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突破


  回到伦敦已经一个多月了,经过了这么些琐碎的事情,已经进入了二月,伦敦的雾气是暂时的休息了,但是他那出名的细雨又开始折腾起人来。易尘坐自己二十三楼的办公室内,无聊的打了个呵欠,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天气,开始理解起福尔摩斯当初为何要因为伦敦没有罪犯犯案而叹息了,这么一个古老的,笼罩着辉煌的光环,却已经开始败落的都市,如果没有什么刺激的事情发生,那么生活就好像窗外的景『色』一般,丝毫提不起任何的兴趣。

  易尘手里摆弄着一柄小小的裁纸刀,鹰隼一般的双目紧紧的盯着对面街口人行道上的两个铜纽扣(伦敦人对巡警的外号),恶意的琢磨:“从这里飞出一刀,不知道能不能打穿他们的脑袋。”不过看看他们头上高高的厚厚的铜盔,易尘放弃了这个打算,高空坠落的小刀也许可以穿透人的头盖骨,但是假如还能穿透这么厚一个头盔,那么英格兰场又要开始忙乎了吧。

  和别的老板不同,易尘的这个门面纯粹就是为了证明自己是个正当的生意人,自己的生意能够匹配自己爵士的身份,所以,实际上日常没有什么事务的。招聘过来的几个小妞儿文员也是看着面前简单的报表发楞,似乎不明白,区区上百吨矿石的进出为什么需要七个人来忙乎,甚至她们的两个主管-菲尔和戈尔也拼命的忙碌着。

  杰斯特带了凯恩自己的场子里面看家,也不可能凑起一桌子人玩牌了,易尘活动了一下身子骨,叹息说:“世人都说神仙好,妈的,千年寂寞,看你好不好。现的日子都快闷死我了,伊拉克人为什么不伦敦塔放★★呢?”伊拉克战争已经持续了好几年了,美国和英国的联军依然无法平定伊拉克境内的纷争,甚至游击队已经渐渐的演化成了正规军。易尘现希望的,就是来几个★★袭击,给自己的日常生活增加一点乐趣。

  易尘无奈的看着旁边翻看时尚画刊的菲丽,很郁闷的说:“菲丽宝贝儿,我可是一个传统的好男人,我不★★,不嫖『妓』,不危害社会(?!),为什么我这样的好人的日子就是这样的无聊呢?”

  菲丽飞快的跳了起来,走到他身边摩挲了一下易尘的长发,微笑着说:“俄罗斯那边有消息么?不至于他们把钱转到了我们帐户上就真的什么都不管了吧?那几个金融专家呢?”

  易尘闭上眼睛享受头上舒适的触觉,微声说:“法塔迪奥不知道处理什么去了,可能和近他的主子政敌太多有关吧。嗯,不管这些,反正他们不会放过发财的机会的。菲丽,近有什么好玩一点的东西么?歌舞?歌剧?马球?还是什么?”

  菲丽抓住他的耳朵轻轻的扭动说:“没呢,就只有几场您不感兴趣的足球赛,嘻嘻,不如陪我去逛街的好。”

  易尘坚决的说:“你可以找菲尔和戈尔陪同你去,我绝对不会陪你逛街的。”

  菲丽沉思了一下,弯下腰腻他身上,低声的易尘耳边说:“那么,我们去华人聚居区去看看嘛,我们两个偷偷的溜出去,不要让菲尔他们知道,省得一群人跟着我们,太麻烦了……这样的雨天,我很喜欢呢。”

  易尘自然明白菲丽为什么喜欢雨季,她的力量本源就是极度的低温,天上落下的这些雨滴,她看来就是无数的子弹。当然了,身为火属『性』的杰斯特,这种天气下是根本就懒得动弹的。易尘点点头,站起来,抓起胡『乱』的扔自己面前老板桌上的外套,偷偷的拉了菲丽就跑。

  正埋头和打字机做奋斗的菲尔抬起头,看看了旁边一本正经的指导一个金发碧眼的靓妹工作的戈尔,戈尔看看易尘和菲丽偷偷『摸』『摸』的身影,无奈的摇摇头,很有热心的弯腰,手搭了这个文员的肩膀上,微笑着说:“哦,这里么?可能数据有一点点错误,不过不要紧,我们老板不会乎这几千公斤煤炭的损失的……晚上有时间么?如果老板不回来,我们可以一起去晚餐。”

  易尘搂着菲丽站电梯中,身边是其他几个中国人,这些人都是楼上一家中国贸易公司的雇员。菲丽很奇怪的看着易尘,易尘丝毫没有和同胞打招呼的念头,死板着脸,彷佛自己不是黑发黄皮肤一样。倒是一个大概四十来岁的中年人很有兴趣的问易尘:“这位朋友哪里人啊?来英国几年了?”

  电梯门打开,易尘出乎于基本的礼貌,低沉、冰冷、僵硬的说:“我么?我大陆是黑户,还是偷渡来英国的。”

  几个中国人面『色』呆滞的看着神容古怪的易尘搂着一个绝世美女走了出去,一个年轻小伙子轻轻的惊呼:“咦,这个人我好像报纸上看到过……”

  淅淅沥沥的下了十几天的小雨终于停下,天上『露』出了灰蒙蒙的光芒,虽然空气中一股压力还是让人喘不过气来,起码已经明亮了许多了。伦敦市郊区,华人比较集中的几个街区内,菲丽很有兴趣的看着街道两边的中文招牌,听着那些南腔北调的中国话,问易尘说:“他们都是哪里的人啊?”

  易尘摇摇头说:“听不出来,我以前是四川那边出来的,一直山上,不是很懂他们的话。宝贝自己看看有什么喜欢的,中国人的东西还是比西方货『色』便宜得多。”

  菲丽嗯了一声,开始拉着易尘到处进出,远远的,一股子蒜香味传了过来,让已经吃惯了牛排的易尘心里微微的动了一下,可是心神猛的恢复了平静,甚至开始强力『逼』迫自己不去回想那熟悉的一切。

  渐渐的,菲丽拉着易尘走进了一家古董店,那个七老八十的,但是精神还算不错,脸上有着几个老人斑的老板看到菲丽跳了进来,马上热络的招呼起来:“小姐,请问想要些什么?我这里的货『色』都是真正的……”他突然看到了紧跟着菲丽进来的易尘,本来滔滔的话语就被拦腰截断了。

  易尘看了一下老板,没说话。菲丽非常有兴趣的盯着一樽唐三彩的酒壶看,连声问:“老板,这是真的么?”

  易尘冷冷的看了一下老板,对菲丽说:“这是假货,仿冒的。”易尘电一般的眼神飞快的扫视了一下店中陈设的物品,对着老板摇摇头说:“这些货『色』,哄鬼子都难呢。鬼子里面也有识货的,老板,做生意,起码要放些真正的东西外面啊。”

  老板苦笑一下:“真正的东西?谁敢啊?唉……”一声叹息,也不知道说出了多少的辛酸无奈。

  看着几个浑身衣服花里胡梢的年轻人店门口张望了几眼,走了过去,易尘点点头,示意明白老板的苦处了。菲丽那边已经选中了一串小小的玉石佛珠,笑嘻嘻的回头问:“老板,这多少钱?”谁知道她的手没注意,把旁边的一方玉石给撞飞了地上。

  ‘当啷’一声,那块大概人手巴掌大小的普通白玉砚台摔飞了一只角,老板愣了一下,易尘飞快的说:“不要紧,这两件东西,我都要了。”

  老者马上『露』出了笑容,对易尘说:“这砚台,已经摔飞了一块,恐怕没什么用了。”

  易尘皱起了眉头说:“没关系的,打坏了东西,我们也该赔偿的,多少钱?”

  连同佛珠和砚台,老板看同是中国人的面子上,意思意思的要了五百英镑。易尘随手抓起了那块砚台,带着菲丽走了出去。菲丽很有兴致的把佛珠戴了自己的手腕上,打量了几眼说:“老板,听说这佛珠可以让佛祖保佑自己哦。”

  易尘冷哼了一声:“佛祖哪里有功夫来保佑我们?那些神仙如果成天保佑人,他们自己都累死了,还真的当他们的能量可以弥天盖地,无所不知么?如果神真的无所不能,真主为什么不去拯救他那自相残杀的子民?”

  菲丽吐了一下舌头,不敢说话了。

  易尘走过了一个垃圾桶,顺手就把手中的白玉砚台扔了出去,可是砚台刚刚出手,易尘心里突然移动,右手突变成龙爪形,五缕真气若有若无的探出,把已经离手十几厘米的砚台捞了回来。路上的行人都没注意到这一幕,只有菲丽奇怪的问:“老板,你要这个破碎的砚台干什么?您要写字么?可是您已经有了一个很好的……”

  易尘摇摇头说:“没事,废物利用一下吧。你说起那什么佛祖保佑的事情,我想起了自己已经很久没有修炼一件东西了。”易尘被赶出来的时候,身上不多的三五件用天材地宝修炼出来的法器全部被收缴,然后长老们把上面的灵气驱散后,也不知道便宜了哪个师兄地。此刻,易尘体内虽然没有凝练成星核,可是积蓄的星辰之力已经是越来越庞大,正好用来修炼些用得上的小东西。

  既然有了这样的打算,易尘直接开车回了‘中国城’。

  虽然‘中国城’的风水极差,而且不是任何一个天地灵气汇聚的点儿,可是易尘的心法不同,他是直接吸收星辰的力量,哪里需要讲究这些。虽然一个风水、灵气都上佳的地方对自己好处是多些,但是这样的地方,如果易尘以现的实力要去占据的话,恐怕会被人打成一脑袋包的回来。

  杰斯特穷极无聊的聚会的房间内吸起了大麻,契科夫则疯狂的攻击一个欧洲的‘暗黑破坏神’的服务器,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权限,给自己修改了十几个极品的id出来。至于凯恩,不用说的,正玩弄手中的★★。

  易尘『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对杰斯特说:“妈的,杰斯特,你应该考虑抽海洛因,别以为大麻对于你们超能者的身体没什么破坏力就『乱』来。契科夫,你小子不会自己正经的玩个账号出来么?凯恩,嗯,你清点一下人手,这个月的薪水给大家分发下去。”

  杰斯特和契科夫沉浸自己的世界内,没有理会易尘,只有凯恩沉稳的点点头,抓起★★走了出去。

  易尘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微笑着对菲丽说:“菲丽,我的宝贝儿,来,帮我一个忙。”易尘此刻的笑容,很有点奴隶主看到了一个不要钱的苦力那样的兴高采烈以及不怀好意。

  菲丽乖乖的接过了易尘递给她的缺损的砚台,一头雾水的问他:“老板,这是……”

  易尘笑嘻嘻的说:“来,用你的寒气稍微的改造一下这块砚台,对了,它的核心处,制造一个大概六到七厘米的寒玉碟子出来,厚嘛,大概一厘米就够了。”

  菲丽身上渐渐的冒起了一点点的蓝『色』精芒,一股浓烈的寒意笼罩了整个房间,契科夫猛地哆嗦了几下,惨叫一声:“不要……”飞快的抓起自己的手提电脑,冲进了暗门。一圈圈的晶莹的冰晶环绕住了菲丽,菲丽的银『色』长发一丝丝的飘动起来,一点点的冰晶四散飞溅。

  易尘旁边夸奖她说:“菲丽,你现真是美丽极了,简直就是北欧传说中的冰雪女神啊,乖,努力点。”

  菲丽微笑着点点头,加大了自己力量的输出,她手心处那可怜的白玉砚台猛的出现了无数的裂缝,随后一点点的粉末飘洒了下来,手心里后留下的是一个完全附和易尘要求的,外表散发着刺目的寒光的圆形小碟子。‘喀嚓’几声,屋子中间的那些酒瓶子、水杯子全部被冰给冻裂炸裂了开来。

  ‘阿嚏’……正沉『迷』大麻中的杰斯特猛的清醒,浑身哆嗦着冲出了房门,嘴里念叨着:“妈的,老板,你又发疯了,菲丽,你,你,你这是偷袭,我没有任何准备的,好冷,好冷……”

  易尘满意的接过了这个小小的碟子,亲了一口菲丽说:“乖乖,你晚上自己回房间去,我今天晚上看看能不能弄成点什么东西出来。”

  易尘直接到了自己练功的密室,关上了那三道厚厚的钢门,发动了自己布置的警戒法阵,盘膝坐了房间中心,开始盘算起来。右手突成剑指,一道恍若实质的剑影出现了,一丝丝星光流转中,易尘对着那片小碟子飞快的切削着,很快的把它削成了一个类似玉佩一样的东西,中心是一个一厘米直径的圆孔,总体的直径是五厘米,厚不过五毫米,边缘打磨得圆润无比。易尘摩挲了一下,开始让自己的身体熟悉这玉佩的每一丝每一毫,把它轻轻的手心里抚弄着。

  彷佛一块绝世的珍宝一般,易尘仔细的探察着这片玉佩。没有了那种天生可以★★心魔的天然寒玉,易尘只好叫菲丽现场制造了一块,虽然没有什么灵气,但是里面那极度的寒气却又比普通的寒玉要冷上三分。

  易尘微微苦笑:“英国还真的不适合修炼做神仙,想找一点点好的材料都没有。”

  易尘把玉佩放自己面前三尺处,开始运转自己体内的星力。慢慢的,也不知道运转了多少个循环,还是老样子,星核无法凝练出来。不过,渐渐的,一丝丝的星力开始从囟门涌入易尘的体力,易尘知道,太阳落山了,失去了太阳真火的干扰,诸星辰的星力开始统治这个世界。

  一丝丝的星力不断的被吸入,吸入,吸入,渐渐的,易尘体内已经无法容纳如此强大的力量了,易尘双手成莲花状,十指微微的吐出了一丝气劲,那些星力顺着这十条通道,涌入了易尘面前三尺处的那片玉佩。

  玉佩渐渐的冒出了白光,一丝丝银『色』的光点出现了它的四周,这是它本身的材质太次,无法容纳过多的星力精华而造成的。可是,就像中国古老的谚语说的:“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这片玉佩经过了无数了星力洗伐后,开始积蓄了一定的力量,渐渐的飘浮了起来。

  易尘嘴里默默的念颂师门的‘伏魔心咒’,十指飞快的跳动,一道道刺目的银亮的光华空中组成了一个个繁奥的符咒,飞快的印向了那片玉佩。星光闪烁,玉佩的本体上出现了无数的符咒花纹,闪烁着『迷』人的银光。

  易尘开始玉佩的内部构造自己现所能达到的二十八宿的循环体系,以朱雀的灵动压制白虎的煞气,以玄武的阴寒压制朱雀的过于活泼,以青龙的王者之风牵动了玄武的呆板,以白虎的凶煞之气挑起了青龙的激昂矫健……四方四象,易尘的维持下,达成了一个动态的平衡,四象星力成形,小小的龙、虎、龟、雀的花纹自然而然的出现了玉佩的四方。这是受到四象先天的灵气滋润后,它们的本体玉佩上产生的映象。

  易尘心念飞动,两大凶星计都和罗喉的星之力被易尘小心翼翼的牵引了进来,一丝丝杀气从易尘身上涌出,易尘小心的控制自己的心境彷佛小溪流水一般活跃清净,把这两大凶星的星力牵引到了玉佩中心的环孔处。两大凶星的星力和四象星力马上飞击冲撞起来,易尘趁他们打得热闹的时候,把太阴星(月亮)那庞然的星力引入,恰恰配合了菲丽留玉佩上的寒气,一举★★了两大凶星,把这充满了杀伐气息的星力和四象的星力打成了一片,水『乳』交融,不分彼此。

  心里微微的松了一口气,易尘推动了玉佩内的力量,开始按照自己体内凝练星核的方式,争取玉佩内形成一个微小的核心,这样这片普通的玉佩就可以平日自己吸纳一点点星力,成为一个具有一定的灵『性』,可以自己缓慢的变强。

  玉佩内这个已经恍然成形的小宇宙,四象的力量卷起了无数缕银丝,缓缓的朝着中心的太阴星力缠绕了上去,菲丽留玉佩上面的寒气也渐渐的一点点的被这个漩涡卷入,一颗肉眼可见的细微的亮点出现了玉佩环孔的中心处。

  易尘体内那一丝微妙的气息突然一动,似乎发现了玉佩内就要成形的星核,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它突然顺着易尘双手的经脉涌向了玉佩,拦中半腰的把自己的力量参杂进了那完美的漩涡中,即将凝练成功的星核马上烟消云散了。

  当时迟,那时快,易尘心念猛的惊动,趁着这丝异种真元出击玉佩时,他自身体内的四象星力猛的向丹田处凝结,银芒闪烁,虚空中强大的星力被易尘吸纳而来,元神内视,一颗鸡蛋大小,通体银亮,无数微型的星辰围绕其旋转不休的星核已然成形,随后,强大的真元力易尘体内四散奔流,一举冲散了那丝异种真元。

  易尘的身影模糊起来,身形站起,飞快的空中踏起了七星步,他围绕着那片玉佩急转,一道道彷佛激光一般的星力从十指『射』出,打得这枚玉佩光雨纷飞,‘叮叮叮叮’的脆响连隔着二十多米地层的菲丽他们都听到了。

  易尘浑身汗水四『射』,一丝丝强大的气劲从浑身『毛』孔喷『射』了出去,同时,一缕缕彷佛烟雾一般夹杂了无数的光点的星力从囟门狂涌而入,四象二十八宿疯狂的转动。易尘浑身舒畅无比,一股浊气从小腹下直涌而上,易尘猛的仰头向天,一声怒吼。一道无声的震波笔直的穿透了土层,穿透了上万米的大气,高空中彷佛一道雷霆般炸响,四散的气流卷开了大片的云层,一点点星光直『射』了下来。

  很多伦敦人突然看到了天空中的星星,他们惊诧的说:“咦,明天会是一个好天气呢。”

  密室内疯狂急转的易尘猛的停下,他浑身的衣服已经被自己『毛』孔内『射』出的气劲打成了粉碎,身体外表没有什么变化,就是双目中两道精光直『射』出了五米多远。那片被易尘蹂躏了半天的玉佩已经凭空减小了三分之一的体积,只有一个彷佛银元般大小的玉佩留下,通体雪白,一丝丝若有若无的寒气流转,它如同易尘一般,瞬息间脱胎换骨了。

  易尘得意的笑了起来。星核已经凝练成功,元神内视,体内也似乎彻底的消除了所有长老们留下的★★,自己的力量终于就要接近恢复了。

  至于这片玉佩,虽然此刻易尘看来变得太次了一些,可是,如果仅仅用来赏玩,还是一件不错的玉器的。尤其,它也蕴涵了不弱的力量,拿来施为,还是可以减少自己的消耗的。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