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情妇


  把事情商定正想离开,肖长国的电话响了。

  魏楠下意识的没有动,看着肖长国把电话接起来。

  魏兰在旁边一个劲的催促魏楠和张行,听别人的电话是非常不礼貌的。张行的后腰上不免又增加了几个手指印,可是魏楠没动地,他也没动。

  奚晴则看着三个人不明所以,完全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直到肖长国手里的手机‘啪’的一声掉到地上,四个人才把眼光齐刷刷的正视了他。

  只见肖长国坐在椅子上,手还保持着接电话的姿势,身子已经僵化了。

  大约过了一分钟,肖长国仰天长啸,老泪纵横!一面痛哭一面用手不停的捶打着自己的胸口,嘴里念叨,“造孽!造孽啊!灵儿啊!我的灵儿……”

  灵儿?灵儿又是谁?四个人面面相觑,不明所已。

  灵儿是谁?

  灵儿是肖长国的小女儿,从小养在孤儿院的女儿。

  不仅这个叫灵儿的女孩是肖长国的女儿,就连肖果果,肖凌雨一样是肖长国的亲生儿女。

  这三个孩子,和肖凌风的唯一不同之处,便是母亲不同。

  肖长国在外面情人无数,可谓到处留情。他是极爱孩子的人,无论哪个情人怀孕,他都会给那个情人一大笔钱,让她把孩子生下来,然后肖长国就会把孩子用各种名义抱养在自己的身边。

  他重视孩子的教育,也重视孩子的家风。他瞧不起当★★的那种女人,也不认为那种女人能给孩子带好榜样,所以,他只要孩子不要娘。

  对于肖长国在外面的乱搞行为,陈红知道。可是为了肖凌风,为了肖长国的家业,她把这些都忍下了。在最初领养肖果果时,因为是一个女孩子,她同意了。在领养肖凌雨时,她就开始大闹,肖长国用了强压手段才把孩子留下来。最后的肖灵儿,她根本就不让抱回家,肖长国再想用强压手段,她则提出了离婚。

  离婚?开玩笑!肖长国是什么人?党员,★★部门副局级,未来的前途大好,如果他老婆和他把婚离了,再把他作风问题闹出去,他的前途岂不是毁了?

  最后肖长国无奈,把肖灵儿养在了孤儿院,然后花大把大把的钱把肖灵儿送进寄宿学校。

  “你花那么多钱,为什么不让肖灵儿在她妈妈身边长大?送去孤儿院,还有比在她妈妈那里强?”在听完肖长国的一翻话后,奚晴不解的问。

  “这你不懂。”肖长国这时已经恢复了一贯的精明,对奚晴的疑问回答道,“这种孩子在母亲身边,会恨父亲。我把她送到孤儿院,给她钱,给她爱,她就会爱我。我不在乎她妈妈怎么恨我,可是我的孩子不能恨我。”

  “你真自私,你对孩子的爱也自私。”奚晴讽刺。

  “自私也是爱……我爱他们每一个……”肖长国哽咽。

  “说真的,”张行摸了摸鼻子,“你不配谈爱。”

  魏兰坐在一边没有说话,这种事情她见得多了。有钱的男人有几个不在外面偷腥的,别人不提,就连她的父亲魏严风,在外面的情人就不知道有多少个。

  而且她完全同意肖长国的说辞,★★教养不出好孩子。因为她本身的价值取向就是歪的,这种人能当好妈?

  魏宇就是个例子,如果不是朱婷婷不分好坏的过分宠溺,怎么会落到那种下场!

  “那鬼婴就是你的孩子,是吗?”魏楠冷冷的道。

  他对肖长国的风流史不感兴趣,也对那些★★抱不起任何同情。他现在关心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鬼婴。如果鬼婴只害肖家人,魏楠保证他会马上起身走人。可是事实是,鬼婴长到足够大,就会危害一方,别人没有义务为肖长国的错误买单。

  肖长国看了四人一圈,最后狠狠的一点头,算是认了这事。

  鬼婴的母亲,是肖长国的另一个★★,名叫林巧。

  林巧在怀孕后,肖长国像对付前几个★★一样,给她一笔钱,把孩子生下,然后永远滚出自己的视线,也别再出现在孩子的面前。

  林巧能接受把孩子生下来,能接受肖长国给的一笔钱,却不接受永远看不到孩子。

  她当★★的确是为了钱,可是她也接受不了看不到孩子。她除了想要孩子外,还想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想像正常人家那样过日子。

  眼下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放在自己眼前,她怎么可能放弃?!她想转正,她让肖长国离婚,娶她。

  肖长国要是那种让一个孩子就威胁住的人,哪里就轮到了林巧转正?

  他花这无数的钱,为得就是保住自己的名自己的势。

  于是,两个人谈崩!

  林巧在最后离开的时候,对肖长国放出狠话,“你要是娶我,咱们就是和和美美的一家人。如果你不娶我,那我就把孩子生下来,让你身败名裂!”

  “然后你就把她杀了?”魏楠问。

  “怎么可能,她肚子里还有我的孩子……”肖长国摇头否认。

  “后来呢?”魏楠继续问。

  “后来我们又联系了几次,可她就是不松口。我说你把孩子打掉吧,这孩子我不要了。林巧不同意,她说她是孩子的母亲,她有权决定孩子的生死。我玩过太多女人,她是唯一一个四六不上道的。”

  “林巧死时怀孕几个月了?”

  “因为我有心让孩子生下来,拖来拖去,我们闹僵的时候孩子已经快六个多月了。她死时孩子要有八个月了……”

  “你给她足够多的钱,让她心动到不当你老婆也没关系不就得了?何必一尸两命?”张行冷声道。

  “如果她肯把孩子给我,我愿意出钱,可是她不愿意。如果她不给我生孩子,我干吗给她钱?!”

  “你不会不要孩子,让她抱走。”

  “请你理解一个当父亲的心,我怎么忍心看不见我的孩子,我怎么能容忍我的孩子叫别人爸爸!”肖长国正声道。

  “将心比心,你的★★们怎么忍心看不到自己的孩子,怎么忍心让自己的孩子叫别人妈妈?”张行反击回去。

  “她们贱!我肖长国虽然风流,却不碰不自愿的女人!”

  奚晴摔门而出,气肖长国的自以为是,更气现在女人的不争气。

  一出别墅的门口,一团红白黑相间的小毛球直接窜到了奚晴的怀里。奚晴吓得一声惊叫,定眼一看,居然是汪汪!

  奚晴见汪汪满身是血,又怕又惊,完全不知道怎么好。而汪汪却往她的怀里一窝,嗓子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安宁的声音。

  “快看看,哪里有伤。”听到奚晴尖叫跑出来的魏楠走到她身边连忙说道,一伸手,被汪汪一爪子挠了回来。

  “借你家浴室用用。”奚晴脸色煞白的对跟在魏楠身后的肖长国道。

  进浴室,给汪汪洗了个澡,好好的检查一番后,奚晴松了口气。汪汪身上没有伤,血不是汪汪的。

  肖长国对几个人道,“你们和我去看看灵儿吧……”

  听到这话魏楠几人一愣,刚刚肖长国接到电话时是很悲痛,可是却没有提出马上去见肖灵儿,他们还以为肖长国没有打算过去。

  见几个人面露疑色,肖长国也不隐瞒,“如果接到电话的当时我就过去,那就显得太热络了。别人会怀疑,毕竟她名义上只是我在孤儿院资助的孩子……”

  鄙视,除了鄙视还是鄙视。

  这就是肖长国冷静的父爱!连自己女儿遇害也不能当众人面掉一滴眼泪的父爱!

  还在那个冷冻室,众人见到了仅有四岁的肖灵儿。

  刚刚放进冷冻柜的肖灵儿身体还没有结冻,脸色苍白的她就如睡着了一般,长长的睫毛在脸上留下一排阴影。

  粉嫩嫩的小娃娃,魏楠无法想像这孩子活着时是怎么样一个小天使。

  看着灵儿,问清了她的死亡时间,魏楠也明白昨天鬼婴会那么轻易放手了。

  一是桃木剑的威力的确够大,二是鬼婴已经吸了一个孩子的血了。它之所以去肖家,是因为它没有吸饱。

  今天晚上,是一场硬仗啊!魏楠在心里暗自叹气。

  和肖长国分开,魏楠立马给马天成打电话,不通。给孔二打电话,没人接。

  魏楠急得抓耳挠腮,这两个人这是怎么了,怎么到现在电话都不通,已经一天一夜了。

  除了担心鬼婴的事外,魏楠还担心这两个人发生了什么事。如果不是有鬼婴的事横在眼前,他真想回沈阳看看。

  肖长国的老家在离贵阳市不远的山村,开车四个小时就到。

  平时肖长国很少回去,一是应酬忙,二是因为肖家二老和肖长国的老婆陈红不合。

  肖家二老知道肖长国在外的风流韵事,不管不说,反而还支持儿子用这种方法开枝散叶。

  这让陈红怒在心头口难开,所以平时里能不回就不回,免得惹闲气。

  两辆汽车在山路上晃悠了四五个小时才停下来,睡眼朦胧的几个人以为到地了。下车后一问才知道,后面的路没法过车,要步行过去。

  这也肖长国另一个不回家的原因,山路难走。

  山路特别难走,全是早年留下来的人工石阶,呈60度的坡角,修都没法修。平时村里的人出来进去,全靠两条腿量。

  这次进山,除了魏楠四人外,就是肖长国一家子。除了肖长国,陈红,肖凌雨外,还有两个帮忙拿行礼的司机。

  在山路上步行了一个多小时,又趟过一条小河,众人终于到了肖长国的老家。

  看着青山绿水,听着鸟语花香,张行暗骂,这么山青水秀的地方,怎么就养出了肖长国这么个败类呢?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