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猎人


  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樱,克菲斯追出去的时候,樱一溜黑光也跟着追了上去。克菲斯依靠自己的翅膀飞行速度不够,无法追上飞龙的遁光,而樱御剑飞行的速度却不比遁光慢上多少。樱遥遥的看到了一点霞光朝着东方飞『射』,自知自己的遁法还不足以追上,于是扬手劈出了一道剑气。

  飞龙的元神早就委靡不堪,仅仅凭借着几件法宝的功效护住了灵台一丝清明,那道漆黑的剑芒激『射』而至的时候,几件法宝光华大盛,震碎了樱的剑光,却同时也让飞龙的元神受到了极大的震『荡』,三魂六魄中有一魂一魄灰飞烟灭,剩下的也都元气大伤,彷佛风中烛光一般随时可能熄灭了。而樱的剑芒中蕴涵的那些邪气,也偷偷的侵入了震『荡』中的护身霞光,侵入了飞龙的元神之中,刺激得飞龙心头邪念大盛,差点走火入魔。

  樱飘浮法国上空,无奈的说:“唉,还是没能给易帮上忙呢,这么一个都快死的小子都不能拦截下来,实是没用啊。”他气恼的挥出‘杀月’对着下面横劈了十几剑,细细的剑光劈下,他自己御剑朝着伦敦那边去了。‘轰隆隆’的一阵巨响传来,樱惊诧的回头看了一眼,捂住了嘴巴惊叫了一声:“这个……我不是故意的。”却是他的剑光把下面的一个炼油厂给劈成了火海一般。

  易尘此刻充分表现了一个身为大英帝国的绅士,灾难到来的时候所应该做的一切,他派出的大批看护场子的打手去废墟中维持秩序,配合★★★员以及警察抢救里面的伤员。同时,菲尔联系了大量的楼房,可以暂时的安置这些受灾的人。而那些小报记者也是闻风蜂拥而至,对几个打手头目进行了采访。

  这些打手头目一个个衣冠笔挺,举止优雅,用词谨慎严谨,只是说:“我们老板身为大英帝国的一个公民,自然有责任灾难到来之时对这些不幸的人加以援手,难道不是么?先生们,请稍微让一下,这位先生伤得很重。”说完,他们不顾自己昂贵的外套被血渍污染,扶着一个满身是血的男子走开了。

  想来天明的时候,这些小报记者要开始大肆吹捧易尘的德行了吧?易尘的确是个好人,不过是说他几句好话而已,这些小报记者都有十万美金入帐呢,他们能不高兴么?

  易尘此刻则正‘中国城’内救治克菲斯,‘普天甘霖咒’小范围发动,整个房间内充满了从太阴星的星力中凝聚成的『露』珠,一颗颗银『色』的『露』珠缓缓的渗入了克菲斯的身体。克菲斯气得嘴皮上下胡『乱』的哆嗦:“该死的家伙,我看他们并不是很强,谁知道他们突然用出了那九条古怪的兵器,该死的,如果我做了防范的话,他们怎么可能伤害得了我?”

  星『露』的滋润下,克菲斯身上发黑的皮肤渐渐的脱落,『露』出了下面没有半丝皱纹的,洁白、光华、柔嫩的的肌肤。古隆斯长长的爪子一手抓住了易尘:“撒旦大人上,天啊,您做了什么?克菲斯这个家伙怎么突然变年轻了?”

  易尘微笑着鞠躬说:“哦,一点点来自东方的小把戏而已,威力不大,但是对于美容是很有好处的。”

  克菲斯自己已经挥手招出了一面魔镜,看着镜中自己英俊的年轻的面容乐得嘎嘎直叫,兴奋得说:“吱吱,这次回去,菲洛亲王可再也不能嘲笑我们了,嘎嘎,我看起来比他还年轻呢。”

  就连德库拉都『露』出了非常有兴趣的神『色』,一个个老鬼目光炯炯的盯着易尘,微笑着说:“易,告诉我们这个方法吧?嗯?来,我们是朋友,不是么?您难道要我们用血族的密法交换么?您要什么法术,您说啊?说啊?我们一定会交换的……要知道,如果要靠吸食人血保持我们的年轻容貌,可是一件非常吃力的事情呢。”

  易尘心里暗暗叫苦:“天啊,这到底怎么回事?”他琢磨了半天,才狠狠的把几个亲王的独门魔法给敲诈了出来,随后把一个不完全版本的‘甘霖咒’的咒语交了出去。‘甘霖咒’‘天星宗’中属于基本的辅助『性』法术,无法通过他凝聚星力修练的,所以易尘倒也不担心可能会造就多的怪物出来。当然,如果是大范围的带着攻击属『性』的‘普天甘霖咒’的话,易尘是没有胆子教给他们的,这需要体内星力的配合啊。

  且说易尘这边伤脑筋,而那边d和k的脑袋也大了好几圈了。

  休泽坐d的办公室,阴声怪气的说:“d,您近风头很劲嘛,难道i5都没有其他的事务可以调查么?非要去『骚』扰易尘这样纯良守法的公民?你知道有多少投诉信直接送到了国防部么?嗯?足足三千多封,都是易的客人投诉你们执法粗暴,打伤了他们不少朋友,现还有很多人医院里面,你明白么?。”

  休泽现是精神得很,刚刚易尘的陪同下享受了一次绝世美女的服务,浑身那个舒坦啊,正好易尘赶回去处理事情,他就跑来蹂躏d和k了,谁叫他现是国防★★以及安全部门的头子呢?

  d低声的说:“先生,您听我们解释,我们有足够的证据怀疑……”

  休泽狠狠的一拳打了办公桌上,吼叫着说:“你们怀疑,是的,怀疑,你们仅仅是有证据怀疑,而并不是有证据证明易尘有罪,你们就敢勾结其他的执法部门,恶意的『骚』扰百姓,你们这是滥用权力,明白么?我要向首相大人建议,我要惩罚你们。”

  d和k的脸『色』都变了,噤若寒蝉的再也不敢说话。

  休泽挥挥手说:“当然,我能理解诸位为了大英帝国的安全,可能会使用一些非法的手段,但是易尘是个对我们国家没有任何威胁的人,你们不许再去『骚』扰他,把你们的特工都调回来,简直开玩笑……哼,法国人的事情,法国人自己去办,你们不许再用任何理由接近易尘以及他的下属,明白么?”

  d连忙点头,他可不想就此断送自己的前程。而k这个老头子则是嘀咕了几句,但是休泽的暴力威胁下,他也无奈的做了保证。

  休泽微笑起来,恰好这时候办公室的大门打开了,奥夫带着两个保镖走了进来,对着休泽微笑到:“哦,休泽先生,您找我?怎么来这里呢?”他淳朴的脸庞对着d和k『露』出了开朗的笑容。

  休泽呵呵笑起来:“哦,我征求了一下休纳先生的意思,准备让您兼任d的第一助手。d,你不会反对的,不是么?奥夫是休纳先生欣赏的年青人,前途无量,你会同意的,是不是?”

  d看了奥夫半天,缓缓的点点头说:“当然,能够有休纳先生赏识的人来协助我工作,我求之不得。”他心里明镜似的,自己的官途,已经要结束了。k用同情的眼神看着d,心里暗自庆幸,自己马上就要退休了,唉……

  休泽满意的笑起来:“好了,奥夫,您和d见见面,日后你可要‘好好’的协助他的工作,嗯?i5是个庞大的组织,想弄明白里面的行政结构以及运转模式是非常困难的,我看d是工作得太辛苦了,所以他忽略了很多事情,您要时刻的提醒他,明白么?”

  奥夫『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轻轻的点头。休泽点点头走了出去,几个保镖马上跟上。休泽心里嘀咕着:“易请我们去那里玩女人,的确都是上等货『色』,可是他居然连那些女人的手都不碰一下。唔,奇怪的东方人,他们还讲究传统道德观念吧?啊哈哈哈,我能理解的……该死的d,你当你向那个反对休纳老板的人靠拢,你当我不知道么?哼,刚好趁机把你弄下来,情享受后的晚餐吧。”

  休泽低声吩咐自己的一个助手:“告诉,要她的人盯紧d,就说他有可能背叛大英帝国,需要她的人详细的监视i5的人员动向,明白么?”他的助手缓缓的点头,示意明白了。

  十天后,一切尘埃落定,易尘轻而易举的赚取了大量的好名声,当他宣布他要代表菲利浦家族出资资助『★★』重修受灾街区的时候,他的声望达到了顶峰,某些有名的传媒也纷纷跑到了伦敦,准备对这个神秘的,菲利浦家族欧洲总部公司的总裁进行专访。

  谁能知道,这个如今的大慈善家、前途无量的企业家,正密室内和一群非人类商议大屠杀的事情呢?

  易尘咯咯笑着说:“还要委屈四位亲王以及菲利浦先生了,我们不是叫那个小子说有六个伯爵会出现招魔现场么?嘿嘿,还麻烦五位换上伯爵的服饰,玩弄人么,自然要彻底才好玩呢。”

  脸上挂着一片片炸裂的皮肤,『露』出了下面白嫩的鲜肌肤的古隆斯吱吱的笑着,轻轻的咬着自己的长指甲说:“当然,当然……咯咯,冒充伯爵?唔,我会好好的玩弄他们的……克菲斯,我们应该叫嚷几声救命,然后再慢慢的玩死他们呢。”

  一群吸血鬼哄笑起来,几个年轻一点的大公爵疯狂的锤打着墙壁,差点就笑憋过气去。他们看来,和人类的猎魔人玩耍,是有趣的事情了,何况现的猎魔人已经失去了教廷的照护,已经没有了令吸血鬼害怕的力量,蹂躏他们,会是多么有趣的一件事情呀。

  一天后,月圆之夜,也就是德库拉他们预订了要把整个猎魔人工会一网打的日子,四个亲王以及德库拉这个大公爵换上了血族伯爵经典的大披风,神情古怪的相互打量着,良久才带着一批穿着紧身西服的,化妆成了例如子爵或者被初拥后的后裔等等低等血族的,一大票的大公爵、侯爵等飞向了他们布置的陷阱。

  易尘带着樱、杰斯特、契科夫等人,以及蜜★★、蒂尼斯早就附近租下了一个大套间,房间内架设了一个巨大的等离子电视墙,通过三十多个遥控的摄像机准备看好戏来着。蜜★★轻轻的摩挲着怀里的三只血红『色』的蝎子,叽叽咕咕的说:“唔,为什么不要我去?哼,我现也快接近侯爵的功力了。”

  杰斯特打击她到:“是么?可是你的格斗经验,大概相当于一个血族刚刚初拥过的后裔吧?你的综合战斗力,恩,应该和……菲尔,你的手下那几个武功高手,看起来打得赢蜜★★,哦?”

  蜜★★彷佛一只猫一样张牙舞爪的冲了过去,对着杰斯特的脸就抓,两个人吵嚷着缠了一起,杰斯特不敢出重手,于是‘嗤嗤’两声,他那道巨大的剑痕边上,又多了十条深深的爪痕。蜜★★得意的『舔』拭着爪子上的血,看着一脸狼狈的杰斯特,唧咕着说:“唔,杰斯特的血很甜呢,以后小心我半夜跑去吸你的血哦……”

  契科夫听得背心一阵发麻,连忙朝着斯凯身后躲了躲,嘴里嘀咕着:“我血『液』里面大麻成分很多,不要找我……我的血是苦的。”

  蜜★★回头,阴狠的说:“我才不会吸你的血,我不想食物中毒而死呢。”契科夫脸愣了一下,翻起了白眼。

  易尘轻轻的笑了几声,古怪的看了一下脸上鲜血直冒的杰斯特,笑嘻嘻的说:“好了,大家注意看热闹哦,他们的先头兵已经来了。”易尘笑着:“还好我们选择的地方不错,这个地区到了晚上常住的人不到万人,他们打翻了天都不会有目击者呢。”

  两个大公爵把被古隆斯『逼』迫着把头发染成了五颜六『色』的,下手的人正是斯凯等几个不良的吸血鬼。自尊心深受打击的两个大公爵满脸杀气的看着铁门外深邃昏暗的马路,一心只想干掉整个伦敦的人类。可是他们扮演的角『色』是两个刚刚接受初拥的后裔,根本就没有什么力量的。古隆斯摇晃着手指告诫他们:“你们要逃命,知道么?逃得象一点,这样才能让他们的大部队放心的进入我们的圈套,明白么?如果你们敢破坏我的兴致,哼……”

  所以当三个手持连弩的猎魔人从伦敦塔桥那边缓缓接近,靴子的铁掌发出‘叮叮’的清脆的声音的时候,两个大公爵选择了走出铁门,满脸阴森的吼叫起来:“你们是干什么的?滚出去,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这里是私人地盘,你们赶快离开。”

  居中的猎魔人毫不客气的举起连弩,一箭『射』中的一个大公爵的手臂,马上,一股青烟冒了出来,两个大公爵疯狂的惨叫着朝着铁门内冲了进去。手上中了一箭的那个大公爵那个气愤啊,自己还要散去手臂上所有的防御力量,这才让这支弩箭伤害到了自己。还要用力的夹紧肌肉,这支纯银的弩箭才不会掉下去,毕竟只不过刺进了五毫米左右,他的**也太强悍了些。

  三个猎魔人兴奋的互相看了看,一个家伙拔出自己的短刀就要冲进去,但是居中的那个连忙摇摇头,低声说:“忘记会长说过的么?等待他们过来,哼,门口居然只放了两个垃圾后裔,难道是看不起我们么?”

  另外一个阴险的说:“难说哦,可能他们高级的吸血鬼都凝聚魔力吧,要不然他们怎么举行仪式呢?天啊,快躲开……”

  超过一百个大公爵以及侯爵满脸阴沉的穿着低等血族贵族都不屑于穿戴的服饰,手里举着各式的砍刀、钢管、★★、自动★★等等的冲了出来,十几个扛着自动武器的大公爵对着三个猎魔人就是一阵开火,‘砰砰砰砰’的枪声吓得三个猎魔人叫了一声:“圣母玛利亚……”兔子一般的狼狈而逃。

  一百来个顶级的血族高手拖泥带水的追了上去,嘴里有气无力的吼叫着:“杀了他们……该死的,居然敢来找我们的麻烦。”三个猎魔人逃跑的速度那个叫做一个快啊,百多个血族高手又不能暴『露』自己的实力,眼看是追不上了,气恼的把什么砍刀钢管的全部砸了出去,漫天凶器飞舞,砸得三个猎魔人抱头鼠窜,那个情景煞是热闹。

  契科夫看热闹的房间内拍着大腿的和斯凯他们笑成了一团,法尔疯狂的扯着喉咙,终于让一口憋气给吐了起来,结结巴巴的说:“天啊,天啊,看看那两个大公爵,他们的头发真有个『性』啊。”

  易尘也不禁莞尔,看到一群吸血鬼家族中权高位重的高手小流氓一般的拎着刀片追着人砍,这个实太过瘾了。

  沉重的步伐声传来,猎魔人的大队人马几个街区外集合完毕,从六条马路同时冲杀了过来。足足三千多人啊,一个个闷不做声的直冲正举行所谓的‘招魔’仪式的院子。那些体格强壮而又有着比较独特的力量的家伙,则是挥拳砸了围墙上,‘淅沥哗啦’一阵『乱』响,院子的围墙全部塌方了。

  百多个血族高手发出了兴奋的呼喊声,用本族的语言叫嚷着退回了院子,守了主建筑的入口处。四周密密麻麻的围满了手持凶器的猎魔人,不少家伙干脆端着大口径霰弹枪等等现代武器,一个个不怀好意的看着眼前的百多个实力‘薄弱’,‘可怜’的吸血鬼。

  三个刚才狼狈而逃的猎魔人神气了起来,对他们的会长指点着说:“查理老大,看啊,就是这里,哈哈,都是些低级的血族嘛,没有什么能量反应的。”

  独眼龙查理晃动着身体走到了一堆血族身前,得意洋洋的说:“你们这些人类世界的叛徒,你们这些跟随下贱的吸血鬼的败类,你们觉悟吧,我们今天为了人类社会的安定,为了整个人类的幸福,我们要干掉你们这些混蛋。”

  查理左手抓着一柄大威力★★,右手拔出了一柄大银刀,吼叫着扑了上去,对着一个大公爵迎头就是一刀。

  大公爵整个人都愣了:“怎么办?怎么办?到底怎么办啊?……呜呜,他这一刀是砍不伤我的,可是亲王大人说了,如果我们不能把他们引进建筑内,就要惩罚我们……上帝啊,你亲自来打我一道圣光吧,这个人类实没有办法伤害我啊。”

  刀风临头,这个大公爵心一横,脑袋拼命的往上面一送,自己的爪子狠狠的脸上抓了一下,一道深深的血痕出现了,他惨嚎一声:“这些人太厉害了,我们赶快进去,呜呜呜呜呜……该死的。”

  其他的血族同情的看着他,周围的猎魔人没能看清楚他的动作,可是这些血族都看到了呀,这个叫做自残呢。很多大公爵心里对他钦佩不已:“好难得啊,为了完成古隆斯亲王的任务,居然自己伤害自己。”他们是转身就跑,很有几个人的鞋子被自己踩掉了,然后自己左脚绊右脚的摔倒了地上。他们很久都没这么狼狈的跑路了,一时间都忘记跑路是什么动作了。他们习惯是天空飞行呢。

  查理哈哈大笑起来,再次挥出了一刀,他心里那个得意啊,自己居然一个人吓走了百多个吸血鬼的后裔,看来自己不愧是猎魔人工会的首领啊,也只有自己才能担任这个职位啊。他的一刀发出了‘嗤嗤’的细微破空声,一道刀风划破了那个满脸是血的大公爵的衣物,然后割裂了他的皮肤。

  大公爵感觉到了背后传来的刺痛,有点惊讶的回头看了一眼,冷笑着哼了一声,速度突然加快,冲进了主建筑,一栋十几层高,占地广阔的大楼。

  查理气恼的叫嚷了一声:“兄弟们,冲进去,干掉这些污秽的生物,阻止他们的仪式,明白么?阻止他们,高手和我一起,对付里面的吸血鬼伯爵,其他的人去对付那些低级血族以及他们的后裔,快去,光整个大楼,一定要找到所有的人,干掉他们。”

  彷佛一道黑『色』的『潮』水一般,三千多猎魔人争先恐后的冲进了大楼,随后沿着两道楼梯‘噔噔噔’的朝楼上冲去,还有些则是挤上了电梯,也不顾报警器发出的蜂鸣声,关闭了电梯门朝着上面升去。

  上百条黑影从大堂的天花板上飞『射』而下,使用着相当于血族低的爵位男爵,其中又是下层的男爵的实力,带着呼啸的风声扑了下来,马上,猎魔人中的好手迎了上去,‘砰隆隆’一阵大响,那些黑影被震的反弹了回去,而那些猎魔人的好手也踉踉跄跄的地上歪趔了好几步。

  黑影们再次扑下的时候,无数的子弹、弩箭密密麻麻的朝着他们『射』了过来,黑影们疯狂的吼叫着,那个气啊……本来这些东西根本就伤害不了他们的一根寒『毛』,可是现必须表现得受伤一般,他们也难啊,他们是高贵的血族贵族,并不是专业演员呢。而猎魔人则欢呼起来,他们看来,这些血族都是痛得惨嚎吧?

  幸好这些家伙还是有准备得,每个人身上都有几个血袋,感觉到身上中枪了,马上就撕破一个袋子让血‘哗啦啦’的滴了下去,于是下面的猎魔人全部都洒了一头一脸的血渍,而猎魔人则高兴的,继续疯狂的把子弹和连弩『射』了上去,只是他们非常不解,怎么就没有尸体落下来呢?

  终于,他们换弹夹的时候,克菲斯出场了,他得意的摩挲了一阵自己脸上光滑的皮肤,发黑的眼圈里面透出一阵红光,对着一群猎魔人怪声怪气的叫嚷起来:“先生们,你们干什么?难道你们想打搅我们伟大的先祖的安宁么?”克菲斯心里一阵嘀咕:“奇怪了,我的先祖是谁呢?唔唔……很是一个问题啊,我父亲,现都不知道跑哪里长眠去了吧?时间,实是没有价值的东西啊……我的祖父……我有祖父么?奇怪了。”

  克菲斯悬浮空中发楞呢……

  查理惊叫一声:“血族的伯爵……兄弟们,实力不够的赶快退出去,让我们来好好的教训他,兄弟们加把力气,还有五个伯爵不知道哪里,我们先合力干掉这个家伙再说。削弱他们力量,削弱一点是一点。”

  五十多个猎魔人跳了起来,手中的兵器浪涛一般朝着克菲斯砸了过去,这些人都有一些特别的力量,刀剑上也带着淡淡的光华,的确有依靠人海战术干掉低级的吸血鬼伯爵啊。

  可是克菲斯正考虑自己家族的起源问题呢,这个密党的典籍中都没有记载的东西,他手一弹,一个响指发出,五十多个猎魔人好手顿时下冰雹一般的被砸了下去,摔得他们那个惨啊,差点就爬不起来了。

  大楼沉重的铁门缓缓的关闭,因为猎魔人已经全部冲进了大楼,所以古隆斯迫不及待的准备关门打狗了。

  查理阴沉着脸回头看了看,很是不解的看着四个身穿大披风的,脸上皮肤破破烂烂的血族伯爵,他询问到:“啊,只有五个?”

  德库拉微笑着鞠躬说:“哦,亲爱的食物先生,晚上好,没错,就我们五个,嗯,我们提供了虚假的情报。只有五个伯爵……您不要继续问问题了,我马上就回答您。我们故意放出了风声我们准备复活梵蒂,可是,梵蒂的尸骨都找不到了,怎么复活他呢?我们的目的,就是让你们这些教廷的★★,猎魔人,全军覆灭啊。”

  查理疯狂的笑起来:“天啊,天啊,就五个伯爵,就敢说要让我们全部完蛋么?”

  德库拉轻飘飘的说:“是的,五个伯爵,唔,不要小看我们纯正的血族贵族的力量哦……你们以前杀死的,不过是那些小家族的,从低级血族慢慢提升到伯爵地位的血族贵族,和我们可是大大的不同啊。”

  查理左手的★★对准的德库拉,狞笑着说:“是么?那么让我们见识见识吧。”他一枪击出,可是子弹刚刚离开枪口就停滞了空中处宣泄的火ya气体压力让整个枪膛炸裂了开来,差点就废掉了查理的左手。

  查理连忙丢开★★,心里隐隐然感觉到了一丝阴影,他小心翼翼的说:“你们要消灭我们?就以你们五个伯爵,一百多个下级后裔的实力?”

  古隆斯阴声阴气的说:“不,我们不消灭你们,你们当中的一部分,会被我们挑选出来成为我们的后裔。看啊,你们这些以追杀我们血族为终身任务的伟大战士,却会变成我们伟大血族的后裔,是多么讽刺的事情啊?当然,我们会挑选你们的精英分子成为我们的后裔的,因为我们血族不要垃圾。”

  查理长长的喘了一口气,颤声说:“似乎你们玩弄阴谋,可是,至少从现看来,我们的力量比你们强大,你们能把我们怎么样?兄弟们,杀出去,干掉他们五个,我们冲出去。”

  猎魔人们刀枪并举,冲向了古隆斯他们,古隆斯嘎嘎尖叫着:“哦,上帝啊,你这个老混蛋,救命啊……”他轻飘飘的冲进了那些猎魔人中,软绵绵的拳头慢吞吞的打了出去,他自己看来没有用力,可是这些猎魔人只觉古隆斯的拳头重如泰山,往往满口大牙就被打了下来。

  而楼上,那些可怜的大公爵、侯爵什么的根本就没地方躲藏了,一个个被十几倍于他们的猎魔人狞笑着围住,然后无数的刀枪就打了下来。这些可怜鬼啊,一个个又不敢反击呢,毕竟古隆斯他们还没有下令,于是,他们只好牙齿咬得‘咯嘣’『乱』响,爪子疯狂得抓着地面的抱头龟缩了地板上。

  ‘扑腾,扑腾’,钝器和骨肉接触的声音大作,这些不可一世的大公爵、侯爵们一个个死狗一般的躺地上被无数的人群殴。而那些不知道死活的猎魔人还兴奋的大声吼叫着:“小心点,不要打破了他们的脑袋,我们还要留着他们的头颅去领赏呢。”

  易尘他们拍着巴掌笑,嘲笑那些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大公爵以及侯爵们,他们根本不敢暴『露』自己身体内的能量气息,就只能用**去抵抗毒打,而那些猎魔人一个个都是皮粗肉厚的大老爷们,这一顿折腾啊,眼看着几个大公爵鼻子都被打歪了,眼里是气得绿光直闪啊。

  蜜★★居然胸口上划了一个十字,嘀咕着说:“还好我没有去啊,否则蜜★★会好可怜的……杰斯特,你不要抽大麻了行不行?烟气全部往我这里来了,如果我以后也抽大麻了,一定是你带坏的。”

  杰斯特愣了一下,默默的拿下了大麻烟,放地板上踩掉了。契科夫嘀咕了一句:“可怜的杰斯特,人生大的乐趣没有了。”蒂尼斯似乎不意的看了契科夫一眼,契科夫浑身一个激灵,自己嘴里的大麻也掉地上去了。

  大楼的一楼大厅内,情况恰好相反,五个老鬼兴高采烈的把那些猎魔人的高手垒成了一个肉堆,然后用类似中国传统武术中隔山打牛的功夫震得那些猎魔人一个个浑身骨头酸麻,差点整个骨架子就从肌肉内冲了出来。

  古隆斯兴高采烈的一口咬了查理的脖子上,随手割破了腕脉给他嘴里滴下了一滴血『液』,边喝边嘀咕着:“太美妙了,哦,戏弄人的感觉,已经快两千年没有过了……唔唔,小子,你应该感到荣幸,虽然我们赐予你们的力量不强,但是能够被我们血族的亲王初拥,是你们的幸运啊。”

  查理他们绝望的吼叫起来:“亲王?天啊……”他们总算明白,为什么古隆斯他们的实力如此的古怪,根本就不是伯爵应该具有的。

  一群群的猎魔人兴高采烈的从楼梯上走了下来,手上拎着那些鼻青脸肿的血族高手,大叫着:“头儿,我们抓住了所有的吸血鬼,他们实没有用,都不敢反抗,哈哈,你们干掉了那些吸血鬼伯爵了么?需要我们帮忙么?”

  古隆斯他们面面相觑,天啊,自己玩得太高兴了,都忘记族人还上面遭受蹂躏了。德库拉干咳了一声,吱吱的叫起来:“嗯,嗯,大家随意吧,随意吧,晚餐时间到了。”

  那些大公爵们以及侯爵们缓缓的飘了起来,身上冒出了浓密到了极点的黑烟,他们汇聚一起的黑暗能量是如此的强大,以至于整栋大楼的墙壁以及天花板都朝外‘汩汩’的冒着黑雾……无数声绝望的嚎叫从大楼内传了出来,几个附近大楼的保安突然被一股刺骨的寒意惊醒,耸耸肩膀,堵住耳朵,继续入睡了。

  易尘深觉没味道的站起来:“唉,实力相差太大了,而且五个老鬼的演技太次了,怎么也应该玩个脖子什么的被砍断后,浴血奋战的镜头呀……太无聊了。哼,回家休息去吧,我么要考虑一下樱的事情了,教廷也快发动了吧?”

  契科夫无聊的说:“什么猎魔人啊,他们自己变成猎物了吧?”

  发狂的大公爵以及侯爵们,恢复了本相,背后长出了三米多长的巨大蝙蝠翅膀,然后拖拽着这些猎魔人的尸体冲出了大楼,把他们扔进了泰晤士河……

  没人发现,一个泰晤士河边检察水文资料的小职员,浑身哆嗦,裤裆里面还一股『骚』味传来的,用手中的数码摄像机拍下了所有的一切,包括两百多个被初拥后的后裔列队走出大楼,接受训话的镜头。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