出来了,贾无言的面色越来越难看。

  第九道题,对古超来说相当的简单,古超旋即是解出来了,速度快得惊人。

  第十道题,今有贷人千钱,月息三十。今有贷人七百五十钱,九日归之,问息几何?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