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敢动我主母 有族灭族、有派灭派


  而同时,蚁痒符的威力发作,全身的麻痒感一瞬间产生。配合那幻情符,祈凤霞堂堂元婴中期的好手,都有些抵制不住这等古怪的符术了。

  而且,这些不同种类的玉符,几乎包裹了金、木、水、火、土、风、雷、光、暗九大基本属『性』之力。

  虽然大多都是中等偏下的符篆,可是,这些符术种类繁多,有★★的、有增强触感、嗅觉的,也有扰『乱』灵魂、干扰视线的。有诱发心魔、抑制真元或让身体反应迟钝的……

  如此种类繁多的符篆,一瞬间释放,所能产生的威力,反而大得出乎左璇的想象。

  让祈凤霞也是惊惧不已。她可是真正深知千符宗强大的人。只不过,她从来没想到左璇会与千符宗扯上关系,没想到她的身上会有这么多的符篆,却是一下子着道了。

  本来,千符宗就是以符术扬名修行界的大派。这个宗派内,成千上万年来涌现阶段过海量的符篆大师。他们研究出层出不穷的神秘符篆。使得千符宗的修行宗,经常能干出越级挑战成功的大事。

  左璇虽然只有金丹顶峰的能量,可是,她的灵魂能量也达到了元婴后期。可不比祈凤霞弱。而释放符术,关键的正是灵魂之力!

  这一次,左璇被祈凤霞『逼』得匆忙下释放大量的玉符,却是错有错招!

  半空中的祈凤霞,攻击之势立刻迟缓起来,而她整个人也有陷入泥塘一般的感觉,似乎被四周的古怪能量给拖扯住了。正迅速地往地面坠落。

  祈凤霞脸『色』大变,知道自己再不行动,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喝——”祈凤霞狠狠地一咬舌头,强提自己的灵魂之力。顿时,她身上的佛心莲衣炽光大盛,一朵朵璀璨的雪『色』莲花迅速从她的身上膨胀开来。

  雪光的光华,不停地把四周的符篆之光给挤开。

  不好!

  左璇心神一动,一个青光闪烁的小鼓,突然从她的身体内闪出。

  “嘭嘭嘭——”

  这一次,左璇却是直接利用自己的灵魂能量却敲响镇魂鼓了。

  三声古怪的无形有质的能量震波,猛地爆响!就像压缩到极点的炸雷,突然耳朵、识海炸响。

  强大的灵魂攻击波,浩浩『荡』『荡』地轰向天空中的祈凤霞。

  “啊——”

  尚没完全启动佛心莲衣的强防御,再加上左璇释放的那些混『乱』符术之力,祈凤霞根本就抵抗不了这一波强大的灵魂攻击。惨叫一声附了下来。“轰”地一声,狠狠地砸地上。顿时,佛心莲衣的光芒也迅速消失。使得祈凤霞灰头土脸地趴地上。

  趁她病,要她命!

  左璇忍着右腿的剧痛,手持长剑,毫不留情地向对方刺去。

  祈凤霞居然败了?

  结界之外的崔玄等人惊得眼珠子都差点掉出来!

  “臭女人!尔敢——”

  突然,一声暴喝从结界之外传来。一把金『色』飞剑以超音速轰向左璇。攻到左璇背后的时候,那个“敢”字也没落音。

  “好快的御剑术!”左璇心中一惊,微微转身,手中的长剑猛地往后一扫,挡向这一记攻击。

  “轰……”

  弛来的飞剑被轰飞出去。而左璇由于右腿先前受伤,着力不均,也是踉呛着向祈凤霞的方向退了好几步。

  祈凤霞从没想过自己居然会阴沟翻船,败一个黄『毛』丫头的手里。这时候,她虽然全身痛苦异常,也是咬着银牙,伸腿向左璇绊去。于此同时,她勉强从自己的乾坤戒,再掏出一把长剑,艰难地对准了左璇的后心!

  祈凤霞相信,这一剑应该能重伤左璇。

  果然,左璇不停后退中,还是被祈凤霞伸出的腿给绊了一下,顿时就往下栽倒。

  不过,左璇的灵识一直展开着,早就发现了祈凤霞暗中的动作。当下,她双眼闪过一丝冷『色』,腰部猛地一发力。顿时,她的整个身子旋转了一百八十度。而她手中的长剑,以雷霆万钧向地面的祈凤霞划过。

  “锵—”地一声脆响,祈凤霞手中的长剑被挪飞,而左璇手中的长剑余劲不衰地把祈凤霞拦腰斩成两断,顿时,祈凤霞惨叫一声,鲜血狂喷。

  接着,从她的胸膛内窜出一个淡金『色』的小人。她死死地盯了左璇一眼,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窜上高空,化为一道流光往西南方向闪去。

  ”这就是修行者的元婴了?”看着祈凤霞的元婴闪逝而去,左璇也是一下子愣住了。接着又摇头面微微苦笑,懊悔自己大惊小怪,被这女人的元婴逃过了一劫。

  “啊,祈师叔的**被毁了?”结界外的张易惊声叫了起来。

  “师父——”陈天军也是身子一颤,惨声而呼。

  接着,小一辈的欢喜佛宗弟子俱是骇然。

  一个元婴中期的高手居然莫明其妙地被一个黄『毛』丫头给击杀了?

  虽然,祈凤霞的元婴躲过了这一动,可是,这一战对场的所有欢喜佛宗的弟子们的震撼都是相当大!

  不过,旁边的崔玄的脸『色』却是骇然大变,他想到的是,这祈凤霞他师父面前极为受宠。毕竟,按世俗界的说法,他这位师姐可是他师父的情人。

  现,他师父的情人就死他面前,只怕他崔玄这次也要吃不了兜着走。不过,如果把左璇擒回宗门的话,那么,倒可能会让他免去一份罪责!

  感应到左璇也是受了不轻的伤。

  崔玄的心中一动,不由怒声大喝:“给我用玄阳罡雷全力围攻这丫头,消耗她的真气与符篆……”

  这个崔师叔实力没多强,可是还真是阴险……

  陈天军冷眼扫了崔玄一下,心中暗暗地道。

  “对!轰他娘的!好把她轰杀……”只有云聪,听了精神大振。不由全力大声呼喝起来。左璇杀了林青鹤,云聪是恨不能彻底把她消灭,甚至是魂飞魄散。

  本来,祈凤霞这次带了八个弟子辈的人前来天京。不过,天京,欢喜佛宗也有据点。所以,为了不惊动京城中的其他修行势力,祈凤霞天京的据点也调了十八个弟子前来布阵,组成战斗结界。

  再加上崔玄三师徒,一共是二十九个人!

  这二十九个人居然要围攻一个?

  “轰轰轰……”

  果然,崔玄、云聪的呼喊下,不少人都对着左璇扔出密藏佛宗精炼的玄阳罡雷。强大的能量波,疯狂地向左璇的肉身冲击过来。

  左璇心神大变,一张俏脸气得煞白,她没想到欢喜佛宗的人居然会这么无耻!

  顿时,左璇一边忍住右腿重伤的剧烈痛苦,极速结界内穿行,另一利用镇魂鼓全力发动灵魂攻击!

  “嘭嘭嘭……”

  一声声沉闷的鼓声响起,带着夺魂勾魄的奇异能量,正疯狂地向四面八方扩散。这时候,左璇还是极力忍住动用日月精轮的冲动。她知道,一旦动用日月精轮,这个结界绝对会被轻易破掉。而同时,天京城的无数修士也绝对会感应到日月精轮爆发出的恐怖威力。到时候,怀壁其罪,会引来无数人的疯狂抢夺。

  再说了,镇魂鼓也毕竟是冥器,就被其能量『性』质易被佛门力量克制,可它的品质毕竟还,是要高出这些欢喜佛宗弟子手中的法器、宝器的。

  何况,动用镇魂鼓,也是为曹忧等鬼修指路!

  “嘭嘭嘭……”一连窜的鼓声,带着汹涌澎湃的强大灵魂攻击波,冲击着无数欢喜佛宗之人的识海。

  不少实力低的弟子,被震得口吞白沫,脸『色』发青,三魂七魄都几乎被震了出来。这样一来,使得攻击到左璇身边的玄阳罡雷也越来越小。

  但是,像崔玄、陈天军这两个同为金丹顶峰的修行者,坚持抵抗左璇激发的灵魂攻击波之时,还有余力对左璇释放大量的玄阳罡雷,甚至是飞剑。

  如此一来,左璇也是步入了危险重重的境地!

  现,左璇有两个选择。一是,动用日月精轮这强大灵宝;二是,量坚持下去,与对方比拼,看看谁能坚持得长时间!

  “嘭嘭嘭……”

  “轰轰轰……”

  两方一个是坚持强大的灵魂攻击,另一方是坚持数量上的阳雷轰击。

  这样比拼下来,越来越多的欢喜佛宗弟子被震得灵魂虚脱,口吐白沫软地上。但是,同样的,左璇也不好受。她的右腿本就受了不轻的伤,放展起身法,也越来越迟缓。甚至被玄阳罡雷的能量波给波及了。伤势越来越重。

  就左璇快要坚持不下去,准备动用日月精轮的时候。结界之外,突然传来一阵喧哗与妈愤怒的大喝:“该死的杂碎!居然敢动我们的主母?兄弟们,给老子杀,一个不留……”

  “你们是哪一方鬼域的?敢惹我欢喜佛宗之人?”崔玄发现四周来了不少的鬼修,不由觉得很是不可思议。

  怎么一直以来,见佛宗修士如见仙神一般的鬼修,居然敢堂而皇之地出现他们欢喜佛宗的面前?甚至还敢对他们这些佛门子弟发动攻击?

  “哼!欢喜佛宗是么?你们死定了。敢动我们的主母,有族灭族,有派灭派……”曹忧一脸铁青地出现崔玄的面前,漆黑的眼眸中闪过疯狂的★★,阴气铺天盖地地袭向欢喜佛宗的人。

  是曹忧!

  是他们!

  左璇勉强一笑,接着全力加大灵魂能量的输出,全力激起镇魂鼓对崔玄、陈天军两人发动后一次攻击……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