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欺上门来,形势大变!


  古超将风之割裂刀法练到大成,还另有斩获。

  三重天的刀势,需要的是二十一种真意。

  而古超现在练成了金之锋利的真意,以及风之锋利的真意,一下子就成就了两种真意,刀势上面也略有提升,比起之前在泰山上时要强上一些。

  古超打算暂时的休息休息。

  没错,自己要奔向天之王座。

  但是要走向天之王座的路,相当的漫长。

  在这样漫长的路途当中,不休息是不可能的,劳逸结合很重要。

  古超把除魔刀放在一旁,手中拿着一杯清茶。

  茶叶是蒙顶黄芽,在这个世界有这么一句话——蒙山顶上茶。蒙山顶上的茶叶是相当好的,贩卖茶叶也是蒙山派收入的来源之一。蒙顶黄芽这种茶叶芽条匀整,扁平挺直,色泽黄润,金毫显露,谓之茶中一品。

  水是陶方县旁边最出色的一口虎咬泉中的水,虎咬泉的名字得来是一首诗,那是一首在古超看来很普通二流三流水准的诗,但是在这个诗的水平极低的地方,那首二、三流的诗名动一时,使得虎咬泉也闻名一方。这虎咬泉的泉水,到也做不得假,水质清晰带着一股冰凉,有一种绝对干净的清澈感。

  茶杯,是青瓷十二huā的杯子。

  茶是好茶叶,水是好水,茶杯是相当有名气的茶杯。

  古超并不爱喝酒,古超常说的是。酒使人失去冷静。

  所以古超喝茶。

  茶使人清醒。

  要喝茶,自然要质量好些的茶。

  毕竟,古超现在的身份,实力也使得古超可以喝好些的茶。

  这就是实力带来的享受。如果是两年前后天二层的古超是绝对不敢也绝对没有这种享受的。

  古超一边喝着茶,一边晒着太阳。

  初夏的阳光有些烈,不过古超现在早到了一般的寒暑不侵的地步,到无所谓这初夏的炎热。听着一旁的知了叫。心中到是相当的自在。

  便在此时,一个下人赶到了古超所在的院落:“超少爷,于家的人到陶方县了。”

  于家的人来了。古超站起身来,把除魔刀扛在肩上,既然对方来了。自己怎么也要尽一尽“地主之谊”古超的唇角一弯,这个笑容,如同刀锋一般的弧度,如同刀锋一般的冷。古超到也不急,坐在古府的门口等着对方来临。

  对方既然来了,古超也懒得再跑。

  古陵,古壮,古广,古永丰。古巧巧,古浪,古平等人,都站在古超的身后,如同群星拱月。

  而古方德。古方体,古方智三人也已经来了,这一份家业是他们下来的,关乎家业的一战,自然要好好的守护,他们虽然没有武功。但是摇旗助威也是好的。

  古超等人没有等多久,于家的人终于到了。

  于家这一回来了二十多人,其中为首的是一个年纪颇大,满脸皱纹的老者,这个老者气度不凡,只怕就是那个即将突破钢体境的老者于家老祖。而在于家老祖的身前也有不少人物,都是于家的中年一辈,小一辈。

  于家的底蕴明显比起古家要强得多,先天境的人数有十个左右。

  而在于家的小一辈当中,以那个鹰目高鼻的年轻人最引人注意,气势最盛,此人便是这一回要强抢古域未来媳妇燕鸾的于飞于大少爷。

  于家的人,果真是来势汹汹。

  古家的人与于家的人面对着面。

  古家的人在东,于家的人在西。

  无疑,古家这边势要弱上许多,古家会武功的人要少上太多,先天境更是只有两个,一个是古超,一个是古域。

  ……

  在西方的于家人当中,于家老祖轻轻的点了点头,这位年纪极老的人物用阴森森的目光看向古家诸人,他的目光一一扫过,在古超的身上看了一会儿不过也并不算太在意:“本老祖这一回来你们这里,是有三件事要说明。”

  “第一,你们古家那个什么叫古域的小子,他未来的媳妇燕鸾,被我们家的于飞看中了,要娶回家里做妾,这件事,你们古家接受也罢,不接受也罢,都是事实。”把人家未媳妇抢去也就罢了,抢回去居然是做妾的,这对于古家来说可谓是双重污辱,而于家老祖也好生的霸气,不管古家接不接受,都一定要接受,这注定是事实。一下子就是对古家的三重污辱。

  这一句话,自然是引起了古家的不满。

  但是于家老祖本来就是一个霸气无比的人,哪里会在乎古家的不满:“第二件事,你们古家的产业做陶瓷的,这一块老老实实的交出来,我们于家要接收了。”相比起前三个污辱,这第四个污辱更是严重之极的污辱。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

  而于家现在要做的事情,居然是要把古家的产业全部接收了。

  这,就更加的过份了。

  这是要断古家的根。

  古家上下的怒气更高。

  但是于家老祖,却恍如未觉一般:“第三件事,你们古家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应当也赚了不少钱,积下了不少家财吧,这样吧,本老祖也不为过,你们再交出十万两的银子便可以离去了。再加上你们古家一些酒楼之类的产业,全部交出来。”十万两对于古家来说,可真不是一个小数目。当然,对于古超到不是多大的数目,古超现在的生意已经超过了古家全家了,京城的钱确实比一个小县城的钱要好赚得太多。当然,十万两银子基本可以掏空古家的家底。于家老祖这一招却是太狠了。

  于家老祖随意的一挥手:“只要你们古家答应这三条,我们可以大度的放过你们,不然的话,嘿嘿嘿嘿。”

  大度,好生大度!

  于家老祖都把古家逼到了灭亡的边缘,居然还说自己大度,真是搞笑。

  正因为如此,所以古超笑了,古超这么一笑,所有的目光集中到了古超身上。

  古超扛着除魔刀在肩上:“我也说几个条件吧。”

  “第一,你们于家有几个什么千金小姐啥的,有几个送几个来给我们古家的兄弟伙做小妾,比如那个小妞,不错。”这是故意征对于家老祖的第一条,故意来恶心恶心于家的人,古超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第二,你们于家做的是什么产业,对不起,我没有弄清楚,还真不知道,反正你们做的产业要交给我们古家。”

  “第三,你们于家老老实实的交出个三十万两的银子给我们古家。”于家绝对比古家有钱,这个世界上可是武者最有钱,其次才轮得到商人,于家当了这么久的下等武道家族,论底蕴绝对比起“这样的话,我们古家也打算放过你们于家。”

  古超轻轻巧巧,自自在在的说道。

  而古超这句话,说得古家上上下下都不由的笑出声来,大家都看出来了,古超说的这三个条件,完全是用来针对于家,恶心于家的。本来大家都极紧张的,但是在古超这么一阵插科打诨之后,紧张却消失了不少。

  而于家的一大堆人,听得了古超这些话,却不由的怒气丛生。

  他们不得不怒。

  于家对于古家可是占着相当大的心理优势。在于家这些人想来,于家可是一个有着相当悠久历史的下等武道家族,而古家只是一个才升成下等武道家族历史不久的家族,两者之间差得极远极远。而且,于家有一个厉害之极的老祖于家老祖,一身实力基本到达了先天境的最顶峰了。第三,于家现在可是有huā间门这样白银级门派的内门弟子。有着这三个原因当支撑,在于家想来,古家这样的区区一个小门小派,也敢反抗,真是搞笑,而且是搞笑到极点。

  在他们想来,古家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在那里被于家踏平的份。

  而现在,古家出现的这个年轻之极的少年人,居然敢大言炎炎,不知羞耻,敢和于家做对,真是狗胆包天。

  于家老祖的双目看向古超,他亦是一怒:“你该死。”

  古超笑了,该死!

  哈哈,真可笑。

  ……

  陶方县当然来了不少看热闹的人。这可是两个武道家族的相拼,陶方县还从来没有得过这样的热闹,闻讯赶来的人不少。

  结果一看这热闹,啧啧,还真不是一般的精彩,两方现在还未开战,仅仅只是斗嘴皮子便斗得好凶,而且斗得好霸气,动不动就要毁灭对方的气势,太凶残了,太霸道了,江湖果然是风大雨大。

  “古家面对着势极大的于家,怎么这么有底气?”有人好奇的问道。

  “你还不知道吗?古家那个古超,可真是了不起。”有一个知情人说道:“古超据说现在已经成为了泰山派的内门弟子。据说还曾经胜过先天境十层的对手,啧啧,太厉害了。”陶方县并不大,古家也没有隐藏消息,所以有消息灵通之辈知道这件事,当下就把这件事给说了出来。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