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 圣人、势力!剪除后患!


  感应到两颗像是鹅卵石的物质以流星闪电般的速度袭向自己两人,阻断了自己的后路。段荣、莫知秋两人俱是一惊,双目中是澎湃出一股灼热燃烧的怒火。

  无穷的怨恨、怒『潮』一瞬间涌上两人的心田。

  两人不是傻子,自然第一时间明白这两颗阻路的类似鹅卵石的东西是陈儒轰击出来的。

  可段荣的实力毕竟只是初位准圣,修为还是低了点。要接下现如今实力大增的陈儒的雷霆袭击,却已是无法办到。

  其中的一枚怪石,于一瞬间穿越重重空间,凭空出现段荣的身前。

  “砰……”

  根本就来不及抵抗,段荣只感觉到一股毁天灭地般的强大力量猛然轰击自己的眉心,接着他的整个意识陷入了无底的深渊。

  “卑鄙——”

  感应到段荣被陈儒以不光明的手段袭杀,莫知秋悲愤地狂吼一声,一枚七寸长的金黄『色』钉子,猛然被他释放出来,伴着他体内庞大的仙元,形成一抹流光的闪电,迎上身后的那枚石头。

  “锵……”

  清脆的金属碰击声狂猛地响起,一遛遛火星四散着暴『射』开去。

  让莫知秋意想不到的是,那鹅卵石一般的东西,其硬度强大得惊人。

  被他的锐金弑神钉给轰中,非但没有被震碎。而且还把那[锐金弑神钉]给迅猛地轰回过来,甚至连锐金弑神金的钉头都弯曲了。

  恐怖的是,那[锐金弑神钉]被轰回的同时,已然不受莫知秋的控制,连同那古怪的石头,瞬间轰至莫知秋的面前。

  莫知秋脸『色』骇然大变,一块紫『色』的玉如意,从他的体内闪出,附他的仙甲上,顿时紫光缭绕,电弧“滋滋”暴响。

  “砰……”

  “砰……”

  神秘石子、锐金弑神钉双双轰击莫知秋的身上。

  顿时,莫知秋的身子第一时间被轰飞出去。其身上的仙甲形成的雷电光罩猛然破碎。紫『色』的玉如意刹那间黯淡无光,悲鸣着钻入莫知秋的体内。

  “噗噗噗……”

  莫知秋一连喷出三大口鲜血。那殷红的妖艳玫瑰,空中释放出别样的诱『惑』力。

  本就十分嗜血的[极冰雪翅蜂],闻到空气中那充满了极强灵气的★★味后,不由“嗡嗡”尖叫着,以快的速度冲击过来。

  这可是成千上万的[极冰雪翅蜂]!

  它们成群结队,凶狠而兴奋挡住了莫知秋的去路。

  莫知秋只觉得一股惊天的阴冷冰风迎面铺来,五只拳头大的妖异雪翅蜂先翘起了它那泛着漆黑光泽的尾螯,朝他的脑袋,狠狠的螯了下来。

  莫知秋强行压住喉咙间那喷薄欲出的腥甜血味,双眼闪过一丝殷红的凶光,一抹紫『色』的闪光亮起。

  却见其紫郢雷尊剑闪出五朵紫『色』的梅花,一一点冲来的[极冰雪翅蜂]的头上。

  “砰……,砰……,砰……”

  五只极冰雪翅蜂如迎向球拍的乒乓球,以快的速度被轰击回去。被狠狠地撞进一座巨山的山壁,形成一个个深深的洞孔。

  不过,这些[极冰雪翅蜂]的**强度极为惊人,有如穿了一层上位仙甲一般,被轰入山壁中,也并没有立时死亡,而是颤悠悠地爬出来,嘴里发出一丝丝断断续续的嗡鸣。似乎诉说着什么。

  反观,莫知秋手中的那把紫电闪烁的[巨剑],其剑尖却是刹那间被裹上了一层厚厚的霜晶,寒气缭绕。

  见堂堂一个中位巅峰准圣的雷霆一击,居然没第一时间杀死那五只极冰雪翅蜂,围到林强身周的不少准圣都暗吸了一口冷气,心里对这些古怪的极冰雪翅蜂也多了一丝忌惮。

  “咦,这老家伙的那柄紫吨雷尊剑明明上次就被我毁了,怎么还能出现?”

  看到莫知秋又拿出一把一模一样的[紫郢雷尊剑],而且其剑的品质是没有变化,这让陈儒的心中好奇不已。

  陈儒哪里知道,莫知秋的[紫郢雷尊剑]其实有两把,分雌雄两把。而雄剑、雌剑的异样只有其主人还可以区分开来。

  这一对[紫郢雷尊剑]都是先天灵宝,一但双剑合璧,其威力可堪比上位先天灵宝。绝不可小觑其杀伤力。

  绝的是,雌剑中内嵌了极点压缩的自爆阵法。

  当雄剑毁灭,[紫郢雷尊剑]的主人也没一分胜算从敌人的手中逃脱后,只要这人有足够的勇气,却是可以启动雌剑内的自爆阵法。

  这种极点压缩的自爆阵法一经启动,当可产生双剑合璧几十倍甚至近百倍的威力。助其主人与敌方同归于、玉石俱焚。

  上一次,雄剑被陈儒摧毁,可莫知秋却没有与陈儒同归于、玉石俱焚的决心,自然没启动雌剑内的自爆阵法。

  否则,以陈儒当时的实力,遇上这种突然而来的自爆灵宝,他就算不死也要重伤至残……

  正因为拥有这[紫郢雷尊剑]雌剑,使得莫知这个空间看到陈儒破空出现时,也有底气与之对抗的真正王牌。

  不过,很可惜。与上次跟莫知秋战斗相比,如今的陈儒,其实力已提升了太多!

  就算[紫郢雷尊剑]自爆,也未必可以轰杀陈儒。

  “陈儒,你这个卑鄙小人,有本事放马过来。老子与你拼了——”莫知秋狂吼一声,身如幽灵一般,向陈儒所的地方冲去。

  紫郢雷尊剑的雌剑带着强大的紫『色』电流。一路横空而出,形成千树万树的紫『色』光刺,向四周的极冰雪翅蜂斩了过去。

  “噼里啪啪……”

  一连窜的暴响产生,无数的极冰雪翅蜂被这紫『色』的电剑给轰中,形成一具具焦炭般的尸体从天空纷纷坠落下来。

  见自己那紫郢雷尊剑的雌剑似乎有克制[极冰雪翅蜂]的效果,莫知秋心下大喜,以快的速度挥舞着[紫郢雷尊剑],准备脱离这漫天的极冰雪翅蜂,快速拉近与陈儒的距离,启动[紫郢雷尊剑]雌剑的自爆法阵,彻底毁灭陈儒。

  “滋……,滋……,滋……”

  一遛遛的紫『色』电弧空中悠扬地辗转,[紫郢雷尊剑]带着疯狂的★★,肆意地击杀[极冰雪翅蜂]。

  一阵阵肉香传来,多的焦炭般的蜂尸坠落下来。

  这时候,漫天的[极冰雪翅蜂]也发现不对了,纷纷放弃那些还落单的准圣,一只足球般大的蜂王的指挥下,却是疯狂地向莫知秋扑击过来。

  看着越来越多的[极冰雪翅蜂]围向莫知秋,陈儒大声笑了起来:“哈哈,莫知秋,当你成功从极冰雪翅蜂的蜂群的围剿下突围后,再来找本少吧,到时我自然会送你进地狱……”

  说完,陈儒不再理会莫知秋,其身形诡异地空中化出几十道人影。

  而这些人影却是任意地这方空间中纵横驰骋,大量陷入[极冰雪翅蜂]蜂群围猎的准圣便被一股股神秘之极的空间法则之力给带出重围,凭空出现林强、杨凡、李强等人所的[九龙天相轮]之内。

  陈儒自然不是什么滥好人,不过这么多准圣,几乎是无数浩宇存的真正精英与绝世强者。不论他们本向的实力、还是他们暗中掌控的势力都极为强大。对陈儒要进入整个仙界的核心地区——洪荒仙界,却是有着极大的好处。

  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而洪荒仙界存了真正的几位圣人,有各大圣人传流下来的道统。这些圣人教派的道统极为强大,万一得罪了什么大势力,那可是很麻烦的事。何况,陈儒修炼的是蚊道人传流下来的[都天血神诀],可以算是真正的邪门魔功,万一有些迂腐的圣人门徒找他的麻烦,那么,他陈儒绝对会成为圣人门徒人人喊打的角『色』。

  单是圣人的门徒,陈儒也未必就怕了他们。

  可万一引出了圣人,陈儒暂时没还有可以从圣人手下逃掉的自信。

  毕竟,圣人之人,俱为蝼蚁。

  只要没有证得圣人道果,就无法与真正的圣人相抗。何况,这些圣人证道已过了亿万万年,其实力、道行绝对达到了不可思议的高度。

  陈儒并不自大,也不傻。自然会选择怎么做。

  而如果陈儒要取得[大五行造化宫]那核心之地的海量巫妖精血,首先就可能得罪以女娲圣皇为代表的妖族,其次,还可能得罪巫族。

  是以,陈儒这次改变了自己的『性』格,对陌生人也不再那么冷漠了。而他结识这些准圣,施恩于他们,却也组成一股不可轻侮的势力。而有了势力,陈儒也就有与那些圣人教派说话的资格……

  只是短短的一瞬间,所有落单的准圣,除了莫知秋及刚才被[极冰雪翅蜂]雷霆袭杀的几个,却已安全地进入了林强的[九龙天相轮]之内。

  而外面,就只剩下了正独自奋战的莫知秋以及正观热闹的陈儒。

  对于莫知秋,若是外界,陈儒还会略有忌惮,可这[大五行造化宫]内,陈儒是完全不放心上。

  这些,莫知秋是完全无法威胁得到他。

  不过,陈儒现也不想让这家伙得瑟了,却是准备借此机会除去莫知秋这个隐患。

  ……

  莫知秋刚刚干掉了又一批的[极冰雪翅蜂]。还没等他喘一口气,多的极冰雪翅蜂从四面八方一拥而上,完全不给莫知秋任何休息的机会。

  这些[极冰雪翅蜂]毒『性』极重、速度似电,而且防御极强。

  莫知秋利用[紫郢雷尊剑]的雌剑斩杀了上千只,而他体内的仙元力气几乎就消耗了近六成。

  这种消耗,几乎让莫知秋恐惧到了极点。

  莫知秋也感应到自己体内仙元力疯狂流逝的情况,本想节省能耗,可一看陈儒正一脸戏谑地看着自己,他心中的怒火也再次疯狂膨胀。恨不能一瞬间把陈儒千刀万剐。

  心中中闪过一丝真正的疯狂,莫知秋赤红着双眼,整个人把速度提升到了极致,向陈儒冲击过去。同时,他的元神也悄悄向[紫郢雷尊剑]内的自爆阵法疯狂地轮入仙元力……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