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巨大的蛇头死死的盯着陈儒,惨碧的双瞳如同黑夜中发出极大光亮的灯笼。巨大的白『色』身躯,颇有些艰难地温泉中不时摆动一下。

  身上并没有伤口,但是白蛇的整个身躯要移动起来都极为困难。

  “叠浪掌!”

  这是陈儒巫战技中,真正的无上掌技。

  虽然只是一掌挥出,可一瞬间,却是几十波的能量汇聚到了一起,对敌人实施真正的雷霆打击。

  加上陈儒现如今的强大实力,白蛇中了这一掌后却是倒了大霉了。

  被陈儒一掌拍中,那一瞬间产生的强大力量,犹如几十万公斤的巨锤一般狠狠地砸白蛇的身上,鲜血从它的嘴里倾泻而出,滴落到地面的坑坑洼洼的小水坑内,形成一个个由血水聚集的小洼地。

  “我并可不想要你的命,否则,你早一掌击杀你了。识相的话,乖乖交出你的一些精血吧……”陈儒淡淡雯道。语气中有中不容拒绝的威严。

  “白蛇”张开了血盆大口,大量的鲜血从口中流了出来。

  它怒火万丈,心中已完全被怨恨完全填满。

  就是眼前这个的这个人类,给了它沉重一击,让它全身都似乎受到了巨大的创伤。而且,很显然,这个人的实力很强!强到已不可能是他能对付得了的了!

  “白娘子”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惹上了这样一个人类,竟然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就『摸』到它的身边,对于一个元婴期的妖物甚至是一种异类的拥有超强热感应成像的白蛇来说,这简直就不可想象!

  不过,听了这人的话,白蛇倒是有些奇怪。一般来讲,人类修行者大都喜欢谋夺异类修行者的金丹、元婴。

  可这人想要的居然是它的“精血”?

  白蛇有些莫名其妙,它自知,自己的精血对一般的普通人或是元婴期以下的人有一种的用处,可对面前这个身体中隐藏着无上力量的人来说是没有多大用处的呢。

  不过,它身为神农架原始森林内的一代蛇王,岂能被人这么地压服?

  急促的吐了吐口中的蛇蕊,它恨不得将面前这人来个生吞活吃。可它偏偏又对陈儒极为忌惮,不敢太过于靠近陈儒。

  刚刚还受了一记重击呢!

  “再不交出一少部分的精血,那我可就自己动手了——”陈儒淡淡的声音传来,充满了无上的压迫力。

  白娘子悲鸣一声,突然变成一条三尺长、食指粗的小白蛇,迅速扎进温泉之内。

  “该死!老娘打不过你,难道还逃不掉么?只要逃过这一劫,老娘总有一天会找你报仇的”白蛇心中大愤,闪速往温泉的底部潜去。

  人说“狡兔三窟”,可聪明的蛇类至少有九窟!

  白娘子莫名地又有些得意洋洋。它突然扭动了一下身体,闪速向温泉的深处闪去。

  可就是此时,一只金黄『色』的古怪龙虾凭空出现温泉内。

  白蛇感应到这只龙虾的那对钳子上,居发散着森冷的光芒。甚至,从这只龙虾的身上,白蛇隐隐感应到了一种让它心悸的威压。

  感觉上,这只龙虾就是真正的无上君王!

  “晕,老娘见鬼了不成?区区一只龙虾都似乎能唬住我了?”

  陈儒所化的铉金龙虾,忽地听见“嗡”的一声,温泉中的水流震『荡』了起来,紧接着,头顶的白光一闪,一股强大的妖元力传来,瞬间轰向铉金龙虾。

  “有意思,居然敢与铉金龙虾叫板?”陈儒暗暗一笑,强大的远古龙族气息一瞬间从铉金龙虾的小小身体内迸发出来。

  而一瞬间,铉金龙虾的身子诡异地向旁边一挪,带着金黄『色』光泽的大钳子,突兀地张开,剪白蛇的七寸之上。

  相信只要稍稍一发力,白蛇妖会立刻被剪成两段。

  刚刚还震惊于那龙虾身上怎么会有强大的龙族威势,却没想到自己一瞬间被这古怪的龙虾制住了死『穴』,不由惶恐起来,尖声叫了起来,道:“快放了老娘……”

  陈儒恼其聒噪,控制铉金龙虾那巨剪似的一对螯,猛地一用力。只听白蛇惨境叫一声,连忙求饶:“饶……饶命……”

  “迟了!”陈儒的声音冰冷无情地白蛇的识海响起。

  浩浩『荡』『荡』、如雷鸣般震耳欲聋!

  是他!

  天呀,居然是他……

  白蛇这才发现,捉住自己的这古怪龙虾的灵魂之音与先前那人类的是一个人的!

  果然,铉金龙虾开始大变样,变成了先前的那个人类。而他正用右手紧紧地捏住它的七寸。

  “天呀,先前的难道不是人类?又或者他的本体是这一头龙虾?”白蛇有些『迷』糊了,担心自己这人……嗯……这虾妖的手里的命运了。

  妖修者中,互相之间,一旦为敌,期战斗是极为★★的,一方战败,那么战胜的一方绝对会毫不犹豫地方夺了敌人的金丹或元婴,甚至还会把敌人的身体吃干抹。

  “求你放过我一次,我……我有宝贝献……献上……”白蛇软语低求。

  宝贝?

  陈儒的强大灵识一扫,白蛇所的整个洞『穴』的所有东西都陈儒的感应之下。而他的目光却是往温泉内一瞄!

  古怪地一笑,陈儒道:“你说的宝贝不会就是藏匿那温泉底部的一块亿载温玉吧?不过,就算你不献上,这东西也是我的了,嘿嘿,你倒是打得好算盘……”

  温玉也算是一件好的宝贝,别说是上亿载的温玉了。

  这块温玉却是隐温泉之底,一直引导、吸收地核的地热。

  白蛇的整个洞府,这块温玉绝对是好品质的修行宝贝。认真来说,也是一块顶级的极品灵石。可陈儒近绝天魔宫眼界大开,见识是大涨。

  加上他本人也有不少顶级的法宝,现,这亿载温玉也是略胜于无的东西了。不过,这东西用来送人也是极为不错的东西。

  “啊……”白蛇惊呼出声,没想到陈儒居然知道自己的宝贝藏哪里,而且,听他的语气似乎是真的要斩杀它了,一时间,白蛇绝望之极。

  “本来只想剥削你一小部分的精血的,可你偏偏不识抬举,那我就要收取你体内五分之三的精血,至于你会不会死,那就看你的造化了……”陈儒呵呵地笑着说道,似乎丝毫不把这小白蛇的生死放身上。

  看着这“白娘子”以惊惧、绝望的眼神看向自己,陈儒非但不觉得自己邪恶,反而颇有些自得其乐。

  不过,这白化的银环蛇听到陈儒说到后的时候,神情反而一松,眼中隐隐闪过一丝感谢。接着像是想起自己明显是被这家伙捉来的,他要放自己的血,自己怎么还能感谢他呢?不由得很是愤恨地紧紧瞪着陈儒。

  其实,对于白蛇这样的元婴期妖修来说,只要元婴不灭,就算体内流逝了十分之九的精血,它也能活下去。

  而且,只要陈儒不摘走它的元婴,它能短短的一个月的时间内复员。所以,听得能不死,明知道陈儒是它的仇人,可它下意识中还要感激陈儒。当然,这仅仅是下意识中……

  血玉空间,陈儒把这白化银环蛇体内的大半精血都放了出来。

  由于这白化银环蛇的本体极为巨大,所以,它的精血也不少。居然把一个一立方米大小的小血池灌了六成高了。

  收了这白蛇的血『液』后,陈儒也依言放了它。只不过,进了血玉空间的活物,是没有任物生物不付出一点代价就出去的。

  而这代价就是一生一世的自由!

  很明显,这条白蛇也被血玉强行契订了主奴契约。

  被扔温泉中,白蛇是深深的后怕与窃喜!

  进入血玉空间,它自然感应到了这神秘空间的强悍之处。那种古远、苍凉、强大的洪荒气息,让白蛇的灵魂深深地震颤。它知道这次遇到的绝对是一个了不起的恐怖人物。没有被他杀死,已是侥幸了。

  而有幸成为这样强者的奴隶,也没什么丢脸的。甚至让它颇为欢聚一欢喜。

  妖修者的心里,强者为尊、霸者称雄是千古不变的“丛林法则”。成为奴隶虽然极为屈辱,可成为让世人望其项背的强者的奴隶,它并不觉得委屈。反而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事。

  “吼吼,疗好伤后,再去为主人工作……”白蛇的身体虽然虚弱,可灵魂能量却是急剧地波动……

  陈儒赤着身子坐血池之内,全力运转着都天血神真气。顿时,他的确身上红光暴闪。形成一个巨大的血『色』能量光茧,把陈儒包裹住了。

  而同时,大量的鲜血,神奇地渗入这光茧之内,形成一股股能量流,随着都天血神经的行动路线迅速进行着周天运转。

  血池内的鲜血,以惊人的速度消失。

  光茧不停地闪烁,大量的鲜血化成的能量,反而如同一股股潺潺流淌的溪流一般连绵不断地陈儒的无数经脉、络脉内运行。

  几乎是一瞬间,他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都天血神决的淬炼下,全身的血肉、细胞都以一种神秘的方式进行着强变、强化。

  炼化这种白蛇的精血,陈儒虽然也有一些痛苦,可是,他却是能轻松地应付下来。不像炼化青炎玄钢兽之血那般有如被打入十八重地狱般痛苦、难以忍受。

  都天血神诀,对其他生物的精血的应用,可分为两个方面,正是炼化与吸收!

  而且这炼化与吸收也是能同时进行的!

  都天血神诀对进行陈儒体内的精血,都会进行极为繁琐地淬炼、炼化。

  其中,血『液』中的强大能量会被无限地提纯,而精血的优秀基因则是被另类地移交,或者说其基因代码是被都天血神诀完全破译。

  一部分精血进入陈儒的体内,是没有完全的被炼化为都天血神真气的,剩下的这些精血,其优秀因子犹如海纳百川地汇聚了一起,全部疯狂的涌入陈儒的足少阴肾经肾属水,为全身水之枢纽!

  而这白化银环蛇也是纯粹的水之属『性』。

  陈儒对这种极为纯淬的水属『性』精血极为重视。

  因为只有纯淬的各属『性』精血,陈儒才能以之配合都天血神真气以及体内的四大巫血之精华,去感应到这世同一种属『性』祖巫的那种纯粹的属『性』气息。

  随着炼化精血的快速进行,陈儒体内的那个光茧也缓缓地消散,化为一丝丝血『色』光华钻入陈儒的体内。

  显出身形后,陈儒微微地呼出两口浊气,仔细的感受着身体内的不停强化,陈儒显得颇是开心。

  炽热的能量洪流顺着陈儒体内的各大经络,不停运行,而那精血的优秀基因于足少阴肾经被破译后,顿时形成一条小巧的蛇形印记。

  陈儒的心念一动。

  刹那间,全身开始进行了一种诡异的变化,全身的股肉迅速变化,接着陈儒整个人消失。而陈儒静坐的血池内,一条巨大的白蛇灵巧地探出脑袋。

  只听“咻”的一声,一条几十米长的巨大白蛇,血玉空间的错暗红光的映『射』之下,闪烁出耀眼的光辉。

  陈儒清晰地感觉到,体内的精纯都天血神真气不停地运动,毫不停歇地冲击、改变着体内的无数血肉细胞,使自己的身体、肌肉、细胞迅速适应如意无极变这神通变化术。

  一寸寸肌肉诡异地重组、一块块骨前神奇地变形,甚至一个个细胞都不断地分裂与生殖,强化与坚韧……

  隐约着,陈儒的**似乎这种变化中再次被淬炼。

  使得原本有些僵化的肌肉、骨头都能产生神奇的改变。而偏偏这种改变,居然不会让陈儒的肌肉、骨头受伤,这实是有些不可思议。

  陈儒不以能解释这种奇特变化产生的原理,只能把它归之为都天血神诀的神奇!

  如意无极变!

  这是一种真正的能让施术者的身体都产生神奇变化之力的特殊神通!

  每吸收一种生物的精血,每烙出一种生物的印记,就表明陈儒的如意无极变多了一种生物的变化。

  这是一种基于生物精血而形成的强大变化之术。不过,有些可惜的是,对非生物、植物、微生物的变化却是有些不得要领。

  但是,陈儒得自蚊道人的片面信息却知道蚊道人还能吸收植物的汁『液』与能量,能变成植物。只不过,蚊道人对微生物与非生物的变化却是同样没有一点进展!

  变成非生物?

  陈儒倒不急!

  他的手里还有记忆『液』金与两个紫青玉佩“震卦区”死机的终结者,只要陈儒的“融物炼体的绝技成功开启融炼,就可以去炼化这种记忆『液』金,把看到的、听到的非生物都能变化出来。

  倒是对植物、微生物的变化术,陈儒会差上几筹。

  意识很快地回归于本体,陈儒缓缓地睁开了双眼,接着心神一动,先前变化而成的巨大白蛇也迅速地消失,而立虚空的却变成了陈儒。

  “呵呵,实力又提升了一些,得再去干活了……”陈儒的脸『色』流『露』出一丝笑意,再次从血玉空间消失。

  “呜……”

  “嗷呜……”

  寒冬的原始众林内,传来悠远的狼嚎声。

  已是深夜,就算外面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可密林内的光线也变得极为昏暗。

  越向森林的深处走去,四周就会显得加地黑暗、阴森,整个原始密林内异常的清冷、幽寂,再加上刚才所发出的那一阵阵的狼嚎声,让人觉得寒惨惨地,全身寒『毛』大竖。

  黎永、斗鸡眼两人都没有说话的心思,两人快速地逃奔,踩枯枝或白雪上,发出的的沙沙的响声,使得声音灰蒙蒙的雪『色』莽原中传的很远,很远……

  两人小心而快速地密林内穿行,路途之上,黎永不停地挥出一把古怪的『药』粉,不多时,他们的面前出现了一片地势颇高的山林。

  天气寒冷,北风呼啸!

  阴森而恐怖的幽寂古林此时似乎是阴气弥漫,寂静无音。后面不停传来的狼嚎声,是迫使前进的两人心神狂跳只见此处的密林之下,空间极大。而无数茂密无比、高耸入云的参天树木,伸出数不清的粗壮的枝桠,蒲扇大的树叶把压其上的大雪托住,本来就因为是深夜,外界的白雪反光已极弱,现,被这高入云端的大树掩盖,就使得整个空间变得加的黑暗了。

  清冷的密林深处变得昏暗之极。不过,倒也隐隐有一丝丝的反光『射』入密林。

  两人借着微弱的光线,迅速密林之中逃窜。隐隐约约发现前方似乎有一个山洞,便迅速冲了过去。

  一团篝火燃起,一个背风的山洞内,黎永与斗鸡眼相互依一起,都是满脸地惨白,不停地喘着恶气。。

  他们两人都是盗猎者!

  可是,要知道像他们这样的普通人,根本没有太高的武力,要想这原始丛林中盗猎一些珍禽异兽也是困难重重。区区两人,这危险重重的原始森林,随便遇上一次危险,只怕都会散失生命。

  所以,一般他们必须与一队能够保护他们的佣兵团,组成一个大点的队伍一起盗猎。

  而这一次,他们受香港的朱先生所雇佣,以一个不低的价钱,请到了一个二流的盗猎队伍一路同行。

  冬季,危险的有毒之物要远远少于春、夏、秋三季。所以,也是他们十几人就敢冒险进入神农架原始森林的原因。

  路上遇到好几次危险、可都被他们轻松的化解了。但是刘刀那些人偏偏要招惹那个神秘的年青人,结果他们那些人全被人给宰了。

  黎永,斗鸡眼田喜两人其实都是很穷或都有故事的人,迫于生计与老父的病情才万般无奈地选择了这一条路。

  盗猎者,这种四处飘泊流浪的生活,辛苦是不必说了,生命安全也是经常得不到保证,遇见危险与杀戮那就各安天命,若是碰到警察与护林员,他们会疯狂逃窜。如果被警察抓住,那么就倒霉了。不是被枪毙,就会遭受长期的牢狱之灾。

  而有时候深山老林被凶兽、狼群堵上,那就危险到极点了,只怕连老命都会被搭上。尸骨都会被野狼、凶兽给啃掉。

  如今,刘刀那些人都已死亡。

  黎永、田鸡眼两人就不应该再孤身进入深的原始森林了!

  这不是勇气,这是绝对的傻气!

  虽然斗鸡眼因为父亲病重无钱医治而走入盗猎者的生涯,是情有可原,但是,法不融情。一但他★★了,以他偷猎的珍禽异兽的数量来说,至少会判成一个无期徒刑。

  可是斗鸡眼并不去想那么多!

  原本与黎永捉到一对金雕、几只金丝猴、和其他的一些珍禽异兽。这些东西是绝对可以卖出一个大价钱的。这让他们也有些盼头。可是两天前却被一个神仙之流的人给抢去了。

  没了那些珍禽异兽,他只得再次挺而走险。再次向深的老林进发。而黎永也颇有义气,居然陪着斗鸡眼向深的老林进发。

  这两天来,俩人已遇到好几次危险,次次都几乎是险死还生。

  可现,黎永带的那些古怪的『药』物基本上已用完了。而今天的一大早,就有一群被饿得发慌的狼群远远地吊二人的身后。

  『药』物已用,★★的子弹也快用完了,现,两人已是到了危险的关头。

  “嗷呜……”

  远方的狼嚎,清楚地传来。

  很明显,那狼群已是越来越陷越深近了!

  斗鸡眼苦笑地看了一下正握枪死死盯住远处的黎永,有些歉意地道:“黎叔,这次只怕连累你了,对不起——”

  “啊!”黎永被吓得惊了一下,立刻清醒过来,连忙摇头说道:“没有谁连累谁!你是我带入这一行的,我得为你负责……”

  黎永伸手斗鸡眼的肩膀拍了一下,眼睛中闪过一次悲苦与无奈,叹道:“反正我是孤家寡人一个,有一个儿子却也不认我。就算死了,只怕也是一件好事。只不过,如果你出事了,也许你老父却是也活不下去了。有时候我真羡慕你父亲有你这么一个孝顺的儿子呢……”

  想起黎永一直来对自己的照顾,斗鸡眼也是极为感动。他的心里,面前的这个中年是益师益父的人。是除了他父亲,他亲的人。

  一时间,斗鸡眼颇是动情地说道:“黎叔,要不从今天起我当您的干儿子吧。就算死了,咱们父子黄泉路上也不会孤单……”只不过,他的眼睛中还是闪过一丝黯然。如果他死了,他的亲生父亲也铁定活不了的。

  “好!好!好!哈哈……”

  黎永连道三个“好”,接着哈哈大笑起来。眼里满是感动与欣喜。

  虽然斗鸡眼长得不怎么样,可是黎永的心里,却是一颗真正的赤子之心。就算他沦为盗猎者,他也极欣赏这个坚强、孝顺的男儿。

  “孩儿田喜拜见父亲!”斗鸡眼也是大喜,连忙跪下,雪地上给黎永行了九拜大礼。

  “好孩子!父亲没什么东西留给你!呵呵,这《东璧『药』典》与《异物志》就送你做纪念吧!”黎永突然郑重地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两本古书,塞入斗鸡眼的怀里,接着如交待后事一般,对着田喜道:“其实我姓李,为北湖省传说中的『药』王李时真一脉的后人。只不过我少时曾犯大错,被逐出李氏宗族,便从此改姓黎。这《东壁『药』典》、《异物志》是我当年从族内带出的两本奇书,从此以后,就交给你了,如果你能活着出去,代我去天京大学看一眼我的儿子……”

  李时真?

  斗鸡眼田喜瞪大了眼睛,虽然知道自己的这个干爹,弄『药』上极有一套,却没想到他居然是古时朱明王朝第一『药』王的后人。一时间,斗鸡眼都是极不可置信。可想想黎永那出神入化的弄『药』手段,他又觉得这是很可能的事情。

  向远方瞄了一眼,黎永再次快速地交待起来:“另外,如果要救你的父亲,你可以去南湖省山阳市找石廪陈家会阎罗针的人去,他们有可能能治好你父亲的病……”

  刚刚说到这里。正让田喜喜出望外的时候,却见几十米外已出现了二三十只铁背青狼了。

  丛林中,这铁背青狼绝对是极为凶残的存。就算遇上了丛林之老虎,它们也敢与之搏斗。

  可以说,丛林之内,他们是群殴之王!

  “该死的,老子与你们拼了……”黎永大吼一声,手中的★★对准其中冲向洞内的一只青狼『射』击而去。

  “呯……”

  一枪爆头,那头青狼呜咽一声,再也没有了声息。

  “干爹,好枪法!”斗鸡眼大赞,拿起自己的★★也开始对准前面的青狼『射』击起来。

  “噗……”

  一枪中的!又是一具铁背青狼倒了下去。

  “噗噗噗噗……”

  两父子疯狂地『射』击,两人都是老枪杆。『射』击的水平都不错!

  由于要偷猎一些珍禽异兽,他们使用★★时需要极高的技术,不能打死这些珍禽异兽,所以,就要求他们需要有高超的枪技。

  故而一瞬间,两父子一下干掉了十几头青狼。

  可惜狼群太多,他们的冲刺速度也极快。一瞬间就有三只青狼冲进了洞内。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