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刀狂


  狂人也不客气,直接从刚才戈尔留沙发边的酒车内拎了七八瓶酒,给六个下属一人砸了一瓶过去,随后自己大牙一咬,把个软木瓶塞整个的拔出来,重重的吐飞了七八米外,‘咕噜噜’的灌了一气,不由得眼睛一亮,赞叹说:“好酒,好酒。”他似乎没有注意到易尘的问题。

  易尘笑起来:“请问,怒刀团的实力如何呢?我亲爱的狂人先生。如果您高兴,以后您可以每天都喝上这样的极品美酒,只要您能够让我满意。”

  狂人说了一句调皮话:“啊哈,先生,我不可能让您满意的,我不是同『性』恋,我对于男人没有兴趣。”

  易尘眼睛一寒,狂人手里的酒瓶就这么无缘无故的炸裂了。正准备讥笑易尘的几个怒刀团成员脸『色』一滞,止住了自己的笑容。易尘微笑起来:“狂人先生,怒刀团实力如何呢?您看,您不是我的对手,我还拥有一些古怪的力量,如果我愿意,我可以现就杀掉您,让铁人取代你的位置,所以,稍微和我合作一点,对您,对我,都有好处的。”

  法尔的手上突然升腾起了一团紫『色』的火焰,一团暖洋洋的热浪充斥了整个客厅,随后,温度突然升高,狂人他们整个就彷佛泡开水里面的小白鼠一样叫了起来,整个人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法尔手上的火焰伴随着一缕黑烟消失了,他阴笑着说:“哦,对不起,先生们,我忘记了你们是不能承受这样高的温度的。”

  易尘的手探出,一股冰冷的剑气发出,整个房间顿时一阵阴寒。

  狂人摊开手,老老实实的坐了沙发上:“好的,老板,您说吧,您要我们做什么?我们无力反抗,同样的,我们见识了你们的力量,我们是聪明人,我们听强大的人的话。”

  铁人旁边比划了一个小动作,给易尘示意说他们一贯如此。

  易尘笑起来:“您真聪明,那么,我也就不多说废话了,您的怒刀团的实力,到底怎么样?”

  狂人老老实实的说:“这个,我们团里核心的兄弟有两千多人,个个都是能砍能打的好手。”他一下子兴奋了起来,卷着衣袖说:“如果不是今天被他们围住了,我们怎么至于被追得这么惨?要说我们怒刀团,019区也是大名鼎鼎的了。”

  易尘默默点头,沉『吟』良久后问到:“那么,请非常老实的告诉我,你们的团员,包括你们的首领内,你们的一生中,能够赚取多少个信用点?对了,我还弄不清楚,诸位的寿命如何?”

  铁人他们的脸抽动了一下,狂人重抽出了一瓶酒,大口的灌了下去,怒骂到:“寿命?堕落之星,能够自然死亡就已经是很不错的事情了,那真是运气好到了极点。我们‘怒刀团’成立了两百多年,换了八十多个首领,全部都是被人干掉的……唔,怎么说呢,我们这种人,堕落之星的底层啊,委员会的人看不起我们,偶尔还要随便抓几个枪毙,而其他的人呢?怕我们,表面尊重我们,我们也很威风,可是实际上,委员会的档案里面,我们被划分为后一个层次的人。”

  铁人接口说:“我们么,唉,如果没病没灾的,大概能够活个一百二十年的样子。”

  易尘和杰斯特对望了一下,苦笑到:“一年大概是多少时间?”

  铁人愣了一下,解释说:“堕落之星公转一周的时间,平均三百天吧。”

  易尘了然,这里一天比地球长一点,但是一年可就短了不少,也就和地球一百年的样子。

  狂人‘咕咚咕咚’的把酒干掉,又『操』起一瓶,大声赞叹说:“果然是好酒,不愧是一百万个信用点一瓶的,嘿嘿,一百万个信用点,我们这些人的命也就这么点……兄弟们,我刚刚喝掉了一个人的命啊。”

  易尘幽幽的说:“唔,先不要说这些,你们一辈子,能够赚取多少钱?能够拥有多少女人?能够有多少房子多少车?当然了,铁人的那辆‘汽车’,不算,那是一堆垃圾。”

  铁人的脸红了一下,狂人皱眉说:“我们?哼,我们做首领的,这辈子大概能混个五百万个信用点,下面的人手么,能够混个吃喝不愁,起码有女人玩,有★★吸,有车用就是了。大头都是管理委员会的,像‘银蛇’、‘魔女’、‘星蟹’这样的大帮派,委员会的正副三个『★★』,据说他们一年的收入起码上千万亿信用点,这还是公开的收入。”

  易尘愣了一下:“上千万亿?”

  契科夫嘴里的烟卷都掉了下来,眼睛一下子就直了,呆呆的说:“天啊,那是多少美女啊?”

  狂人比划着说:“你看,周围上百个国家,然后是附近的上十万个国家、贸易联盟、海盗、黑帮,他们都这里有自己的利益关系,堕落之星是堕落星系的核心,是大三角星云的核心,什么★★、走私、★★、奴隶、雇佣军、间谍,甚至一些国家的联姻、联盟、谈判都这里举行,大笔的生意为了得到安全,都必须给委员会大笔的抽成,否则他不负责保安工作,哈,他们赚钱那才是真的印刷钞票呢。”

  易尘心里一阵恼怒:“该死的斯特,还有那个楚红叶,人家这里这么雄厚的财力,给我一万亿个信用点,算什么?我能招买多少人手啊?该死的……”

  易尘脑子里面转悠着念头,可是嘴里却问:“抽成?一切交易不是免税的么?”

  狂人耸耸肩膀,一瓶子酒又见了底,哼哼着说:“小生意免税,千亿以下的交易全部免税,做这些生意的人基本上都要来堕落之星奢侈一笔,靠这些人养活整个大三角星云的人呢,可是如果说养活整个委员会二十七个帮派,那就是要靠那些巨额的交易了……唔,我知道的近的一笔买卖,是克斯特帝国雇佣了十万雇佣军去灭掉一个星球上的土著,因为上面发现了巨型的晶矿和贵重金属矿产。”

  易尘皱起了眉头:“灭族?”

  狂人理所当然的点头说:“大家都知道是什么事情,为了给自己的帝国留下一个好名声,这种事情一般都是雇佣军去做。雇佣军团一般要占据那个星球千分之一的收益,这样可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啊。”

  易尘吐出了一口气,默默点头,这里的人和地球上的★★家没什么区别啊,就好像美国人一样,为了联合国有个稍微光彩点的名声,很多见不得人的事情,不都是退役军人组织的雇佣军去做么?其实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情。

  易尘看到一脸郁闷的狂人他们,觉得自己应该尝试一下了,他询问到:“那么,请问你们想不想赚大钱?”

  狂人猛的点头:“当然,只要给钱,让我们去杀‘银蛇’的老大都敢,只要代价够高。反正都是一个死,与其没有钱,没有享受过一天街头被小流氓砍死,不如好好的奢侈一个月后,去刺杀一个大人物,然后轰轰烈烈的死,这样自己的帮派也有面子啊,起码十年内帮派的地位会很高啊。”

  易尘再次的愣住了:“见鬼,你们的委员会不会把那个帮派铲除掉么?”

  狂人古怪的看着易尘:“为什么要铲除掉?敢于刺杀大佬们的帮派,起码也有点实力,说明你那个帮派有前途,有力量,一般都还有大帮派出面保护他们,然后给他们一定的发展资金呢……毕竟我们这些小帮派是他们的发展基础,如果发生了冲突,也许我们都会被征集去军队呢……他们绝对不会铲除我们的。”

  杰斯特他们已经闭不拢嘴巴了,这还真是一个稀奇古怪的星球啊,什么样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如果是地球上,按照易尘他们的作风,如果一个小帮派招惹了自己,肯定是整个的被干掉啊,哪里会象堕落之星这样呢?不过,人家也有理由不是?

  铁人看到易尘不解的神『色』,解释说:“当然了,没有人会去无缘无故的刺杀大帮派的老大的,因为很难得手,他们身边一般都有上千人的保镖团,而且都是顶尖的好手,据说还有特别的人物,也就是有超能力的人存,一般帮派整个出动都不见得能看到目标,就不要说几个人下手了。所以,没有巨大的个人回报,没人会这样傻的。”

  狂人说:“其实,那些大帮派也害怕有强大的敌人会对付自己,所以我们有个规矩,刺杀大佬失败,就会一五一十的交代是谁雇佣了自己,以求舒服的死去,当然,那些雇佣者是难得逃出大三角星云的。”

  铁人疑『惑』的看着易尘:“老天,老板,你不是想刺杀一个大佬吧?一亿个信用点,很多人抢着去的。”

  看到狂人、铁人以及身后的六个‘怒刀团’的成员一脸的兴奋,易尘不由得暗叹了一声,他低声说:“也就是说,你们的『性』命,只值这么一百瓶酒?嗯?”

  狂人嘎嘎大笑起来:“您是有钱人,当然不知道我们的苦处,一百瓶?嘿嘿,如果是大街上被人砍死,我们就值一瓶而已。妈的,何况我们还喝不到这种酒,如果不是后关头享受一下,我们,哼……”

  易尘用上了密宗的‘『惑』心**’,沉声喝到:“凭什么委员会的人能够平空拿这么多钱?你们比他们少一条腿么?还是你们比他们少一根男人的东西?嗯?”

  狂人的笑声嘎然而止,他闷闷的喝了一口酒,嘀咕着说:“那怎么能比呢?人家一个帮派其实就是一个小型王国,我们怎么能比呢?他们随便一个下属的兄弟都有好几千的人手,他们有重型的武器,我们呢?我们凭什么和人家比?”

  易尘慢慢的凑近狂人,低声蛊『惑』到:“但是,你们为什么不想想,你们有可能取代他们的位置呢?为什么不想想,委员会可能有第二十八个成员呢?为什么不想想,他们几百年前,几千年前,他们的创始人,和你们一样都是底层的街头混混么?帝王将相,宁有种乎?”

  狂人愣了一下,咬着牙齿说:“是啊,他们凭什么?他们衰老了,可以用克隆的器官换自己身体上失效的,他们有近乎一千年的寿命,他们凭什么?唔,他们开一次晚会,我们整个019区的人就要辛苦一年才能赚回来,他们玩的女人,都是有名的明星,我也想上那个纯情小妞……妈的,凭什么他们就能?”

  易尘彷佛来自九幽地狱的声音笼罩了整个房间:“所以,你们需要一个强大的★★★,你们需要组织起来,你们需要钱,你们需要多的人手,你们需要武器,你们需要证明你们是一股兴的强大力量……二十七个帮派,不可能同时强盛吧?”

  狂人呆呆的点头:“是啊,为什么没有人这么想呢?为什么我们不能组织一个强大的帮派?大三角星云,刚开始的时候不是只有三个帮派么?后来才冒出了其他的二十四家,可是,其他的老大不会这样想,他们没有那个胆子啊。”

  易尘阴笑着:“他们没有那个胆子?可是我们有啊,我们取代他们的老大位置,不就可以了么?看啊,我的手下一个人可以打几百人,干掉他们的老大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我们可以接收他们的小弟,我们只要十天的功夫,就可以得到整个019区的统治权,然后,我们暗地里向外发展……等我们足够强大的时候,我们就向委员会的一个弱小的帮派挑战……你说呢?”

  狂人喃喃自语:“钱,★★。”

  易尘满意的点头,微笑着说:“我有钱,我有★★,我可以拿到多的钱,拿到多的★★……当然,你们提供人力就可以了。”

  狂人『舔』『舔』嘴唇,疯狂的灌了几口酒,大吼着说:“凭什么我们不能玩高级的女人?老板,我们跟你们干,反正我们都是一条烂命,不值钱……妈的,不过,要我们老大答应才可以,他是我们当中厉害的。”

  易尘笑起来:“为什么不呢?我正要去拜访你们的老大呢,我们一起去,好么?看,这里是八百万,你们八个人刚好一人一百万,这是我的一点点小意思。不要说我不分大小的随便给,以后我们兄弟之间,一切都讲究平等,老大和小弟,都要拿一样的钱,可以么?”

  狂人他们眼珠子都差点瞪了出来,连忙接过了钞票,分发完毕后拼命点头说:“当然,当然,您说的对,我们要一视同仁,这样才有战斗力,我们老大也是这样说的。”

  杰斯特翻起了白眼,鼻涕虫一般的滑倒了沙发前的地毯上,他心里低声嘀咕:“妈的,老板又骗了一票打手啊。不过,恰利那帮混蛋不就是这么来的么?恰利,这群王八蛋现一定‘中国城’开party呢,唉,法比奥可能会给他们找几个意大利的美女?”

  易尘看到了契科夫他们的极度‘凶馋’的眼神,不由得吼到:“你们还想要么?想想你们晶卡上有多少了……契科夫、斯凯,你们上去叫菲尔他们,他们正和几个小姑娘快活,小心点,不要惊动了他们,就说我叫他们下来办正事了。”

  易尘低声说:“打铁要趁热,我们现就去拜访‘怒刀团’的首领。当然了,要显示一下实力,那么,就要去找几个倒霉的小帮派挑了他们才是,可是杀一个人要一百万啊,身上的钱要买★★,要买人命,还要买小弟,不够呢……”

  易尘站起来,吩咐到:“我去房间梳洗一下,不许惊动我,我过几分钟回来。杰斯特,你招待一下几个朋友,以后大家都是兄弟了,嗯?”

  杰斯特懒洋洋的挥挥手,湛蓝的眸子转悠了一下,轻轻的摩挲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笑嘻嘻的说:“狂人,你为什么叫做狂人呢?给我们几个讲讲吧。”

  狂人裂开嘴笑起来:“这个嘛,可就有一个故事了……”

  契科夫和斯凯轻手轻脚的,近乎飘行的到了凯恩的门口,随后,斯凯一拳轰开了凯恩的卧房大门,和契科夫冲了进去,随后,契科夫大声吼叫起来:“不公平啊,我的第一次是一个古老的女人身上丢掉的,凯恩,你凭什么有这么多美女?不过,你是第一次呢?大概是吧?”

  凯恩扭曲的脸蛋突然变得通红,他吼叫到:“给我赶走这些女人,该死的,她们……”凯恩差点就要羞得哭出来。

  斯凯已经抱着肚子趴地上疯狂的笑了,他吼叫到:“啊,可怜的凯恩,哦,可爱的凯恩,你居然……嘎嘎嘎嘎嘎嘎,十二个妞儿,哈哈哈哈哈哈……”

  契科夫冲上去,给几个妞儿每人屁股上拍了一巴掌,笑嘻嘻的看着凯恩问到:“怎么样?还能走路么?”

  一个金发妞笑嘻嘻的套上了衣服,用本地语言赞叹说:“您的这个朋友真是强悍,我们十二个……都非常满意,太好了,太满足了,可是,他居然还有能力呢,真是惊人啊。”

  契科夫比划着吹嘘说:“当然,你们要知道,我们的这个朋友可是,可是,可是那个什么,什么克斯特帝国的御用猛男呢……他们皇宫的妃子,都认识他。”契科夫毫不脸红的把刚从狂人嘴里听来的帝国名字给污辱了,牢牢的扣了一顶莫须有的绿帽子克斯特帝国的皇帝头上。

  几个妞儿吃惊的睁大了眼睛,恍然大悟的点点头,『露』出了原来如此的神『色』,随后,贪婪的眼睛再次狠狠的扫了一下凯恩依然赤『裸』的身体,笑嘻嘻的从契科夫手上接过了钞票,走了下去……马上,外面传来了狂人他们的口哨和嘘声。

  易尘则是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后,掏出了一块小小的雕刻了无数云烟山水的玉牌,弹指一道真元『射』了上去。玉牌冒出了一阵清淡的云烟,过了良久,懒洋洋的楚红叶的模样出现了云烟之中,她手里捻着一片红叶,笑嘻嘻的看着易尘问到:“小朋友,有什么事情么?人家正忙呢,你们魔龙殿的几个没大脑的家伙又来捣『乱』了,唉,你们的靠山回来了,我可不敢招惹他们,一人赏了几片叶子赶回去了……有什么事情?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易尘极度粗鲁的比划了一个中指,古怪的看着楚红叶说:“把这个手势帮我送给你们的老大……他太小气了,才给了我一万亿?我这里要买人,买枪,还要买一支太空舰队,还要买十几个殖民星,后还要创建一个帝国,自己弄个皇帝的王冠用,你起码要给我一千万亿,否则我马上去那个……主人那里告你们。没有充足的经费,你要我怎么开展活动?”

  楚红叶愣了一下,尖叫起来:“你敲诈么?”

  易尘毫不示弱的吼了回去:“我前面帮你们拼命办事呢,反正没有钱,我现就回去,我会向魔殿主人报告,就说……因为你们不提供充足的资金的关系,我的行动失败了,整个大三角星云已经被神殿控制了,我会建议他干脆摧毁整个星云的居留地……亲爱的楚红叶大姐,您看着办吧。”

  楚红叶突然笑了起来:“你可真会说话,其实呢,这个钱嘛,对我们修炼者来说,是没有什么用的,我不过是要教导你节俭的道理吧,所以说给你稍微少一点经费的,不过呢,既然你这样说了,我也不是一个小气的人,唔,我也不知道这些卡里面有多少钱,反正是那些玄阴使者回来后孝敬我们的,全部给你算了。”

  说完,楚红叶彷佛丢垃圾一般的抛了十几个晶卡出来,玉牌易尘的房间以及楚红叶所的魔殿之间直接布置了一个扭曲的空间结界,结果晶卡就彷佛楚红叶站易尘身前一样,直接掉了地毯上。

  易尘『露』出了『迷』人的笑容,轻轻一个飞吻说:“这个,大姐,多谢了,您比你那个死脸死气的邪王斯特好多了……嘿嘿。”易尘飞快的一指头点了玉牌上,关闭了阵法。

  站斯特议事大殿里的楚红叶面『色』一寒,收回了玉牌,随后问站身边的斯特、宫白云等人:“大家看呢?这个小朋友看样子是准备大干一场了,天啊,买一颗殖民星?我们似乎从来不花钱的……”

  玄阴殿的高层全部场,斯特阴沉着脸说:“本来,我准备干掉一个到两个大三角星云的重要人物就够了,给他稍微添点『乱』子,可是他居然敢辱骂我?哼,命令那些已经出发的杀手,给我留大三角星云,留堕落之星,能干掉多少人就干掉多少,我看整个管理委员会都瘫痪了,他还怎么买殖民星,他还怎么雇佣那些雇佣军人,哼。”

  楚红叶叹道:“不过,小朋友还是很聪明的,他居然要我们提供金钱自己收购军队,增加自己那里的砝码,也是一步好棋,可惜,我们可不能让他走得这么顺利……唔,大王的主意很不错呢,雇佣军队这样的事情,必须经过那个委员会,小朋友拿着钱也找不到人手呢。”

  斯特得意的笑了起来,呵呵了几声,一道白光后消失了……

  易尘抓着一堆晶卡走出了房间,刚好看到一脸通红的凯恩被契科夫他们抬了下来。菲尔笑嘻嘻的说:“老板,凯恩兄弟现可是领略了女人的好处了,真是威猛无比啊,他大杀四方,十二个姑娘都说他非常的……强壮。”

  易尘张大了嘴,飞快的走过去解开了凯恩身上的禁制,苦笑着问:“凯恩,十二个……你还好吧?身体没事吧?”

  凯恩抽出一瓶酒灌了下去,用酒精掩饰了自己的羞涩后,彷佛大姑娘一般低声说:“这个,老板,还好了,这个,嗯,味道其实不错,可是她们干吗我身上『乱』『摸』啊?”

  整个屋子的人带着几分『淫』贱的笑了起来……

  易尘比划着说:“谁有读卡的东西?我来看看那个看家婆给了我多少经费。”

  狂人从身上『摸』出了一个小型的读卡器,问到:“老板,您的夫人?”

  易尘翻起了白眼:“不,仇人,可能以后还要拼命追杀我的,谁知道呢?人的命运,非常奇妙的。”他怪笑了几声,开始一张张的读出晶卡上的点数。慢慢的,易尘的脸僵硬了,一共十七张晶卡,总金额是五千三百八十七万亿个信用点数。

  易尘只有一个念头:“魔殿的人,都是出去杀人放火的么?怎么有这么多钱?虽然我知道他们控制了不少国家,可是,太离谱了吧?楚红叶不过是随便从身上抽一笔出来而已,妈的,地球上什么狗屁富婆和她比起来,一根头发都不如啊。”

  不过,易尘倒是冤枉魔殿了,一颗星球的矿产,往往就价值上百万亿了,而魔殿可是控制了整个格达尔大星域,明里暗里不知道多少产业,而修士们又不需要太多的开销,上万年累计下来,随便一个魔殿的高层人士,都是富可敌国啊……当然了,类似魔龙王这般杀人放火抢劫的人也不少,自然积累的财富是多了。

  易尘定定神,微笑着把读卡器送还给了狂人,笑嘻嘻的说:“这个,我们的经费解决了不少,唔,足够我们武装整个019区的小弟了,狂人,我们现去拜访一下你的老大,麻烦你带路吧……唔,当然,你们可以把酒都带走,味道的确不错。”

  狂人、铁人他们欢呼一声,飞快的把酒车上的美酒都给塞进了衣服的口袋内,随后叫来了那些还阳台上纳凉的女人,浑身鼓鼓囊囊的带路走了出去。而斯凯他们则是命令几个后裔房间内等待,忙不迭的跟着易尘冲了出去。

  易尘现是浑身都有点发烫,虽然他地球上的身家也算丰厚了,可是也就以百亿计算,如今可是以万亿当单位,不由得也有点手软脚软的感觉,他终于明白契科夫看到大笔钞票后那种心旷神怡的感觉是怎么来的了,有钱身上,感觉真的是非常不错啊。

  看到易尘一行人到了大厅,‘堕落天堂’的服务生简直就彷佛看到了鬼一般,其他的来‘堕落天堂’的客人,不管多么的高贵,多么的嚣张,起码保持一种虚伪的文雅,哪里像易尘他们,根本就彷佛洪荒怪兽一般,纯粹的一条红眼的肉食『性』恐龙,谁招惹了他们就倒霉。

  不过,害怕归害怕,招待还是招待。而且易尘的出手比某些客人还要大方,这也是生财的大好机会呢。

  果然,替易尘开门的以及开车过来的服务生都得到了一百万个信用点,虽然按照规矩,要缴纳40%的小费给‘堕落天堂’,但是毕竟这笔钱很可观,非常可观呢,其他那些人那个眼红啊,如果不是保安太多,估计‘堕落天堂’的第一起服务生谋杀同伴的案件就要发生了。

  当然,一时暴富的易尘也是这个心理:“反正不是我辛苦赚来的钱,我何必帮人家省啊?这钱是楚红叶那妞儿的,这个嘛,能花就花吧,不够再找她要就是。”感情易尘把楚红叶当冤大头了。

  除了杰斯特以外所有人的极力反对下,铁人接过了复古式的菱形方向盘,兴致勃勃的朝着019区‘怒刀团’的总部开去。铁人一边开,契科夫一边驾驶位旁边揭杰斯特的短,例如撞飞了七十三辆汽车,吓晕了十九个行人,毁掉了一百零三处公共设施什么的……后,杰斯特的拳头上冒出一团紫『色』火焰如此赤『裸』『裸』的威胁后,契科夫安静的闭上了嘴巴。

  019区,堕落之星的一个比较繁华的区域,是一众普通百姓购物、休闲的好场所,当然,因为繁华,所以也就成为了小帮派们的必争之地。这个区域有人口一千七百万人,建筑从地下五十层一直到地上一百七十层,充满了喧嚣和烦杂。

  狂人介绍说:“其实堕落之星,也不如铁人给老板介绍的那样纯粹依靠服务业吃饭。毕竟大三角星云现是别的地方不许往这里移民,所以人口的稳定是依靠自身的,堕落之星就有医院、学校、托儿所什么的,总之就是一个正常的社会,就是里面生存的人么……嘿嘿……”狂人自嘲的苦笑了几声。

  “您看看,经过的这个学校吧,学生都是十四岁到十八岁之间的,主要熟悉一般的生产技能,可是进委员会的工厂工作,一年才能赚取多少信用点?很多女学生,如果是漂亮的,就直接去了‘堕落天堂’这样的地方,那可真是服务业啊……男生呢?与其去工厂受人欺压,不如大着胆子跟我们,只要刚开始三年没有被人砍死,那么以后迟早会混出个名堂来。”

  契科夫叫嚷起来:“天啊,‘堕落天堂’的女人都是女学生?难怪这么清纯……”

  契科夫的话没有说完,易尘已经一耳光抽了他脸上。契科夫马上明白自己说错了话,再看看狂人他们不怎么自然的脸『色』,他飞快的举起手做投降状:“k,老板,狂人,对不起,我说错了,不过……这个星球就是这样。”

  易尘淡淡的点头:“没错,可是你消受了也就是了,不用为了别人的堕落和痛苦感到高兴。即使是金钱交易,谁会乐意呢?契科夫,有时候,你必须学得成熟些,除了电脑,还有很多东西你要学会。”

  契科夫愣了一下:“老板,有你,我没必要学得成熟。”

  易尘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契科夫再次愣了一下,仰天睡倒宽大得夸张的沙发上,呆呆的想了起来,良久,他呻『吟』到:“怎么样才算成熟呢?我起码比凯恩要成熟多了吧?”

  易尘彻底的无语,问狂人说:“继续介绍吧,这些基本的东西,我们很需要知道的。”

  狂人灌了一口酒,叹息说:“据说,我们也只能是听说了,委员会把整个大三角星云的居民和游客划分了几十个等级,您想不到,同为人类的我们,我们这些当地居民,是低等的,有了★★,是没有权势的一群。甚至一个其他种族的流浪汉,只要他能堕落之星消费一个信用点,他的等级就比我们高。”

  易尘淡淡的说:“这个,也可以理解,对于一个以赚钱为目的的松散的集团来说,他们做得没错,就是……无法让人接受而已。这里,似乎不容易看到某些奇怪的种族啊。”

  狂人耸耸肩膀:“那些外族人,一般都需要特别的维持系统,他们一般a03区活动,我们可是不能进去的。尤其某些外种族国家的贵宾,都那里,对他们某些人来说,我们就是病毒一样,嘿嘿,一个人类携带的病毒,有可能就让他们整个种族灭亡,所以,那里是严禁本地人靠近的,违犯的人,全部要被杀掉。”

  铁人大声叫嚷起来:“老板,看啊,前面就是我们的总部了,嘿嘿,还不错吧?我们自己开了一个娱乐中心,嗯,兄弟们都这附近。”

  狂人指点着那个十几层高的,门前无数霓虹灯闪烁的门面说:“一点点小局面,起码日常经费够用了,人手多,开销也大啊,尤其委员会对我们是课税的,嘿,一分钱都不会漏过的。”

  易尘点头,当先第一个下了车,稳稳的站了无数男女拥抱着出入的大门前。而这些出入的男女,也都用古怪的眼神看着易尘的汽车,毕竟019区,一般人是不可能拥有这样一辆夸张的车辆的。

  看到了易尘身上‘古怪’的燕尾服,倒也没什么人表现得非常的好奇等等,毕竟么,大三角星云内什么人物都有,人家喜欢穿什么样子是人家的自由,唯一判定一个人的身份高低的,就是钱,这是一个现实的地方。十几个身穿黑『色』制服的‘怒刀团’成员飞快的从大门内迎了出来,点头哈腰的问到:“先生,请问您是要来我们这里娱乐么?”

  狂人晃悠着身体下了车,吼叫到:“让开,小子们,这位老板可不是来娱乐的,唔,老大不?”

  几个成员惊呼:“三首领,听说你被‘独狼’的人追杀啊,老大正等消息呢,要是你被砍死了,我们就准备开拨去找回面子的,看样子你没事?”

  狂人吹嘘说:“不就是‘独狼’那几个人么?还不是被老子我轻松摆平了?没听说他们几百号人全部瘫地上了?嘿嘿,带我们去老大那里,这个老板找老大有事情。”

  十几个团员飞快的带路,排开了娱乐城内拥挤的男女,径直到了后面一个院落内,随后再从那里的一个房间下到了大概地下十层的地方。一个占地大概三百平方米的巨大方形房间内,上百个满身彪悍气息的黑衣大汉站当场,手持三尺雪锋,正互相偷偷讨论着什么。

  大厅的当中,一个身材比凯恩还要高大三分的巨汉猛的回头,凌厉的眼神让易尘心里微微一动,没想到堕落之星,还有人修炼类似中国的气功一般的东西啊。这个脸上有两道巨大刀痕,身体彷佛花岗岩一般结实的汉子突然『露』出了笑容:“老三,你没‘独狼’的人堵上?嘿嘿,我们听到风声说你干掉了他们几百号人逃走了,我还怀疑是他们放的烟雾,正准备带人去找场子呢。”

  狂人凑了上去,大汉弯下腰,狂人他耳朵边嘀咕了几声。大汉吃惊的抬起头,看了易尘他们一眼,大步走过来,伸出手给易尘到:“我是‘怒刀团’的老大,人家叫我‘刀狂’。”

  铁人旁边吹嘘说:“我们老大可是019区有名的人物,曾经一个人劈死了三十九个其他三个帮派联手的高手,硬是让我们的地盘扩大了三倍啊。”

  易尘握住了刀狂的手,微笑着说:“真是奇怪,您砍死了人,难道不要赔偿么?我不过是给他们放放血,就要一百万个信用点呢。”

  刀狂笑起来,和易尘轻轻一握后抽回手说:“这个规矩,主要针对你们这样的外地人,哈,如果我们这些帮派之间也讲究这些规矩,岂不是每个帮派都要破产了?哪里有这么多钱赔偿?嘿,来,老三说你是个好手,来试试。”他举手把手中那柄类似日本武士刀,但是加厚重,锋口加锐利的长刀扔给了易尘。

  易尘微笑,随手舞了几个刀花,片片白光彷佛梨花瓣一样飞洒了出来,赞叹到:“好刀,不错,不错,很沉重,适合大力的劈砍,可是变化上就稍微嫌迟缓了些。”

  易尘猛的踏上了一步,连续的劈出了十七刀,随后,他按照从樱那里偷学来的步法,把一套精妙绝伦的‘千人连斩’施展了出来。满空白虹闪动,寒气四『射』,‘飕飕’的风声不断的从易尘那里传出,到了后,哪里还看得出他的人影?之间一条白光迸『射』出万道白光整个大厅内‘滴溜溜’的打着转儿。

  场的人全部被刀风『逼』迫到了墙角,杰斯特他们还好,并不觉得有什么稀奇,可是刀狂他们可就真正的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他们虽然有一些基本的劈砍招式,但是主要还是看谁的速度快、谁的力气大、谁的肉厚血多经得住劈砍,哪里见过这样微妙威猛的刀势?

  易尘突然收刀,凝神吐气站了当场,双手握刀举头上,然后一刀劈下。一道刺耳的‘嘎’的一声,一道巨大的风刃从他的刀锋上发出,地面上撕破了一道十几米长米许宽的裂痕后重重的击打了对面墙壁上。‘轰’的一声,整个地下室颤抖起来,天花板晃悠了几下,勉强的没有掉落下来,而对面的墙壁上,赫然出现了一个直径三米多,深十几米的巨大窟窿。

  易尘回头微笑,而刀狂整个人已经跪倒了地上。

  易尘假惺惺的连忙冲过去搀扶刀狂说:“您可是‘怒刀团’的首领啊,怎么能够下跪呢?快快起来,快快起来……”

  刀狂沉声说:“教我们这套刀法,我们什么都听你的。当然,只要你能保证我的兄弟们死后,家人起码这辈子用度无忧就可以,我们整个‘怒刀团’就是你的。”刀狂不是傻子,从易尘表现出来的实力来看,那是非人类的力量,与其被易尘用暴力控制整个‘怒刀团’,不如提出自己的条件后,跟着这个古怪的家伙拼上一把,也许,真的如同他所说的那样……也许,自己的一生,真的会因为这次的事情而改变。

  易尘笑着把刀随意的『插』了地面上,点头说:“当然,如果你们感兴趣的话。不过,我会提供你们大批的★★,有了那些东西,你们还学刀法干什么?”

  刀狂站起来,沉声说:“★★不过是外物,可是要想真正的变强,必须从自身修炼起……这是我的启蒙老师教给我的。嘿嘿,他说什么如果我三十岁前还能保持一个普通人的模样,就回来教我多的东西。”

  易尘下意识的问:“你今年?”

  刀狂凝声说:“我还差三天满三十岁。”

  易尘心里一动,心里暗叹,修士们果然还是有人这种地方活动的啊,起码,那个人能够计算到刀狂的今天,已经是很不错的道行修为了。不过,既然你已经知道刀狂不可能成为一个普通的人,那么,你何必让他入门呢?

  易尘猛的一摆手:“好了,就这样,我教给你们一种全的修炼方法,可以让你们短期内变得比以前强大很多,然后,我需要你们去帮我做一点事情,这也是帮你们自己做事情,明白么?当然,如果成功,你们将会改变自己以及很多人的命运。”易尘『露』出了一丝狞笑:“当然的,有好的改变,也有坏的改变。”

  当夜,‘独狼’上下三千四百五十九人,自他们的七个首领到下层的小弟,全部被‘怒刀团’斩杀绝。019区的帮派势力只是惊诧于‘怒刀团’暴涨的实力,却丝毫不知道杰斯特、凯恩、契科夫、斯凯七人其中发挥了多大的作用,斯凯他们吃了一个兴,两千一百四十五人,被他们的黑暗魔法抽干了生命力而死去。

  ‘怒刀团’默不作声的接收了‘独狼’的地盘,并且对外声称是为了报复‘独狼’袭击狂人而采取的行动,019区的帮派默许了这种说法,实话实说,大家实力都差不多,既然‘怒刀团’可以干掉‘独狼’,那么,从常理来说,他们也可以轻松的干掉其他的帮派,没人愿意这种关头质疑刀狂的说法。

  此役,‘怒刀团’无一人伤亡。

  第二天,另外一个星球联系一笔买卖的‘怒刀团’第二个首领魔鬼跑了回来,并且作出了和刀狂同样的决定。易尘他们也终于知道为什么‘怒刀团’的第二个首领会叫做魔鬼这么一个不堪的名字了,因为他长得实丑陋了些。当然,丑陋归结于丑陋,可是魔鬼的实力实是不俗的,不过,这是针对普通人来说。

  易尘拨了一笔款子给‘怒刀团’,随后把从魔龙王那里得到的一门修道法诀的入门口诀教给了刀狂等一批核心团员,易尘清楚,这些法诀肯定都是属于那些被魔龙殿灭门的修士宗派的。易尘不无恶意的想到:“魔龙王灭了你们的宗派苗裔,我现给你们找到了传人,说实话你们还要感谢我才是。”

  进行了如此一番不怎么合乎天理人情的祷告之后,易尘带人离开了‘怒刀团’的总部,返回了自己位于‘堕落天堂’的甜蜜的小窝。至于给予‘怒刀团’的任务,则是近一个月内量的增加自己的实力,收买多的成员,争取不动用什么★★的情况下一举把019区给吃掉。

  这也算是给‘怒刀团’的一点考验吧,易尘需要血斗中淘汰那些不怎么合格的成员,仅仅留下那些强悍、杀气强的人,这样才是他需要的人手。易尘没有时间,他也懒得等待慢慢的培养这些家伙成为一个合格的杀手。要么生存,要么死亡,很简单的一个淘汰法则。

  就易尘的超级嚣张的汽车红着眼的杰斯特驾驶下,晃晃悠悠的朝着‘堕落天堂’而去的时候,斯凯他们的一个后裔,一个漂亮的小姑娘碰到了一点点麻烦。

  血族的后裔拥有很大的自由,因此,斯凯他们虽然命令这几个后裔房间等候,但是当她们肚子饿的时候,她们派出了一个代表去下面一层的餐厅寻找食物……这些来自019区的小姑娘并不知道‘堕落天堂’如何呼叫上门服务,于是,这个小姑娘遇到了一个文质彬彬的年青人。

  这个一身纯白的长袍,手持一柄细小精致的水晶权杖的,英俊得有点邪异的年青人看到了这个小姑娘,不由得愣了一下,抛开了身边众星拱月般的大群人手,微笑着走到了小姑娘身边,问到:“亲爱的小姐,请问你的家长是谁?”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