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雪狐点雪(上)


  “你这老不休!!”

  说时迟刹时快,只见一道白光闪过,一根狐狸毛死死的钉在了宋周旁边的炕沿上。张行抬头细看,心中诧异这狐狸毛从何而来。

  “你这老不休,你居然真敢动金针!!”屋子外一个孩童的声音破口大骂道。

  胡小妹听到这声音,‘嗖’的一声跑出了屋子。

  “终于把你逼得现真身了,你个狐狸精!!”宋周听到外面有人骂他,不但没怒,反而‘咯咯咯’的笑出了声,“都愣着干吗?千年的雪狐,可不是人人都能见到的。”

  说完也不管别人,自己下了炕光着脚就跑了出去。

  常胜天早出去了,张行魏楠一见,连忙和刘奇和老板娘也跑了出去。

  到了屋外,只见在宋周房子东边的一个大雪堆上,站着一个俏生生的小娃娃。那娃娃目测也就六七岁的样子子,看不出男女,身上穿着一件兽皮小袄。

  张行初看到这孩子时还以为是四周邻居家的小孩,可是那孩子见到宋周一出现,立马爆怒:“你这个老不休,我都让你不要管闲事了,你怎么就是不听就是不听!!你还想拿金针扎我,你怎么那么狠毒!你还骂我,你还骂我是死狐狸!我就是狐狸,就是狐狸,你有本事让我死啊,让我死啊!!”

  “你怎么才这么大点?”宋周看到那小娃娃一愣,随后道:“昨天你入我梦的时候,那么大一只狐狸影子,怎么才这么大点的人身?”

  “哼!”那孩子冷哼一声道:“我们雪狐就这样!”

  “神医,你有所不知。”一个声音从众人脚下传来。

  张行定眼一看,那是被胡小妹附身的马婶。只见马婶叩拜在地,头深深的抵在手背上,声音闷闷的道,“雪狐从一出生就是有人身,不像我们,要修炼上千年才能成人形。雪狐的人身和人类一样,会长大,不过是一百年才长大一岁。一千年的雪狐,人身也就和人类的十岁孩童一样。”

  “原来是这样……”宋周哦一声,然后对那小娃娃道:“小娃娃,你今年几岁了?”

  “我才不是小娃娃,我比你老多了,我都九百多岁了!!”那小娃娃在雪堆上跳脚喊道。

  原来都九岁了,张行暗道,这狐族的营养跟不上去啊,这都快十岁了,长得还和六七岁小孩似的。

  “既然你来了,那咱们谈谈。”宋周穿上奚晴回屋给他拿的鞋,然后指着刘奇对那狐狸娃娃道:“你为啥和这孩子过不去啊?”

  “我没和他过不去。”那狐狸娃娃小嘴一噘,有些委屈的道:“我就想他和我玩……”

  众人一听都把眼光齐齐的看身了刘奇,只见刘奇张大了嘴巴不说话,盯着那个娃娃已经呆住了。

  “哥哥你好久不陪点雪玩了……”那狐狸娃娃噘嘴对刘奇可怜兮兮的说。

  “点,点雪……”刘奇从嗓子眼里艰难的吐出两个字。

  “对,就是点雪,大哥哥想起来了啊。”那个叫点雪的狐狸娃娃在雪堆上又蹦又跳,“点雪上次下山,哥哥还和我一样高呢……”

  “看来是善缘……”宋周笑呵呵的道:“这病不是病了。走走走,咱们都回屋,回屋,人家两个人叙旧,咱们在这里掺合什么?”

  说完自己率先回了屋子。常胜天一转身也进了屋。

  胡小妹在地上磕了个头后,颤巍巍的倒退着回了屋子,一系列的动作作下来连个头都没抬。

  “大娘,咱们进屋吧。”奚晴扶了老板娘一把。

  “这……”老板娘看了看奚晴,又看了看刘奇。她实在是不放心把儿子一个人放在外面和一只狐狸精在一起。

  “没事没事……”魏楠在一边安慰道:“这狐狸要是想害大哥早就害了,您别担心。让他们两个说说话,咱们进屋坐一会。”

  张行根本就不想进屋,所以见老板娘没动,他没动也没说话,就在一边站着。

  “大哥哥,你到点雪这里来,你过来。”点雪向刘奇摆了摆手,一副看见好玩伴的样子。

  “唉……”刘奇似有似无的叹了口气,那声叹息中居然带着些宠溺的味道。

  “阿行,走……”

  张行一回头,见奚晴已经和老板娘进了屋,而魏楠正在门口等着自己。无奈,转身和魏楠回了屋。

  屋内宋周坐在炕上,常胜天依旧靠在了原来的地方。老板娘坐在地上的一张小板凳上,奚晴站在了老板娘的身后。而胡小妹,则面对着屋子外雪狐所在的方向跪着,弄着东面诺大个地方没人敢站,谁也不想受她一跪。

  “我们家小奇从小就乖,怎么就和狐狸扯上关系了呢?”老板娘张口对宋周道:“神医,小奇在外面没事吧?”

  “没事没事,你应该高兴。这是善缘……”

  “你起来吧,别跪着了。”张行见有人跪着,心里别扭,走到胡小妹身边想把她扶起来。

  “我,我不敢……”胡小妹回道。

  “这有什么不敢的?”

  “狐族的等级很森严。你别看那雪狐的修行不如胡小妹,年龄不如胡小妹,本事也不如胡小妹,可是地位在那里。”常胜天在一边开口道:“这种敬畏,融合在狐族的血里,骨头里,不是你一句两句话就能打消的。”

  “那雪狐活了上千年,身子和小孩一样就算了,怎么性格也和小孩一样?”奚晴道。

  “雪狐的心性很单纯……”胡小妹爬在地上闷声道:“雪狐一脉有修行上的天份,可也有心性上的弊端。他们认为对自己好的人,就是好人,辨不清善恶。他们永远是小孩的心性,直到飞升,才会开了人性这一窍。也正因为这样,雪狐一脉的繁殖很难。大多数的雪狐在飞升前遇到了坏人,或是助纣为虐,毁了自身。妲己……妲己娘娘就是雪狐……”

  “妲己不是女娲派下去祸乱江山的吗?”张行一在边接道。

  “正因为妲己娘娘心性上的弊端,才会被女娲娘娘派下去祸乱江山。她分不清善恶,纣王对她好,她就认为和纣王做对的人都是坏人。如果换做是别人,天下生灵涂炭,怎么下得去手……”

  “真是,真是……”奚晴说了两句真是,然后说不出话来了。

  “那妲己最后如何了?”张行好奇的问。

  “妲己娘娘最后的去处是天机,天机不可泄露……”胡小妹闷声道:“知道的人少,敢说的人更少……”

  “几千年过去了,还不许说啊?”

  “千年,不过是弹指一挥间……”

  众人正说着话,刘奇开门进屋。在众人的注视中,外面又传来了点雪的大喊声:“老不休,你出来下。”

  宋周闻言,笑呵呵的跳下炕,走了出去。

  “小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老板娘见刘奇进来了,连忙问道。

  “这,咱们回去再说吧。”刘奇一脸尴尬的道。

  “哎呀!!你这不是要急死妈吗?这里又没外人,那两位是大仙。这三个孩子跑前跑后没少给你出力……”

  刘奇看了屋子里的众人一眼,缓缓的道出了原委。

  这还要从刘奇的上两世说起。

  那时刘奇还不叫刘奇,他叫朱大,是山里一户猎户家的儿子。

  做为猎户的儿子,朱大从三岁就会拉弓,五岁就能打兔子。等到他十岁的时候,已经能帮着父亲到山上去猎猛兽了。

  那一年的冬天,天气格外冷。

  长白山那时还叫白头山,也不是什么风景区。茫茫的雪山里只有几户人家。

  为了能过个好年,朱大的父亲带着朱大进雪山深处去打猎。

  他们在雪山里整整跑了五天,躲着老虎棕熊,把一头壮实的梅花鹿赶离鹿群。鹿角,鹿血,鹿鞭,鹿骨,这些可都是宝贝。只想着把这只鹿猎到手,今年就收工,好好过一个肥年。

  可惜天不遂人愿,当他们把那只梅花鹿赶在悬崖上时,那鹿居然跳了下去。

  猎鹿无望,朱大的父亲只能带着朱大往回走。想着在山里猎到点狍子,野鸡什么的,也算没白进山,就是不能给孩子和婆娘添件新衣服了。当时的白头山里能猎的东西可绝不止狍子野鸡这些小物,野猪野狼要多少有多少。只不过朱大的年纪还小,朱大的父亲怕出事。

  在下山的时候,朱大的父亲听见身后的雪山上‘轰,轰’作响,回头一看,只见雪在他们身后以万马奔腾这势向山下跑来。

  雪在跑,在白头山上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雪崩。朱大见状哪里还想得到别的,拉起朱大就跑。

  可是人的速度毕竟有限,大雪淹来,朱大和父亲失散了。

  不幸中的万幸,朱大没有死。

  当朱大从雪里钻出来的时候,天上已经满天星斗。从小跟着父亲打猎,朱大已经具备了一些在外生存的本事。他壮着胆子跑到树林里,在避风的地方做了个简单的雪窝棚,然后生了堆火烤挂在自己后腰上的野鸡充饥。

  他也就是这个时候遇到点雪的。

  狐狸都爱吃鸡,闻到朱大烤鸡的味道,点雪流着哈喇子就蹲在了朱大雪窝棚的后面。

  试想一下,五百多岁的狐狸,那要有多大,哪里是小小一个窝棚能挡得住的。可是点雪小孩的心性,认为朱大根本就看不到它。

  朱大回过头的时候吓了一大跳,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狐狸,而且还是白色的。

  猎人的本能让他抓起弓一箭就★★过去!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